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最后的晚餐(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章最后的晚餐

  陈醉只觉得心跳如擂鼓一般,带着羞窘和恼怒,又有些小小的虚荣在升腾:两世为人,第一次得到一个好男人如此纯粹的爱慕表白。可如何的虚荣也敌不过心中的感觉,陈醉抽出了被大牛握住的手,往后退了两步,低垂了头轻声道:“大牛,你如今已经是镇国将军,人又好,想必许多的贵族之女都会愿意嫁给你,可我不愿意,我不想嫁给你。”

  大牛愣住,随即有些心痛地看着陈醉,挫败地低声呢喃:“醉儿,我知道你心里是放不下先生,我不急,我等你,等你愿意嫁给我。”

  陈醉凄然一笑:“我是喜欢先生,可如今先生找回了夫人孩子,我已经是多余的了,所以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也不会再求什么。但是大牛你不一样,你一路经历了这么多的艰辛才走到今天的地位,你可以找更好的女子为妻,而我的心里并没有你,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陈醉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心,看到大牛大受打击的模样,索就一次让他痛到底,也就死心了,当下对上大牛的视线,努力地淡定着:“我从南云国出来时,南云国的皇帝东方泽和我有过约定,若是沈坤拒绝了我,我必须要回去,做他的皇后。”

  大牛再次愣住,过了好一阵才问:“你喜欢他么?”

  这个问题可怎么回答?陈醉缓缓侧过身子,声音清冷:“喜欢吧。”

  这次大牛没有再说话,许久之后拖着有些失落的步伐缓缓走开。远远地飘来一句话:“明日我带你去找他。”

  在院子里待得食不甘味的陈醉听丫鬟婆子们说:素来酒量惊人的镇国将军醉得一塌糊涂,说胡话不说,还将跟去的几个侍卫打了个鼻青脸肿,这会儿好容易弄回来了,却将房间里的凳子给砸碎了两条,此刻正在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闹着。一个婆子小心翼翼的想求陈醉过去安抚住大牛的情绪,说出口的原因是:镇国将军最听陈醉的话,对于陈醉提出来的任何要求都是有求必应。说不出口的原因是:因为她女儿正在大牛房中服侍,如今正在水深火热之中煎熬着。

  陈醉听那婆子劝了半日,却依然一动不动,只是躺在榻上发愣,那婆子急了,都给陈醉跪下了,一副忠仆的模样,陈醉这才曼声说道:“你且起来吧,我是不会去的。我拿定了的主意很少会反悔。”

  婆子无奈,只得退下,陈醉听得院子里风吹过树梢的声音、鱼儿翻腾起水花的声音,丫鬟们低声走路的声音、还有外面的人声和喧闹声都听到了,可这样的声音却如同流水一般,从陈醉耳边滑进去,再滑出来,丝毫不能进入她的内心,陈醉的躯壳中仿佛隐藏着另一个人,正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天渐渐黑了,又渐渐亮了,陈醉回想了一下,一整晚没睡却并不记得都想了些什么,眨了眨眼睛,眼睛是有些酸涩的,可在软榻上就这么睁着眼睛到天亮,却也并不觉得时间很长?难道自己是真的受刺激过度了?陈醉抿了嘴不屑地嗤笑自己。

  大牛过来了,让陈醉换衣裳然后准备过去。陈醉穿戴好了以后,去了前厅跟大牛一起吃了早餐,胡刚和严谨看到陈醉憔悴的脸上那故作淡然的神情,都有些忧心,可这些年的相处下来,也都知道陈醉若是倔强起来,那是九头牛都拉不住的,当下也不多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将盘子里的东西都塞进嘴里咽下去,然后跟着大牛走出大门,门外渐行渐远的马上,陈醉消瘦的脊背倔强地挺得笔直。

  又到了那小院,这次还没到院子里,陈醉就已经远远地看到了沈坤肩膀上扛着一个小男孩玩耍的画面,沈坤一边来回转圈一边抖动着肩膀,那个小男孩笑得特别开心,咯咯的声音老远就能听得见,而沈夫人绿芸则在一旁的凳子上浅笑着坐着,手捂着嘴眉眼弯弯,显然也被这对父子的欢乐给感染了,好一幅父子天伦的美好画面

  “你真的要过去么?”大牛有些担心地看着陈醉,陈醉的神情有些奇异,这让大牛觉得反常,总是担心她会出事一般。

  “就要走了,跟先生和夫人道个别是应该的,师徒一场,总不能这点情分都不扔到脑后去吧?”陈醉浅笑着举步往前。

  沈坤和绿芸显然也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