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回到隋唐当皇帝全集

  作者:秦琼

  逐鹿天下

  1,次影响终生的穿越

  星期天的早晨,总是让人很爱睡懒觉。而李云来却没有这个福,前天拿回家的那些报表,这早晨可算是忙完了。不觉得深了个懒腰,看了下自己的手表。天啊,已经是十点十七了。 自己居然让那为未来的老婆大人,在海边傻等着自己,看来这次自己是凶多吉少了。急三火四似的跑下楼去,跨上了楼下的摩托踩油门,箭般冲出了小区。连他妈在楼上喊他都没有听见。李云来的家就住在山东的滨海市。此时的他就是往海边骑去。正超前开着摩托,猛然后面开上来辆敞篷的红色轿车,溜烟得超了过去,问题是你要开过去就得了,可开到了李云来的前面居然左右晃了下,弄得李云来差点将车子弄倒。李云来的火腾地下窜起多高。马上加快速度追前面的轿车,想跟他理论理论。可前面的车子还是左右晃着开着。这段到海边的路还没有警察管。李云来马上就要超过去了,此时他却没有注意到,他和前面车的侧面,正有道护栏,护栏外面就是蔚蓝的大海。前面的车再次的甩屁股。正将李云来的摩托就给挤在了边上。没等李云来明白怎么回事呢?摩托车已经在空中划出了道的弧线,而自己也看到了那片波涛汹涌的大海。可也完了。等李云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了张照着青布帷帐的床上。不禁哑然,这是哪呀?难道说是被渔民给救了么?记得自己掉在海里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什么。唉,还是不想了,会让人望家里打个电话说下,转告声自己那为未来的老婆大人,估计此时他已经到了自己的家里去兴师问罪去了吧。|“施主你醒了,师傅施主他醒了,你快点过来。”个打扮得像是古代人的十几岁的孩子此时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边关切的注视着自己边向外大声的喊着。“我这徒儿就是性子不稳,你那弟子比他可是要强多了。等我碰到单二员外的,让他再给介绍两个机灵些的,也好将我这身得医术传与他。'”说着话青布帘子挑个梳着古装头的人走了进来。李云来此是有点更加的吃惊。

  2,遇五虎将

  只见那个人走进来就上下打量了自己番。/后头还跟着个梳着双抓髻的十几岁的男孩。

  “不错,没想到贫道头次看到有人能在雷劈着下,还能捡回条命来,施主不可说不是福缘深厚了。羽莫,你家公子已然醒了,你就把刚熬得粥拿来给你们公子喂了吧,李公子贫道还要找单员外有事相商,就不相陪了,如果公子有何事情,就请让你家书童来找我即可。”

  说完手撩起了青布帘子就要走出去。“嗯,麻烦你大叔你能等下么?请问这是在拍电影么?”李云来恳切的注视着这个看起来很是温和的中年人说着。

  不料这句话倒把那个人给造愣了,又放下了青布帘子走了回来。

  盯着李云来说道“请问公子何为电影呢?公子不要看贫道脸的胡子就管贫道就叫大叔,贫道今年也才刚刚二十有七,可还当不得这声大叔呢?对了公子能给贫道说下何谓电影呢?”

  李云来慕然的嘴张多大,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自己可刚刚得到了人事部的通知,要升上级,当个小经理,这怎么就像平时自己看过的那些书样,立马来了个穿越呢?人家那些穿越的都是混得不如意的,可自己马上官升级,又要娶媳妇,正所谓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这人生的两大好事都不曾体验呢?那管是我头宿娶了媳妇二宿你再让我穿越也行啊。起码我也不算亏着自己了。这可倒好刚刚要,就这样了。顿时觉得这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

  那个道士还是盯着李云来,等着他给出个解释。李云来前思后想了半天,左溜是回不去了干脆也像那些穿越人士学学,来个失忆吧,这招通常是百试百灵。

  当下习惯的摸了下头,却摸到了厚厚的头头发,更加证实了自己确确实实的穿越了。想了下怎么编好话把刚才的那句话给圆过去。先咳嗽了下才说道“我刚才说的电影是”。

  “师傅师傅,你快出来下,单二员外来访,还带了几个人,说话这时怕已经到了二门了。”个道童跑了进来大声的嚷嚷道。

  “徒儿,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得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还有点出家人的样子么?”这个老道说着就掀起青布帘子走了出去。

  李云来正愁没法圆这话呢,可算是遇到了救星。见那个小书童端过来碗热气腾腾的粥到了自己的面前,也觉得自己有些饿了,就把接了过来,又拿过筷子,举起碗来,往嘴里扒拉,碗粥顿时就进了肚子里。

  见那书童用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瞅着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好意思,我是饿坏了,还有粥么,再给我来碗行么?”李云来的话刚刚说完。转眼,那个书童竟下就跪在了地上,边向着他磕着头边说道“还请公子责罚,就不要赶羽莫走了,这次的事全怪羽莫没有照顾好公子,公子你就打羽莫顿吧。”说完又是阵的头磕在了地下。李云来毕竟是个刚刚毕了业参加工作还没多久的,哪见过这个架势。急忙的下了床扶起来这个书童,说道“说我说错话了,你千万别介意,我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对了如今是什么朝代了,你看看我都把以前的切事都给忘了。”

  那个书童羽莫,听见前面的客气话又想跪下,等听说李云来说自己失忆了,就用种很是惊愕的表情看着李云来。过了半天才说道,“如今是大隋朝的仁寿元年了公子。”

  李云来听是大隋朝竟是愣,这太熟悉了,成天听单廷芳的评书隋唐演义,没想到把自己给搁在这了。等等,仁寿元年不会是那个著名的昏君杨广吧。想到这又再次的问道“那皇上是叫杨广么。?”

  羽莫这回更是愣,问道“公子所说是皇上的二皇子,现在皇上是开国的老皇上”。

  李云来听到这开口又问道“那这么说定是杨坚了。可惜,没几年了。”

  羽莫这惊非小,这时代谁敢提皇帝的名讳,这形同造反,急忙的出去探查了番,才放下心来回头说道“也不是小人说公子,公子万不可在外面提皇帝的名讳,这可是杀头之罪。”

  主仆正说着话,外面阵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听说你救了个读书人哪魏老道,不错有长进,这读书人可都金贵着呢。定要好好照拂二,如用银两可与我说。”

  “倒让单二员外寥赞了,这救人命,理所应该的,就是我不出手,老三又岂会袖手旁观呢。”

  “徐茂公你这个老牛鼻子,你大哥夸你,你也不言语声。端的好文性。”

  “单二员外实在是过奖了,不知这会员外来这有何要事?”

  “主要是历程县新任的捕头,秦琼,听说这人急公好义,我想找人跟他接洽下。”

  3,二贤庄

  求收藏李云来在屋里面听见这几个人的名字,顿时这心都跳的快了许多,脸上也显出了脸的潮红。心中不禁感到很是喜悦,竟然能见到这几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也算没白穿越这回。

  羽莫却是并不了解这位公子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满脸都红了起来,还以为他又发烧了呢?

  急忙的冲着外面喊道“道爷道爷,你快来看看我家公子,这又是怎么了?”

  外面的谈话声音突然的停止了。会几个人的脚步声急匆匆的传了过来。

  青布帘子挑,几个人鱼贯而入。但大出羽莫和李云来的预料,当头进来个身高丈八的大汉,就见此人脸的络腮胡子,长着张有点发蓝的脸庞。使人看上去就好像个小鬼出来似的,。

  这人虽然长得比较寒惨些,但是肩宽背厚,看这样子就是条难得的好汉。就见这人进来,就上下打量了下李云来,转头问那魏道士“这就是那雷劈过的小子么?”

  李云来感到这心里这个堵啊,这雷劈的名是摘不掉了。

  只听这人又说到“这小伙子也太瘦了,这要是去宿找两个姑娘还不得累个好歹呀?”说完这主是哈哈大笑。李云来的心里却是阵阵的苦笑,这有名的人物怎么都这样呢/?

  那个魏道士大概看出来了李云来的窘迫,朝着那人道“单二员外说笑了,人家可不比老道,可是个实实在在的读书人哪,还是个秀才呢?单二员外,切不可随意调笑。”

  单二员外看了下李云来又笑着说道“兄弟莫要见怪,我老单就是这个直筒子脾气,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千万莫要往心里去,我单通单雄信,在这里给公子赔礼了。”说罢躬到地。

  李云来急忙的下床来伸手搀扶起单雄信满脸的笑着说道“万万不可以这样,我早就听说单二员外急公好义,今天见果然如此,再说了四海之内皆兄弟,我又怎会怪罪于单二员外呢呢?我还想跟你夺走近走近,但又怕我这高攀了。”

  不料此话说完,魏道士,却是两眼放光的不住上下打量着李云来,过了会才说道“真没看出来小兄弟胸襟奇伟,话语深奥,有机会老道定要当面请教二。”

  李云来差点没乐得背过气去,自己这不过随口掉两句书包,没想到到把这大唐的未来铮臣就给忽悠了。

  单雄信却是有些不乐,李云来看到眼里也没闹明白这位五虎将之是什么脾气。

  单雄信突然的跺脚大声的说道“承蒙小兄弟这句话,只是不知小兄弟是否看得起在下,如果看得起在下,还请小兄弟跟在下回二贤庄去将养数日,也好让单某进进主人之道。还请小兄弟不要推辞,否则就是看不起单某。”

  李云来这才闹明白这位是什么意思,却也不好刚见面就上人家去做客,正在这为难呢?

  魏道士却说话了“李公子就请不要再推脱了,如果李公子想做大事,还是跟他多多亲近亲近的好。”

  李云来听见这句话心里就是番个,敢情这位现在就打算谋反么?但既然这未来的两位大人物都发话了,自己也不得不跟着走这趟了,也许弄好了,还能见到那位闻名已久的唐朝开国元帅,秦琼秦叔宝呢?

  4,初见徐茂公

  当下李云来也就不跟再单雄信客套,便转脸对着书童说到“羽莫兄弟,那你就把咱们两个的东西收拾下,咱们就跟单员外去他家住些日子。”

  单雄信却走了过来拍李云来的后背说到“肩膀齐为弟兄,小兄弟看来也并不是迂腐的读书人,干脆我老单就讨个大,李兄弟就叫我声二哥如何?”说罢双环眼紧盯着李云来的眼睛。

  李云来本就来自现代,也没有那些这个时代读书人的那种酸腐之气。当下只是略微的怔,却马上也是欣然笑着点头说道“那既然如此,那李某就高攀了,二哥在上李云来给二哥见礼了。”说着话,便也学着古代人的样子,趴在地下就要给单雄信磕头,可这心里却是直在腹诽这古代的礼节,这块就这点不好,动不动就要磕头,都成了磕头虫了。,

  单雄信急忙的抢上步双手来搀,嘴中说道“贤弟莫要如此,今后你就是我单通的亲弟弟,外面的单舟给我滚进来,赶快让人去找辆大车给你们的三庄主爷坐,好让他跟我赶快回去拜见我们的娘,快去。”说罢看了眼羽莫。羽莫本来刚要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了。

  李云来见单雄信就这么副急脾气,也只得认了,可回过头来看见魏道士。忽然想起来到现在还没有看到那个人。就是自己对评书里的那位崇拜得五体投地的人,徐茂公。李云来本想开口询问,却也知道人家跟自己并无纠葛,也不定会来看自己。但是想了半天却又怕旦这么走,再想找这么个机会就难了。思虑再三,开口说道“这次李某还要多谢道长仗义相救,如果他日李某有何机遇,定不忘道长的大恩。”

  谁知这位魏道士听了这么句话后,竟然忽然的两眼放光,盯着李云来看。这倒把李云来给看得十分的不自在。心中琢磨这位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吧。常在自己的那个世界看那些穿越小说,里面总是有些兔子相公,难道他。李云来正在这对着这位以后赫赫有名的镜子在无限的时,却见这位看完了他却说到“那李兄弟他日得了机遇可不要忘了今日所说的话呀?”

  说罢这位转身对着屋外高声喊道“徐道士还不出来送送贵客么?”话音刚落,青布帘子挑,个长得白面微须得道士走了进来。

  李云来仔细观瞧,见这位大约有二十几岁的年龄,浑身上下透出种说不清的气度。看人往里这走显得不卑不亢的。确是代的人杰。

  李云来知道如果自己要有什么想法,那就得紧紧的抓住眼前这位的心,那以后自己就在这能真正的扎下根了,也就能象许多的男猪脚样,开天辟地,成立不世之基业。

  李云来急忙的主动地还没等人到了眼前呢,就地跪倒向着来人施礼道“小子拜见徐军师,我对你可闻名已久了?”

  屋里众人听了这两句话都是愣,而两个当事人却并没有理会这些,个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个看样子只有十九岁左右的秀才。个紧紧盯着这位大唐的开国的功臣之,英国公。

  “公子何出军师之言呢?另外贫道并不怎么在外走动,你又从何出闻我之名呢?”听着徐道士的这两句话,刚刚爬起来的李云来也有些头疼了,总不能说,我是从几千年后穿越来的,我在典籍里早知道你将来会有了不起的成就,所以特意的结交你。

  要这么说完第人家不会相信自己,非拿自己当疯子样给来个人道毁灭。第二就算人家相信自己,恐怕也会拿自己当个稀有的动物来看待,如果有想研究的估计也会拿自己跟外星人个待遇。

  李云来张嘴结舌的时之间到想不出来什么好的说辞,能把这位给忽悠了。羽莫却忽然说道“我家公子不能过于动脑想问题,这是福来药店的薛神医说的。因为我家公子自从被雷给劈了后,许多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大多的事情还是靠着我的提醒呢”

  李云来听见了羽莫得这句话,顿时是心花怒放,都想马上抱着羽莫亲上口。又想到,这世界领导最需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呀。这羽莫就是个标准的人才,回去定给他加工资。起码上调级工资。

  5,吟诗别离

  魏道士的眼睛里却是闪过了道精光,看了看李云来又看了看徐绩徐茂公,眼珠转了转,开口给打着圆场道“李公子大概也是时之间的口误吧,三弟就不要再较真了,还是让李公子早点回去吧。”说完双眼睛盯着李云来,脸上露出了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李云来见有人给了个台阶下,那还等什么,急忙的躬到地说道“不好意思,小子刚才也是口不择言,还请不要见怪,但我见徐道士心里就种亲切的感觉,脑海里就浮现来徐军师三个字,于是就叫了出来,也是在下孟浪了。”说完又规规矩矩的给徐茂公施了礼,起身又冲着魏道士点了下头,便大步的走了出去。可正脚门里脚门外的时候却听见了魏道士小声的埋怨徐茂公说道“你也是,干嘛非要让他下不来台呢?你不是说那天在他被雷劈的地方有股天子气么?怎么回头又这么对人家呢?”

  “大哥,我是说过这话,可我也得看看这身上带天子气的是个什么人吧。即使我想保他,他也得值得我徐茂公保他才行。”

  李云来心里豁然开朗,不禁暗暗好笑,什么天子气,等有时间得问问羽莫到底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李云来跟着热情的过了头的单雄信走出了道观,抬头看去,不禁为着古代的风景感叹,这切还没有污染呢,可是不错。

  清亮亮的天空几只并不怕人的鸟儿低空飞过,远处条清澈见底的小河蜿蜒流过,河的岸边种着行行的杨柳,在风中轻轻地摆动。切是那么的美,让李云来不由得想起了句唐诗来时兴起就大声的吟诵道“汉水临襄阳,花开大堤暖。佳期大堤下,泪向南云满。

  春风无复情,吹我梦魂散。不”首诗吟完,却想起来了在那个世界里的老妈和那个还没来的及过门的老婆,心中阵的酸楚。却听见身后有人拍手说道“倒没想到李公子端的是好文采,徐某领教了,但还请李公子能否再做首让在下也好能仔细的欣赏下,也让我辈能涨下见识可否?”

  李云来回头看正是那位让自己下不来台的徐茂公,心中好笑,就这背唐诗,我从小就背了有上千首,到现在虽然是记得不算太多了,但要忽悠你应该还不成问题。尤其是唐朝乃诗歌高峰之时。

  李云来妆模作样的在地上兜了几个圈,偷眼看,那边单雄信正为自己着急呢。估计是怕自己万做不出来就丢丑了。在看道观门口,那个魏道士也正盯着自己,脸上却是副若有所思的摸样。

  当下李云来站住身形,抬头看了眼蓝蓝的天空,张嘴说到“暇景属三春,高台聊四望。目极千里际,山川何壮。

  太华见重岩,终南分叠嶂。郊原纷绮错,参差多异状。

  佳气满通沟,迟步入绮楼。初莺鸣红树,

  归雁双双去绿洲。太液池中下黄鹤,昆明水上映牵牛。

  闻道汉家全盛日,别馆离宫趣非。甘泉逶迤亘明光,

  五柞连延接未央。周庐徼道纵横转,飞阁回轩左右长。

  须念作劳居者逸,勿言我后焉能恤。为想雄豪壮柏梁,

  何如俭陋卑茅室。阳乌黯黯向山沉,夕鸟喧喧入上林。

  薄暮赏余回步辇,还念中人罢百金。吟完诗,便头也不回的就要上路边的马车。,后面徐茂公忽然开口说道“徐绩多有怠慢,改日必到二贤庄来拜会李公子。”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进了道观。

  6,路遇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