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时候,人必须向命运妥协,因为活下去这简单的要求,已然变得艰难无比

  朝颜和杨芷都没有注意到,大门被谁悄悄的推了了条缝隙,后苑的大姑姑就站在门口,听到了她们全部的对话

  “楚家的朝颜心胸气度不凡,在后苑里真是委屈了她,而杨芷适合在后宫争宠,嘿嘿,后苑里如今真的来了,两个不简单的人啊”大姑姑边喃喃自语,边转身离开了

  妩媚红颜7

  日子继续日复日的过去,几乎没有改变,朝颜和杨芷还是被欺凌最多的人,就在朝颜以为生会如此平淡的度过的时候,想不到发生了件足以影响,她同杨芷生的事件

  皇太后的嫡亲皇女荣华大长公主就要举行大婚了,驸马选定了新皇登基之后,第届开科取士的文状元

  掖庭六大宫弥漫着喜气洋洋,掖庭的前苑也弥漫着喜气,出身清白的宫女们,个个都换上了粉色新衣,随着她们服侍的主子奔走着

  只有掖庭的后苑里依旧是片沉寂,仿佛前苑和皇宫里的欢乐不能传到这里来,宫奴们还是日复日的辛勤劳作着

  但是还是有消息传进来了,时间宫奴们的反应不,旧宫奴群里好像石沉大海不兴点波澜新宫奴们却纷纷找时机,趴在后苑的大门后,偷偷看着前苑宫女的欢乐,留下悲伤的泪水

  如果不是被充入掖庭为奴,她们有的也到了要出嫁的年龄了,必定会选择位称心如意的郎君,去过富足而悠闲的生活

  而入掖庭后苑,等同于剥夺了她们出嫁的权利,她们必须把所有的青春和生命都耗费在掖庭里

  有宫奴的哭泣声在掖庭后苑响起,被管理后苑的姑姑们大声的斥骂着,并且被罚多做活计,唯二没有受到影响的新宫奴是朝颜和杨芷

  朝颜已经看淡了男女的情爱,尤其在深宫里,爱情更是奢侈品,所以她能平静的做工,而杨芷还心牵挂着宫外深爱的男人,除了偶尔脸上掠过丝的哀伤,她没有向往常样悲泣

  在掖庭后苑仿佛也被遗忘的时候,有个消息传进来,犹如颗石子投进了水池里,荡起了圈圈的涟漪,让新旧宫奴感到绝望的心都有些活泛了

  依照皇家的规矩,在公主和驸马大婚前夜,会命个处芓宫女前去陪寝,为的是观察驸马是否有隐疾,这事关公主生的幸福

  因此挑选的宫女的要求很严格,要周到心细,还要谦卑恭顺

  因为陪寝的宫女,有可能会被赐给驸马为妾,或者准许她出宫嫁人,宫女向是不允许出宫嫁人,注定了要在深宫里寂寞生,而如果被挑选上了,也算是可以脱离寂寞的皇宫

  原本都是从前苑挑选宫女,但是今年有宫妃向皇太后进谏,说后苑虽然是罪臣家眷,但是其中也有符合条件,且比前苑宫女知书达理的宫奴

  让知书达理的宫奴陪寝,对大长公主也是种尊重,皇太后就采纳了这个意见,命令后苑的大姑姑从中挑选合适的宫奴

  得知这个消息,后苑里立即了,不但是新宫奴,就是旧宫奴也都偷偷的,前去拜托大姑姑,想要被挑选中,以便离开凄苦的后苑

  后苑的纷扰朝颜好像没有注意到,只管认真的挑选丝线,现在后苑里除了杨芷,还在同她道默默做工,其他的宫奴们都去哀求大姑姑去了

  “朝颜,你为什么不去求求大姑姑?”杨芷看到朝颜波澜不兴的脸,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就好奇的问:

  “他在宫外等着我,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而你却毫无牵挂,为什么不去试试,如果你被选中了,就可以离开这里”

  妩媚红颜8

  “我不想离开掖庭后苑”朝颜放下手里的丝线,转头看向杨芷,她认真的表情让杨芷怔住了,却又有些不置信:“你不想离开掖庭后苑?”

  朝颜站起身,把装满丝线的盘子端到房间的中间:“我没有说谎,我真的不想离开掖庭后苑,虽然这里很苦,但是却可以让我平静度日,什么情呀爱呀的,我已经看淡了,不再奢望了”

  嘴角擒起淡淡的笑意,让杨芷看痴迷了,眼前这个亮丽自信的女子,还是她认识的倔强,而又沉默的任人欺凌的女子吗?这瞬间,她的心里浮现了嫉妒

  走回来,朝颜已经做完了自己的活计,却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帮杨芷挑选着:“杨芷,在这里的宫奴却有好几百人,而这次只有个名额,想要从中脱颖而出是很困难的事,我不会做无意义的事,而且”

  朝颜的目光移向旁,迷离难懂而且我不想和个不爱的男人有肌肤之亲,如此孤寂生也好

  杨芷点点头:“是艾想要从几百人里脱颖而出,真的是太困难了”

  朝颜和杨芷做完分配的活计,转回居住的房间,却发现有个人直等在房间里,是朝颜今世的母亲――楚沈氏

  看到朝颜回来,楚沈氏就急急的迎上前,把朝颜拉到角落里,递给她包东西,压低了声音对她说:“朝颜,把这个送给后苑的大姑姑”

  “母亲,我不需要”朝颜把那包东西推回去,在楚沈氏的惊愕里,她说:“母亲,我不想成为陪寝的宫奴”

  “朝颜”楚沈氏焦急的喊:“现在有个离开后苑的好机会,你为什么要错失难道你心里还在念着他吗?你可记得,是他先抛弃了你!你为什么要给他守身?!”

  “母亲,我不是为了他,而是我不想把自己,糊里糊涂的交给个陌生人,那样,会让我觉得恶心”朝颜幽幽的说,心里浮现的是前世

  看到朝颜露出无法抑制的悲伤,和低垂的颤抖的羽睫,楚沈氏沉默了,许久,她才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朝颜的黑发说:“朝颜,既然你不愿,母亲也不多说了,哎”

  长长的叹息了声,楚沈氏离开了

  夜色深沉,后苑掩映在片昏暗里,声轻微的咯吱声过后,扇宫奴居住的门被拉开了,个娇小的人影悄悄的闪出来,左右前后观望了会,迅速的往大姑姑的房间跑去

  “你想要成为陪寝的宫奴?”大姑姑的房间里传出两人的对话

  “是,还请大姑姑成全”娇小的人影深深的拜下去,手里捧着包东西:“这是奴婢的点心意,请大姑姑笑纳”

  “点心意?”大姑姑掂了掂拿在手里的布包,嘿嘿笑了两声:“你倒大方,只为了区区陪寝宫奴名额,就送我如此厚的大礼”

  “大姑姑,你答应奴婢了吗?”娇小的人影还跪在地上,恳求着

  “看在你如此心诚的份上,我会多多关照”大姑姑把那包东西,放进了袖子里:“你回去吧,小心,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了”

  “是,奴婢多谢大姑姑”娇小的人影从房间里溜出来,急急的返回了宫奴居住的房间里,夜,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样

  “哼,金银珠宝我都喜欢,也罢,就将你们的名字并报上去,由太后娘娘做主挑熏端看你们谁走运了”

  妩媚红颜9

  几天之后,大姑姑把所有的宫奴都集中到了大房间里,宫奴们知道决定她们命运的时候到了,紧张的目光都盯到了大姑姑的脸上

  目光扫过众宫奴,大姑姑的目光在漫不经心的朝颜脸上掠过,又从个暗藏着雀跃的女孩脸上掠过,才慢慢的开口:“想必你们也知道,我召集你到此的目的,就是要宣布被挑选中的那个陪寝之人”

  宫奴们不由的都满含期待的看着大姑姑,奢望着自己的名字,可以从大姑姑的嘴里吐出来

  楚沈氏低下头,在心里叹息着,如果朝颜肯,会被选中的有可能是她,而她却放弃了

  “今夜陪寝之人”大姑姑退下,才继续说道:“宫奴朝颜”

  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宫奴们不由的失望难掩,却又把目光集中向被挑选中的那个幸运儿,时间,嫉妒羡慕憎恶,各色目光淹没了朝颜,其中还有两道又惊又喜的目光,正是楚沈氏

  “朝颜,难道又回心转意了吗?”楚沈氏不解的看向朝颜,正好对上朝颜茫然的目光,她好像也很意外,是那种绝对笃定不会被选中,而意外选中的惊讶!

  “大姑姑,奴婢,没有报名参熏为什么被选中的会是奴婢?”朝颜紧走进步,来到大姑姑的面前追问道

  “是我把你的名字报上去的”大姑姑的话出乎众人意料:“我看你的品质尚好,就自作主张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前苑和后苑共报上去了六个人,最后做主的是太后娘娘,是她用朱笔勾了你的名字”

  这个女子虽然被充入掖庭,但是她的从容淡定,却是凄苦的后苑所不能磨灭的,她也曾经是官家千金,心里也曾有离开后苑的梦想,而今就交由这个女子来实现吧

  “好了,留下被选中的朝颜,你们都散了吧,明天是大长公主大婚的好日子,诸事都准备咸宜,今明两天就不会给你们分配活计了,权作没有被选上散散心吧”

  大姑姑边命令着,看着宫奴们慢慢的散去了,又叫住了楚沈氏,命她给朝颜梳妆打扮:

  “楚沈氏,朝颜是你的女儿,虽然你们是罪奴,但是能被选中也是件喜事,朝颜不可能成为明媒正娶的夫人,能留在驸马身边为妾,也算是脱离了苦海,想必依照大长公主的性子,也不会过于为难朝颜”

  退停,大姑姑怜悯的目光落在朝颜的脸上:“朝颜的容貌也算是等了,驸马也会垂爱吧,日后若能生个男半女,她也有了依靠”

  “多谢大姑姑”楚沈氏眼含热泪,深深拜了下去,她的女儿终于有机会脱离苦核吗?

  “不要谢我,我还记得自己也不过是个罪奴”低低的叹了声,大姑姑离开了,留给母女两个独处的空间

  “朝颜”楚沈氏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久久才颤巍巍的说:“能被选中,太好了”

  “母亲”朝颜的心里五味陈杂,也难以明说,她极力的想要留下来,却偏偏要离开,而想离开的偏偏要留下来,世事难料,这就是命运吗?不捉弄人,不罢休!

  妩媚红颜10

  大姑姑差人送来了红色新衣,和些胭脂水粉,甚至还有几根金簪子,价值不菲

  楚沈氏瞧了瞧那件红色新衣,眼里划过丝的黯然,纵使新衣是红色的,却不是正红色朝颜只是个去陪寝的小小宫女,连王公贵族家里的妾室也不算,大姑姑送来红色新衣也算是,对她最大的照顾了

  更何况,大姑姑还并送来了宫用的胭脂水粉,还有那几根样式虽半旧,却价值不菲的金簪子,这些如今的楚沈氏,是有心也无力为朝颜操办的

  朝颜扫了眼,那偏浅于正红色的新衣,红艳艳的刺的她的眼睛发涩,前世不能穿上裴义理为她量身定做的嫁衣,今生却要为了个陌生男人,而穿上象征着初夜的婚衣,还真是对她的讽刺呢

  楚沈氏看朝颜不动,只是望着那件红色新衣出神,以为她又想起了过去,想起了那个无情抛弃了她的男人,她的眼睛也蓦地酸,忙将头扭到旁:“朝颜,穿上新衣吧,不能让大姑姑久等了”

  朝颜沉默的点点头,依旧是身形不动,楚沈氏叹口气,亲自捧起那件红色新衣给朝颜穿上,为她挽起了发髻,淡施胭脂,最后拿起根金簪子,斜插在朝颜的秀发上

  从镜子里看着朝颜绝美的脸,楚沈氏早就酸涩的的眼睛已是片模糊,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却是如此潦草的给了个男人,让她心酸难抑,恨不得痛哭场

  “朝颜”直擒在眼里的泪水,终是忍不住颗颗的滚落,楚沈氏故着说:“委屈你了”

  从身后紧紧的抱住朝颜纤细的身子,楚沈氏呜呜咽咽的哭了,她可怜的女儿,不能享受明媒正娶待遇的女儿尽情哭着的楚沈氏,她流个不停的眼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