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青燕在这里恳请王爷,能否放过她们;青燕只是不想久居人之下而已,可并不想谋害人命呀?”青燕瞪着双皂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上面高高坐着的梁洛仁分辩道。

  “你既然开始,能将布行的人出卖给本王,以至于那些人都身遭横死;那就等于是你已经亲手杀了人了,这与那又有何分别?快给本王证明下你对本王的忠心。”梁洛仁颇不耐烦的对其喝令道。

  旁的个校尉,将手里的把弓努塞到了青燕的手中;并用手,对着对面站着的留春楼姑娘指了指;又帮着她将弓弩弦放到正确的位置上,将望山对准了这些人;只待轻轻的扣扳机即可。

  “不,不要逼我;我做的够多的了,你说能让我当上王妃,只要能将李云来诓来就可以;可如今却让我杀人,我绝对不会做的,这切都结束吧;梁洛仁,我只求你将我的姐妹放了;而后我可以永远离开朔方城。”青燕终于有些忍耐不下去了,有些歇斯底里的对着梁洛仁吵吵道。

  “般来说,若是养的狗不肯听主人的话了;那么结果就只有个,唐王兄,小弟可是替你清理了门户了。”梁洛仁笑嘻嘻的,对着站在下面的两个人边说着;边不知在何处摸出把弓弩出来?便对准了李云来得面门,可忽然转手;就听得嗤嗤嗤数声,几支弩箭电闪般激射而至;正射在青燕的面门和眼睛还有胸口之上。

  青燕做梦也没有想过,这个梁洛仁竟如此歹毒;言不合立时就下杀手。顿时身子软瘫在地,手里的大黄杨木弓弩,也撒手扔在地上;满面还是惊骇之色,瞪大只眼睛;却早已香魂渺渺。

  “这个傻丫头,竟还以为本王真的会娶她为妃子;本王最初本是为了追姑娘罢了,不得已才与她勾搭上,想通过她来个得陇望蜀;谁想到她竟对本王如此痴情,将切都告诉本王了;本王倒也没有亏待与她,也给了她名分了。唐王兄,你就不用对小王抱有感激之情了。哈哈。”梁洛仁说完,是止不住得意的狂笑起来。

  “琼花组织的人,不劳外人动手清除;这位梁将军,你未免管的有些过宽了。”此时却见那个老鸨往前走上步,目光射向上面坐着的梁洛仁;而对于四周围,往上逼近步的那些侍卫们浑不在意。

  “呦,怎么又蹦出来个?你又是谁?莫非你不是那个留春楼的老鸨么?不过即使我管得宽,你又奈我何?你如今还不是小命操与我的手中。”梁洛仁满不在乎的,对着底下站着的这个老鸨言道。

  “呵呵,人言其人将死其言也善;可梁将军却是其人将死,其言也愚昧无知。你又凭什么,觉得能将我等尽数射杀于此?莫非就凭着这些死人么?姑娘们动手。”这个老鸨言道完,伸手自裙下摸出两只弩箭;只高高地抛与,边站着的苏定方;另外把,转身递与身后的李云来。

  而后翻手又取出把弩箭,扬手就将距其不远的个侍卫射倒余地;此时就见这群留春楼的姑娘们,纷纷的自身上取出精巧之极的弩箭;纷纷的射向周围站着的侍卫们。

  时之间,大殿之上到处皆是弩箭乱飞;侍卫们事起仓促,等明白过来的时候,早已倒在地上有三分之的人。余者借着殿上的廊柱,不断的躲闪着反击着,根根弩箭犹如子弹般迅速的掠过;殿上嗤嗤声不绝于耳。

  梁洛仁此时早就吓得躲到宝座后面,手里拿着那把大黄杨木弩;也不知道该射谁才好?欲射那些留春楼的姑娘们,可就见这些女人个个身法奇快无比;根本就看不清人,只听得声声自己的侍卫,惨呼着倒与地上的声音。心中这时后悔不已,悔不该将这些人带到殿上来;到莫如当初杀了就省心了。

  李云来和苏定方二人,边举起弩箭,将个个经过自己面前的侍卫放倒在地 ;边往梁洛仁的宝座旁靠拢。擒贼先擒王,此乃是铁律;只要将其抓住的话,不愁这朔方城不唾手可得。

  这切说起来慢,可这切都是瞬间发生的;不超过盏茶的时间,留春楼的姑娘们,已将梁洛仁的手下侍卫,尽都射翻在地;并且是逐个的检查着,凡是见没有中在要命部位的;立时再补射箭,手段端的是狠辣无比;与李云来手下的黑衫队员有的比。会工夫沿着整个大殿走了圈,已将所有的侍卫尽都击毙与当场;这座大殿之上,幸亏没有那些宫女和太监们;如要是有哪些人的话,毫无疑问的是,肯定也被当场射杀掉。李云来手里提着弓弩,望着眼前这些宛如修罗魔煞般的女人们;心底直冒凉气的想着。

  “请梁将军出来答话,可还是欲要我等的命么?限你立时扔掉弓弩出来,也莫要以为,能有人会进来搭救与你?你不是想问我是谁么?那我就告诉你我究竟是谁。”就见这个老鸨说着,伸手将面上的面皮轻轻的揭落下来;大殿之上剩下的几个唯的男人,此时尽都不错眼珠盯着,面前这匪夷所思的幕皆是吃惊不已。

  苏定方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那个上面的梁洛仁,此时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却见面前这个女子,宛如是再生般;若不是见那个躺在地上的话 ,真以为她还没有死。可眼前这幕,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才是;而她只不过是我的个姐妹;至于李正宝么,就让他把她当做是我吧。”说着,便俯下身去;从那躺在地上的脸面上,轻轻的接下来层面皮下来;顿时露出张瓜子脸,虽然长的没有那么的清秀可人;却也是眉清目秀自带股子风韵。

  “属下朔方城的总管,见过唐王陛下;苏将军多有得罪了,只因事情属于高度机密,属下不得轻易外泄与人;所以对将军也隐瞒了并无理得很,还请苏将军原谅。”说完,对着苏定方深深的揖。

  “姑娘不碍事的,苏某也知这乃是军律军规所致;没事的,只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姑娘为我等解惑。”苏定方有些惊异的,对着面前这个问道。

  “此事要说起来,还得从清鸾姑娘身上说起。”说着,对着躺余地上的那个假,伸手指道。复又接着言道“那时梁将军和李正宝,同时到这留春楼里来点名见我;最初我本想借着与梁洛仁将此朔方城拿下来,可不久就得悉了他的野心;便只得将他这条线切断,而那时我就让清鸾姑娘开始冒充我;以防这梁洛仁狗急跳墙,在破坏了我们的情报机关;而却不知道是谁将布行的事泄露与他,结果布行上上下下的五十多口子人惨遭杀害;而这些人却又不去收尸,就为了在引人前去好将其擒获。后来青鸾对我说李正宝有意投营,我就让她抓紧做通李正宝的这条线;而唐营的情报都是我送出去的,因我的||乳|名是燕子,便在边角之上绘以只燕子;因我怀疑这里有人与梁洛仁沟通,便特意让青燕送了次假情报;果不其然,她没有将情报送到唐营;相反的是送到了梁洛仁那里。所以她获悉了我依燕子作为标志的事,只是她却始终不知道;是谁派的她去投送情报?”红绣话及此处,转头对着苏定方言道“苏将军,门外的那十几个人;可并不是突厥人呀,他们是欲投我大唐的契丹人;还烦请将军押着这个梁洛仁和他们起将城门打开,好让唐军进城。”说完到了李云来的面前对其笑了笑。

  李云来此刻已经处于懵懂不知了,他还从没有想过,自己手下的情报机关竟如此强大;竟还与契丹人联系上了,这可谓是意外之喜了;时间不知道该对这个姑娘说些什么才好?只是点了点头,心中道,等定下朔方城在对其升赏。

  事情进行得十分的顺利,苏定方带着十几个原先以为是突厥人的汉子;押着梁洛仁将朔方城的大门打开,门外的唐军士卒们,并不慌忙;对对排排,的往城里行进着。而朔方城里的军校们,此刻也知道了城中早已换了另番天地;只是他们却是最后才获知的人。个个将刀枪扔在地上,规规矩矩的列成纵队;等着唐军收编。

  梁师都自从称帝到其殒命,不过区区十二年;却也是整个造反首领中活的最久的王朝。只是最后也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而瓦岗军,此时也终于扫平了朔方城;眼下也与新投诚得契丹人,布置好了埋伏;只等着突厥人前来送死。眼下的天下除了突厥人,便还只有襄阳城的郑王王世充所加封的魏王罢了;只是眼下,也如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多少时日。而大部分的郑国官员是纷纷的向唐军投降,其中河南路尽降,包括邓州,显洲的总管所领15州,以及杞夏许等7州主动投降。这些州县官员降唐后,李云来仍命其留任原职,此举促使了更多的河南郡县相继来降。

  431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

  431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大结局

  李云来自领兵到此朔方城,时值深秋;而朔方城此地水多草茂,尽目而望,四处皆是高原;只见散牧的牧人放牛羊与蓝天碧草之上。倒是个放牧的好去处,而此处的林子密多;草原辽阔,资源丰富。

  秋风吹拂着草原上的草低伏于地,李云来已获悉突厥人引兵来救朔方城;早就派出了流星探马,是半个时辰回来禀报次;已做到准确的掌握住突厥人大军的动向。唐军也就出了离朔方城,有二十里地的距离;就看到前面皂雕旗高高的飘扬,紧跟着就见烟尘扬起;马蹄声阵阵不绝于耳。

  李云来用手中的三尖两刃银蛇枪,点指着远处的高阙那块丘陵地带;对着旁的苏定方吩咐道“定方你带千骑兵与本王绕过那处丘陵,迎头痛击与突厥人,但许败不许胜,定将这些人引到这里来;王君可,尉迟恭,秦用,你等各领三千精兵,埋伏于四处;但等见我这里枪声响,即可挥兵杀出;都记住了,此战不要俘虏。”李云来吩咐完了,是挥手令这群人下去,各去准备出去应战突厥人。

  苏定方帅着千骑兵风驰电掣般,就绕过了那处山丘地;到了高阙这个地方,正好看到突厥的骑兵已经奔到了近前。苏定方挥动银枪往两边摆,对着手下的骑兵喝令道“站成纵,与本将稳住;待等本将吩咐,才可出阵厮杀。”顿时瓦岗的骑兵们雁翅形在草原上展开来,各个手中得刀放在肩头之上;眼睛透过面上的铁面罩,望着对面,那些正纵马奔过来的突厥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