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红尘磨人心(1/2)

加入书签

  九年前,汪秀才七岁半的时候,冬天地产淡季,本来汪宏国是答应一家三口一起去哈市看冰雪节,临行前的两天,汪宏国忽然又变卦,要出差去引进新的建筑技术。

  生气的韩敏自已开车带着小汪秀去哈市,但路上因雨雪天气打滑,不幸出了车祸,韩敏在最后关头松开方向盘时死死搂住了小汪秀,当时小汪秀在这样的保护下只是头部被碎玻璃划破,并没有致命,但韩敏却是当场死亡。

  后来送到医院的小汪秀一直发高烧不退,直到汪宏国赶来后才哭出声来,渐渐退烧沉睡,但再醒来后孩子已经损伤了智力,可记忆却清晰的记得她母亲死前的样子。

  也是如此,在半年后,汪宏国再婚,才刚到八岁的小汪秀却执拗的绝不开口叫那后妈为妈妈,自此两父子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融合了原身汪秀记忆的王修自然也记得这些事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

  汪秀没错,他妈妈为保护他而死,死因有部分还是汪宏国没答应一起去,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当时汪宏国同意一起去了,也许就根本没这车祸了。

  汪秀当时才七岁半,却死死记住了妈妈保护他的画面,自然是不可能再开口承认一个新妈妈了。

  而站在汪宏国的角度,他或许只是不想让还年幼的汪秀从小没了妈妈,想让汪秀忘却那段悲伤的记忆,但他也没想到刚刚七岁半才记事没多久的汪秀死死的记住了去世的妈妈。

  再之后近十年的事情,却是两父子永远都过不去的槛了。

  你来干嘛?

  王修开口说话,丝毫不客气,直冲冲,没有一点子对父亲的亲情味,近十年来,汪秀越来越大,智力慢慢恢复后,说话就变成了这样。

  越是长大,汪秀越痛恨汪宏国的事情,单亲家庭出身的一般孩子都极为偏激敏感,更别说汪秀了。

  哎,汪秀你这孩子,汪先生再怎么说也是你父亲,怎么这么说话的。

  小秀,我是来看看你,我在电视上都看到了,小秀你长大了,厉害了,一拳就把那个人打败了,我真高兴,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在人前总是一副老总气派的汪宏国,此时却像是普通中年老父亲,对有些不孝的儿子,声音中还略带些卑微的说话。

  王修心头一叹,看到这一幕,他就知道,这汪宏国应该不是设想中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但当年的错事发生了,现在讲这些就没有意义了。

  恩,你看也看过了,回去吧,张阿姨和妹妹还要你陪呢,我这不用你多看,她们才需要你多陪,我已经长大,不用你多管。

  张阿姨,张梅雪,就是汪宏国娶的后妈,而那妹妹就是这后妈生的,名叫汪敏。

  从妹妹汪敏的名字,这小细节就能看出,汪宏国没有忘记韩敏,这后妈张梅雪更是默认了。

  汪宏国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话里的意思。

  当年你没时间陪我和妈,现在不用你陪,你多陪陪张阿姨和妹妹,别再犯同样的错。

  小秀,我

  汪宏国搓了搓手,面色带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息一声道。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原谅爸爸吗?爸爸当年没想到会出那种事啊。

  我不想再谈过去的事了,你和张阿姨还有妹妹过的好就够了,我不用你多管,我已经长大了,是大人了,能独立生存下去,我还有一身国术,从今以后也没人能欺负我,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

  王修说出这话时,心里是无语的,我已经长大了什么的这种半大孩子才会说出的话,说出去真有点羞耻感,但这时只能这么说,才是最符合原身汪秀的单纯思维方式和语调习惯,不让这汪宏国产生这不是我儿子的敏感反应。

  只要再过两年,这少年之身成长到青年,变化大了后,才可以没有顾忌的展现王修自己的语调,性格,行为处事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