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秀蓉形容当时所见,仍忍不住直打哆嗦,“大家都说,他颈部那道明显的黑色咬痕,就是蛇神的惩罚。”

  “是她!”古蟠龙冷静的锐眸,闪过抹阴郁,“她没有死!”

  “这怎么可能?”白朗不免存疑,“那天她明明已瘫倒在地,尾巴也断成两截,哪里有活命的机会?”

  “普通的蜥蜴都能在危急时,以自断尾巴来保命,何况朱胭脂这只妖蜥?”古蟠龙分析,“想必她是故意装死,然后借机逃回实验室,并吸干陈致民的精血以疗伤。”

  “都怪属下粗心大意,才会纵虎归山”白朗自责地说:“那妖女不晓得又要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我们了!”

  “这件事也不能全怪白将军。毕竟您当时受了重伤,能大挫那魔女的法力已属难得。”沉秀蓉安慰,“况且情势混乱,加上天候及视线不佳,的确很难判定敌人是否已真正斩除。”

  “没错,倘若朱胭脂会龟息大法,谅你也断不出真假。”古蟠龙接着说:“魔界中人唯她野心最大,数百年来总想吞并蛇族,恰巧魔王下凡,正好给了她绝佳的机会。这回虽然锻羽而归,不过那妖女定仍藏在某个隐密之处,等待下次的出击。”

  “下次?”白朗冷哼声:“下次我就不那么便宜她了!”

  “论道行,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或许祖先保佑吧!才让陈致民为蛇族化去此次的危难。但我们不能直靠运气,下回就是我和她决死斗的时候!”

  “大王,您准备如何对抗那妖女?:现在蛇界少了个小青,而自己又身受重伤,白朗当然担忧了。

  “我最近的功力奇迹似地增回了两成,加上玉帝的屠龙剑,起码可以挡她挡。”古蟠龙信心十足地说。

  增回两成?莫非大王把曾子姣的阳气都吸干了?

  “放心,我不会像朱胭脂吸干陈致民精血那般对待她的。”见白朗与沉秀蓉担心地互觑眼,他说:“虽然我的复原的确是靠子姣的真气,不过她的状况却出人意料的良好。”提到心上人,他甚至露出难得的微笑,“本王还打算在下个月寿诞之日,正式迎娶她为王妃呢!”

  古蟠龙每百年庆的寿宴,乃蛇界的大盛事。届时除了各地蛇舵的舵主将回来,天界冥界以及其他得道的精灵,亦会派代表参加。

  “王妃?”白朗可心急了,“可是以曾子姣介凡女,若要与大王天长地久,恐怕”

  基于朋友场,他实在不愿见到她的下场同田遇春样,靠那些阴毒之物来维持长生不老呀!何况凡人寿终之后除非死于非命,否则魂魄便归冥界管;即使蛇王与冥界的交情不错,不过冥王向公事公办,想从冥界调拨走条幽灵,除非他的天帝老子亲自下谕,否则绝对免谈。

  “她不是凡女。”古蟠龙语出惊人的说:“子姣是被天庭贬下凡的仙子。”

  般来说,只有犯了过错的仙子才会被谪下凡,投胎个几世以示惩罚。不过轮回的历程并不经过冥界,而是由天界的“惩戒堂”安排。所以只要“上面”同意,曾子姣就不必再轮回,也不用回天庭了。说不定在蛇界当个集尊宠于身的王妃,还比在天庭当个轮差的小仙强多了!

  “大王何以知晓?”沉秀蓉好奇极了。

  “因为她身上的梅形胎记并非普通肤痣,而是天庭的‘封印’用来封住前生记忆的印记。”古蟠龙欣喜的神色蓦然隐去,转为郁郁的低语:“但愿没有这么凑巧,她不会正好是那个梅仙子”

  梅仙子?白朗本想追问,古蟠龙已郑重交代。

  “封印的事,谁要敢在王妃面前泄漏半个字的话,我绝不轻饶!”

  □□□

  娇嫩的樱花艳丽的桃红粉紫的杜鹃想不到盛夏的七月,居然能同时开出各季花朵?

  住进蛇宫后,曾子姣每天纵游于百花齐放的山林,而此处的蜂蝶似乎也特别有灵性,总能以美妙的舞姿,串连她银铃般的笑声。

  “小燕子要是看见这么美丽的百花林,定会爱死这里的!”花瓣堆里打滚的曾子姣,有如调皮却不失天真的精灵。

  “就知道你会闷,所以我才叫沉秀蓉来伺候你,也好有个说话的对象。”古蟠龙爱怜地拂去她发上的花瓣屑。

  “这不太妥吧?我直拿她当长辈看待,何况已经有祁姥姥了”自从知道沉秀蓉就是方雨蓉后,曾子姣丝毫不怪罪她的恶意陷害。

  “祁姥姥年事已高,哪能照料得周全?而且方雨蓉本就是日月神洞的宫女,若非同情此女的身世,我岂会破例向冥王情商,将沉秀蓉未竟的阳寿移转给她?何况调人回来轮白天差事,也是考量到还魂后的她毫无修为可言,他们夫妻在起的时间愈长,对田遇春的身体就愈不利,所以你也别觉得过意不去了。”唯恐她再申辩,古蟠龙将话题转,“别净提那些不相干的人了!我只想听听,在我忙得无法抽空陪你的这几天里,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呀?做得可多了!”曾子姣嫣然笑,“祁姥姥教我酿百花蜜酒,还有这花环”她随手从花堆勾出圈,“漂亮吧?百花林的植物真是特别耶!昨儿个编的,到现在仍然鲜嫩如新,根本就不需要特意保存。”

  “不过再娇艳的花,都不及你万分之的美丽。”肤质水嫩的她,穿起这袭水袖宫纱,无疑是天上才有绝色,古蟠龙不禁望得痴了。

  “你何时学会油腔滑调了?”曾子姣羞媚地转身,却被他把搂人怀里,“别这样嘛!会被人看见的。”

  “后宫禁地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进来的。”他轻咬住那对圆润耳垂,挑诱地说:“就算我俩都脱光了,也不怕被打扰”

  “啊?”随后溜入胸口的大手,令她更加赧然了,“你好色喔!”

  “我色?”’古蟠龙戏谑道:“几天前那个拼命勾引我的小女人,现在居然回过头来骂我色?”机警的抓住她抡起的粉拳,他笑意不减地说:“好吧!我承认自己是色了点,不过也只针对你人而已。天晓得我为了你的身体,得多么压抑随时的热情”

  “呵!子姣!”啜取她发际的芬芳,古蟠龙不禁问;“你会不会后悔抛却红尘繁华留在这枯躁无味的蛇界?毕竟你往后所面对的,全是凡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爬虫”

  “不许这么说,它们不都是你的子民吗?”曾子姣忙点住他的唇,“人类的体形和科技虽然进化得极为迅速,而在这浩瀚的宇宙,我们也不过是卑微的群生物体罢了!唯有明心见性者,才能真正超越肉身的限制,与这天地永生共存。”

  “你聪慧的悟性,直教我这修练了千百年的蛇界之尊汗颜。”他突然低声自嘲:“我真是太多虑了,居然还老是惦着几百年前的那笔帐”

  “嗯?”她不明所以。

  “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已选好黄道吉日了。”古蟠龙接着说:“但是仍得尊重你的意见子姣!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她不禁揶揄,“你也会在意那些俗世礼仪?”

  “你是蛇界的王妃,当然得慎重其事。”他以龙环去碰触她的凤镯。“当初这对宝玉乃天帝赐予我娶妃用的礼物,想不到真派上用场了。”

  “天帝”像道响雷似的,这称呼勾起曾子姣某些模糊的旧梦。

  “怎么啦?”古蟠龙不放过她脸上细微的变化。

  “没什么!”她忍不住笑起来,“我只是突然想起曾经作过的个梦,梦见自己在天上飞,还跟群仙女嬉戏成团哩!那梦境中的景物,美得就如同这百花林”

  “哦?是吗?”淡淡的痛楚,在他瞳心不着痕迹地掠过,“对不起,前殿还有些杂务未了,我得去处理下,晚点再过来陪你。”

  当地处世外桃源的日月神洞正准备筹办婚礼时,死亡的阴影却笼罩着神龙村。

  继陈致民之后,村中在短短十天内又死了两个壮年男子,而暴毙者的颈部皆有明显咬痕,死状亦是被吸干了血般骨瘦如柴。

  发生如此离奇的怪事,村长除了准备更丰盛的祭品请蛇神高抬贵手,有些恐慌的居民已吓得在联外道路抢通前,举家翻山越岭到外地避风头了。为此,胆小的许美燕才答应舅妈,搭乘运粮的直升机先行返家。

  尽管洞外片风声鹤唳,被瞒在鼓里的曾子姣,仍沉浸于大婚在即的喜悦。此刻的她,正对着镜中那玉雕似的人儿,眨动惊艳不已的星眸。

  鲜艳夺目的红,由精绣着百鸟呈样的及地长裙,往上渐层至宽袖的对襟短糯,再配以轻薄罗纱所制成的披帛

  这袭仿初唐风格的嫁衣,将她曼妙的身材衬得婀娜多姿,连旁侍衣的祁姥姥,也不禁看痴了。

  “实在太美了!我要是大王的话,早猴急得马上押王妃进洞房呢!”她赞道。

  “姥姥,您别取笑人家了。”曾子姣忙掩住嫣红如醉酒的酡颜。

  “蓉姑,你愣在那儿干啥?还不快点帮王妃系上腰带?”祁姥姥啧了声。

  “是!”沉秀蓉立即谦卑地半跪着服务,“请王妃试试这个颜色”

  “舅妈,你这样会折煞我的。”曾子姣急欲迎起。

  “能为王妃更衣,是奴婢的荣幸。”她细心地打了个漂亮活结,仰起头,“‘沉秀蓉’只是凡间的称呼,在日月神洞,切皆以辈分为分际。还请王妃唤奴婢‘蓉姑’否则大王会不高兴的。”

  “可是”她怎叫得出口?

  “蓉姑说得没错,如果王妃叫她‘舅妈’,那大王岂不也得尊她为长辈?”祁姥姥梭巡遍行头,“嗯!这裙子好像长了点,可能要改改蓉姑!你听到没?”

  “喔!”沉秀蓉突然站,却不慎打翻手边的针线盒。

  “你这丫头平常挺机灵的,怎么今天却笨手笨脚的?”祁姥姥不禁叨念。

  “姥姥,可否劳您去趟厨房,帮我熬碗冰糖燕窝?这些烦琐的配饰,可把我折腾惨了。”想为沉秀蓉解危的曾子姣,作势要脱下身的累赘。

  “老身这就去!”祁姥姥临走前还交代沉秀蓉“记得裙子要修掉寸喔!”

  “是!”她恭敬地接过石榴裙。

  然而才伸手要拿针线,却被针头戳出了血珠,其中滴正好落在白色的祥鸟图上。

  “蓉姑该死!弄脏了王妃的嫁衣,我”她立即跪下请罪。

  “弄脏了可以再洗。倒是你的指头,要不要紧?”曾子姣关心地问:“舅蓉姑,我觉得你有些心不在焉,是不是田教授又犯病了?”

  “多谢王妃关怀,春哥的身体好很多了。”谈及丈夫,她的脸上漾出羞怯的笑意,但又随即隐去。“不过他这阵子忙于花房的重建,每次奴婢到家时,春哥常已疲累得沉睡不醒。今天刚好是他生日,其实奴婢很想早点回家为春哥庆生的,只怕祈姥姥不肯同意,所以”

  “你怎么不早说呢?有我的特准,祈姥姥绝不敢多置词的。”说着,她指指桌上的竹篮,“这东西你顺便带回去吧!算是我的份心意。”

  “多谢王妃!”沉秀蓉的眼眶立即泛出泪雾,“有朝日,蓉姑定会报答你的恩德的!”

  瞥了眼篮内厚实的灵芝,沉秀蓉三步并作两步的狂奔回家。王妃赐予的这项厚礼,对虚弱之身无疑是最佳补品,教她怎能不兴奋?

  “春哥!我回来了!”

  霍然推开门,没有任何回应,于是她搁下竹篮往花房去。倒塌的砖墙经过修补后,已大致恢复了九成的面貌,只差玻璃窗得等到公路修复后才能进料。猜想丈夫应该正忙着整理花种,为了给他个惊喜,于是沉秀蓉悄然捱近那道还漆得新亮的

  “嗯啊”岂知怪异的声浪阵阵传来。

  “噢!秀蓉”田遇春近乎申吟的喘息,更震住了她的步伐。

  透过破窗,沉秀蓉看见位高举着双腿的陌生女子。而急速的在那副同体上律动的男子,不正是她那位平日老实得连跟欧巴桑说话都会脸红的丈夫?

  “他居然敢背着我搞女人?”

  妒火攻心的沉秀蓉,第个念头便是想踹开门大掴那狐狸精顿。然而这门像粘了超级强力胶似的,怎么拉都拉不开。更邪气的是,任凭她叫破了嗓门,切的音量仿佛全隔绝在外,田遇春依然故我地逞其快活,而口中喊的却是她的名字?

  “不对!这分明是有人设下结界”悚然惊的她,转而急呼:“春哥!你醒醒,那个女人不是我呀!你醒醒!”

  阵叫嚷后,田遇春突然瘫晕了过去。沉秀蓉吓得漏跳几拍心律的同时,那脸春风得意的女子,已理好仪容走了出来。

  “春哥!”她随即冲进去,探看丈大的况状谢天谢地!尚有气息。“你对我丈夫下了什么妖术?为何他会杷你误认是我?难道你是朱胭脂?”

  “你很聪明!”朱胭脂拢拢微乱的发,荡地笑,“放心!你丈夫还活着,只是体力差了点,撑不了多久就泄光了,沉秀蓉,你怎会找上这种人当老公的?”

  “你”这不要脸的妖女!沉秀蓉扬起的手竟僵在半空中。

  “凭你凡人的肉身也想动我?”她冷嗤声,“还是留点力气,好把你心爱的男人抬进屋里去吧!”

  “原来春哥这阵子异常的昏睡,全是因为你的纠缠?”天哪!她早该起疑心的。“你应该看得出来他体弱多病,为何还要挑上他?”

  “说来也算巧合。我离开实验室后,时无处可去,人家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带,哈!蛇王定没料到我会躲人他的奴仆家,所以我就藏匿在此罗!哪知你那殷实的老公还挺好心的,不时拿食物来喂养我这只受了伤的大蜥蜴,否则我哪能康复得如此迅速?”说着她吐了吐令人恶心的丑舌头,“其实我曾企图勾引他的,可惜这呆子只对你死心塌地,于是我施了点幻术,让他以为我是你而情欲大动。”

  “你真歹毒!”沉秀蓉恨恨骂道:“纵使吸干了他的精血,对你的功力又没有任何助益。”

  “你以为我会那么饥不择食吗?”朱胭脂轻笑声:“我这个人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那些死去的村民若非如赵大通之辈,全是想占尽女人便宜的滛恶之徒,也不至于惨死我手了。念在你老公收容我的份上,以及他对妻子的忠实,我才让他发泄下憋禁已久的欲望。”

  “那陈致民呢?他不也曾救过你,而你还不是恩将仇报了?”她立即反驳。

  “他这人本来就死有余辜!若非愚蠢的他坏了我的大事,蛇王那个没用的懦夫岂是我的对手?”朱胭脂冷然瞥了他们夫妻眼,说:“躲得了时,躲不了世!只要我功力恢复,蛇界的霸业终会归我蜥蜴大国所有。你回去告诉白朗,上次的那笔帐,我很快就要向他双倍讨回来了,如果他不想死无葬身之地的话,就乖乖带着蛇王的头来见我。哈哈!哈哈哈”

  刺耳的阴惊笑声,随她飘然的衣袖扬长而去。沉秀蓉的手这时才得以松放下来。余悸犹存的她,不禁抱着田遇春痛哭。

  ◇◇◇

  安置妥丈夫后,沉秀蓉立即直奔日月神洞。

  “这个妖女,居然连田遇春也不放过?”白朗知悉后,不禁怒拍桌子。

  “我实在不放心春哥独自在家,若是那妖女再来怎么办?他的身子哪禁得起再的纵欲?”她担忧地说:

  “我马上去求王妃,让我留在家里照顾他”

  “慢着!”白朗拉住她:“佳期在即,还是别拿这些琐事去困扰她,我跟大王报备声即可!”

  “谢谢白将军!”她番欠身致谢后,又问:“不过我直不明白,为何大王不准我们泄漏封印的秘密?如果王妃真是天庭的仙子,去除了封印的限制,说不定对大王更有帮助呢!”

  “大王哪舍得?”白朗解释,“这天庭的封印向封得牢密,除非法力高强者能收回得了,否则便得以利刃将它整块剐下来。而不管用哪种方式,去印的过程都是非常痛苦不堪的。何况王妃的身分又那么‘特别’;即使除掉了封印,说不定她还会反过来毒害我们蛇界呢!”

  “怎么会?她和大王那么恩爱?”沉秀蓉皱起不解的双眉。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他巡视过回廊的四周,确定无闲杂人等后才道:“王妃的元魂若是天庭中任何位仙子的话,也就罢了!偏偏她正是那位因私通魔王而被贬的梅仙子!”

  “私通魔王?”沉秀蓉不由得惊呼。

  “嘘!”白朗忙掩住她的口,“其实我对那件数百年前的典故并不清楚,只知道大王的元神丹是因为梅仙子的缘故才下落不明。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妃应该就是梅仙子转世,所以大王宁可她当永远的曾子姣。”

  “我明白了。若是让王妃回复记忆,说不定会成为魔界的内应。而无论杀或不杀她,对大王都是个难以抉择的难题。”

  “没错,所以大敌当前,我们绝不能再兴风作浪’了。”说着,他拿出几颗色彩艳丽的石子,“这些‘结界之石’,你拿去分放在屋子的四周,也许可以挡挡那妖女。”

  “谢谢白将军,那么我先回去了。”

  沉秀蓉告辞后,白朗亦跟着离开静谧的回廊。然而他却不知道,幽暗的—角,曾子姣已直挺挺的僵立在那儿多时了。

  第九章

  大王的元神丹,是因为梅仙子的缘故才下落不明。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妃应该就是梅仙子转世,所以大王宁可她当永远的曾子姣

  若是让王妃回复记忆,说不定会成为魔界的内应。而无论杀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