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那小伙子是按错呢,于是没开。

  施吟崇继续按,萧妈妈不理会,萧爸爸来看,瞧,哟,陌生人,不开门。

  施吟崇再按,直在房间的萧简上火,气冲冲的走到门前,想看看是谁不停的按,瞧傻眼,敢情施吟崇那家伙真的找上门,下怎么办?开还是不开,是个问题!

  “小简,傻站着干嘛?认识个人?小伙子长得不错嘛。”萧妈妈走过来拍拍萧简的肩膀,示意回神。

  “不认识。随他去。”萧简还在生气,决定不开门,自己走回房间继续游戏。

  但是施吟崇同学具有坚持不懈的精神,坚持到萧家父母都坐不住,“老头,个小伙子是不是真认识咱们家谁啊?”

  “反正不认识咱两,难不成是闺的那谁?”

  “老公?”二老对视眼,出心中的疑惑。

  于是,萧妈妈直接杀去萧简的房间,跟拎小鸡样把给拎出来。

  萧简无力反抗,“干嘛啊,要睡觉哎。

  “快,那个是不是女婿?”萧妈妈面色严厉。

  萧简耷拉下脑袋表示默认,这年头做个米虫都不安慰,悲剧啊。

  萧爸爸看萧简承认,赶紧按下键要开门,萧简想阻拦已经来不及,没多久门铃就想起来。

  “小简,去给女婿开门啊。”萧妈妈指挥着。

  萧简不动,坚决不开门,晾凉施吟崇小子也好。

  “小简啊,不能样啊,女婿来,个做人家老婆的应该开门啊,人家肯定也是大老远来看的啊。就份心意就够啊,个丫头,是不是和女婿闹矛盾啊,之前人家直按都不来给开门,,们平时都怎么教育,是不是没长记性啊。哎呦喂,怎么养么个儿啊,以后得好好教怎么做人家老婆。还站着干嘛,不开是把,老头子去开。”萧妈妈立刻变成唐僧二代不停的念叨着。

  萧简认命的开门,脸的不乐意,等看到施吟崇那张大大的笑脸之后更是气不打处来。

  “爸妈好,我是施吟崇。”

  满口胡言!上门就叫爸妈,施吟崇的脸皮已经厚到定程度,萧简死命瞪他。

  施吟崇不理会,在岳父岳母面前那是要装斯文的,打好形象比较好。

  “小施啊,赶紧来坐。”萧妈妈听女婿那么亲热的喊妈极其开心,自家儿是真的嫁出去,还是个么优质的人,苍有眼啊!

  施吟崇微笑,带着手里拎着的堆礼物进客厅,规矩的坐着,别,其实心里还是有紧张的,毕竟个算是很正式的见父母。

  “赶紧给小施倒水啊,呆的啊?”萧爸爸捅捅萧简的胳膊。

  萧简哀怨的看眼萧妈妈,难道个真的是传中的丈母娘看又婿越看越顺眼?

  “不去,他自己有手有脚。”

  “老婆,坐着,我来。”新好人施吟崇温柔的对着萧简笑着。

  “都坐着,我来!”

  道歉

  等到萧妈妈倒完水,家四人围坐在起,三个瞪个,不用猜也知道被瞪得人是萧简。

  “小简啊,跟进屋下,有话聊聊。”萧妈妈起身拉过萧简,不由反抗就拖进屋里,让萧爸爸去给予施吟崇关怀和慰问。

  萧妈妈屁股坐在床上,斜视萧简。“怎么回事?肯定问题们。”

  “受不他以前那些花花草草,还是很在意,心里别扭,不想碰到他以前那些人。”

  萧妈妈挑眉,“具体点,什么叫以前那些人?”

  “他认识之前是个花花公子,经常流连花丛的,虽然现在们结婚,但是次次碰见他以前那些人不舒服。”萧简皱眉。

  “小简啊,谈恋爱和爸从来都不过问,自己心里有数。但是次是自己结婚的,是自己做出的选择。是两个人相守相伴过到老的,不能因为别扭就闹脾气。两个人相处就是学问,最重要的就是理解和包容。小施以前不少人,又能怎么样,妈妈不可能鼓动去离婚吧?直以来都是劝合不劝分的,听妈的话别闹脾气,既然在意就明爱他的,好好想想,想好再话。”

  萧妈妈完叹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往客厅走。

  萧简留在原地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要不要出去,老妈的些都是知道的,可是人就是样,既然认定不是自己的错,就定要等着对方来低头来求和。

  施吟崇是来,只是要的是他的道歉,诚恳的道歉,只有那样才能让自己宽心,真正的决定去做好施太太。

  过去在看来,两人相处,所求不多,只要心里有。现在呢,不仅要有而且是只有自己,不想有任何人横在中间,也是人在婚姻上的自私。

  “老婆。”没等萧简想明白,施吟崇已经大大方方的进房间,很自来熟的爬上萧简的床。

  “谁是老婆,麻烦出门左转。”萧简冷冷的下逐客令。

  施吟崇在来的路上已经想明白萧简为什么对自己生气,也不敢多开玩笑。

  “老婆,对不起。”短短的五个字,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害怕道歉不被原谅不被接受,害怕被爱人所放弃。

  萧简转脸看着施吟崇,此时的他表情郑重,知道样正式的道歉已经是很难得。施吟崇不是个经常道歉的人,更不会样认真的道歉。

  “对不起就有用,不接受!”嘴里的和心里想的总是不致,其实想原谅,只是面子过不去罢。

  “对不起,以后真的不会样。真的很想对好,只爱个,如果真的不愿意见到们,那么们换座城市,只要愿意。”

  萧简难以置信的看着施吟崇,甚至怀疑刚刚是自己的幻听。如果不愿意见到那么就换座城市?

  没想到样个决定很简单的就口,没有想到他会为他做到如此,眼睛微微的有酸涩,却还是忍住。“觉得会相信吗?可是总裁啊,|ǎ|会放下公司和那么多员工?”

  “会。因为最在乎的身份是老公,而是的老婆,为做什么都值得。”

  不知道为什么萧简觉得很感动,眼前的个人最在乎的身份是作为自己的老公。突然间很想很想哭出来,自己真的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

  然后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房间里静静的,只听见轻微的抽泣声。

  施吟崇看见萧简哭,时间显得慌乱无神,想过去将搂紧怀里却又怕被推开,手就那样落在半空,不敢上前。

  萧简只是哭着哭着,被人爱着真的很幸福,渐渐的哭累也坐在床边。

  就样两个人直坐着谁也没有再开口话,只是彼此看着。

  萧简已经在心里原谅施吟崇,而现在很需要个温暖的怀抱,想靠着自己的爱人。

  伸出手,眨眨眼,依旧泛着泪光,“老公,抱抱。”

  施吟崇将萧简按在自己的胸前,用力的环抱住的身体,不需要正式的原谅,只要老公两个字已然足够。

  抱抱,很简单的动作,却能让彼此更亲密契合。很多时候在们哭过笑过之后,只需要有个拥抱就能平复心理的波动,放任自己去依赖对方。

  “老婆,们回家吧。”

  “恩。”

  “我们不同意!”反对的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的萧家二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