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色开始恢复红润,眼睛也重新闪亮,她走近我,靠在我肩膀上。

  “我们去个没人的地方吧,随便哪里,就是不要回老家”

  我抬起她的头,看着她俏丽的眼睛。

  “不回老家也行,不过这之前我要回去搞清楚件事情。就是那栋老房子,我觉得好像你怎么了,玉?”

  她激烈的颤抖着,美丽的眼睛变得惊恐不已,

  “不要!求你了,不要回去,那房子”,

  她嘴唇抖抖的发不出来声音。

  “那房子怎么了?你知道什么?告诉我!”

  她看着我迷惑的眼睛,绝望遍布。

  “该来的总会来,该还的总要还,这是命,好吧,我陪你去。”

  说着话,她眼睛变得决然起来,只是那份哀伤掩饰不住,泪水不断线的流着。我不忍心再追问,切,回到那个地方,都会有了答案吧。

  我抱着她软软的身体,那种感觉是如此真实,我简直不能相信她是鬼。我吻了吻她的眼睛,湿润的睫毛还残留着咸咸的泪水。

  “我看天涯上说,鬼流泪出来的都是血阿,你怎么不是阿?”

  她轻轻叹了口气“要不我流血给你看?”

  我吓了大跳,“别,我玩笑呢,你以后不要吓我哈。”

  “我呀,以后天天吓你!”

  “呵呵,要做个乖乖鬼,不准哈!”

  我想,这个结局也不错吧,对于我来说,这辈子还能奢望什么?

  “对了,那件套装你带来了吧?就是那个劳拉的”

  我不太愿意说出死去女孩的名字。我想,那套劳拉的装扮她定拿了。

  她有些紧张,抬头望着我,怜惜忧伤,又有点害怕。

  “嗯,我去找找昨天来我不知道放哪儿去了。”

  “找到了带走把那些衣服都毁了,我只是喜欢你,不是那些衣服。”

  她走进客厅,我开始准备行程。

  “玉,看到我的耐克包没有?”

  “嗯,在这里。”

  她站在卧室门口,左手拿着我的背包,右手拿着那套

  我阵晕眩,“你带走吧。”

  她转过身去,把那套装往包里塞,也许是错觉,我看到她的肩膀微微颤抖。

  我们默默的收拾着,不经意的接触让我心中柔情顿生,我扭转她肩头。

  “玉,你是不是前世欠我,这辈子来还债?”

  “不是前世,是今生”。

  “不管你欠我什么,你都还清了对了,你欠我钱?定欠很多吧?”

  “去死吧!”

  “我要钱钱!哎呀”

  我们扭打在起,我们都小心的回避那个问题,这切的答案!反正不久我们就可以查明真像,现在,让我们享受在起的短暂吧!二十

  第二天,我给阿牛交代了下,说我回家探亲。

  回头,我看了他眼。“老大,到底出什么事了?”

  “阿牛,你对鬼知道多少?”

  “你想知道哪些?”

  “比如,他们能象人样么?我我是说,比如,你抱着她,感觉就象个真人还有其他的感觉。”

  “这个么应该可以,我觉得鬼可以影响你的脑神经,让你的触觉味觉嘿嘿反正就是欺骗你大脑,让你感觉切都是真的。”

  “那能在白天出来么?”

  “通常不太可能,毕竟鬼魂都是属阴,不过,也许有这种可能,反正我看那么多鬼故事,没有个鬼是白天出来的。”

  “”

  “阿牛,我遇到些怪事,但如果只是遇到鬼这么简单,我也告诉你了,可是,这事情牵扯太多,反正如果我出事了,这剩下的事情你处理吧。”

  “老大,你”

  我挥挥手,留下阿牛个人发呆。

  我拨通了电话。

  “杨露是你阿,我要回老家趟,”

  鹊桥仙

  回复17:我想跟她说我以后不会找她了,这样她会很安全的活在阳光下。

  “呵呵,帅哥,你好久回来阿?”

  “我不定再回来了,再见”

  “等等阿,你就这么走了?”

  “杨露你不会喜欢上我吧,我我有女朋友。”

  “谁管你有没有女朋友,没有才怪了,那事不提就是,我这几天心神不定,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我想我要赶快带玉离开这个城市了。“没事,杨露,我保证过两天你就没事了。”

  挂电话前,我想起件事“杨露,你仔细想想,我那天来吃饭,的确是个人?”

  “你好像是吧,我现在也不敢确定,因为负责买单的丹子丹子是我朋友,昨天我问她,她说是有个穿白衬衣的女孩坐你对面可能是我没注意嘻嘻,她们都说我太色,只看到帅哥了”

  我颓然挂了电话,脑袋片混乱,玉到底是人是鬼,我越来越不确定,昨晚她又承认自己是鬼,可是我内心仍然希望她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毕竟,人鬼之间想着总是别扭吧。二十

  外面,星星在纯净的天空中动不动,不像在地面上看来那么灵动,但是更有番美。它们亘古的注视着凡间的种种,切悲欢不过瞬间,而我和玉的故事也不过渺若灰尘,就算真的惊涛骇浪,对它们来说,也不过象余光中不经意的丝闪亮,瞬息幻灭!

  我握着玉的手,看着舷窗外面繁灯点点的荣华世界渐渐远离。那里发生的切我不愿意再想起,回家乡查明真像,我会带她去西部,在那里,没有人会知道我们身上的罪恶!

  “帅哥,你女朋友阿?好靓喔!”

  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杨露这死丫头屁股坐在我身边!

  “你你干吗?”我和玉紧张的盯着她。

  “我我不是来抢你的,我这几天总有种感觉,我想回家看看呵呵,反正你们也回去,顺便带上我吧!”

  我说不出话来,三个人视线碰,瞬间点灵犀!我们的眼光交织在起,再也不能分开。

  “命运真是这么奇怪”玉叹了口气。

  “玉你不要”玉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保证”

  景色开始渐渐熟悉起来,我们三个都多年没回家了,兴奋的指点着那些山那些水。

  “我在那道沙墙上抓过沙燕”

  “我在那个沟里次抓了三十多只大螃蟹!”

  “我跟那些男孩游过去偷了好多苞谷,还被狗追!吓得我尿裤子,哈哈”

  我们兴奋的嚷着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我的记忆中,关于那三年前的回忆变得鲜活起来,我的童年,就在这些山水中无忧无虑的度过,童年中那些伙伴的面孔也开始逐渐清晰起来,我记起了王兵虾子武淘我记得和他们偷偷下河,被大人发现顿好打,整个院坝鬼哭狼嚎,个个争相发誓再也不偷跑去游泳,因为那条小溪不时淹死人

  以前,从城里到我们住的兵工厂需要坐渡船,那船会摇晃个多小时才能到。现在好了,座单孔大桥飞越了长江,我们坐着车,很快就到了。

  三峡工程马上就要蓄水,兵工厂早就搬迁了,到时候,这里是片汪洋了吧?顺着条荒芜很久的水泥路,我们向着记忆中走去。二十二

  大路旁边长满了人高的野草,树林密密的,连阳光都透不过,这里的生态已经三年没被破坏了,可是奇怪的是居然听不到任何小鸟的鸣叫,连只知了都没有!老树缠藤,仿佛个个死结。这里三年没有人来,我们的到来唤醒了不知名的马蚤动。在片寂静空旷中,只有我们三个人迟疑的脚步声!空气中似乎徘徊着什么东西,它慢慢爬上了我们的身体,进入内心!我们不由自主互相挨得紧紧的,彼此的寒战传染着,这让我们很难再有勇气往前走!

  天色开始昏暗,我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照不到我们的原因,我不敢看表,到现在,我们已经没法回头,只能尽快在天黑完前赶到!

  大路旁边伸出条熟悉的小路,那条青石板路的尽头就是我们小时候居住的地方。厂里的宿舍楼都修在那里。那个时候,每到晚上,无数的小孩吵闹着,追打着,享受着他们那短暂的无忧岁月。

  个大大的平坝,两栋腐朽的大楼阴沉沉的耸立在那里,黑色的藤叶包裹着大楼,满地的残砖破瓦。在那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个个阴黑的窗户象地狱的入口默默注视着我们。风从破门中穿过,传来酸涩的嘎嘎声音,只饿得皮包骨的老鼠用毫无光泽的眼睛盯着我们这已经不是我们童年的天堂了。。

  我的家就在那靠里的那栋大楼楼第个。那年,我家四个人,住在间房。老爸老妈打了无数报告,终于可以向门外再修3米出去,家人那个高兴阿,我和小弟终于不用跟老爸老妈挤床了。这来,邻居们也都可以这样做了,那是小时候件大事阿。家家户户都放鞭炮,小孩们欢天喜地到处拣没炸的鞭炮。我推开那半倒的门,迈步进去。房间里猛的黑,灰尘飘得满天都是。我努力寻找着那些童年的印痕,那些痕迹早就消失了。

  “那是什么?”杨露指着地上个东西。

  鹊桥仙

  回复18:我小心的拣起来,那是颗黑色的东西,我使劲擦了擦,已经堆积了太多的灰尘,都快结成块了。点点用手指甲抠下去,它渐渐显出形状,那是块骨头,我心猛的动,跨出门去。

  我现在已经忘记它叫什么名字,那是小孩玩的,有好几个,把个沙包往上扔,然后趁没落下,用手把骨头翻面,然后继续。。。。

  我走到隔壁的房门,那门虚掩着,我敲着门。“梦娃娃,梦娃娃,我们去老屋玩好不?”

  “牛牛,我马上来了。”

  玉打开门,泪流满面。

  “你记起来了?”

  “嗯,原来你是梦玉林夕玉原来你把梦拆开了。”

  “牛牛,你记得那个铃子么?你牵着我,我们跑到树林里面,你把它挂在那石头堆上,每天都跑去听它唱歌你说,我们天天都去听,你说老疯子说过,听到铃声会长得快些,等到我长大了,你娶我做小媳妇”她已经说不出来了。

  我抱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她。我记起了那个傍晚,那个时候,她刚刚搬来,大人们都在帮她家搬东西,她个人怯怯的孤立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小孩们远远的玩着,个个假装着没看到她。我走到她面前

  “你叫啥阿?”

  “我叫欧阳梦玉”

  她的脸在那个春天傍晚红得象操场上飘着的红旗。

  “你比我小多了,我叫牛牛,我叫你梦娃娃吧。”

  “嗯”她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我带着她到山上采过蘑菇,到小溪钓鱼,搬螃蟹,我带过她游过对岸偷苞谷,我也因为帮她断后被农民的狗咬帮她撒谎被大人乱打我牵着她的手儿起上学下学,被双方家长关房子不准出去。原来,我们曾经青梅竹马!

  我转过头,

  “杨露,你有次在河边推我,害我差点淹死,你还记得不?”

  杨露傻傻的看着我们,“原来你是牛牛阿?这么多年,我都记不起你了,梦娃娃?可是我们那个时候都叫你玉儿嘛。”

  “只有牛牛个人这么叫我。”玉依偎着我,也许想起那些快乐的日子,她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呵呵,有情人终成眷属,大结局了,呵呵,我们看够了吧,快回城里,天要黑了。”杨露提醒我们。

  “不行,我们还有件事情,我要去那老屋看看,你们害怕的话就留在这里。”

  玉脸色摹的惨白,她紧紧的抱着我“别去,我们走吧。你带我走吧!”

  杨露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什么老屋?你”然后,她毫无预兆,就瘫软了过去。

  二十三

  无论如何,我们也叫不醒她,我看了看天边的晚霞,“梦娃娃,你陪着她,我去去就回来。”

  玉看着我,缓缓把地方的包拣起,背在背上。

  咬咬牙,我背起杨露。

  “梦娃娃,我不能生活在这个谜中,那老屋让我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要。”

  “嗯,牛牛,你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她牵着我的衣角,抬头看着我,那张脸就像小时候满山遍野的牵牛花,迎着春风向我甜甜的崭露着美丽

  我们顺着大楼旁边的条小路继续往前走,小路也早被野草掩盖了,我们只是凭着记忆往前艰难的走着。前面,是片黑暗阴森的树木,它们仿佛守护着这片树林,完全不想让我们打扰。只是那童年的烙印深深的刻在心里,在这寂静中散发着疯狂的味道。树林让步了,它们只是默默的注视着我们,在我们走过后,立即把我们的脚印遮住,回头,已经看不到来路

  阵小孩的哭声传来,三个被刺挂得遍体鳞伤的小孩从黑暗中跑过来,他们路哭喊:

  “妈妈妈妈鬼阿”,

  我急忙拉着玉躲开,可是小路太窄,那三个小孩直噔噔的跑过来,看也不看我们。

  仿佛是眼花,那三个小孩就从我们身体穿过,向来路跑去,又瞬间,他们已经消失在空气中。

  “梦娃娃,我我刚才看到”

  “牛牛,你怎么了?我啥也没看到”

  这怎么可能?那三个小孩刚才明明

  其中个,好像好像,他是王兵!那个童年的王兵!

  记忆如巨浪,猛然打到我头上!我看到王兵妈搂着王兵,安慰着他,叫他别闹。我和他是好朋友,所以在晚上,我跑到他窗前。

  “王兵,你啥子了?”

  他个人还在嘤嘤的哭着,我的声音让他吓了大跳!

  “你别哭了,明天说好去老屋头拣小画,几点去?”

  “老疯子说那儿有鬼,那儿埋着好多人的。”

  “乱说,他肯定不想我们把老屋头东西拣光了。你不去阿,我去,莫后悔哈。”

  “我不敢去呜呜呜”

  我不耐烦了,每次到老屋都能拣到不同的东西,那个地方是神秘的宝库!我才不相信有鬼呢!要不,以前也早就遇到了。肯定是那老疯子在里面藏了好东西!

  我找到玩得正疯的玉,“梦娃娃,明天我们去老屋拣东西去哈。”

  “好嘛,牛牛,我和她们都去。”

  起跳皮筋的还有白骐程洁蒙瑶还有杨露,杨露是最小的个,乖乖的站在那儿当木桩。皮筋套在她腰上,她吃力的扭着腰,免得被皮筋拉动。

  “人多了不好,拣到东西朗个分嘛?”

  鹊桥仙

  回复19:“反正你拣到了都给我哈,我们明天没耍的,起去嘛!好不好嘛?”

  她抓着我,翘着小嘴。

  “好好好,明天早点起床哈。”

  我不敢告诉玉我看到了什么,我转头看着前面,继续我们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二十四

  阳光,最后在天边留恋了下。瞬间,黑暗向我们扑来。风掠过树梢,往日动听的声音此刻却寒涩浸耳,温度开始下降,树林中隐隐约约有什么在晃动,它们缓慢的飘荡着,试图靠近我们。虽然看不真切,那双双黑暗的眼睛却如蛆附骨,不即不离。黑夜中没有丝声音,那种寂静简直让人想吐。我们每走步,野草折断的声音都深深侵入骨头,耳膜轰响!路消失了,玉啪的打开个小手电,那束微弱的光线划破黑暗,我看到无数的黑影躲避开去,会儿,又蜂拥而来。手电的光也似乎要被黑暗吞噬,颤抖着努力挣扎。我迷失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

  玉的恐惧也是明显的,她开始尖叫:“滚开,滚开”,那声音在山谷中回响,良久不断。远远的,声轰鸣,仿佛个古老的石门开启。黑暗中的黑影仿佛都开始惊惧。它们慌乱的奔走着,突然象听到个召唤,黑色的影子默默的排成两排,让出了条黑色的路,那路的尽头,是地狱么?

  沿着这条恐惧的路,我们互相搀扶着,彼此的深爱才让我们没有倒下,此时的我,宁愿那未知的东西取走我的灵魂也不愿意再忍受这无边的恐怖!

  走了多久?个世纪吧,世界属于其他的人了,我们,只是死亡前的空壳。

  光,瞬间驱走了黑暗,仿佛奇迹。天空没有梵唱,云彩中没有天使,我们就这么突然站在片光中!周围鸟语嫣然,树叶翠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