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1/2)

加入书签

  春节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越来越没意思了。

  文学到文昭家,最开心的是文昭老妈,多年的牌瘾找到拍档了。

  文昭和老爸都不怎么感兴趣,可凑不起来的时候,会被强制上阵。

  文学把手伸到文昭衣服兜里钱:“来点儿零头尝尝。”

  ……

  文昭当然不会便宜这小子,摁住他的爪子不松手,他要上两只手抢,文昭不依,一般时候两人就会打起来……

  劝架的老爸老妈说着:“老规矩,你俩的钱合着就成了。”然后躲着走……

  四个人的麻将桌,文昭一般都心不在焉的乱出牌,文学拿脚在下边踢她:“好好出。”

  文昭踢回去:“大过节的,看会儿电视多好。”

  文学嘲笑她:“说你笨还不好好练练。”

  文昭鄙视他,扔出一张二条:“打这个能给国家创造什么利益啊,我的钱进你兜里,你的钱进他兜里,他的钱又回我兜里,没创造任何价值。”

  老爸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卡张还能胡,还是亲闺女好。”

  文昭大叫:“怎么又胡了?”

  文学瞟她一眼:“拿你一半诡辩的脑子用这儿就好了。”

  文昭过年的零用钱全交这儿了,年年如此,这就是文昭不感兴趣的主因。

  三十晚上文学鼓动文家人文昭,文老爸,文家媳妇文昭老妈一起去放烟花。

  文昭老爸老妈留在家里等这边的近邻来串门聚众赌博不能出门,就文昭一个活人抱怨:

  “多浪费啊,我们放点儿小的就成了,剩下的明年再放。”

  文学点着一个,拉着她跑开,仰头看着升空的一束紫色彩花里面盘旋而出的小蛇大声说:“过年不热闹叫过年吗?”

  文昭大声回道:“你忘了高三那年你跑这儿来放烟花,点着柴禾剁,三十晚上赔了人家500块钱。”

  文学说:“那么一堆才500,真便宜,就是烟太浓了,伤脾肺。”

  ……俩人的素质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文学看着文昭手中哧哧拉拉冒着银光的烟火说:“咱俩人也浪漫一把?”

  文昭转头看他眼睛铮亮的看着自己,立马紧张起来:“都放烟花了,还够浪漫了啊,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他不知廉耻的问:“拥吻怎么样?”

  文昭瞪他一眼:“不怎么样!”

  他盯着她表情:“他亲得我亲不得怎么地?”

  文昭开始上火:“你怎么还挂着呢,我不是说了,意外意外。”

  他点头称是:“最意外的就是我了。我守身如玉这么多年,你竟然叛变了。”

  文昭真想灭了他:“什么守身如玉,你就是洁癖,怕第一次遇到的不是”

  她还真说不出那俩字。

  他依然脸不红心不跳:“还是你了解我,那就救救我呗,你看我这心病都烙下了。”

  文昭看看手中的烟火:“我们是不是差不多该回去了?”

  他拿走文昭手中还未燃尽的烟火:“又转移话题?“

  文昭转头看他:“我们就这个话题讨论不下百遍了,你不烦我都烦了。”

  他淡淡说道:“那你给个明白话,行还是不行。”

  文昭想了想:“真的不行,我觉得咱俩就是亲兄妹,和你一起有乱伦感。”

  文学语气差到极点:“看来真是我对你太好了你才觉得我是你亲人。”

  文昭撇嘴,又翻脸了,这话题跟地雷一样,每次一碰就爆炸。

  三十晚上辞旧迎新的日子不能吵架,今儿吵了,明年一年估计都安生不了。

  回到家时候家里热闹未褪,文昭老妈把手机塞到文昭手里:“你手机一直在响。”

  文昭心里咯噔一声:“谁打的?”

  文昭老妈摇摇头:“你的手机我也弄不明白,我接了怎么没人说话?”

  文学直接把手机从文昭手中抽走:“我瞧瞧,谁这么念着你?”

  文昭叫一声:“我也是有隐私的”扑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