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离去前的最后一局(四)(1/2)

加入书签

  ps:第三更!为【云寒凌】书友的万赏加更到!

  ……

  我?也想继续下棋?佐为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忽然间。

  “我!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贪恋围棋,是我,是我害死了虎次郎,是我害死了虎次郎啊,王君,是我死了他,是我啊啊!!我该离开虎次郎的,我该离开小光的,王君,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害了虎次郎,我不能再害了小光……”

  痛苦,呻吟,不甘,悔恨,种种念头下,佐为的棋魂身躯变的虚幻,变的抖动,甚至几乎要到了几乎要幻灭的地步。

  王修心里一突,虽然是攻心拐人之策,但这事情不能搞大了啊,若让佐为提前自我消去执念而消失,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我懂,我懂……我猜都猜的到原因啊,因为不舍,因为羁绊,还有因为那些围棋上的荣誉,本因坊的寄托等等,太多了,太多太多了……”

  虎次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为什么明知佐为附体的危害,为什么不让佐为走呢?

  不必深究,不用知道,也不必知道,但王修从棋魂中进藤光因为佐为的消失后的失魂落魄中,就明白了,佐为对于他们,对于虎次郎,对于进藤光是什么样的存在,那是亦师,亦父,亦友,亦基……咳咳……反正是羁绊交缠极深的存在,棋魂原剧情中,佐为只不过和进藤光附体了两年,佐为一消失,进藤光就寻死腻活的,甚至要放弃职业棋士之路,若非伊角大学长来和进藤光下了一局,点醒了进藤光,佐为虽然消失,但佐为却存在于他的围棋中……这才好转过来,继续前进着。

  “佐为,虎次郎不是小光,小光更不是虎次郎,现在时代也不同了,实话实说的讲,一百多年前这世界的环境还不一样,那时的神秘……”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那时你身上的阴气还比较重,这也是虎次郎三十多岁就气虚体弱的原因,但现在这时代,佐为,相信你也应该发现了,你身上的阴气已经弱化到了很低很低的程度了吧。”

  “这样程度的话,即使你附身在小光身上,我想,短时间之内,小光身上是不会发生虎次郎身上的悲剧的,你看,小光现在不是成长的好好的吗?个也长高了,人也变的越来越沉稳了,只是有些不太像少年人了,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而已,当然,这也是因为小光在渐渐长大的原因吧。”

  “所以说,至少暂时来说,你的附体,对小光来说并没有很大的危害,至少对于还处于成长期的小光来说,他成长期下剩余的一点点阳气,就足够做为你附体存在的依凭了,恩,至少在二十五岁之前,是没有问题,他的身体也不会侵蚀伤害太多。”

  王修是好心的劝告吧?是的,但他的话里却潜藏着很多东西。

  什么‘有些不太像小孩子了,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塔矢亮不也不像少年人吗?不也不活泼吗?

  什么‘并没有很大的危害’,什么‘他的身体也不会侵蚀伤害太多’……

  话里话外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