(終章-完)(1/2)

加入书签

  奥尔托丹蒂憎恨大闹国家、还给自己加上诅咒的魔女。

  我一直这么想。

  但实际上感觉却是相反。

  她谈论魔女的声音,有着怀念跟悲伤。

  『不过,那个魔女给本宫的国家带来很多麻烦。所以父王才要处死她。身为现代魔女的汝,需要负起这个责任,让本宫从可恨的诅咒中解脱!』她一定是在说谎吧。

  活着七年的证人,只有奥尔托丹蒂一个人。

  就算说谎,我也没办法能够验证。

  “但是,干嘛要说那种话啊?”

  我坐在中庭的长椅上,拿起圣水小瓶子。

  金色圣水让太阳光穿过,闪闪发亮。

  为了这瓶圣水,这段时间跟种马没两样。

  最后终于达成目的,心情却愉快不起来。

  把圣水小瓶子拿在手裡,想奥尔托丹蒂说的话。

  希望汝杀了我──若是不久之前的我,就能直接反驳『说什么傻话!』了吧。

  但是,我们两人的关係加深很多。

  我现在能够明白奥尔托丹蒂出现这种心愿的悲伤了。

  她应该不恨魔女吧。

  『温柔的人』──奥尔托丹蒂是这么评价魔女的。

  这个温柔魔女受到坏人利用,最后对背叛者们加上诅咒,就此赴死。

  奥尔托丹蒂自己也生存在七年的痛苦之中“您在想什么啊、金刚?”

  突然、有人拿走小瓶子。

  眼前站着姬子跟玛莉。

  我一直在发呆,没注意到她们靠近。

  “哇、还给我!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唉呀、好像在哪裡看过啊、难道是那个瓶子!?”

  姬子像是碰到什么髒东西似的,吓了一跳,我连忙把掉下来的小瓶子接住。

  “裡面全部都是像那个时候的?”

  “啊啊。用很多汁做出来的圣水。”

  听到这句话,姬子更退缩了。

  虽然跟她那一次是误会了,但她肯定想起来了吧。

  “终于结束了呢。”

  姬子表情可怕,玛莉则是浮现安心的表情。

  “不过抱歉,有可能无法解除玛莉的诅咒。”

  “没关係的。那是金刚同学的东西,用在自己身上是理所当然的。”

  “那个”

  “难道、有其他想要解除诅咒的人吗?”

  我结巴时,她坐在我的身边,握住我的双手。

  “可以说给我听吗?虽然不晓得能不能帮上忙,但至少能让您轻鬆一些。请不要一个人苦恼。”

  听见玛莉这么说的瞬间,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自己一直背负着问题。

  这几天则是一直想着奥尔托丹蒂说过的话,陷入思考瓶颈了。

  “抱歉、玛莉”

  看着眼前平静微笑的公,我坦白说明。

  奥尔托丹蒂的真面目、她口中魔女的印象、诅咒、解除诅咒的圣水“奥尔托丹蒂殿下,就是奥尔托丹蒂陛下吗?至今都没注意到,很不可思议呢。

  而且、跟魔女之间有这层关係”

  奥尔托丹蒂让人不会注意到自己的魔法,只要直接给予情报,就会失去效果了。

  玛莉跟姬子也像是过神似的,看着我。

  “奥尔托丹蒂想要我杀了她。这种事我半不到。可是,我并不晓得七年都活在痛苦之中,究竟是什么感觉。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再怎么想都找不出来。

  ”

  “请您冷静。重新把事情一件件做个整理。一旦打结了再怎么拉扯,都无法找到正确解答的。”

  照玛莉说的,把脑内打结的线重新一条条拉好。

  当时的王,对魔女做了很过分的事。

  所以,这个国王的王跟贵族才会受到诅咒,奥尔托丹蒂是这么认为的。

  也很有道理。

  没有直接杀人,而给予比死更难受的痛苦但好像怪怪的。

  “那么,干嘛要留下解除诅咒的方法啊?”

  “因为不想让魔女的血脉断绝吗?”

  “比死更难受的痛苦,会让自己的后代也一起受苦吗?如果是为了留下后代,应该有很多更理的方法吧?”

  这是我以前也想过的问题。

  但因为奥尔托丹蒂隐瞒自己的身分,不肯认真答。

  这个问题也就放着不管了“而且,魔女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怨恨过任何人呢?”

  “世人对魔女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如果不恨的话,就不会留下诅咒吧?”

  “诅咒或魔法什么的,只是我们擅自冠上这种分别,其实会不会根本是同样的东西?魔法根据使用方法的不同,可以用在好的方面、也能用在坏的方面,跟道具一样吧?”

  到了这裡,才第一次发现。

  一直看作『诅咒』的东西,仔细想想,长生不老原本就是人的一种梦想吧?

  如果是为了报复,造成仇敌的痛苦,却让对方长生不老,也说不过去吧。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魔女怨恨人们。这么想想,就跟金刚同学的看法一样了。可是,魔女没有怨恨任何人如果从这个前提来看,就能发现不一样的世界了?”

  “这种推测,会不会太异想天开了?”

  “怨恨、不也是我们擅自的推测吗?”

  魔女给了人们魔法,改善生活。

  但是,却因为这些她曾经帮过的人,被活活烧死。

  然后,她对王族们施加诅咒,这是客观的事实。

  实际活过那个时代的奥尔托丹蒂,当时也只能这么推测魔女的想法吧。

  “这么说来,她在谈论魔女的事情时,总觉得语气很怀念啊。明明受到诅咒,却没有对魔女感到愤怒。让奥尔托丹蒂出现那种表情的魔女,应该不会仇视人类吧?”

  “对吧。比起我在书库介绍的故事书,金刚同学读过的几十本史料,您更相信奥尔托丹蒂陛下对吧?”

  有些捉弄、推波助澜的声音。

  玛莉难得露出这种笑容。

  我有种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的感觉,赶快起身。

  “谢谢、玛莉!我要再一次”

  说到这裡,啊啊、干!我大声尖叫,背后阵阵发热。

  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这样很难看,有时间废话还不如快点行动喔!”

  “很痛耶!大将也有听到我们刚刚说什么吧?”

  “只听得懂一半,重点是奥尔托丹蒂殿下的悲伤,金刚却没有安慰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对吧?”

  “真厉害。确实有一半说中了。”

  “那就快点过去啊!”

  乓!背部又被拍了一下,我赶快跑走。

  “玛莉、大将,谢谢了!下次我会好好道谢的!”

  我连忙跑进校舍。

  剩下两人,用複杂眼神看着我的背影。

  “可以吗?这下子他们就算是真正交往囉?”

  “无所谓。每天在教室看到那傢伙失落的模样,感觉就很不好。”

  “喜欢的人一脸失落,光是看着就很难受呢。”

  “说得没错──”

  说到这裡,姬子才神闭口。

  玛莉则是脸红,瞥了同班同学咿眼。

  “算是彼此彼此呢。”

  说完、浮现苦笑。

  如果只看故事书,可以发现魔女从很久以前就被当成坏人。

  还有诅咒。

  知道玛莉跟王都被诅咒后,肯定会害怕魔女吧。

  捨弃这个先入为的观念,再次从头看看那本魔法书。

  奥尔托丹蒂谈论魔女时的怀念表情。

  就算活了七年,她也不恨魔女。

  对于魔女最后被活活烧死的这件事,她一直感到后悔。

  我对于历史的知识还不足,奥尔托丹蒂却是很熟悉。

  她这么喜欢的人,不可能是个坏人吧。

  从书堆裡面挖出来,五册、十册看完的书堆成一座山,开始累积第二座山时,在书架裡面发现古老的纸堆。

  没有标题,没有编册,用线随便把纸绑起来。

  打开看看,裡面是魔女文字写的文章。

  我有着让想法化为现实的能力。

  以人类女性的外表,人们就不会对我的能力感到讶异了。

  总之,以调查人类情报过程中得到的言语,把自己的力量当作『魔法』。

  跟至今看过的书不同。

  写着『魔法纪录篇』的书,纪录了魔法的使用方法。

  但这篇手稿用『我』自称。

  是魔女开始反思自我了吗──?对我来说没有不可能一开始是这么想,却只是我的自大。

  人命跟人心,即使可以暂时维持跟複製,却是无法创造。

  n能让世界变得美好。

  儘管每个人的思想跟理念各有不同,但只要互补不足,世界就能变得美好了。

  看精彩~小$說~盡^在&39;点b点&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美妙的世界跟人们,如果用我的魔法,应该能达成这个理想吧。

  下雨、让天气暖和、聆听动物们的声音。

  希望治病的话就出手救治。

  饿肚子就指导製造食物的方法。

  最后不只是我,人们也把这些方法当成『魔法』看待了。

  可是施加魔法的道具、使用魔法的魔法阵,会因为使用者的不同,产生各种影响跟规模。

  需要研究。

  人们对我道谢,也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艺术、思想、文明、教育。

  就算是食品加工,也会因为每个人的製作方法不同,味道各有差异。

  在这当中,麵包很有意思。

  烧烤、油炸,在麵团裡面加些东西增添风味,改变形状跟出炉时间,感觉很有趣。

  在我满足人们期望,感到喜悦的同时,也有人把我看成神了。

  我说自己不是神,他们就把我称为圣女跟”

  魔女』。

  过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