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妈笔生活费,直到你爸爸找到工作为止,这样你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又长又卷的睫毛轻轻掀,夏婵瞅着他扬起抹感动的微笑,然后叹息地偎进他怀里。“我好爱你喔!老公,你对我真的好好喔!”

  “我也爱你,小可爱,”翟仕禹在她额头上亲了下。“否则我也不会心甘情愿为好承担这些麻烦了。”

  “那你”夏婵怯怯地仰起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睛。“愿意再为我做件事吗?”

  “什么事?”

  “现在陪我回家去等小妹好吗?”夏婵央求地瞅着他。

  翟仕禹无奈轻叹。“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好吧!那我们现在先”他蓦然停住,并与夏婵不约而同地望向同个地方:个莫名其妙突然湿淋淋大片的地方,而后两人茫然地默然相对片刻。

  “你没有感觉吗?”

  “没有。”

  “点也没有?”

  “完全没有。”

  又沉默了会儿。

  “即使如此,我想,现在还是去医院比较合适吧?”

  “我同意。”

  终曲

  五月,清风徐徐吹拂着火焰般的凤凰木,扬起阵淡淡的茉莉花香,这本该是个悠闲的春日,然而,对男女却慌慌张张地跑出大礼堂,匆匆忙忙地冲向停车场,辟哩啪啦地破坏了整个校园内的静谧气氛。

  “还有多少时间?”那个边脱下毕业礼服,边跑得踉踉跄跄的女孩子问。

  高瘦的男人匆匆瞄了下手表。“不到个钟头!”

  “天哪!定来不及了。”

  “我会飙车!”

  于是,不到三分钟后,辆拉风的法拉利呼声驰出大奔向凯悦饭店。

  在农民历上,今天是个黄道大吉日,所以翟氏夫妻俩才会这么凄惨,因为夏婵的大学毕业典礼就在这天,孙成麟的婚礼也在这天,夏恬的长女满月酒也挑在这天请,甚至连夏枫的订婚也是在这天。

  “你你在干什么?!”

  “换衣服啊!”

  “笨蛋,到饭店再换!”

  “你当然可以这么讲,你不用化妆嘛!可是人家到饭店还要化妆耶!”

  “那你先化妆!”

  “爱说笑,你开这么快,人家怎么化妆嘛!”

  “你你你还不快把身体放低点,你想害人家出车祸吗?”

  “怎么可能?谁要看我这种”

  嘎~~砰!!!

  “我到饭店再换。”

  两个钟头后,两个喝得满脸通红的男人偷偷摸摸地溜出婚宴,躲到新娘休息室里哈两管菸。

  “新郎可以这样中途落跑吗?”

  “为什么不可以?”孙成麟打了个酒嗝。“有我那些大小舅子在,还怕没人出风头吗?”

  翟仕禹深深吸了口菸,然后陶醉似地眯上眼。“天哪!好久没有抽菸了。”

  “你家小鬼多嘛!说到这个,你家到底几个了?”

  “四个,小婵生了两个儿子,所以我就领养了两个女儿,这是小蝉要求的。”

  “哇靠!已经四个孩子了?她才刚大学毕业说啊!对了,今天也是你老婆戴学士帽的日子吧?”

  “对啊!所以才这么惨,大早出门就开始赶场,先去参加小蝉的毕业典礼,再跑来你这里,待会儿还要赶去参加小妹的订婚派对,晚上再去吃她外甥女的满月酒。”翟仕禹苦着脸。“搞不好我会醉死在赶场途中也说不定。”

  “少来,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的!”孙成麟整个人都横躺在沙发上了。

  “不过,我记得你小姑好像才十九岁吧?怎么已经要订婚了?”

  “有什么办法,两人都同居了,只好由他们去了,幸好她这次挑上的男孩子还算不错,只要她不再那么任性,我想应该可以有个好结果吧!”翟仕禹又吸了口菸。“看来,她们四姊妹里应该算她二姊最聪明了,结婚对象是交往了七年的男朋友,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对她很疑心又忠实,对她二姐来讲,这样就够了。”

  “那她大姊呢?”孙成麟阖着眼好似快睡着了,话说得模模糊糊的。

  “她大姊?”翟仕禹嗤之以鼻地哼了声,也把自己的身体歪在单人沙发里,再把两条长腿挂在扶手上。“夏瑜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自以为找到个英俊又多金的少爷,结果孩子生下来之后,才发现对方早就结婚了,可是孩子都生了还能怎么办?只好认命做对方的小老婆了。”

  “你岳父岳母定气炸了。”

  “哪会!”翟仕禹鄙夷地嗤了声。“只要夏瑜的男人肯直拿钱出来给他做资金,他什么都好!”

  孙成麟蠕动着换了另个更舒服的姿势。“怎么你岳父还是雄心万丈吗?”

  “这还用问吗?”翟仕禹捻熄了菸屁股,再拿出另根菸点上。“这四年来他不晓得失败过多少次了,但他就是不肯认输,每次都说他学乖了,可每次也都几乎是失败在同个毛病上。连小婵都说可以不用理会他了,等他筋疲力尽,没有野心再做这种疑心妄想之后,我们再来照顾他的下半辈子就可以了。”

  “真辛苦啊!你这个女婿。”

  “只要是为了小婵,我心甘情愿。”

  话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