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33(1/2)

加入书签

  “那你自己吃,我不喂你了好吗?”

  “晁威,你至于为我做到这份上吗?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你,你别再继续对我好了!我开学以后会在学校找一个女朋友,你也是,找个女孩子照顾你吧。”

  “你都有我了,还想找什么女朋友!你要不就从了我一次,兴许我得手了就不缠着你了!”

  晁威把盘子放到一边,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石霖,这句话不过是句赌气的话,谁都能听出来,可他看了石霖一会儿,就见他真的将手伸到裤子处,缓慢脱去了裤子,展示出那两条修长漂亮的腿,晁威瞬间莫名的怒了,他将人一拉就带到了床上,狠狠地吻着那张嘴,赌气的咬了他的嘴角,直到嘴里尝到血腥味,才松开他,然后大步出了房间。

  晁威是怜惜石霖的,他舍不得碰他。

  听到用力的关上门的声音,石霖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蜷起了身子。

  ☆、第七十四章

  几天前月夜离开尚城后,月默就没再回过郊区的别墅,都哪儿方便就在哪儿住下的,从前他忙的时候,还会常常回家,因为担心哪天月夜回去,会见不到他,而现在月夜去了港城,对月默来说,哪儿都不是家了。

  久了没回家,月默想想还是回家一次吧,天天在外面呆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一路驾车回家,月默想起月夜说的给他找个嫂子的事,月默想,如果这真是月夜希望的,那他就找个人结婚好了,反正不是月夜,是谁都一样。

  开车回家时,还是上午,月默刚打开车门,就听到了小孩儿的哭声,他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下车,小孩儿哭声竟然是从他门口传来的,月默有些好奇的走上前去。

  家门口放着辆婴儿车,一岁左右的小孩儿躺里面握着拳头,闭着眼睛哭的很伤心,小孩儿身上还盖着薄薄的小被子,也不知是不是热的,他的脸通红。小孩儿长的煞是可爱,可以预见将来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可现在,月默却被他哭的心烦!

  月默往周围望了望,四周根本没人,他真不知道这是谁放到这儿来的!

  本就燥热的天,因为小孩儿的哭声,使得他更加烦了,月默听不得这哭声,就一脚踢到了婴儿车上,小孩儿被震得一激灵,睁开了眼睛,小嘴儿还鳖着,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这可爱的样子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准是心都被融化了,可月默只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这小孩儿眉眼,有些熟悉,这熟悉让他感觉到一阵心慌。

  “叭叭!”

  “谁他妈是你爸?谁把你放在这儿的,你他妈是谁啊!”

  月默显然忘记了这才是个一岁左右的小孩儿,怎么可能听得懂他讲话,小孩儿见着月默沉着脸,立刻张嘴就要开始嚎,嘴巴才张开呢,却哭不出来,一看,嘴里塞进了被子的一角,被子堵着嘴巴,哪儿能哭出来啊!

  月默刚拉开被子,就看到小孩儿身下露出来的白色信封的一角了,他愣了愣,还是把信拿出来,拆开来了。

  “大哥,我是肖晨枫,宝宝叫月覃,是你的孩子。你还记得以前我问过你,如果我怀孕了,你会怎么做吗?我想听的是你说娶我,可我也知道不可能。当时你说的是让我把孩子做了,当时我是真怀孕了,我想生下我们的孩子,因为我爱过你,离开的那天是我找借口故意跟你吵架的,因为我得找地方把孩子生下来。如今孩子一岁了,我以后也会重新开始生活,孩子就拜托你照顾了。大哥,我真的爱过你,只是这爱太让人绝望了,我等不下去了,以后,希望你也可以找到一个爱的人。”

  月默拿着信,反复看了两次,然后低头看着这小孩儿,这是他的孩子?肖晨枫不是说爱他么,又怎么把孩子送出来?看着小孩儿,月默第一次感到那么头疼。

  盛夏上午的温度也足够高了,月默站在外面这一会儿也觉得有些受不了了,他在想肖晨枫难道现在在尚城?这小孩儿放在这儿多长时间了,她有没有走远,他现在找到她让她把孩子带走现实吗?

  月默站了良久,最后还是推着车进了家里,远处,躲在大树后的肖晨枫看着,终于松了口气。

  月默这边为了个小家伙在烦恼,而任煊那边却是像吃了兴奋剂般,今天一大早就起来,翻出了衣服,一股脑儿的往箱子里塞,任煊东西不多,夏天的衣服也就三四件,刚好换的过来而已,夏天的衣服又小,装在箱子里还没装满一半呢。他就又拿了些秋冬的衣服,硬塞进箱子,现在箱子反而合不上了,然后整个人都压在上面,用力的合上。

  手机一阵震动,任煊这边刚收好了箱子准备歇歇,听到手机响后,立马又起来,找出手机,从微信看刚刚月夜发过来的信息。月夜发过来的是几张图片,图片里全是任煊爱吃的菜,他光看着肚子就饿了,反复看了看照片,他立马给月夜打电话过去。

  “你个小坏蛋,你成心的是吧?明知道我吃不到,还发给我看!”

  “你吃了没?”

  “没呢,看了图片后肚子都饿了,宝贝儿,我好想你!”

  “知道了,想我做的菜嘛,你早点过来,到时候我给你准备一大桌,还有,任煊,在尚城给我老实点,离你那个陆泱远点!”

  “我知道!宝贝儿,你都说八百次了,我和陆泱真没什么,你说你怎么一遇到陆泱就没一点儿自信了?”

  “行了行了!没什么事我就挂电话了,石霖还等着我吃饭,等晚上我再给你打。”

  “好吧好吧!”

  任煊还没跟月夜说后天他就要去港城的事,他想要到了港城再给月夜打电话,给月夜一个惊喜,想到后天就要去港城,后天就能见到月夜,晚上抱着他睡觉,心情就变得很好。其实只几天不见,却像隔了一个世纪般,他真的越来越爱月夜。

  ☆、第七十五章

  收拾好行李,任煊懒癌又犯了,又瘫到了沙发上,电视放着,声音开的很大,他却躺在那儿玩着手机。正玩的起劲儿呢,突然手机响了,有人打电话,任煊看了看,见是月默,没想就接了起来,正好他还没跟月默说后天就要走的事,现在正好说,还省的他再给他打电话了。

  任煊刚接起了电话,就听到一阵隐约的哭声,还有月默烦躁的吼声,任煊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