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吾知矣,如你所愿!(1/2)

加入书签

  第一缕香火的出现,刺激着神印中央的龙珠里微微吐出一缕毫光,冒出一道灵气与香火混合而成的符诏来。

  这符诏有着特殊的能力,是神印中蕴藏的最基本的能力之一。

  通神!

  意如其名,自是不用多猜。

  吾知矣,如你所愿!

  一道模糊的声音忽然在刘寡妇脑海中响起,她浑身微颤,那声音是如此的威言,听不出任何情绪,她却知却不是幻觉。

  啊,信女,我

  刘寡妇惊骇的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家,她以为自己是幻觉,但当时那声音太真实了啊。

  她不知这到底是真是假了。

  直到当天晚上,刘寡妇快要睡时,门前传来熟悉的敲门声,还有颇熟悉的村里有名的赌鬼色棍刘赖子的声音。

  张赖子,好吃懒做,四十出头的混子,二三十岁时赌钱输多了,将自己婆娘卖到窑子的混账东西,从那以后张赖子名声就臭了,再想娶妻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进窑子解决。

  慢慢的也成了色棍,而这家伙就是在一年前盯上了丧夫不久的刘寡妇。

  刘寡妇的丈夫是个普通的农夫,不知怎么的和这张赖子认识后,也染上了赌瘾,两年前的死,就是因为赌输了家里的大半钱财,失魂落魄下掉进玉水河的深水区淹死了。

  所以这张赖子来撩拨刘寡妇是绝不可能的,但这张赖子自然是不死心,一直隔三岔五的半夜来敲门,让刘寡妇颇为苦恼。

  刘家嫂子,开开门啊,是我啊,你就从了我吧,刘老实那家伙死前可欠我五十文呢,他还说还不起就找你要呢,刘家嫂子,你可不能不认账啊。

  这当然是张赖子瞎编的。

  啧啧,刘家嫂子,你也知道我心意,只要从了我,我张赖子保证好好待你,就是刘老实留下的那两孩子,我也养着,只要呵呵只要嫂子你从了我。

  刘寡妇只当什么都不听到,什么都不信,一言不发,银牙微咬,还好两孩子已经睡了,不然要是吵醒了就麻烦了。

  忽然间,刘寡妇听到一声闷哼的惨嚎,接着张赖子的声音就消失了。

  刘寡妇也奇怪,往常这张赖子起码要说半个时辰的,今天怎么就说两句话,就不说话了呢?还有那惨嚎声是怎么回事?刘寡妇也不敢打开门去看,也不想开口问,一直到第二天,刘寡妇出门时,看到村西头村民们都攒动着。

  怎么了?王家嫂子。

  哎哟,是刘家嫂子啊,出事了,张赖子那家伙淹死在了村西头的浅水湾了。

  浅水湾,自然是水很浅了,寻常半大孩子都常常在里面洗澡的,几乎没发生过淹死成年人的事情,那张赖子也不是好酒的人,怎么会淹死在里面的?

  啊?!他,他怎么会死在那里。

  是啊,老村长都觉得邪乎呢,虽然这张赖子不是好人,但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浅水湾,这可就有些诡异啊。

  刘寡妇浑身一抖,不知怎么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