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战神的这个魔宠是他在大海中的第战力,它不知生来何处,没有本家本族可以追溯,但只要是在海中,就没有它不能打赢的敌人,在当年的神魔战争中,还是狡诈多计的魔族将它诱上了半空才找到机会击杀的,从而赢来逆转战争的机会记住哦!

  池干儿罕,没人知道,这是句神语,叫“厄”,字如其义,只要有它在的地方就能兴风作浪,带来厄运和灾劫

  “池干儿罕”艾米莉对着大海叫了声,但这大蛇听见她的声音立刻就狂暴地摆动起身体,挣扎着要探出脑袋,根本没有听见这几乎没几个人知道的名字应有的反应

  小明“呜”了声,小身子几乎绷成了张弓,声声的海浪中,只听阵阵轻微的暴裂声响起

  艾米莉看,这兽好像长大了点,白色的皮毛几乎撑不住涨大的骨架,它要变身了!

  “荷明兽禁制松动了!”骨头惊叫道:“不能让它变身”

  艾米莉当然知道,荷明兽能出来不止是因为找到了能代替它工作的存在,还因为骨头可以对它施加种针对兽类的禁制,将那些黑烟全封禁在了体内,即便如此,也会有时漏出丝半缕,只是分量不多,不足以造成大范围的危害罢了”至今日,那些体内的黑烟吞吐早就化为了它的本能,如果按照它原来的体型和吞吐量,它的变身绝对是场灾难

  艾米莉抓紧大剑,实在不知道在这种程度的争斗里能帮上什么忙,她连声追问:“你们是不是记错了?是叫池干儿罕吗?看看,我叫了之后,它完全没有反应啊”

  有名字的魔兽它们的名字也是种约束真言,尤其是作为战神的魔兽,它还被赐予了蕴含丰富魔力的神语为名≌理说它的名字被叫出,就应该会产生某种自然反应,可是现在海面平静月色光亮,明摆着点作用都没起

  小透明插嘴说道:“主人要么你试着用魔力唤这个名字?”

  什么?魔力能攻击能防守,什么时候还能叫出声了?这种关键时候,艾米莉知道小透明肯定不是故意说笑,但依然忍不住焦燥地发脾气:“怎么叫?要么你叫?”

  小透明惊跳了下:“主人,你开什么玩笑?我只是和它同个等级的神兽,它的名字我根本没有资格去叫记住哦!”它不满地小声嘀咕道:“如果我能叫的话,还用和你说这么多吗?”

  艾米莉根本没心思听它抱怨她下子抽出了自己最具威力的武器,边紧盯着那条越来越不安分的大蛇,边快速地挑挑拣拣

  这时小透明忽然大叫声:“主人,你在不在听我讲话翱快点叫啊”

  艾米莉也火了,干脆地吐出句:“不会!”接着埋头翻找起来

  主人发飙,小透明就蔫了,它气势立刻矮了下来:“我是说,我教你,你快点学,别再耽误了你看,小明又长大了”

  艾米莉找好东西,朝荷明兽那边瞄了眼,在这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它竟然长了不止两倍大并且随着黑烟的吞吐量加大,它还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长高,很快木制的栏杆就撑不住它的重量它从栏杆上跳下来,四肢着地,会儿的功夫就由那只只到它裤腿的小腊肠,长到了艾米莉的腰间,嘶咆着俯低身子蓄势待发

  “那还不快点!”艾米莉没好气地喝道

  小透明看着那蛇忍不住腾跃的身体,却被摁在海水中的脑袋,建议道:“主人,我觉得我们还是找个它看不见的地方,你发现没有,它只要对着你就会发狂”

  艾米莉在这与它对峙的短短时间里已经看了出来,看来这东西记仇得很,被它盯上她不愿意多想,听从小透明的话又躲进了船舱里

  刚刚进门,就是下猛烈的撞击,幸好她眼疾手快地抱住了根墙柱

  “怎么回事?不是说要用魔光炮吗?这么半天了,怎么还没有点动静?”有人抱怨的声音传入了艾米莉的耳朵

  她苦笑了下:你们应该庆幸这玩意还没被打进水里,不然巨大的声响不激得它发狂才怪在她看来,船长说这句话完全就是为了稳住众人的情绪,免得引发马蚤乱,那什么炮的,说不定本来就是摆着好看的装饰品

  “主人,你还记得你刚开始学做魔药的时候吗?我记得博尔希多斯阁下提过,用精神力把魔核内的魔力引导出来,我想,引导魔力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做法,”小透明说道:“你找到那种感觉,从体内释放出魔力,对,用精神力引导,上升到咽喉的部位”

  艾米莉闭着眼睛,找到那种感觉,并没有看见任何魔力的波动,但嗓子眼里分明感觉到有东西迅速地游聚过来,这就是时间系魔力在聚滤

  小透明接着说道:“用魔力代替声音说话,发音,试着叫次那个名字”

  喉头在习惯性地吞咽,开合之间:“池干儿罕”随着这四个音节的发出,那种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的感觉像抽丝拉絮样迅速地被清空了

  没有任何人类的分贝发出,但整条船抖动了下,艾米莉有点惊慌:这条蛇的神语名字叫“厄”,该不会这船本来没翻,被她叫反而带来了翻船的厄运吧?

  幸好船只是抖动了下,就像遇见了场较大的风浪,但很快就驶出了雷暴区♀种感觉很奇妙,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完成了次神语的拼读

  “主人,那蛇停下来了!”小透明早就按捺不住地跑出去看热闹了,它大声招呼着艾米莉:“快来看艾它没动了!”

  这时,后面的那两个慢郎中终于赶了上来,看来迪比里奥被说服了,他看见艾米莉朝外冲,言不发地跟着她也跑了出去

  还没有在甲板上站定,小透明口中的“没动”的大蛇瞬时就昂起了头,吓得小透明尖叫声,跳到了艾米莉的肩膀上

  但它并没有进步的行动,那双琉璃色的眼珠此时的颜色略有些浑沌,甚至是呆滞,但这只是刹那间,那蛇马上又改换了姿态,张大口,蛇信伸出

  就在众人以为它这次要来真的,做好了准备姿势后,它只是张口闭口,浸在水下的身体半点没有动作

  小透明忽然拍了下艾米莉的肩膀,对她说道:“主人,它在跟你说话”

  艾米莉恍然:“它说的神语吗?它说什么了?”这样看,虽然可怖了些,怪异了些,但这蛇眼神不再充满攻击性,显然态度已经缓和了不少

  小透明的神色很怪异:“它它问你,它是谁?”

  这莫非他们碰到的是条失忆的蛇?艾米莉囧囧有神地想到

  “你来告诉它吧”艾米莉想了想说道

  不知道两只魔兽是怎样的交流,大蛇过了会儿,突然拍打着水面,几乎要跳起来,眼神似乎要吃掉艾米莉

  两个年轻人以为这蛇又要来攻击人,列达兹把把艾米莉拽到了他身后,迪比里奥举着慢了拍的手,懊恼地瞪了他眼

  艾米莉连忙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小透明看着她,神色更加怪异,似乎想笑又不敢笑:“它说你毁了它的家,让我把你交出来,不然就杀光全船人”

  艾米莉:“”幸好没人听得到小透明的说话,她就当没听见吧,救人可以,可要舍身为人她自认为自己还没高尚到那步

  但是,她也不可能真的忍心甩手就跑♀条蛇的特性她已经有所了解了,它不能离开海水,只要她乘坐海格尔花重金为她购置的风之城单人飞行器,就可以逃掉它的追捕,可她走,全船的大部分人就必不能幸免她不想做圣母,可也不愿意自己的错让别人来背负后果

  真是,这么大条蛇怎么会想到窝在这个小地方的?不对,这个天威海峡是战神战斗过的地方,它窝在那个地方就说明肯定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需要守护

  艾米莉眼睛亮,她几乎是急切地问道:“你跟它说,我知道它的主人在哪,让它放过我,我指点它去找它的主人”

  “什么?”

  “艾米莉你在和谁说话?”

  两个直在高度戒备的男人疑惑地先后问道,艾米莉这才发现,她着急之下,竟让那句话问出了口

  她看了看那个鬼鬼祟祟缩在墙角,以为自己没发现的小家伙,不自然地笑了下:“我在说别的事”敷衍的态度连掩饰都不愿意,但以那两人的精明,就算她能圆过去,也不可能不加怀疑

  小透明没给艾米莉进步解释的机会,它情绪不太好地转达着恶劣的消息:“它不同意,而且,它还问我,主人是什么东西?”

  艾米莉扶额:失忆的魔兽该怎么对付翱本站,

  记住哦!

  第二百零八章神权之国

  过了天威海峡,再朝前走两天就是东大陆的第个海港,这个海港是目前兽人国唯对外开放的市镇∞人们久居山区,也需要购置些不能自主生产的生活必需品,兽人国的对外货运渠道基本都从这里走的海运

  “让让,快快,让让!”大早就有船工从大船上跳下来,飞跑着报信♀只是海港早市上常见的景,众人凝目片刻,就更加热切地奔向了那艘看就住满了有钱人的大船

  有识得眼色的小贩已经麻利地溜进了港口,在岸边跑跳,有的甚至趁着船员的不备,溜到了船舱外面大声兜售着自家的商品

  艾米莉行四人狗就是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下下了船,达达依然是包得严严的,被当成个重病人围在中间

  有这样个大包袱在超就算再想逛街,那也得被闹得兴致全失艾因此三个大人致决定将她送到最近的家客栈后再好好尽兴地逛逛

  但这个提议马上就被达达的大声抗议给打断了:“不要不要,我要出去玩”

  迪比里奥本着笼络艾米莉所有亲人的原则,和颜悦色地矮下身子对达达说道:“不行艾你病得这么厉害,怎么能和我们起走?”他直以为达达生了恶疮,不能见风,不能见光

  列达兹直截了当:“不行”

  但这样哪里敌得过小女孩的撒娇缠粘?三个人刚刚冒起的游玩兴致被她的撒娇使赖弄得半点心思都没有了

  还是艾米莉使出了杀手锏,她拍了拍腰间的骨头,在人前总要装装斯文:“听姐姐的话,不然,你再闹,回来不给你糖吃喔”

  达达面有惧意地看了下老老实实装木头的骨头刻就跟着老老实实了

  解决完小麻烦,三个人绕着这座据说是兽人国最繁华的城市逛了逛,发现除了人长得不太样外其他的都和别的都市差不多,甚至这里还比不上莫克帝国般的线城市在见惯市面的三个人来看,只觉得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因此这天大家都回得很早毕竟兽人国全国封锁←个环境闭塞萧条的情况下,作为第大港口,肯定也不会发达到哪儿去

  几个人找到家酒店的包厢,边吃饭边商量接下去的路线

  那天大蛇池干儿罕总算在艾米莉的解释下暂时相信了她,愿意放她马,只是由于它的临时栖居地被艾米莉误打误撞中掏出的个列达兹送她的光明系八级威力魔法卷轴给毁了,但它听从“唯理解它”的朋友小透明的劝解‖时提出了条件:就是艾米莉必须尽快证实她所说的正确性

  因为池干儿罕不知道主人是谁,艾米莉便猜测,它肯定是被股神秘的力量引导着,才想要来到那条狭窄的海峡里去问了它后,在它的回想下,池干儿罕被说服了,它的确在那儿呆得很不舒服,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走,都像那边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走不了

  池干儿罕不能上陆地只有托艾米莉去见那个“神秘联系”的另头——这条骄傲的大蛇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是别人的魔宠,只愿意相信它跟魔兽森林的某处有着神秘的联系,所以,在明白自己想要杀死她泄愤的想法很难实施后便果断放弃后让艾米莉去给她掐断这种联系

  主神都未必做得到的事,艾米莉怎么可能有那个能耐?但她只有先答应下来再想其他的办法解决

  池干儿罕几次撞击游船,它再是钢筋铁铸,那也会出点问题,更何况它还曾几乎翻倒,这船本来不停靠在这个海港,但在坚持了个星期的航行后,早就开始轻微渗水的船舱必须停下来大修,令他们不得不改变行程

  兽人国没有魔法师,所以他们境内没有魔法师用的空间阵,艾米莉不愿意这慢得能磨死人的游轮,三个人只有先下船后再找机会迪比里奥说的炼金比赛

  艾米莉只有在靠近铜片时才能感觉到战神灵魂的痕迹,而他给的信息又不全,她只有靠着自己每到个地方就寸寸的翻找,幸好还有白白和小透明两个帮手,不然只她个人,可够得辛苦了

  今天在外草草地逛过圈,艾米莉就可以确定这里绝没有她要找的东西吃完饭,迪比里奥皮笑肉不笑地先开口了:“喂,这就到东大陆了,你不想快点回家吗?”

  列达兹歪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说道:“我自有安排,你还是快点赶到地点做好准备吧,免得匆匆忙忙地到了,弄得时间不够,得不到好名次可别怪我们”

  这两人抬杠都成了习惯,若任由他们发展下去,只怕明天早上都说不到正题,艾米莉忙引回正经话题:“列达兹,你可以先回家,反正我们经过你那儿,想来,你不会介意我在你家那儿逗留两天吧”

  列达兹立刻来了精神,他乐颠颠地说道:“当然欢迎之至,不过,我只欢迎你和达达”

  迪比里奥点都不在乎自己被忽视,他撇着嘴道:“真当谁稀罕,鬼鬼祟祟地,连自己家住哪儿都不敢说的家伙,点都不值得信任”

  艾米莉看了列达兹眼,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她便知道,自己应该可以适度透露下他的信息,她微笑道:“他家就挨着兽人国,在特兰国住着”

  迪比里奥下睁大了眼睛:“特兰国?你是说那个国中之国的特兰国?”

  列达兹十分欣赏这个消息给他带来的震撼,欢快地点了下头:“你没听错,就是那里,在梅加帝国境内的那个特兰”

  迪比里奥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别逗我了,你哪儿像个虔诚的信徒?还特兰国呢,欺负我是西大陆来的,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全是主神最虔诚的信徒和神仆吗?”

  列达兹点都不着恼,不慌不忙地笑道:“是不是,到时候就知道了”

  见他们俩又有了开始斗嘴的迹象,艾米莉忙找了个借口分开两人,心里却在盘算着,明天不管去哪儿,都要先找机会甩开下这两个人,把从池干儿罕那儿敲诈到的铜片送到胡娜手上

  幸好那年海格尔从兽人国回去后,发现了他们情报上的盲点,莫克帝国很快就在这偌大的国家里各个主要城市陆陆续续建起了情报站“人栽树,后人乘凉,艾米莉正好可以通过这里的情报站把这些铜片送回去

  她喜滋滋地盘算着:当时找的时候以为只有两块,哪想到刻在骨子里的忠诚,让池干儿罕忘了自己是谁的同时还不忘记搜集战神的灵魂碎片,它不知在海中游弋了几千年,那大包的铜片让艾米莉深切地怀疑,战神遗失在海中的灵魂说不定都被它给搜集了起来

  但是,由于它不能上岸,嵌在岩壁里的那块尽管尽在眼前,还是不能拿到,也就是说,艾米莉不用再下海捞针样的寻找,可还是得翻遍每块土地不过,不管怎样,减少了那么大笔的工作量毕竟是件好事,不是吗?

  ————————

  同双线内陆的小国甘木窦不同,特兰国全境都在梅加帝国它是全大陆唯个神权立国的国家,世界上最大的主神神殿就坐落在这个比古里昂大不了多少的弹丸之地

  它特殊的地位即使是梅加帝国都不会去对付它,相反,迪比里奥说得很对,出于大陆上普遍的宗教信仰,能够在那儿居住的人,即便只是个普通居民,也是最虔诚的信徒

  据说,东西大陆海运的开通,最先开始就是由西大陆那些最虔诚的信徒想要来东大陆朝见他们心中的圣地而开拓出来的到现在,特兰国已经不再接受新的居民,每个在那儿居住的人,就算是个扫大街的人,说不定往前追溯几代,家里也是出过大贤的,这或许是人类社会最古老的国家了

  现代社会的时候,艾米莉没机会去梵蒂冈,便极想到这个与她记忆中的那个国家有着惊人相似的小国来长长见识但自己这些年,从来没准时去过次神殿做神课,所以,当踏上这片传说中连土地都是纯白色的国家时,她竟然感到了双腿在微微颤抖

  “喂,这里不就是住着群神棍吗?别这么没出息好吗?”这话艾米莉只敢在心里暗暗地唾弃自己,听见迪比里奥漫不经心地嘲笑她时,不由吓得腿软——在别人家里做客还要骂主人混蛋的,你确定不会被人往饭里下老鼠药?

  出乎艾米莉意料的是,明明身边就站着几个着白麻袍的信徒,他们肯定听见了迪比里奥的话,但没有人看他,反而若无其事地与她擦肩而过

  列达兹下车,就收起了往常那副嘻皮笑脸的形容,他站直身体,目光锐利,言不发地看向了街道尽头,青石板铺就的广超她听见他好像是吐了口气,才提步往那个看就知的地方走过去本站,

  第二百零九章圣子

  伴随着响彻整个国度的钟声醒来,怔怔地看了会儿天花板后,艾米莉才醒过神来似的,慢腾腾地穿上床头叠放得整齐的衣服,跳下床拉开窗帘未完待36036小说续阅读!

  被透射入钵窗的,暖绒绒的阳光照,艾米莉有些焕散的眼神这才精神起来,但尽兴地仍是伸了个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