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斗谁不是斗32-第三十二章

  小悟听到颜忱这么说,赶紧连拉带抱的把颜忱弄离了小霸王。说起来,小悟还是有点怕颜忱的,毕竟从开始到现在,打架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了,都是被颜忱吃的死死地,没办法还手。理由很简单,每次打架,颜忱总能突然找道凶器防身,用的最多的就是鞋底板,被鞋子砸一头,准起一包,可疼了。

  就像这瘫在地上,意识有点不清,被揍成猪头的小霸王似得,脸上都是深深的红印,估计一时半会儿,退不了,说不定还有淤青的可能。也是,搁谁谁也受不了鞋底这么一阵乱拍。这脸皮薄,又不是像牛皮似得这么厚实。

  正当小悟准备搀扶着颜忱离开的时候,就听见地上的小霸王弱弱的传来一句:“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我肯定要你们加倍偿还。”

  颜忱倚靠着小悟,回头朝着小霸王:“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过颜忱终究忘了,小霸王是城里出了名的小霸王,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们,更何况他家是个土财主,背后还有一个远方做官亲戚。不然也不能在城里如此耀武扬威。

  接下来的几天,颜忱他们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先是小霸王带着捕快把他们的落脚处给抄了,让他们无处可去。后来又是捕头带着捕快到处抓他们,理由便是,城中流浪乞讨人数增多,为保百姓安定,避免偷盗抢砸,所以要把这些人集中管理。

  其实说是集中管理,无非就是把他们送到矿场,木场集中劳作,或者送去边疆参军。要真能参军还是好的,就怕是去奴役般的矿场和木场劳作,非人的生活。

  颜忱、小悟他们几个东躲西藏,又不敢明着乞讨,愣是这样,他们还是从原来的六七人,减到了现在的三四人,被抓去的几人,未来的日子是堪忧的,不过颜忱和小悟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和其他人都分道扬镳,化整为零,这样一来,大家躲避官差,和乞讨也更为方便,毕竟目标小了不是,说不定有一方能顺利逃脱呢。颜忱和小悟,大大小小打了这么多架,打出来的革命友情,何况小悟他还是半个哥,平时对颜忱也照顾,自然是一起。

  这飞狗跳,提心吊胆的日子,使得颜忱、小悟两人,吃的更不好,也睡的更不好,晚上轮流站岗放哨,就怕一不小心被捕快官差他们抓了去。

  之前提到,颜忱他们拿着碎了的玉弹弓去典当,虽说碎了,可是用金箔把缝隙处包了,也不乏另一番意境。典当铺掌柜的到底是个仔细的人,归置的时候,发现弹弓绑皮筋的两端,壁沿上刻着,篆文方形颜字,心想不简单,立马告诉了大掌柜。

  大掌柜一看,颜家独有的篆刻手法,当下拍案这是颜家之物,立马交代了掌柜,匆匆收了东西,去京都报备。

  颜阀家大业大,为了方便辨认,在玉器,兵器,等器件不明显的角落里,都会刻上篆文方形颜字,当然在衣衫,绸布,蜀绣等物件的一角都会绣上篆书颜字。

  必然,能如此熟悉颜阀标记的,肯定都是颜阀的产业,这家典当铺也不例外,正是颜阀的产业。

  待风尘仆仆的大掌柜到达颜家大门口说有要事禀报之时,众人皆是一愣。这一季的对账都已经结束了,半年的审核,和一年的查账,都没有到,这大掌柜来做什么,不过下人也不敢怠慢,连忙请进了前院,大厅。

  照例,颜阀的大掌柜不能随意离开地方,进京,除非是任职调离。一季对账的时候,是由小厮送着账本入京,半年审核和一年的查账,才是大掌柜带着账簿入京,因为一般为时要比对账时来的久。所以大掌柜一年两次进京,绝不可能有第三次。

  生意上的事是颜父在管,之后是颜二帮着打下手,因此,颜父带着颜二从里迎了出来,陪同的还有颜二的皇商相公,云瑾旖。

  “见过老爷,二小姐,二姑爷。”大掌柜一见来人,立马躬身施礼。

  颜父连忙伸手微扶,“金掌柜,不必多礼,来人看茶。金掌柜这边坐。”

  “谢谢,老爷。”金掌柜说罢一撩衣袍,稍稍落后颜父半步坐下。

  颜二和云瑾旖站在颜父身后,就听颜父问道:“不知金掌柜,有何要事,竟如此赶路上京?”

  这种场合,一般颜父在场,颜二和云瑾旖便不会出面,这个都是由大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