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鳌王,八大诸侯会京城(1/2)

加入书签

  不用去特意查证,鳌拜其实明白,这种布置必然是有的,深宫里的那位主子,他是知道性子的。

  想当年,他鳌拜一直忠心耿耿,当年皇太极死去后,这满清皇位是极有可能被皇太极之弟多尔衮占去。

  那多尔衮是皇太极的十四弟,跟随着皇太极一起打江山,功劳甚大,多尔衮本领极高,文武全才,素有权势威望,当时皇太极旧伤忽然发作死去,并没有留下遗嘱,没说出让谁继承皇位。

  也是那个时候是他这个主子,暗中使出多种手段,让多尔衮生出忌惮之心,再加上他鳌拜忠心,不畏生死,力顶皇太极的儿子福临上位,也就是现在小康熙的父皇顺治帝。

  可以说,他鳌拜是再忠诚不过的大大忠臣了。

  也是因此那多尔衮极为记恨鳌拜,那时身为摄政王的多尔衮才是真正的权臣,在顺治朝期,曾三次被多尔衮问罪下狱,几经生死。

  但他鳌拜依旧忠心侍主,为顺治帝服务,不然也不会在顺治帝去世后被立为四大辅政大臣之一。

  但现在,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多尔衮死了,索尼死了,那个曾经支持多尔衮的苏克萨哈也在不久前被自己下手铲除了,那遏必隆软弱无能,依附于他鳌拜。

  所以,现在朝堂上权势最大的就是他鳌拜了。

  他即使再忠诚又如何?主子不相信忠诚,主子要让我为小主子让位!

  鳌拜再饮一杯美酒,这往昔的美酒此时似乎寡淡无味的很,越喝越不是滋味。

  他知道,其实他若能听索尼那个老家伙的,此时激流勇退,让出权位,军权的话,或许能有个好结果,就像索尼一样,一直装病,装到真的得病老死了,也自然就没事了。

  只是这种选择,又岂是他鳌拜甘心的?他是满清第一巴图鲁,皇太极亲自册封的满清国第一勇士,这样黯淡的选择又岂是他愿意的。

  啪!

  一瓶美酒被甩落在地,鳌拜这一晚大醉,而那一封信,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团灰烬。

  这封信的出处,鳌拜没有去追查,他大略能猜到,应该是出自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这三家之手。

  主子,小主子,我不想死,不要怪我。

  鳌拜数日后,又秘密召见了其侄塞本得,还有另一位辅政大臣遏必隆,其后又有一些隐秘动作。

  时间匆匆而至,转眼已经是康熙八年,1669年四月。

  这些时日朝堂之上,那位小皇帝康熙帝对鳌拜更加亲近了,数次奖赏,同时又假托国事,将一些时政问题问询于他,之后假借这些借口,将鳌拜的几个重要亲信派往各地,各领高职。

  时间渐渐至五月十六。

  这一天,小皇帝康熙忽然下旨召见鳌拜入宫,却是请鳌拜看他在宫中驯养的这些少年侍卫作扑击之戏,来请鳌拜指点的。

  这一天,下午,鳌拜入宫。

  片刻后,鳌拜脸色平静的出了宫,身后跟着一群少年侍卫,中间挟拿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少年,匆匆离宫。

  到了夜间时分,忽有刀兵之声在皇宫之中响起,没过片刻又自平息。

  又过一日,朝党上忽然传来一则消息。

  那位一直隐隐掌控着皇宫与遥控朝党许多隐秘大臣的孝庄太后薨了!

  再过数日,小皇帝康熙下旨,加封了鳌拜诸多荣耀,同时位列文臣太师太保之位,与武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