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念(1/2)

加入书签

  就这样,两人为了孩子的名字僵持不下,一直到赵冬儿过完月子,李观文宴请了一干熟悉的朋友,并未有官场上的同僚。就连房玄龄都没有邀请。这日,文哥带着烟翠也来到李府贺喜。赵冬儿梳洗打扮后,招呼春春包好孩子,就来到了会客厅。

  “啧啧,看着孩子像谁?薄薄的唇,坚挺的鼻子·····我看像李观文比较多!”文哥伸手逗了逗还在熟睡的小家伙说道。

  赵冬儿一撅嘴说道:“我的孩子当然像我!大哥的眼睛不好使了!”

  “哈哈哈哈·····哎呀····你倒是连这个都计较。等他长大了,看你还不承认?这脸蛋明显就是跟他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们说是不是?”说完看着围着的启辰和万奴问道。

  “嗯嗯···我也觉得孩子像李老爷多。特别是这嘴巴!”万奴摸了摸孩子的笑脸说。

  “哼····””对了,仓菊生了么?”本来应该是仓菊先生的,谁知竟让自己跑在前面。

  “桑兴没来,在家陪她,差不多也就是最近这几天吧?”

  “嗯,找个时间大家都去看看!”

  “大哥,孩子的名字我和李观文都互相不服气,你说说是冬阳好听,还是万阳好听?”赵冬儿张口问道。

  “冬阳?万阳?我觉得都不好听!干脆就叫朝阳得了!”

  “朝阳?”

  “夫人,这么晚了睡吧!”春春铺好被褥,看着坐着逗孩子玩的赵冬儿说道。

  “再等一等。”

  “夫人是在等老爷吗?这么晚了,他不会过来了。”

  自从孩子出生。李观文每晚睡前一定要过来看看孩子和赵冬儿,不提说让赵冬儿搬去东苑,也不说自己过来南苑,两人就这般好像分居似得。

  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是在等他,赵冬儿叹了口气,屋外静悄悄的没有动静,自然就听得见他来时的脚步声·····今天因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晌午用过饭后,李观文神色异常的来到南苑,赵冬儿看着今日的他很不对劲,就连看着孩子时也没有了平日里的笑容。眼神闪缩,不敢和自己对视。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开口询问不是自己的性格,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可定是什么难以启口的话。拨浪鼓摇的咚咚响。一旁的春春很是有眼色的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出了屋子。

  “说吧!什么事?”

  “没···没什么?”

  “不说?”赵冬儿斜睨了李观文一眼

  “真的没什么!只不过是昨晚有个应酬不得不去,所以没有过来看你们娘俩!”长呼一口气,李观文还是打算把事实烂在肚子里。想来那个女人也不会这么胆大的跑到李府找事。

  “是不是应酬,你心里有数就行。若是,你想问我什么时候和离····孩子断了奶以后!”赵冬儿心里很清楚,他说的不是实话。

  “不要,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