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处理。扔了?不行,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仍得出去。若是留在这里她们发现之后,怎么办?就是扔出去,她们发现自己的内衣不翼而飞,还不闹翻天?怎么办?要知道就不那么冲动了?那个滛荡的女人!富贵后悔的肠子都是绿的!

  麻辣隔壁的,反正就要弄死她们了,就是发现了也不能翻出什么大浪来。富贵无耻的把短裤和肚兜都放在了原处,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听到里面两个女人什么重要的破事都没有发生,就是问些昨天晚上仁德皇帝是怎么干她的屁股的事情,然后就是些如何应付的技巧?靠!还真当专业研究了啊?富贵郁闷。听不到有用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感觉还是立刻跑路要紧。

  富贵展开身形,就飞般的离去,把他的无数精华留在了陶答应的房间里面。

  不久之后,有宫女过来为陶答应收拾衣服,这些苦力的事情还轮不到莺儿这个可以随时为陶答应披甲上阵的贴身宫女的,自然有下面的负责。

  那少女抓到手里,就感觉到了手了衣服的异样,黏黏的沾手,并有股怪味,什么东西?宫女惊异不定的请安出去,心理噗通噗通乱跳。出去之后,急忙找到个每人的地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然宫女都是几个人住间房子,但是这个时候大多出去当差,就这个少女接到了好的差事,拿着陶答应的内衣跑回了房间,如今皇上晚上只在陶答应的宫里就寝,人人皆知。那么她内衣上的东西岂不是?宫女双眼乱冒星星,就把短裤和肚兜上的东西,弄下来,趁人不注意,弄进了自己的洞|岤里面,双眼并散发出了狂热的光芒。

  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出了房间,拿着衣服去洗。当然这些富贵和陶答应她们是都不知道的。

  三天之后,武王终于有些难耐不日之苦,整日的焦躁不安。忽然想起她要求自己砍了仲勋的,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武王忽然想到了可以打法时间的事情,靠!就那个牲口。据说最近几天他就足不出户,天天按着玉蝉干呢?整个府里的侍卫们都传遍了。武王当然是不知道,他也是偶尔听到侍卫们胡扯,追问之下才知道。武王听到之后,不但不生气,反而有些惺惺相惜,臭味相投的感觉,真是同道中人,老子欣赏,喜欢!武王嘿嘿笑着,就又让仲勋多活了两天。

  但是他觉得这个仲勋天天干的天昏地暗,爽上了天了。但是他却要忍受不干的痛苦,这不公平。忽然脑海里亮,对啊,何不拿了这个家伙的人头去见她呢?她虽然会不怎么高兴,但是看到仲勋这牲口的人头,就不会拿自己生气了。到那个时候自己岂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武王几乎是在想到这个绝妙注意之后,就仿佛狗闻到了堆臭屎样,口水哗哗的流,飞般的就去了仲勋的房间,身后跟着几个护卫,充当刽子手!

  富贵从皇宫落荒而逃之后,就郁闷的蛋疼。但是想到这样的好差事,自己个人享受实在是有些过分。就把德广叫过来。“你等会去皇宫趟,和门理的弟子好好配合下,定要监视住那个女人的举动,哪怕是她上了茅房,你也要变成只苍蝇趴在她的屁股上盯着。”富贵邪恶的吩咐完,德广就昏倒在地。这不是虐待他这是什么?报复?绝对是公报私仇!

  富贵可不管他怎么想的,嘿嘿笑,就让他下去,德广疯了样的出去。靠!

  让自己这样的去监视个女人,简直就是忽然想到自己不是不会有反映吗?对啊!自己是个太监,就是再美的女人,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不也是当她狗屎堆吗?德广得意了!十分不屑的鄙视了下富贵。

  德广走了之后,富贵才想起来,这人好像不是个男人啊?是个变态人妖来着?

  自己怎么就拍他去了呢?失败啊失败!还不如派他去武王那里晒太阳呢?对了,流云,这家伙是不是最近直在亲近红衣?看不出来,这个冰蛋子还有这样的心思?

  真是烈火烤化了坚冰啊!你小子得意我让你,最近好像直在自己面前装逼来着。

  就让他去武王那里蹲着,偶尔晒晒太阳,对皮肤有好处。

  “大人,找我做什么?红衣还等我呢。”流云不情愿的出现在富贵面前的时候,红衣正找他帮忙开荒呢,想不到这个妞对于种花种地十分的感兴趣,于是流云就成了她的免费劳动力兼搬运工了。富贵听见流云的话就要傻了,靠!你丫牛逼!被莺儿整出来的火气虽然喷了下,喷出来不少,但是仍旧十分的郁闷。

  “你有点爷们样行不行?别整天软骨头似的被个女人呼来喝去的,我看见都丢脸。以后你别跟人说你是我国师府的人。我国师府没有这样的软蛋。”妈的,不先杀杀你的锐气,看你小子最近十分的嚣张啊,不就是泡了个妞吗?还是个青楼女子,看你就牛逼的不知道自己是个男人了。靠!老爷我泡了这么多江湖侠女,是不是很低调!

  “我乐意!”流云句话,就把富贵干败了,富贵翻着白眼,吐着口水道:“好好。不说这个。我是说你是不是天天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看也看够了。你是不是该行动了。”“行动什么?”富贵要疯了,还有这样的傻逼,那还泡个屁的妞,回去打飞机得了。

  “我日啊!你没事别在我眼前晃荡了。去你老主人那里,蹲几天。看看他最近都干些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对我们十分有利的事情。然后看到了就回报我。怎么样?”富贵终于还是被流云打败了,使出了杀手锏。我干不过你,我让你消失。

  “怎么不让德广去?”流云不乐意了,自己刚刚尝到爱情的甜蜜,你大人都已经开花结果了,我才还没有蓓蕾呢,你就想要棒打鸳鸯,我不服!

  “呃,这个他有别的事情做。他已经进宫了。你看那里本来就是他的底盘,在说你这样进去,也不好说不是。人家都不认识你,你说你是宫里的侍卫。傻逼都不相信不是?所以,那个还是武王那里适合你。”妈的不信搞不定你!

  “哦。”流云无奈的答应,就准备走了。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怪笑道:“大人,红衣说,‘若是你找我有事,就让你去帮她开荒’那里还有片地没有开出来。”流云不看富贵的反应,飞般的跑了。“你给我回来”富贵疯了样的大喊,但是流云已经消失了。

  “谁啊?”仲勋没好气的喘着道,他刚刚恢复了原气,正掀开玉蝉的裙子,抚摸里面的硕大奶子和卷发,准备进入了。听到有人敲门,他十分的恼火,妈的!老子定让你知道打搅老子干事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争取做到以后有人听到老子在干事都躲得远远的为好。

  仲勋十分的不奈,最近他得到了武王的滛威照拂,那是顺风顺水,爽快到了极点。如今又有绝色美人天天让自己干,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爽的吗?仲勋喊了声,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抱住玉蝉肥大的屁股,就顶了进去。玉蝉的身体立刻就触电样的抖了起来,啊啊,恩恩的哼哼哼哼声,从两人的嘴里传出。

  武王听到里面的动静,嘴角挂着丝邪笑,妈的!还真是让人羡慕啊!武王丢个颜色,身后的侍卫,上去脚就把门踹开了。玉蝉自从跟了仲勋之后,整个人仿佛就失去了灵魂,每天只知道被动的摆出姿势,让仲勋干的爽快!其他的事情她概不敢,简直就成了死尸,堆烂肉。仲勋很多时候就感觉自己是在尸!也是赌气,就在玉蝉的身上使劲的折腾,每天都以玉蝉肯动弹,肯叫唤为目标。

  武王踹开门之后,看到的正是仲勋掀起玉蝉条细长雪白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狂干的情景。武王也有些郁闷的看着,怎么自己干的时候就没有发现玉蝉的腿这么长,还可以摆出这样的姿势?

  “麻辣个啊,王爷?您您怎么这是?”仲勋好事被人打断,正要破口大骂,找人发泄的时候,发现武王出现在了门口,急忙放开玉蝉,手忙脚乱的提裤子。

  ~第三百零八章乱囵~

  ~第三百零八章乱囵~

  “王王爷,您怎么来了?”仲勋想不到武王会进来,还是这个时候。他这样的状态让王爷看到真是丢人。而且后面还有大堆侍卫,就更丢人了。

  “本王啊,呵呵。我来当然是有事了。没事我过来做什么?爽吗?”武王看看已经穿上衣服的玉蝉,美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红红的。估计是刚才仲勋干出来的效果。

  “呃,爽爽。呵呵。小的谢过王爷。小的不会忘记王爷的好的。”仲勋被武王问的老练红,有些不好意思,干笑声就穿好了衣服。“王爷有什么事?王爷对小的这么好。小的定,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仲勋看着玉蝉发誓道。

  “恩,好好啊。没有浪费本王的番心血。现在还真有件事需要你帮助的。”武王慢悠悠的在房间里坐下仲勋搓着手站在武王身边,嘿嘿笑道:“王爷说吧,小的还是那句话。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仲勋的眼睛还在偷看玉蝉。

  “呵呵。本王还想再见次统领。”武王没有说他想用仲勋的人头去讨好陶答应,而是说自己想见她,见她就是想上她,这个大家都清楚。“可是,王爷,您知道她已经不相信我了。小的就是再在墙上画东西她也不会出来了。”仲勋十分为难的皱眉道。

  “这个本王知道。嗯,她还说给我派个高手过来的。怎么还没有见到人?不过,本王倒是有个不错的主义,不知道你能不能助本王臂之力?”武王看他也就那点水平,就不再试探了。

  “什么主义。您说。小的定照办!”仲勋还不知道武王准备把他当猪样的宰掉,然后拿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