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悟空下山了、我说真话总是没人信。(1/2)

加入书签

  唔俺不懂,一百年而已,也不算太长嘛。悟空又拿出一个灵桃吃了起来。

  王修听的有些怒气他的不懂,但又明白这猴子其实还在幼生期,说话还是有些孩子气的,或者说,没有经过五百年五指山镇压的猴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猴吧。

  但王修也不想让猴子好过,于是便道:哦,那我问你,悟空,你我进山入洞天拜师已有二十多年,你可想过你那花果山上的那些猴子猴孙们这时有哪些还活着,有哪些死了?你这猴王又不在,那些普通的灵猴们,又会不会受到别的妖魔欺凌?你可曾想过?猴子?

  俺,俺,俺悟空颓然的放下了手中的灵桃,将它扔向洞天壁海。

  俺也知离家二十年,也时有回顾旧日猴子猴孙们,只是,俺受师父授艺之厚恩未报,不敢回去。

  说来说去都是借口,以师父的能耐,哪里需要你现在来报,其实不过是贪图这洞天中修炼资源而已,不然,旁的师兄弟达三重境就能走了,你怎生四重境了还不走?

  你,你,悟真,你找打!怎生这般说俺!哼!这般说俺,俺走也,再不与你做兄弟矣!

  悟空气的双眸通红,七窍生烟,恨不得变出根大棒砸死王修,最后还是没动手,气恼的离去。

  悟真怎生如此想俺,俺之所以不走,就是要等和你一同出山,却没想你却是如此看俺

  待悟空离去后,一道声音传来。

  悟真,你即要走,何必最后如此气恼悟空。却是菩提祖师千里传音而来。

  王修转身,对着茫茫虚空一拜,道:师父,弟子元神三重境将破,该下山了,只是我这一走,却不知何时回来,我却不知该如何与他告别,若直言说要走,怕这猴子心生不舍,却要跟我走,那却是不好了,不若让他生气离我而去,等他气消时,明白过来时,怕是要几百年后了,那时我再回来,也就无妨了。而且悟空自有他的缘法,弟子不愿坏他进境,

  哦?为何这般说,悟空乃是天地所孕先天石猴,这三星洞天虽小,却灵机充盈,足够他修行至五重境后再走不迟,你这般说,却是想现在就逼他走矣。

  王修微微一笑,又道:师父又在考验我了,悟空乃石猴之身,心性如猴,若让他一直呆在洞天中修行,日后别说金身九重准圣之境,便是七重金仙都是困难,唯有放它下山,历经人世间辛苦危难,知道爱恨情仇,痴怨喜憎,最终才能破境重生,道果圆满,今日之事,便是告诉悟空,分别之情。

  呵呵呵呵悠然的长长笑声,菩提祖师的话远远传来。

  悟真,即是你愿,那便随你吧,我明日便寻个由头,赶悟空下山去也。

  悟空,过来!我问你弄甚么精神,变甚么神通?这个工夫,可好在人前卖弄?假如你见别人有,不要求他?别人见你有,必然求你。你若畏祸,却要传他;若不传他,必然加害:你之性命又不可保。

  只望师父恕罪!

  悟空,我也不罚你,你且自去吧。

  师父?教我往哪里去?

  自哪里来,便从哪里去。

  我自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来的。

  且说悟空与王修吵了一架后,心生郁闷,好些时日都甚是无聊烦躁,这一日无聊之下,在众师兄弟面前显摆卖弄七十二变神通,引得一众师兄弟叫好喧哗,被菩提祖师发现,叫到面前,一番训斥。

  悟空到这时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