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詹兀甝 “请陛下命名宫娥,进到车里。陛下便知端详。”郭吉安昂首,对杨广言道。

  “哦,好吧。就请皇后挑人,以于朕演示番。朕倒要看看此物,何谓,曰逍遥车之名。”杨广神色有些肃然。望着那个,装扮十分新奇好看的小车,心中并无多少欢喜之意。神思早飞往,不知何处。

  那个宫娥进入小车,坐在那个,似榻似椅东西之上。不料,刚坐将下去。小车四围,忽然探出几道铁箍,将这宫娥四肢紧紧锁住。紧接着,锁在腿上两个铁箍,猛然便向两边分开去。将这宫娥大腿,分开两旁。将其下身,露将出来。

  “哼,此不过是滛巧之物而已。到让宇文丞相费心了。是不是希望朕,便就此不再早朝。也好让你等,将这朝堂之上,遍等心腹。萧媚娘,你到也是好心机,莫非怕朕,不在宠信与汝。便于宇文化及,串通处。前来瞒哄与朕。使朕做个桀纣之君? ”杨广突然变脸,倒使萧媚娘,有些措手不及。时呆愣与坐上,无言以对。

  “哈哈,不错不错。真是难为萧娘娘了。”杨广言罢,甩袍袖,便走出后液宫。身后留下个,瞪着眼不知出了何事的萧媚娘。张公公也紧随其后,走出宫中。

  “唉,老张呀,你也是自小,便跟在朕身前的老人了。你来说说,莫非朕真的,做个桀纣之君。他们才开心。才好站出来,指责与朕失德之处。也好彰显其忠谏之名。朕,自知此位,来之不十分光明。可朕是真心实意,想为天下黎民,做些事情。莫非这也是不成么?”杨广此时,有些落寞的。背对着张公公言道。

  此时的杨广,站在御花园棵柏树之下。仰脸向前望去,天上此时,也是阴云密布。眼看,便有场的雷雨下来。张公公急向身后,小太监努下嘴。小太监会意,去取出把油伞。便侍立与杨广身后。

  看着庭园里的花草树木,杨广的心结,终于有些开解。开口吟诵道“故年秋始去,今年秋复来。露浓山气冷,风急蝉声哀。鸟击初移树,鱼塞欲隐雷。断雾时通日,残云尚作雷。”吟完 首诗。便又转身,直朝着大兴宫而来。

  “陛下吟的诗可曾记档。”张公公对着身边,个正奋笔疾书的,中年太监询问道。“陛下的诗,皆是有档可查。请张公公莫要担心。”那个中年太监言罢,已是笔录完毕。自行收拾后,便也追赶杨广而去。张公公也随其身后,向大兴宫而来。

  早有人,敲起升朝鼓,撞响聚臣钟。工夫不大,文武百官齐聚大殿之上,。时不知这杨广,又抽哪门子疯。如何在天近午时,却要升朝议事。

  杨广此时,已书完道圣旨。见百官已到金殿之上。便示意张公公,开始宣读圣旨。文武百官不知是何事?使得杨广,如此急迫的,召齐文武前来。便均拭目以待。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文武有职事者,以孝悌有闻,德行敦厚,节义可称,操履清洁,强毅正直,执宪不挠,学业优敏,文才秀美,才堪将略,臀力骠壮十科举人。钦此”张公公念完圣旨,便将其又卷好。在站回原处。

  “众位爱卿,朕还有事,便是有朝臣,向朕进言,减免宫中用度。朕认为不可。宫中用度,自先皇文帝时,便已减免半。如今还减,那干脆让朕饿死算了。朕有提议,众位爱卿,可相互议议。看其是否可行? 朕认为,如开条运河,将南北之水渠,均以沟通。使漕运可直抵京城。也好免去,其中不必要用度。众卿家意下如何?”杨广说完,便注视着殿上的群臣。不知有多少人会附议。

  “回陛下,老臣以为,此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臣附议。请皇上,早日颁下圣旨。微臣愿肝脑涂地,已做前驱。”宇文化及首先站出来,支持杨广之议。

  杨广的心也不觉动,心说,看来宇文丞相,还是忠君悯民之肱骨之臣。倒是朕,对其有所误会。只苦了眉娘了。心中不由又想起,那辆逍遥车来。顿时便觉血脉贲张。

  杨广眼见着群臣,时还拿不出,个章程出来。便冲着张公公摆了摆手。“陛下以倦,诸位大臣即刻散朝。”张公公喊完,便扶着杨广又回到后宫。

  杨广入后宫,便见萧媚娘,正哭得是两眼如桃。不由心生怜悯。笑道“怎刻不见,爱妃便又改换了模样?到叫朕,差点不曾认出,是何人到了朕之寝宫。呵呵呵,爱妃,那辆宇文丞相叫人献来的,逍遥车如今在何处?朕倒是想尝试下。”言罢,搂过萧媚娘,又哄劝着。

  “人家好不易,为陛下训出西域之舞。可到被陛下,顿枪里夹棒的训斥。白费了,妾身这多日心血。却不曾入陛下龙目。”言罢,萧媚娘又是嘤嘤的哭泣起来。

  杨广时,无何主意。便对其言道“爱妃莫要再哭,以后朕,绝不再似今日般。爱妃还请放宽心。无论以后,爱妃欲为何事。朕都应允既是。爱妃还是与朕说说,那逍遥车,如今又在何处?”

  萧媚娘闻此言,却忽破涕为笑,对着杨广娇嗔道“陛下莫要再欺哄与臣妾。对了,陛下,臣妾闻那逍遥车,要是想使陛下,更绝刺激。必得方可。才能使陛下有升仙之感。陛下莫如使宇文丞相,去挑选幼龄秀女,以充后宫。以解陛下,不时之需。”萧媚娘此言,实为祸国殃民之荐。

  杨广沉吟良久,方才言道“朕深恐此举,招群臣拦阻。再有何故,非得方可。朕实是不解呀。”

  “陛下,这诸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只管下令,自有人,为陛下操劳既是。况陛下,还不曾领略,这之趣。其中之美妙,陛下如不亲身体验。陛下岂不遗憾。”萧媚娘闪动着,钩魂荡魄的双眸,渐渐靠近杨广,用其胸部,蹭着杨广的胳膊。

  “好好好,朕就都依爱妃之意即是。好了将逍遥车于朕推来。朕今日,便要领略这其中乐趣。”杨广言罢,心痒难耐。此时宫中的火烛,下便都熄灭。后宫中所罩的轻纱。此时也皆都放下。两厢车缓缓推进来。车外四边插着,几支粗粗的火烛。车子上也罩着轻纱。在火烛映照之下,即显其朦朦胧胧,又是那么隐隐约约。

  程咬金可谓是晓行夜住,饥餐渴饮。这日,天以至晚,此时业已离登州不远。其已到登州下辖文登县,此处有户朱家庄。程咬金进此庄,便看到庄中是暮气沉沉。便似久无人居住于此。土街两旁门户,皆是破败不堪。老程心道,“这莫不是鬼庄吧?怎无灯火炊烟呢?真是奇哉怪异。”老程此时,已然下了战马。手中持斧,牵马而行。

  越朝着庄子深处走,程咬金这心里,便是越发的紧张不已。程咬金别看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有样,从小怕鬼。程咬金横斧于胸前,心说,得了甭论是何鬼物,如若敢来。先吃我程咬金斧。

  程咬金此时,已到庄子正中央。此处为十字街口。四通八达,触目之处,却尽是荒凉败落。看那街道和门户之中,荒草丛生,百虫争鸣。却无人出现。

  程咬金此时,越发有些不安起来。大眼珠子,不时扫过门户,和街道之间。阵阴凉之风,吹拂过树叶之间。时沙沙声,响起不绝。

  便在此时,忽听得,阵鬼叫之声,啾啾响起。刺耳声音,将人心,也搅得惊慌失乱起来。程咬金瞪着眼睛,将大斧横,开口大声言道“某名叫程咬金,路径此地,是哪位道上朋友,与某开此玩笑。咱们也都是和字的。莫要将某做肥羊看待。如不听某良言相劝。某便叫汝,知晓某之斧子的厉害。”程咬金言道罢,鬼叫之声,顿时息寂。

  程咬金笑言道“哈哈,看来俺老程,还比那钟馗强啊。如有朝日,咱也去捉鬼拿妖。露露脸去。让那军师,也莫在小觑咱。”实际程咬金,这番也不过是,于己壮胆而已。

  “是么?那汝何不来捉拿与吾”个冰冷冷声音,从程咬金身后响起。程咬金身上汗毛,下被惊得都立将起来。

  程咬金转身观看,便见其身后,出来个身白衣之人。此人脸也是雪白无色。头上戴着顶,通天长帽。上书四个大字。‘正待拿你’。看此人眼睛,似也是白色透明般。

  程咬金到了此时,便不再怕。将马的丝缰松开。手中大斧也举起来。只待这,不知是鬼,还是人往前步。便斧劈下。

  那个鬼物,却停于,离程咬金不远之处。只是冷冷瞧着,并不上前。程咬金胆子越发大起来。向前步,是举斧便劈。

  那个鬼物,闪身避让与旁。却并不还手。程咬金有些气恼,便左斧右斧,口气,连劈十几斧。却连此人衣襟,均不曾沾到。可见此人功夫,也是不浅。

  程咬金眼见,是拿其无法可施。此人也不知是友是敌。心说干脆吧。还是拿俺老程的绝招赢你。程咬金探手,便取出把斧子,口中高喝道“再吃某家斧。”斧劈下。那人向后退,轻易便避开程咬金斧。可程咬金可还有后招,抖手,道寒光飞出,同时上边,又用手中大斧,晃其面们。此人急忙躲,可没却防其下盘。正被斧子,削在小腿之上。当时便噗通下,栽倒于地。头上帽子也甩出多元。脸上面具,也脱降下来。

  程咬金这才明白,脸上感情是面具,上的前来,细细端详此人。便见此人面色焦黑,满面胡须。只是着身白衣,倒显其有些不伦不类。

  “我说这位朋友。你可不地道呀?想俺程咬金路径此地,与汝可无冤无仇。汝何故要惊吓与我。还亏某不惧鬼怪。否则,岂不是被汝,吓成疯傻之人。今日汝,便于某讲个明白,道个清楚。否则,哼哼。”程咬金言道罢,便冲着,倒于地上之人,晃了晃手中大斧。

  此人却并不惧怕,反倒嘿嘿冷笑几声。言道“要杀便杀,哪来如此多废话。快点吧。莫要误了某之时辰。莫还要赶着,投胎户好人家。也便,不在受此腌臜之气。”言罢,是挺颈受死。

  程咬金此人,最为热心。听此人,是话里有话。便将大斧先落下,持立于手。探身,将此人扶将起来。直扶至,户人家门前。令其半靠于门板之上。又掏出止血药,为其敷上。将伤给裹好。这才也坐与边。

  “我说这位兄弟,闻汝之言,莫非也是老和字。如何落到这般天地。可否对某明言。如某能助汝臂,自是不会推辞与汝。如何?”程咬金言罢,便盯着此人,待其,道出其中因由。

  “唉,某不才,姓朱名能。乃此地人。只因此处,为登州下辖之县。而杨林老匹夫,又要进贡皇杠与当今天子。便令各县均要平摊。有不出此赋税者,皆入大牢。我便因此事,欲领庄中人与其抗衡。可没料想,庄中有内鬼。竟将此事通禀于县衙。次日县衙捕快,便又引来登州鹰扬兵,将此庄三百余口人,尽数拿入登州。并言,以此为,所有县之楷模。如再有抗赋税者,皆当场斩杀。某本要大闹登州。奈何,那日曾救下十几个孩童,便每日装扮鬼怪,以此获取些银两。只没料到,今载于好汉之手。可也心安,只求好汉,给些银两。以慰幼儿之口。某朱能,在此,叩谢好汉援手之恩。”言罢,朱能是俯卧于地,使劲与程咬金磕着响头。

  “快莫如此,汝可折杀俺老程了。快快请起。实话对汝言,某也是要潜入登州,特来探,皇杠押往京城之日。也好回去,与众兄弟前来,劫这老匹夫的皇杠。”程咬金边扶此人,再度坐好,便对其言道。

  “哦,不知好汉,是那座山头。可否报报字号。看某,是否也有过耳闻?”朱能听,便急问与程咬金。

  “哈哈,某家,乃是麒麟山大头领麾下,斧头帮帮住。要问我们总瓢把子,那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便是打败突厥与营州的飞将军。号李云来得便是。哈哈。”程咬金言道罢,是放声大笑。

  100潜入登州

  鲜花,收藏,飘飘,哭 朱能闻此言,眼前亮,再度翻身拜倒于地。口中言道“实是在下莽撞了,居然不知,是麒麟山的好汉到了。实是失礼。朱能当面于好汉,赔礼谢罪了。还请好汉,助朱能臂之力。潜入登州,搭救出本庄之人。朱能愿以死报之,好汉的恩情。”说罢,又是,连磕了几个响头。慌得程咬金,急忙上前,将之搀扶起来。口中言道“兄弟快莫要再如此了。在下也要潜入登州,正好顺便助汝臂。这也便是,离双凤山太远。否则我那三弟,要是得知此事。肯定要踏平登州。哈哈哈。”

  朱能听此言,更是欣喜若狂,便又要给程咬金跪下。却被程咬金把,便给拉住了。老程晃着大蓝脑袋,对其言道“我说朱能呀,你怎和磕头虫似的。你是不知,我那三弟平生最厌烦,便是这些蓐文俗礼。如要是,有朝日遇到他,且不要老行此大礼。否则非要与汝,理论番。呵呵呵。”

  朱能,也陪着笑了笑,便扭转头,对着片残墙,言道“你等,皆出来吧 。此为麒麟山之好汉。汝等父母,皆要拜求于其搭救。汝等还不出来,拜谢番么?可真是愧为人子了。”朱能的话音刚落,便见由残墙断壁后边,转出来十几个幼童。个个,小脸黑灿灿的。身上的衣服,也皆是破烂不堪。再看这些孩子身上,可谓是,只剩下层皮,包着个骨头架子。程咬金见,眼泪好悬没落降下来。

  只见这些幼童,出来。立刻,便都走到程咬金面前。齐刷刷的跪倒于地。口中纷纷的,冲着老程言道“求求好汉爷爷,救出我等父母。我等愿为牛做马,衔环以报。”“好汉爷爷,我会喂马,只要好汉爷爷,将我之父母,搭救出来。我愿做好汉爷爷的马童。保证将你这匹马,喂得膘肥体壮。”其中个岁的童子,跪着抱住老程的大腿。是苦苦的哀求与他。“好汉爷爷,听我娘言,我是个美人胚子。只要好汉爷爷,能将我父母救出,我愿嫁与好汉爷爷。”其中个,十二岁,也是跪行至程咬金身前。抱住其双腿。不住恳求与其。

  程咬金本就是,个热心肠的人。见众孩童,凄凄惨惨的跪求与其。不禁眼睛红。急将面前几个孩童,抱将起来。对众孩童言道“你等既有此孝心。俺老程,便是不要这颗脑袋,也要与你等救出双亲。至于你等所言报答之意。俺老程便不用了。想吾三弟常言,助人乃快乐之本。今日俺老程,也要快乐把。哈哈哈。”众孩童闻此言,皆是喜形于色。议论纷纷。盼着父母双亲,早日得返于家。

  朱能对程咬金言道“不知程大哥,可有良策?”言罢,双眼睛紧盯着程咬金 。程咬金却是挠了挠头回应道“这良策,倒是还没想好呢。哎,到时随机应变既是。我说朱能呀,咱们两个商量商量。看明日如何潜入登州,好救出人来。你于此处,可还有相熟之人否?最好将其并叫来。否则,就咱们老哥两个,这事可悬。”

  朱能闻此言,是口打唉声。言道“附近,哪还有相熟之人。相熟之人,均早已避难去了。只恨我朱能,本与大家保正,任他来多少隋兵。某也可以,并将其击退。只是那日,隋兵与夜中,侵入山庄。挨户捉人,有胆敢反抗者,皆是被就地斩杀。大家慌乱之中,也不记某,平日与之所习之阵势。只是各自要,奔出这个庄子,逃得活命。可却被乱箭射倒。那晚情景,我朱能到今日,也如在眼前般。”朱能言罢,是狠狠地捶地下。

  程咬金闻此言,却是紧蹙双眉。心道,就这两个人,去登州砸牢反狱去。那不是,倾等着肉包子打狗么。可如现在,返回双凤山,在招齐弟兄们回来。这来往时日,也够长的。思来想去,程咬金心说,老程呀老程,怎什么时候,如此怕死贪生。想到此处,程咬金对朱能言道,“那就咱二人吧。只是有样,找辆平板车来。多弄些草和引火之物来。咱们于他,也来个声东击西之策。等人们,皆去救火,你我正得时机,好救人出来。如何?”言罢,程咬金看着朱能,看其是否,还别有良策。

  “程大哥,真是智多谋广。就依大哥之计。那个,大哥身上,可还有银两。孩儿们已多日,没曾吃过顿饱饭。所以,大哥如有银两,可算是小弟与哥哥借的。待小弟有时,必加倍奉还 。不知哥哥意下如何?”

  “哎儿 ,兄弟莫如此说。来来,我这有些银两,可叫个机灵些的孩子,去市集上买些吃喝。也使孩子们,吃顿饱饭。明日,也自有用到他们之处。”言说完,便将银两,交与个,面上看来,比较大些的孩子手里。那个孩子转身,便带着几个孩子,投入黑黑的夜色当中。

  朱能又吩咐孩子们,升起来火。大家围于个圈形而坐。单等那些孩子,买回吃的来。时辰之后,那些孩子才回来。却是推着辆平板车,车上满是稻草,以及些坛子。程咬金,不解其是何意。朱能也是同样,都瞪着眼,看这些孩子弄些什么回来?

  便见那个,程咬金将银两,交与他手的孩童,走到程咬金的面前,扑通下,又是跪倒于地,,对着程咬金言道“程大叔,您所需之物,我皆以买回。就靠你明日去,搭救回我等双亲。”

  “没事,孩子,我老程说话是算话的。那个,你买没买酒菜回来。俺老程这几日,竟赶路了。尤其与这个,扮鬼的朱能打了架之后。越发的饥饿难当。你可莫要告诉于我,我与你的银两,皆都买了这些引火之物?”程咬金说完,注视着这个孩童。生怕从其嘴中,道出句,是呀。

  那个孩子却是笑,返身从车上,取出不少东西出来。程咬金见,是大喜过望。招呼着众人,起凑过来食用。酒足饭饱之后,程咬金与朱能,又仔细计较番。方才各寻处地方,自去休息不提。

  次日黎明,朱能将程咬金的大斧子,藏于车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