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个二楞子国术生的诞生(1/2)

加入书签

  真正的明劲劲力,即是懂得将皮膜的力量统一,形成一股统合的力量,这就是明劲。

  之后的明劲初中高巅峰,等等,都不过是在劲力掌控上的熟练度。

  按着每个人的精神强度,灵活性的差别,每个人在熟练度的进度上也各有快慢。

  这快慢间的差别,即是明劲修行里的悟性与天赋差别。

  精神越强者,天赋越好,精神越灵活者,悟性越高。

  时至如今,王修对天赋与悟性早已明悟里面的本质,这也是高境界者的格局与境界,不再局限于先天下的悟性,天赋,根骨等注定的事物。

  修行本就是一步步打破这些先天注定的事物,若执着于此,还谈什么修行呢。

  国术楼习武大厅内。

  下午,1点,国术生练武时间。

  张韵如往常一样,与夏武站在一块,教导着一众学员习练形意五形拳。

  她抬头四望,却发现学员里少了一人,当即郎声问道:

  汪秀呢?谁知道他在哪,为什么还不来。

  自从三天前的新生们第一次经历过实站对打后,看过首席生张韵连续三两拳打败十几位二品武生的老生后,所有新生对张韵都有了更进一步的实力认可,现在可以说是颇具威严。

  听她这么一说,立时有个新生开口道:

  那个,张学姐,中午吃饭时,我看到汪秀那小子在操场晒太阳,可能是睡着了吧。

  晒太阳?张韵面色不虞,她是努力型性格的人,很反感不努力的懒散之人,比如次席的夏武,明明天赋悟性比她好一线,但没她努力,经常出去玩耍泡妹,就算是如此,他也稳稳坐在次席的位置,这让付出了所有课余时间都在练武的张韵颇为不是滋味。

  谁和他熟,去把他找回来!告诉他,国术生不能这么懒散,不要和夏武学,明明有天赋却不努力,以后被后辈赶上看会不会丢人。

  张韵觉得身为首席生有义务教导下像夏武那样懒散的人。

  算了,不管是不是借口,女人没理想整你都不是问题,更别说有理了。

  新生们一个个心头对汪秀默哀三秒。

  喂,张韵,教育学弟我不反对,但扯上我做什么,谁说我懒散的?至少我不会没事做去晒太阳。

  张韵冷哼一声。

  你是不晒太阳,不过却经常去ktv酒吧仗着国术生的身份泡妹,也真是出自息,等毕业前,看你突破不了暗劲,看你急不急。

  夏武抬头扬扬眉头,笑嘻嘻道:不用你管,离毕业还有半年呢,我不急,肯定能突破。

  随你吧。张韵不在和夏武多说。

  怎么没人去叫他?没人和他熟吗?

  下面有人开口道:汪秀那家伙说话呛人,没人和他做朋友,都不熟。

  就是,就是,动不动就说自己是天才,盖世习武天才,说大话,我们可不和吹牛大王做朋友。

  这时,习武大厅门口,洪天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吵什么?

  自从新生们渐渐适应习武进度后,洪天就不再天天来了,一周只来一次,平时都是让张韵与夏武代看着,也是有锻炼两人的意思。

  洪导师来了,没事,是有一个叫汪秀的学员没来,听人说中饭后在操场晒太阳,正准备叫人去喊他回来。

  哦?汪秀?

  洪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