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刚烈与的神尊(1/2)

加入书签

  侍柳惨然笑着,手轻柔的抚摸着鼓胀的肚子。

  孩子,别怪娘,不是娘不要你,是娘不能养你,瞎信了一个风流却不负责的男人,娘在这楚国公府受够了,娘知道,娘要是活着,你恐怕也讨不了多好,娘也知道娘死后,你没人护着,但总比咱娘俩都稀里糊涂的死掉要好太多了。

  娘知道你一定会吃好多苦,但你一定要坚强长大,等你长大了,把这楚国公府给毁了,一定要毁了它!你不要姓楚,如果你能听到娘的话,你就给我姓吧,娘还记得娘被那狠心的爹娘卖近青柳楼时,娘是姓王的,你就跟娘一样姓王,至于名字,名字,便由你那狠心的父亲取吧,娘,对不起你,但娘也受够了!!

  剪刀扬起,对准肚皮,刺啦!一道长长的血光,伴随着凄厉的女声惨嚎声,一双母亲的双手抱出一个血淋淋的被脐带勒住脖子快要勒死的婴儿。

  她知道这是因为挪动胎位太多次的原因,她面色没有一丝血色,但依旧耗尽最后的力气将婴儿缠住它的脐带解开,放到自己胸前,喂下最后一次奶水,看着孩子最后微弱的吃着奶水,侍柳露出最后一个微笑,眼角留下泪水后,那苍白的爱抚着孩子的修长的手,随着微笑的脸庞永远的深深低垂了下去。

  只留下两个稳婆惨然无色的面庞,因为她们都看到了那婴儿在侍柳低下头死去后,停下了喝奶水的动作,他伸出了小小的幼手,轻轻的擦拭着侍柳脸上的泪珠。

  这!这,这小公子真的听懂了他娘亲的话了吗?

  这这!!!

  张稳婆,即是那个动了侧隐之心的稳婆,忽然转身厉声道:刘婆婆,今天的事,谁都不能说不出口,谁敢露一个字出去,你和我全家老小一个都不得好死啊!这神灵虽久不出世,但终究是存在过的啊!

  啊,啊是是是,张婆婆,老身我明白的

  十六年后,楚国公府,内院偏室之地,有一位衣衫破旧,面色有些痴呆的读书少年正在读书识字。

  这人正是楚国公府在整个虞国都城外都有名的楚国公大公子下第三个痴呆小公子,楚修是也。

  楚修正是十六年前,那出身青楼花魁的侍柳之子,是侍柳与楚国公大公子楚原之子,身份极为卑微,并且可能是因为当年生产时因为脐带曾缠住他差点将他勒死的缘故,伤了脑子,到了两三岁时就发现他有些痴呆,不爱说话,口语不清模糊,若非还能识字读书,差点就当成了白痴傻子。

  但饶是如此,一个痴呆小公子的名号,还是流传了出去。

  这楚修确实又痴又呆,痴的是每日都要读书,呆的是极少说话,真说话也是吐字不清模糊,吱吱唔唔。

  前一个痴还好解决,楚国公藏书阁有各类杂书上万册,足够他看的。

  后一个呆却是无解,因为极少说话,一说话又吐字不清,吱吱唔唔又像个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