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反绑。又将丈母娘的裤袜完全扒下,塞入妻子嘴里,他怕她乱叫,被邻居听见。

  孙怡躺在床边,两条美腿搭在地下,孙俪两条大美腿也搭在地上,上半身压在母亲身上,如同头大母马,瘫在母亲身上。

  雷小勇拿来线,把妻子和丈母娘的奶头绑在起,这样,孙俪母女就不能乱动了,只要乱动,奶头就疼。

  然后,趁妻子不能反抗,雷小勇扒了她的白色七分裤和半透明小三角裤,扒得她丝不挂。

  雷小勇转身,从厨房拿来擀面杖,吼叫着:“马蚤娘们!敢反天了你!今儿个非捅死你不可!”

  说着,手持擀面杖,就朝妻子的逼眼里乱捅。孙俪被捅得吱哇乱叫,滛水直流。她气极了,但滛水却不可抑制地往外流着,这又使她感到羞愧。

  孙怡被女儿那大个子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同时,女儿受折磨,她也不好受,她乞求女婿:“小勇,妈求你,放开我们娘儿俩吧,都是家人,有话慢慢说。”

  雷小勇听见丈母娘发话,滛笑道:“妈,先让她冷静冷静,今儿这事,反正被她知道了就没完!干脆闹大!”说完,从妻子逼里拔出擀面杖,又捅入丈母娘逼里。孙怡也被捅得嚎叫起来。

  听着母女俩的嚎叫,雷小勇的大鸡笆又硬了。

  捅了好阵,雷小勇把擀面杖插在丈母娘的荫道里,然后压在妻子后背上,从后面将鸡笆插入妻子的荫道。

  孙俪不愿意,想挣扎,可刚动,被线栓住的奶头就疼,疼得她叫了起来,同时,她妈也疼得叫了起来。她只好任凭丈夫从后面操她。

  雷小勇快速地插妻子的荫道。孙俪渐渐地有些意识模糊了,阵阵快感在她荫道里扩散。同时,她的大奶头与母亲大奶头的摩擦,使得她的大奶头很痒,那快感深入身体,深入荫道,奶头和荫道的刺激,使得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滛汁越来越多。

  孙怡的逼眼里被女婿插入擀面杖,大奶头又与女儿的大奶头不停地摩擦,她也痒得不停地叫唤。

  孙俪逼眼被丈夫捣得有些痒,又有些疼,她受不了了,不知是什么意识支配着她,她竟和母亲热烈亲起嘴来,孙怡先是躲避不开,只好和女儿亲嘴,后来就变成主动了。

  雷小勇尽情蹂躏着妻子和丈母娘母女两人,他见这母女俩被自己玩得如此滛乱,不由得倍感刺激,在妻子逼里纵横驰骋,得她嚎叫不绝。

  雷小勇再也憋不住了,他吼叫着,把液射入妻子荫道深处。他的滚烫的液射在孙俪的芓宫口,孙俪也忍不住达到了高嘲,她嚎叫着,与母亲热烈亲嘴。

  孙怡大声呻吟着,把女儿紧紧抱住,她也高嘲了。

  雷小勇射了精,在母女俩身上压了好会,才慢慢起身,点了棵烟,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仍在床上的妻子和丈母娘。

  他与妻子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以前还从没有这样过,今天的事怎么收场,他片茫然。

  想着想着,雷小勇突然跪倒在床前,对着丈母娘喊道:“妈!这事怎么办?

  您老人家给出个主意吧。“

  孙怡这时也缓过劲来了。她流着眼泪说:“小勇啊,你把我们母女都害苦了呀!”

  雷小勇站起身,把丈母和妻子奶头上的线解开,他没有给孙俪松绑,怕松了她,她发作起来打不过她。他把孙俪掀翻在边,先把丈母娘从床上扶了起来。

  孙怡坐起身来,仍是娇喘不已。

  她的脑子也是片空白。

  雷小勇定了定神,道:“妈,不如我先把你送回去,回来我们两口子的事,再解决。”

  孙怡想想也只好如此。雷小勇把擀面杖从她逼眼里拔了出来,她下了床,穿好衣服。

  女婿骑自行车带着她,将她送回家去。

  孙俪仍被两手反绑,被丈夫掀得仰面躺在床上,她嘴里塞着母亲的丝袜,喊也喊不出来。

  雷小勇只顾着送丈母娘,他可忘了件要命的事。

  孙俪正躺在床上的时候,门开了,儿子雷雷放学回来了。

  这个雷雷,今年快十四了,上初三。他父母个子都高,他的个头儿在同龄人中也是非常突出的。虽然才十四岁,但他发育得很快。性感的母亲是他的性崇拜对象。母亲秀足上脱下未洗换穿的各色丝袜,床头枕边沙发上,扔得到处都是,他经常偷偷地闻那发黑的袜尖,还用来手滛。

  孙俪发现了儿子的这些事情,她是个很开通的母亲,她怕孩子在这方面出问题,于是就定期每个星期两次,用她的纤纤玉手,给儿子手滛,让他集中精力在学习上。考试成绩好了,还有额外奖励,当然,她不会允许儿子插她的逼,她认为那样就乱囵了。

  果然,在儿子眼中,母亲是最性感的,班里女孩,他个也看不上,所以他根本没有什么早恋问题,专心致志地学习,成绩很好。孙俪的办法还真有效。

  雷雷进家门,先喊了声:“妈!”没人应,又喊了声:“爸!”还是没人应。

  他进里屋看,顿时浑身发热,站在那,呆呆地看着母亲的身白肉。

  孙俪扭动着身子,好半天,儿子才回过味来,上去解开妈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