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子是真喜欢我们在床上风马蚤滛荡啊,再说了都

  和他那个了,其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你是不知道啊,做的时候他还要我们乱叫些」倪楠虽然每次

  都嘶声力竭的叫喊,但是这会也说不出口了。

  「叫什么?」金晓玲见倪楠的脸也红了,不禁好奇了起来,她和老公做时也叫,但不就是那么几句吗

  还能叫出些什么呢?

  「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你叫不叫的没关系,别多想就行了,他没有侮辱的意思,只是想更

  刺激些,平时我们忍不住了,也是那么叫的。」金晓玲问倪楠的脸就更红更说不出口了。

  「我就不信了,他有那么大本事。」

  「有没有本事,晚上你就知道了,哦对了昨天给你说的,你们今天是单独住这里还是要我陪着?」

  「看你说的可怕的,如果有地方住,那你也就留下吧,他真的那么凶啊」金晓玲真的是没有听说过,

  女人会到那种程度。

  「当然了,我儿子可不是般的男人。」

  三人在别墅吃过午饭,金晓玲告知了她今天核对的结果与她判断的样,确定了基金与马家隆丰集团

  的关系,下步就是布置如何将他搞到手了,三人从人员配置到具体操作步骤,直谈到可能出现的意外

  和化解方法等整整讨论了个下午,直到小雨来电话说已经下班才匆忙的准备起晚饭来,而倪珠则返回了

  倪楠家去找两位小姐。

  「大姐今天我来做饭吧。」金晓玲边系着围裙边对洗菜的倪楠说道。

  「行啊,我们小老公啊,最爱吃肉了。」

  「那我做个红烧肉吧,男人都爱吃,我这个还是在钓鱼台学的呢。」金晓玲根本就没有听出来或者是

  没有在意倪楠那句「我们小老公」的意思,但是倪楠却捕捉到了,因为刚才她是故意说的。

  小雨到的时候两个女人已经将饭做好了,在门口等着他。

  「妈」再次面对金晓玲,小雨不知道该叫她什么,所以时语塞,而金晓玲也失去了上次的,

  从容镇定脸色通红的,痴痴的望着小雨,这个自己直梦想的小男人。

  「叫人呐,傻小子。」倪楠见状赶忙解围。

  「金金处长」小雨有些结巴不是不好意思,而是时不知该怎么称呼这个漂亮女人。

  金晓玲今天穿了身粉白色的紧身套裙,完美的勾勒出来她前凸后翘成熟妖媚的身体和微微隆起的

  下腹,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上,直垂到腰际,腿上穿着双透明的亮光丝袜,脚上是双系带的粉色高

  跟鞋。

  「叫还是叫姐姐吧。」金晓玲迟疑了下对着小雨说道。

  「你们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快进屋啊,这郎有情妾有意的,让人看到多不好。」倪楠见两人都有些发

  窘,赶紧调和起来。

  「哎,就是小雨快来吃饭,菜都要凉了,这是我做的哦。」在倪楠的提示下,金晓玲终于有些缓和了

  过来,上前拉住小雨的手。

  「那我可要好好品尝品尝姐姐了。」小雨说着用指头,在金晓玲手心里抠了抠。

  「去你的,我是让你吃菜。」金晓玲拍了小雨的肩膀下,挽住他的胳膊,两人手拉手的走了进去。

  倪楠看着两人的小动作,不禁有些恍惚,刚才还都羞答答的怎么下子就

  真是对马蚤包,倪楠也关上门跟了进去。

  这次小雨当然的坐在了主位,两个女人边个相陪。

  「嗯,玲姐姐的肉真好吃。」小雨嘴里大嚼着金晓玲给夹过来的五花肉,含混的赞叹着。

  「你个小鬼总是占人家便宜。」金晓玲在桌下伸腿踢了小雨脚,又对着倪楠道:「大姐你儿子是不

  是总是这么流氓啊。」

  「你怎么还叫大姐呢,我可是小鬼的妈妈啊,你让他叫你姐姐,就得叫我阿姨!来儿子喝口汤。」

  倪楠见儿子将气氛调整的不错,便也开始和金晓玲调笑了起来,说完倪楠舀了勺汤,送在儿子嘴边。

  「我才不呢,要不还是让小雨叫我阿姨吧。」金晓玲用筷子在碗里扒拉着,对小雨说。

  「嘿嘿,你们的事我不管,我只叫你们姐姐和楠楠。」倪楠的脚早就随着勺子移到了儿子的鸡芭上揉

  弄着,面对如此漂亮的两个美人,尤其是还有个即将第次和自己上床的娇艳妇人,让小雨不发马蚤不

  挺起很难啊。

  「哈哈,我知道了,大姐他叫你楠楠!你叫他什么小雨哥哥?哈哈哈。」金晓玲捡了宝似的笑了起来。

  「这算什么,比这厉害的还有呢,是吧小老公!」倪楠嘴里说着,可桌下的小嫩脚,却勾挑着儿子的

  腿,示意他的脚也去挑逗金晓玲。

  「那当然了,我是谁?倪小雨啊」小雨不动声色的脱下鞋子,将脚伸到了金晓玲的鞋子上踩住。

  「那还有什么呀,告诉我楠楠。」金晓玲边说边夹菜的手抖了下,刚刚夹起的块鱼肉又掉回

  了盘子里。

  「我不告诉你,回头让小雨慢慢教你吧。」切尽收眼底的倪楠收回了,自己放在儿子裆部的脚,低

  头吃起了饭。

  金晓玲没有对小雨放在自己脚背上磨蹭的蹄子做出明显的反应,但是却暗中调整姿势,用另只鞋的

  鞋跟狠狠的踩了过去。

  女人花蕊里长大的小雨能不知道这些,他见金晓玲身体的晃动就立刻将腿收了回来。

  险些踩了自己脚的金晓玲,边安静的吃饭边有些后悔自己的举动,马蚤扰是没有了,可自己的心里却

  多少有些失落,她突然莫名的想起了张爱玲的个论点。

  「男人如果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个男人,假如男人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个上等男人。」

  我是那样的女人吗?刚才小雨突然到了的脚虽然让她有些不快,但是她确实是没有生气或不满的意思

  甚至是有些渴望和他就那样在桌下做点什么,所以才恶作剧似的想踩他下。

  我吓着他了?还是让他误会我生气了?我没有啊小东西,正在金晓玲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只脚又来了。

  这次的目标不是脚而是膝盖,就在金晓玲为小雨没有误会自己而松了口气的时候,而不再乱动的时候。

  小雨的脚却做出了再次让她反应激烈的动作,小雨的脚在桌子底下伸进了她的短裙里,顺着光滑的连

  裤袜探到了她的阴阜上,从来没有搞过这个调调的金晓玲,放下碗本能的扭动着身子,紧紧的并拢双腿夹

  住了小雨不老实的大脚。

  「离天黑还早着呢,你们两个先吃饭好不好?」倪楠暧昧的对着金晓玲笑着。

  「大姐」「玲姐姐你不舒服吗?」见金晓玲羞红着脸刚要张嘴说什么,小雨立刻插嘴问道。

  「你才不舒服呢,小坏蛋。」小雨的话提醒了金晓玲,虽然三人都知道会会发生什么,但是金晓玲

  现在在倪楠面前还是有种偷情的兴奋与害怕的感觉。

  「那就好,玲玲姐,我祝你长得越来越漂亮!官当的越来越大。」小雨边用脚趾在金晓玲的下腹拨

  弄,边靠在椅子上对金晓玲端起了酒杯。

  「去!我才不跟你喝呢,我长得本来就漂亮,再说我也没有官瘾。」现在的金晓玲有些不上不下的感

  觉,只好对小雨还以语言了。

  「你们俩怎么了,先吃饭吧。」倪楠非常满意自己导演的这出戏,见金晓玲有些尴尬,立刻对儿子暗

  示。

  「啊」听到妈妈的话,小雨想收回自己的脚,但是金晓玲瞟了他眼,双腿紧紧的将他夹住不让他抽

  回去,两人就以这样的怪异姿势吃完了饭。

  看的倪楠是摇头不已,女人啊只要你能博得她的欢心,就能够剥下她在常人面前的面具,平时越是端

  庄贤淑的就越是胆大妄为!

  饭后女人安排小雨去洗澡,两人则在厨房收拾。

  「晓玲啊,刚才你们怎么了?」倪楠明知故问。

  「没有什么,就是小雨老是用脚碰我的腿。」金晓玲没有说实话,但是也没有说谎。

  「这小子总是这样,见到了心仪的女人就忍不住。」

  「大姐他平时和你们起时也这样吗?」

  「不是,但是我们有过几次边吃饭边那个。」

  「哪个啊」金晓玲笑眯眯的停下手中的活。

  「就是那个嘛,虽然我们都有些害羞但是架不住他的央求,就来做了,感觉与平时不样,挺刺激的

  你刚才也是吧。」在切的尘埃落定之前,倪楠是不会放过任何个机会,来挑逗引诱金晓玲的。

  「小雨你先看会电视啊,我和你玲姐洗澡。」倪楠对着光着背只穿着条睡裤的小雨喊道,说罢返回

  屋里,拿出了包东西。

  「晓玲我们两个起洗澡吧,这样快点。」倪楠从冰箱里拿出两袋牛奶对金晓玲说。

  「行啊。」金晓玲非常清楚快点是什么意思,她其实从昨天开始就很想了。

  在卫生间里,金晓玲边脱衣服边对倪楠说「大姐你洗牛奶浴,两袋少了点吧。」

  「不是牛奶浴,是洗后面。」

  「后面?唔」金晓玲马上意识到,倪楠可能是要浣肠,便很好奇的靠了过来。

  「大姐你们他经常要那里吗?」

  「不是经常,是每次!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养成了习惯,每次洗澡都有清理后面,随时准备。」倪楠

  边整理着那些用具边解释着。

  「疼不疼啊,那那么小?」金晓玲仅仅是听说过,从来没有真实的见过这些。

  「会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倪楠抬头调笑着她。

  「我才不呢?」金晓玲撅着小嘴,将头发盘了起来。

  「晓玲啊,我告诉你吧,原来我也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呐,我们那个宝贝啊就像是鸦片,专门针对女人

  的鸦片!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只要你沾上他,你就会离不开他,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切。」

  「那可不定哦,要不要我帮你大姐。」

  「不用,你看着我学就行了,别等哪天用的时候还不会。」

  「哼,就是给他我也要让他来。」

  金晓玲看着倪楠将牛奶倒进个小盆里,然后在加进适量的热水和玫瑰香精拌匀,然后再拿出个筒

  式浣肠器,吸进大约200液体将它注进自己的屁眼里,然后再插进个肛塞。

  「难受吗,大姐。」金晓玲睁大了眼睛看着倪楠的操作,她知道自己迟早有这么天。

  「开始有点,但是慢慢的就适应了,现在我每次做的时候感觉好幸福,为了自己的男人付出,难受

  点算什么呢,是不是晓玲。」倪楠快乐的对金晓玲阐述着自己的感受。

  大约过了几分钟,倪楠坐在马桶上将肛塞拔出来,拉肚子样,哗哗的将液体排出,然后又是注射

  堵塞排泄,如此反复了五六次,将体内的污物就全部排泄了出来,在这期间倪楠也夹着屁股液体洗完

  了澡。

  「晓玲刚才是洗,现在是润滑,时间可以长点,洗的次数看你当时的情况,这个润滑最重要了,你

  要是弄不好真的会疼的。」

  倪楠说着开始教金晓玲润滑液的配比,温水香精润滑液,然后又注进自己的屁眼里插进肛

  塞。

  「晓玲你真的不穿这些衣服吗?」倪楠拿着她给金晓玲准备的包各色内衣与丝袜问道。

  「不,他要是想看我穿上的样子,就得亲自给我说给我穿。」

  「随你吧,这是我准备的好看吧。」倪楠说着将自己会要穿的紫色开裆裤袜和银色高跟鞋拿给金晓

  玲看。

  「男人就是喜欢这些东西。」金晓玲撇撇嘴。

  「傻妹妹,女为悦己者容嘛,不然你将自己保养的这么好干什么?好了现在我来教你最后道程序。」倪楠说着再次将体内的润滑液排出。

  拿起润滑液说「以后你记得就用这个牌子的,因为这个牌子的可以吃。」

  「可以吃?」这对金晓玲来说有点不可思议,从屁眼里出来的东西可以吃?

  倪楠没有理会金晓玲的大惊小怪,但心里决定会和小雨给她表演下看看,所以继续说道。

  「今天我们人少,像我刚才那样就已经可以了,不用再抹了,但是人多的时候我们就都会再抹些,

  不然都吸收了,但也不能抹太多了,不然过于润滑了就容易跑出来,影响美感。」

  说着将少量的润滑液倒在个小针管里,注进了屁眼,然后又在屁眼周围涂抹了些,边开始穿衣服。

  当两人来到客厅的时候,小雨正无聊的开着电视,东张西望,听到动静赶忙迎了过来。

  「噢,玲姐姐你的皮肤可真白啊,白得耀眼。」

  小雨夸赞着只围着条浴巾的金晓玲,她没有听从倪楠的建议穿情趣内衣,但是在倪家女人的鞋柜中

  挑了双合脚的蓝色高跟皮鞋,她有她的目的。

  她要在小雨面前展示下自己完美无暇的水嫩肌肤,为了保养自己本就很好的皮肤她可以说是不惜血

  本了,原本是要为了取悦自己老公的,但是随着婚姻时间的不断延长,老公对她也越来越没有兴趣,不然

  她未必会对小雨产生如此强烈的「性趣」。

  哦不错楠楠弄的就是好啊」小雨手叉着腰,手将手指插进妈妈盘起的头发里,有

  些夸张的叫着。

  听到儿子的叫声,倪楠有些想笑,「这个小坏蛋,可真会演戏。」想到这里不禁手上用力捏了儿子的

  大鸡芭下,并抬头给小雨抛了个会心媚眼,嘴上也故意发出了啧啧的吸舔声。

  「哦,小楠楠快给爸爸来个深喉,快亲爹要你的嘴。」小雨毫无顾忌的叫着。

  倪楠啪的用粉拳捶打了儿子的大腿下,将小雨半软不硬的鸡芭含进嘴里,手搂着儿子的屁股,

  手托举着睾丸,刺溜刺溜的卖力吸吮的起来,慢慢的母子两人也分不出那吸舔声,是故意弄出的还是真的

  交声了。

  「小b楠楠啊,你给爸爸舔的好爽啊亲爹要死你的小嘴哦舒服啊」随着大鸡芭的逐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