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憎恨的另一种表达方式(1/2)

加入书签

  张山,男,27岁,中国传媒大学动画系毕业生,已毕业5年,偶然的机会获得了来日本务工深造的机会,明明是名牌毕业生,却在日本生活的很艰难。

  “我从小就喜欢动画,记得小时候中国的动画,葫芦娃,黑猫警长,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每次放动画片时都看的津津有味……后来,我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选择的就是动画系专业,就是想在未来能创作出不弱于日本的动画片来,但是五年前毕业后,找了小半年的工作,进入的那些动画公司,却发现很多都是将动画外包给日本,根本就不是自主制作,就连原画师都是请的日本人……偶然的机会,我在sh经人介绍了一家动画公司招收去日本做劳务派遣工,当原画师。”

  “但是真的来日本后,才发现异国他乡,一切都不容易,更惨的是,我发现自己受骗了,在和那公司答合同时,因为我不懂日语,看不懂日语合同,中文合同也没有仔细看,结果受到了剥削,整整三年,我只拿到微薄的原画师工资,每个月都熬夜画原画,收入却仅仅只够温饱,一直到两年前,向很多老乡借了钱,才凑够了违约金,才从那个该死的杂碎公司出来,之后就一直在日本蹉跎至今。”

  “我当过服务员,当过临时工,在餐馆刷过盘子,现在我还在兼职原画师工作呢……这些年做过很多很多很苦的事情,这些年咬牙自学了日语,总算是在去年拿到了2级翻译员的证书,到现在生活才稍稍好了点,快递员其实原本是我的主职,但是自从拿到了翻译员工作,在收入上是没有翻译员高的,但是毕竟是不错的收入,除了累点,忙点以外,要好太多了,总比那两年没日没夜的当原画师被剥削要好太多了。”

  “记得刚作原画师那份工作时,我到处受到歧视,因为不会日语,没有按照那些该死的日本人要求去做,被一个杂碎日本人一脚踢在身上,当时的我苦血在心头流,但依旧默默忍受,因为这在日本很正常,前辈员工教训后辈员工是常有的事,就连日本人后辈员工都是如此对待,更别说我们中国人后辈员工了。”

  “那么,经历过这些后,你后悔来到日本了吗?被日本人这么欺负,憎恨他们吗?”王修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后悔?有,曾经有过,但这些年的经历我也成长很多,后悔就淡下去了……恨?当然有恨了,比上学时留行的愤青们恨那些日本战犯还要恨,但我恨的是那些无能却占据高位,欺负我的变~态日本人,并不是憎恨所有日本人,真正的在这个国度呆了这么多年,我从上上下下看过去,才明白这个国家其实在本质上与国内没多大差别,同样的贫富差距,同样为富不仁的人有很多,同样也遇到了有一些很可爱,很善良,很友善,也很有梦想的日本人,得到过他们的帮助……所以,到最后,恨就转淡,演变成了一种激励了。”

  “日本是一个高压民族,高压国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竞争,都是剥削与压迫,真是一个吃人的国家啊,但不能否认,日本其它的行业估且不说,但是动画行业确实是世界顶级的,森严冷酷的体系,吃人,剥削的常态,虽然残酷,但也是长胜不衰的重要因素,经历过这些事情,让我成长太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