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入道先天,阳神化生,天雷劫降,蜀山真相(1/2)

加入书签

  李宁父女下山后,蜀山境内,诸山幽静,大雪飘零封山。

  王修带着12个学生堆石块封了石室洞门,只留出气口,每日里带着孩子们学文习武好不乐哉。

  封了门后,洞内烧饭不易,但好在的是有王修所炼制的辟谷丹,营养倒也是俱足,吃上一颗能顶半月不食,学生们的体质也渐渐越好,有的长的快的直接高了一头,而且这些时日下来,12个学生们的内功修行都入了门,得了气感,都是孩童,没有大人的心思杂乱,所以进境极快。

  如此寒冬腊月,大雪满天的时节里,石室中却是温暖非常,这些孩子们的心都是暖暖的,往年时候,冬天是最难熬的,不论是孤儿还是乞儿,很多都难挨过这个时节,挨饿受冻不说,最怕的是不知道哪一晚就睡死在寒风里,再也起不来了。

  石室中,韩如是,刘成武等学生都围靠在火炉前,王修坐在中间。

  上着晚间时分思想政治课。

  同学们,今天我们能坐在这温暖的石室中,有食吃,有衣穿,不受冷,不受冻

  但是,在外面,还有无数的和你们年纪差不多,甚至比你们还要小的孩子们却熬不过这个冬天。

  为什么?因为这世间存在着一个蛮清朝庭,他们啊,原本是黑山深水里出来的蛮人

  我们要团结,我们

  第二日清晨。

  王修步入石室大厅,12个学生已经乖乖的坐好。

  韩如是率先站起道:起立!

  其余学生听命起立,同时齐齐喊道:元首早上好。

  这月初的月比,李英琼走后韩如是后来居上,居然成绩越过了读书人出身的刘成文,成了学姐,所以早起晨课,她是文课学姐。而刘成武则是武课学长。李英琼走后,大学长,大学姐之位,一直没有出现,这两人一直竞争,却没有一个能在文武两课上都能力压对方。

  是以李英琼走后,这两人越发配服起她了。

  只有李英琼在文武课上能让两人心服口服。她走后,初时两人还有些欢喜觉得自己能上位成大学姐或者大学长了,又过些天后,才知道真正的差距。

  同学们早上好,韩如是先点名吧。

  是,元首,

  刘成文

  到

  张强

  到

  孙红儿

  到

  洪宝。

  到

  同学们,随我念,哥儿嗝——革命的革。

  对,这就是革命的革,它是这么写的。

  到了下午,王修又带领着他们习武练功。

  内功,是由内而外的修炼法,我要教的同样是由内而外的内家拳。

  名曰——太极拳。

  都跟着我练,第一式

  时间匆匆,如此就是一天过去,又到了晚间傍晚时分。

  这一日傍晚,王修照看好12个学生都沉沉睡去后,王修忽有所感,体内真气运转悸动,似乎是要突破了。

  王修趁着夜色,挪开石块,出了石室,屋外已经不在下大雪,但整个天地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雪覆盖之下,在月光下,似乎整个天地都是苍茫的白色。

  离开石洞三里处,找到一个僻静处,那有一个无人居住的浅显石洞,石洞仅数米宽大小,有些落雪,却是不多,里面还有一个凸起的石台,正适合盘坐,王修上前坐下,开始了突破。

  数月的修行,王修的内功修行进展当称的上一个神速,说是一日千里也不分过,两个多月前那一缕刚突破蜕变的真气,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团,在体内大小周天运转不休,王修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在见神不坏的基础上居然再进一步,更加纯净,更加坚固,精神越来越好,体内的神魂与抱丹血气交融越来越快,已近乎实质阳化,似乎只差一步就可化生为阳神。

  而今天,就是阳神化生出的最后一步,他感觉的到,这一步成就时,也正是真气突破先天的开始,也极可能是质变的开始。

  呼,吸,呼,吸在苍茫的夜色下,王修盘坐的躯体随着呼吸吐纳,体内所有的气血涌动,真气也在经脉中越行越快。

  王修忽然站立而起,一式国术中最基础的混元抱丹坐胯法,神魂自头顶卤门而出,体内蒸蒸而起的气血,似熔炉一般轰然升腾而起,仿似狼烟,神魂居于这道狼烟中,居然也在呼吸吐纳着。

  近几实质的神魂体内最后一丝阴质,在气血熔炉的狼烟下,神魂真正的凝成了实质。

  就在凝成的这一刻,神魂蜕变,化为阳神,阳神接触天地,无比敏感的感知到了这苍茫天地间存在的勃勃生机与现实世界几乎不存在的天地灵气。

  呼,吸几乎是阳神下意识的动作,天地间的灵气汩汩而来,吸入其中。

  不,不只是阳神中,还有阳神下的躯壳,也在同步的过程中吸收着天地灵气。

  咔卡就像是打破了无形的限制,王修身体里的真气突出体外,借着这阳神交感天地的时刻,同步的交感而上。

  体内真气也随着这过程中,突破了千万武者都难以突破的先天之境,成就了先天期,天人交感,入道汲气!

  吸,吸,吸

  整个峨眉山上空的天地灵气,忽然间像是出现了一个漏斗,所有的天地灵气全都没入其中。

  王修的阳神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大,在体外慢慢形成了灵气外衣,灵气外壳,这些灵气又被阳神飞速的炼化,壮大已身。

  王修感觉着阳神外的灵气外壳越来越厚,似乎有向灵气团发展的趋势,本能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危险,因为他能感觉到头顶上空已经有了雷云攒动,似乎要引起传说中的天劫了。

  天雷劫?那不是此界修行界中,炼成金丹时才有的迹像吗?而且看这规模,说是元婴天劫我都不怀疑了。王修抬头展望着头顶的乌云越来越大,似一团墨迹在天空极速展开,转眼间已经笼罩十里,并且向五十里,一百里进发。

  是了,阳神乃成,这在神的修行上,堪比此世界的元婴期了不,或者说,元婴期本就是阳神的另一种方式了。元婴期后化元神,阳神之后化元神,可谓殊途同归矣。

  不过,这雷劫,我可不愿挨劈,若伤了肉身,却是不好了,小说家中挨雷劈能增进修为的不过是瞎扯而已而且我这动静也弄的有些大了啊。

  王修心头千念百转,思索着对策。

  就在王修的突破开始的同时,方圆千里内,有一位蜀山中极为有名的前辈高人被惊动了。

  远在数百里之外,一处石洞中,一位年若十一二岁,幼童模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