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怎么?什么都不懂噢!哈哈”灭空看着弥勒佛笑得那么开心,他的脑袋里就更像锅粥了,两只好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显得更加的迷惘了!

  “哈哈你真得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吗?”弥勒佛摇着头停止了笑,不太相信地问道。灭空微张着已经合不拢了的嘴,轻轻地摇了摇头。“好吧!我就给你简单地说说吧!”弥勒佛就把他所知道的,些关于男欢女爱的事情,五十地对灭空讲了。

  当然,弥勒佛也是没有娶过老婆的,他也只是道听途说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吧了!弥勒佛不对灭空说这些还好!弥勒佛他对灭空这么说,灭空就因此惹出来了个天大的祸事来!他也因此而被贬到了地府,当上了杭州的方城隍。最后,就是因为灭空这次惹祸,天地间还遭受到了次史无前例的大浩劫!

  17灭空怀春2

  再说弥勒佛对灭空说着那些关于男欢女爱的事情。弥勒佛说着,灭空听着,听着听着灭空他又联想起今天所看到的事情来了,那通天教主和白圣依爱的场面就像放电影样,幕幕在灭空的眼前出现了。

  灭空这看听,已经慢慢地把那男女之间的事情,弄清楚了些。本来六根清净的个金身罗汉灭空,让今天这该死的温柔,勾起了阵阵的心疼!这所见所闻,把他原本已经尘封了的七情六欲,给彻底地唤醒了。灭空暗自决定:“哥们儿也要谈恋爱”

  灭空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表面上还是装模作样地只见他双手合十地念道:“阿弥驮佛!罪过,罪过!弟子我错了,错了!罪过,罪过”弥勒佛见灭空这么说,以为这小子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呐!就对灭空说道:“南无阿弥驮佛!知道错了就好了,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来找我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的。”

  “南无阿弥驮佛,阿弥驮佛!谢谢弥勒佛的点化!”灭空说完,就告辞了弥勒佛,急匆匆地回西天大雷音寺去了。弥勒佛见灭空走远后,他微笑着轻轻地摇起了头,“呵呵哎!这小子也真”

  再说灭空离开弥勒佛以后,个人驾着朵灰色的云,晃晃悠悠地往西天而去。为什么会晃晃悠悠地呢?因为这小子心里还不塌实,好象已经有点走火入魔的感觉了

  他眼前总是不停地出现些激|情的画面,通天教主和白圣依爱的画面。走着走着他不禁自言自语起来:“我看这天上人间,没有个女人有白圣依性感的了!再说了,白圣依还叫我进去呢!白圣依我就要定你了”灭空他想到这里,竟然情不自禁地前后晃动了起来,那本来已经是瘦骨嶙峋的屁股,竟然连那条长长的尾巴也露出来了。他回头摸了摸自己那条长长的尾巴,然后得意地点了点头道:“哎!老兄!你可是几千年没有露出来过了哦看起来爱的感觉真爽!”

  灭空路走走停停,他自己觉得还没有走多少时间呀突然猛抬头看,西天大雷音寺已经在眼前了回到大雷音寺后,灭空的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坐在那里都发呆!主事叫他去干点什么事情,他总是指东到西的!句话,就是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他却反常态地晚课也不做了。和尚们上晚课就和我们上晚自习样,都是自己念自己的经。

  灭空心不在焉恍恍惚惚地走到主事罗汉的面前,对主事的罗汉说道:“师兄!我,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浑身上下没有劲,我想请个假,晚自习我就不上了。啊我实在是太困了,啊”灭空张大了嘴巴接连打了几个长长的哈欠

  “看你这个样子!唉你就早点去休息吧!”主事罗汉看灭空那副模样,就批准灭空的假。

  灭空怀春3

  于是,灭空他早早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去了。灭空的卧室不是很大,而且很简陋,内部空间大概有十平方米左右。卧室正中放着张单人床,床头上灰色的墙上挂着张释迦牟尼的神像。其它的家具也只有两样:样是离床不远的个红木茶几,上面放着个大茶壶和个土瓷碗,可能是用来喝茶的。还有就是对小床头柜了,右边的床头柜上放着几个青青的乌梅,也许灭空他喜欢吃酸的东西吧。左边的床头柜上杂乱地放着几本佛经,最上面的那本是罗汉经

  灭空打着哈欠进来,脱掉外套垫在枕头上就倒头便睡了。可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等那些上晚自习的罗汉都已经回去睡了,他还是睁着眼睛睡不着觉。“哎!我还是起来念会儿经吧!”灭空自言自语地说道。

  于是,灭空起身盘腿而坐,他闭起眼睛,开始默默地念起了罗汉经来。念经这个办法真好!也真管用。不会儿工夫,灭空的心里就不再有烦躁之感了!

  突然!“咚咚咚!”灭空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灭空忙问道:“谁呀?”来人没有应声,只是不停地敲着门。灭空心想:“不知道又是那个捣蛋鬼在装怪!我出来抓住了你,嗨嗨!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才怪呢!”

  于是,灭空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门前,他不声不响地把门闩拉开,突然把门打开!“看你跑”灭空声大喊,把就抓住了外面那人的手,灭空感觉到这只手如此的柔软顺滑,真是诧异!

  灭空定睛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圣依,白圣依对着灭空抿着嘴,面带羞涩地微笑着!灭空被她这笑彻底地迷醉了!“宝贝!你可让我想死了”灭空张开了那双温柔的大手,飞快地把白圣依抱进了自己的卧室里去了

  进卧室,灭空把白圣依轻轻地平放在床上。然后,他就急猴猴地脱掉了白圣依的衣服,学着通天教主白天的动作,开始做了起来:他伸出长长的舌头在白圣衣的玉体上四处舔着舔着,他感觉看似白皙光滑的白圣衣,她的身上怎么会有点粗糙呢?他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不会儿,只听那白圣依微笑着对灭空娇滴滴地叹息道:“哼嗯!”白圣衣已经眯起了眼睛咬紧了自己那红红的嘴唇。灭空马上学着通天教主的姿势,压在了白圣依柔软如棉!嫩白如玉的身体上,不停地揉起白圣衣的双峰来了。“真柔软!”灭空情不自禁的说着,他要使出更加疯狂的动作,于是,他拉开了架势,憋足了劲准备强攻。这时,只听那白圣依急切地喘息着对灭空地说道:“进来吧!进来才舒服呢!”

  “哦是吗?”灭空深情地问道:“等等哥们儿也要来个高难动作”于是,他拉开了架势,憋足了劲准备强攻。

  只见灭空他使了招饿狗抢屎,下冲了上去。听见“嘭!”的声巨响同时他感觉到,脑袋好像撞在什么东西上了。灭空睁开了满是星星的眼睛看,自己已经趴在了地上

  “我怎么掉到了床下面来了?”他抹了抹满嘴的灰,连忙抬头看了看床上,床上那有什么白圣依哦!哎!原来是场春梦!

  这时,他感觉到额头上好象有什么东西在爬动,他伸手摸了把,拿到眼前看,“血妈呀!额头破了哦,怎么会撞到茶几上呢?”灭空自言自语地嘟哝着看了看床边的茶几,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张黄草纸擦了擦额头上的血。

  这时,他又感觉到自己的内裤里好象有什么东西,粘呼呼的好难受!他伸手摸,“哎呀!”灭空不禁叫出声来!“这!是谁在和我开玩笑把米汤倒进了我的裤裆里来了?”灭空还以为有人在作弄他呢

  灭空怀春4

  “肯定又是灭尘那家伙!”灭空以为是灭尘在和他开玩笑呢,因为灭尘最喜欢和他开玩笑了。

  所以,灭空认为是灭尘在他做美梦的时候,把米汤倒进了他的裤裆里了。于是他便气匆匆地来到灭尘的卧室门前,“咚!咚!咚!”灭空伸手狠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点动静。

  他又伸手使劲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回答。灭空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呼呼”里面的鼾声如雷。“嘣!嘣!嘣!”灭空又使劲地踢了三下门,“灭尘!你他妈别装了,快开门吧!”灭空大声地吼道。

  “谁呀?半夜三更的,有病哦?”灭尘生气地大声问道。“我,灭空!快开门吧!”灭空还在催灭尘快点开门。

  会儿门开了,灭尘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问灭空道:“有什么事情吗?人家睡的正正香呢!你把别人的美梦都给啊,啊搅了,啊”灭空看着灭尘睡眼朦胧,而且还不停地打着哈欠的样子,就说道:“难道不是你干的?那那还有谁会和我开这种玩笑呢?”灭空提了提那粘糊糊的内裤说道。

  灭尘低头睁大眼睛仔细看,灭空的内裤湿漉漉的,就点着头微笑着问道:“哈哈!你这小子画地图了吧?画地图了,还到处跑。怎么还不赶快去把内裤脱下来洗洗呢?”

  “什么?我画地图了?画什么地图噢?”灭空不知道灭尘说的画地图是什么意思。“你他妈的是真得不知道,还是他妈在跟我装港?”灭尘还不知道灭空是真的不明白这些事情!因为灭空他从来就没有过这种经历。

  “我在装港?你看看我的头,都破了,我还装什么港噢!”灭空摸着头上的伤口有点委屈的说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懂!哈哈!哈”灭尘是彻底忍不住了,他阵狂笑之后,才对灭空说道:“还是让我来教教你吧!呵呵!你先坐吧。哦噢”灭尘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听我慢慢地给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你他妈真是个傻吊!”

  就这样,灭尘又把关于男人生理卫生方面的些事情对灭空说了。灭尘在没有修成正果之前: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爷,他经常出入于青楼酒嗣之间。所以,他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十分了解。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灭尘他就是因为和几个女人的感情纠葛太深。所以才惹上了身的人命官司,差点送掉了小命!最后,他终于看破红尘出了家,修成了正果!

  灭尘给灭空讲了些男女之间基本常识,然后他又对灭空语重心长地说:“我是过来人了!实话告诉你吧,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真他妈没有什么意思!没有做的时候想做的不得了可是当你做完了以后,你又很后悔!你会说:累了半天,原来就这么回事哦?真没意思!”灭尘摇着头又对灭空说道:“道家对女人那玩意儿有个说法很透彻!我也记得不太清楚,好象是什么:那不是仙人洞,那可是棺材缝!”灭尘说到这里又轻轻地拍了拍灭空的肩膀,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对灭空说道:“唉我啊已经看透了,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千万不要去想那方面的事情,它会害了你的!”灭空只是不停地点着头,嘴里个劲地:“恩!恩!恩!”地应着,心里却在打着个如意算盘!小说上传分享

  偶遇

  第二天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灭空还没有起床。大雷音寺里所有的罗汉都去朝拜过了如来佛祖,就只有灭空个没有去。如来就问旁边刚刚代替降龙罗汉不久的主事罗汉,伏虎罗汉道:“你知道灭空干什么去了吗?”伏虎罗汉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也许是上街买菜去了吧”如来摇了摇头笑道:“灭空他还在睡觉呢!”“是吗?都什么时候了”伏虎罗汉马上转头对灭尘说道:“灭尘罗汉你去把灭空叫起来,叫他到这里来,我有事情要问他。”“是!主事。”灭尘匆匆地叫灭空去了。

  不会儿,灭尘带着两眼红红的灭空来了。灭空面走,还面揉着自己的眼睛,他的双眼睛好象是无法睁开似的。“阿阿弥驮佛!如来佛祖早早上好!”“扑通!”“哎哟!”灭空声怪叫,他下跪在了硬如钢板的地上了

  原来,他跟着灭尘走到跪拜如来的蒲团前,也没有看清楚,就匆匆地跪了下去。如来看着灭空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看出了点什么来,如来就对灭空说道:“灭空罗汉,你修来不易噢你要好自为知哦!”灭空马上双手合十慌忙地对如来佛说道:“阿弥驮佛!谢谢佛祖的提醒!我会牢记佛祖教诲的”“能记住就好!你先下去吧!”如来挥手让灭空下去。“阿弥驮佛!”灭空匆忙地退下去了,如来看着灭空的背影,摇着头对身旁的伏虎罗汉道:“希望灭空能听进我的教诲!只有这样,才能够避免百年后那场三界的灭顶之灾!”“我们也只有尽力而为了!”伏虎罗汉面带无奈地对如来佛说道。

  “我也希望我这次的预感是错误的!要是真有那么回事的话,那就完了天地人三界,不也许七界都有可能会全部毁灭的!”伏虎尊者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来佛祖也感到如此的无助过!他知道这会是多么严重的后果!到时候天地间什么都没有了,就像混沌初开时样,不要说人了,就是神仙和妖魔鬼怪都没有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再说灭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后,想起刚才如来佛番话,他决定把前面看到的,听到的,全部都把它忘掉!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噢!那有说忘了就忘了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个人想要忘掉件事情是不容易的,你越是想把它忘掉,你就定是忘不掉的!不仅是忘不了,而且会越来越想,越来越清晰!灭空就是这样,他越是想把那些男欢女爱的事情忘了,越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那只动情的小鸟儿!随着他那激|情澎湃的思绪,又慢慢地昂起头来!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那时候他总以为是尿太憋了的缘故。

  今天这阵令人僵硬的感觉!从下而上地发展到了他的全身,股股热浪从心里冲上头来。顿时他的头上冒出颗颗汗珠来,他浑身发紧!就连呼吸都感到困难起来了,灭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爱真有那么可怕吗?我看通天教主他们为什么是很享受的感觉呢!”灭空自言自语地说道:“要不我就去试次吧,尝尝是什么滋味!也许就像灭尘说的那样,今后就不会再想它了!”灭空心里这样想着,人就不知不觉地走出了大雷音寺。

  他在外面四处溜达,来来回回地转了好几大圈,还是不知道该往那里去好。他又满无目的地兜开了,慢慢地他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说来也巧!正在这时天鹅仙子白圣依远远地过来了,灭空看见白圣依,别提那个心里有多高兴了,他马上就凑上前去,满脸堆笑地问道:“嗨嗨!嗨白圣依你你到那里去哦?我好”灭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白圣依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罗汉,长得尖嘴猴腮的,点都不帅嘛!他还有点阴阳怪气地就没好气地说道:“那里来的野和尚?我又不认识你!你管我到那里去呢?”灭空本来后面想说的句我好想你哦,因为他也是第次想泡妞,所以他心里紧张,就没有说出来。

  “我不是和尚哦,我可是金身罗汉哦!我叫灭空罗汉!”灭空又满脸堆笑地向白圣依介绍着自己。“什么罗汉和尚的,都样是秃子!”白圣依垮着张脸,很不耐烦的样子。

  太白金星其人

  这时,灭空想起了灭尘对他说过的话,如果女人说不喜欢你的话,那么她就是喜欢你,因为女人嘴上说的话和心里想得是相反的。灭空见白圣依有点生气地对他说话。他心里就在想:“女人的话是反的!这就证明白圣依她是喜欢我的!不然她昨天就不会叫我进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