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现在我还没有上班,经济有些紧张,现在像这样会过日子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从今天点菜的事情上我对苑苑的好感又增加了些。只不过我中了彩票的事情已经告诉给了她,是她不相信而已。

  苑苑说的很对,这家饭店的服务态度的确很好,菜上的也很快,我们两个人边吃饭边聊天,苑苑把刚才在办公室里的情况详细的告诉我遍,听她说话的口气,好像是曹县长行人被她说的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陈大前哥,那个曹县长也提了几个问题,不过他倒没有什么,主要是和她起来的那个像个妖精样的女人,她还不相信的问我既然救我的人不认识我,那人家为什么要救我啊?”

  “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苑苑,她说的那个打扮的像妖精样的女人我知道,就是曹县长的秘书,看来她不光是花瓶,还颇有些头脑啊。

  “哼,她们的问题还能难倒我这个名牌大学生了吗,我告诉她难道不知道有见义勇为这个成语吗?再说了,我又问她如果那天是她遇到那样的事情,难道她不希望别人去救她,反而希望坏人得逞吗?听我这样说,气的她都不说话了,光坐在椅子上喝水了。”

  事情的经过非常明白了,也是就说曹县长行人从苑苑这里什么也没有了解到,于是他们就回去了。苑苑说苏老师还礼节性的挽留了他们下,不过曹县长说今天就要回去,还有好多工作等着他呢。

  听到苑苑这样说,我陷入了沉思,曹县长行人千里迢迢从凤凰县开车来到上海就是想了解具体的情况,进而找到我,现在他们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就回去了呢?曹县长能坐在县长这个位置上应该是有些头脑的,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个秘书兼参谋的妖精。

  我并没有把我的这个想法说出来,曹县长在凤凰县胡作非为但是仍然稳坐县长这把交椅,他绝对不像苑苑说的那么好对付,不知道他们又想出来什么鬼点子呢。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个好的主意,对了,停会儿我就回房子试试去。只有真正的知道曹县长离开了上海,我才能松口气啊。

  和苑苑在饭店吃过饭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大概是因为把曹县长他们打发走了,苑苑显得特别的兴奋,她还要和我起去复旦大学里面逛逛,她说我都来上海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在他们的校园里玩过呢。

  “苑苑,今天我有些累了,改天我在陪着你在去复旦大学游玩,好不好?”

  因为想着刚才吃饭的时候考虑的计划,我没有答应苑苑的提议,虽然苑苑看起来非常的失望,不过她还是懂事的让我回去休息了。看着苑苑有些不乐意的样子,我把她送到女生宿舍楼下面,告诉她等她过星期天的时候,我们就好好的在复旦大学里玩玩,并且我们还要照几张像,听到我这样说,她才有些高兴了。

  苑苑上楼了以后,我也就向我住的地方走去,因为心里想着事情,所以我走的也非常快。刚才苑苑说曹县长他们已经回凤凰县了,我就有些不相信,并不是我不相信苑苑说的话,你想啊,曹县长老谋深算,是个老狐狸精了,要不然他在凤凰县胡作非为为什么还没有下台?何况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个精明的小狐狸精。刚才苑苑说的话毕竟是谎话,她现在认识我,并且也很清楚是我把曹县长的儿子打伤的。苑苑是大学生,毕竟单纯的很,我担心他们看出来苑苑撒谎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的解决,曹县长他们不可能如此迅速的离开上海,不知道曹县长和他的小狐狸精在想什么鬼点子呢?这也是我没有答应陪苑苑去复旦大学里游玩而急匆匆的回来的主要原因啊!

  第三卷第17章【两个我?】

  苑苑上楼了以后,我也就向我住的地方走去,因为心里想着事情,所以我走的也非常快。刚才苑苑说曹县长他们已经回凤凰县了,我就有些不相信,并不是我不相信苑苑说的话,你想啊,曹县长老谋深算,是个老狐狸精了,要不然他在凤凰县胡作非为为什么还没有下台?何况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个精明的小狐狸精。刚才苑苑说的话毕竟是谎话,她现在认识我,并且也很清楚是我把曹县长的儿子打伤的。苑苑是大学生,毕竟单纯的很,我担心他们看出来苑苑撒谎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的解决,曹县长他们不可能如此迅速的离开上海,不知道曹县长和他的小狐狸精在想什么鬼点子呢?这也是我没有答应陪苑苑去复旦大学里游玩而急匆匆的回来的主要原因啊!

  回到房子里以后,我把门反锁上,就迅速的把我的怀表打开,刚才吃饭的时候苑苑告诉我曹县长他们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就回凤凰县了,我有些不相信,曹县长他们大老远的来上海趟,难道就这么好打发吗?

  我平静了下心情,就把怀表调到今天中午苑苑从学校办公室里出来的时间了,随着阵熟悉的眩晕以后,从怀表的表盘上我清晰的看到曹县长和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秘书亲热的走在起,带着墨色眼镜的司机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曹哥,我想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凤凰县,我感觉到刚才那个叫苑苑的大学生说话有些不可相信,从我的感觉上我认为她有可能在欺骗我们啊!”

  “呵呵,我的小宝贝啊,你的鬼点子真多啊,那么按照你的想法,你觉得下步我们该怎么办呢?”

  曹县长其实也没有马上回去路的打算,这次来上海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要调查下打伤他儿子的人,刚才在办公室里他说要回凤凰县目的是想稳住苑苑的心,不过现在他还没有想到个比较妥善的解决办法。

  “曹哥,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在上海住下来,至少应该盯那个小姑娘几天,刚才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在躲避着我们,弄不好她真的知道打伤小建的凶手呢,你说呢,曹哥!”

  这个风马蚤的女秘书不光长的好看,而且也很有头脑,她口个曹哥叫的曹县长心花怒放,按照年龄曹县长都能当他爹了,旁边的司机显然是个懂礼貌的人,他只是在后面跟着,句话也不说。

  “恩,艳艳说的对,我们就先在上海呆几天,刚才我也发现那个小姑娘说话的口气有些不对劲,按说我们这样突然袭击,她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学生应该紧张才对啊。不过她好像事先知道了什么似的,口咬定救她的那个人她不认识,我们就盯她几天看看情况再说。”

  看到这里我顿时有些吃惊起来,曹县长果然是个有些头脑的家伙,他的那个小情人也不仅仅是个花瓶,如果我不知道他们的这些谈话,说不定明天我和苑苑在起吃饭的时候曹县长他们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啊!看来这次我真的遇到对手了。我冷静的点着支香烟,继续看他们接下来的谈话。

  曹县长他们三个人走出来复旦大学,就钻进了他们的奥迪汽车里。司机启动了奥迪车,小心的问道:“曹县长,现在我们去哪里?”

  “到附近找家宾馆,我们先住下。对了,停会儿你给你嫂子打个电话,就说这次来上海考察事情比较多,我们还要过几天再回去。”

  “恩,好的,到宾馆安排好以后我就给嫂子打电话。”

  司机小刘很快的答应着,他把车开到马路上。这个时候艳艳撒娇的对曹县长说道:“曹哥,等我们把事情调查清楚了以后,你要陪着人家在上海好好的玩玩,行不行啊?”

  “没问题,我的小宝贝儿,你放心吧,这次我定让你在上海开心的玩上几天!”

  艳艳听到这话非常开心,她温柔的把头靠在曹县长的肩膀上,曹县长那肥胖的手也自然的搂着她纤细的嫩腰了。司机小刘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样,他专注的开着汽车,不大会儿他们就来到家宾馆门前,我看清楚了他们住的房间号以后,就把怀表合上了。

  考虑着刚才他们的谈话内容,我点着支香烟抽着,幸好我在吃饭的时候想起来这个办法,要不然被曹县长他们盯上了我还不知道呢。这几天苑苑肯定会来我的房间找我呢,曹县长对于我的长相应该比较的清楚了,他儿子肯定不止次的给他描述过我这个仇人的长相。曹县长老巨猾,他的那个小情人又精明无比,看来我真的要想个很好的办法收拾他们下,不然的话在上海的日子就有可能过的不舒服啊!

  抽完香烟以后,我掏出来手机拨通了苑苑的电话,我要告诉她现在曹县长还没有走的事情,不巧的是苑苑的手机关机了,大概是没有电了,我也不知道她宿舍的电话,只好作罢。

  我思考着刚才的事情,忽然想起来我应该给我的师父打个电话了,让他也好给我出个主意啊!拨通了师父家里的电话以后,是师母接的,师母听到是我,她关心的问我在上海过的怎么样,遇到师母困难了没有?

  关心的话让人的心中产生种温馨的感觉,师父师母是真心关心我的人啊!本来我是想告诉师母曹县长他们来到上海的事情呢,不过现在我忽然改变了主意,师父师母为了我已经操心够多的了,有些事情我就要自己去解决,师父不是经常告诉我遇到事情要多动脑子吗,我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师父师母来帮忙吧。

  “师母,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时间长了,想你们了,所以就给家里打个电话,你和师父的身体都好吧?”

  “我们都好着呢,就是有些牵挂你,你个人在上海不知道过的怎么样。头几天我们去搞长跑运动了,回来后我看到有几个上海地区的未接电话,我猜想应该是你打的。我打过去以后人家告诉我是公用电话。”

  头几天我的确打过几个电话,师母真细心啊!我问她师父是不是在家里呢,师母告诉师父出去了,好像是去别的武馆了。

  师母问我有什么事情没有,我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想和你还有师父说几句话!”

  和师母聊了会儿家常,我想起来现在我已经有手机了,于是我就把手机号码告诉给了师母,我没有告诉师母我中彩票的事情,平常师父就不喜欢投机倒把的事情,他喜欢实实在在的事情。我只是告诉师母我已经找到了个保安的工作,下个星期就开始上班了,手机是我买的个旧的,花钱很少的。

  师母也没有说什么,她告诉我现在凤凰县已经风平浪静,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听说曹小建已经出院了。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个很好的主意,于是我对师母说道:“师母,我记得咱们家放着本凤凰县电话号码本,你还能找到吗,我想知道曹县长家里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本在家里放着呢,你要他们家的电话号码干什么?”

  师母有些担心起来,她很奇怪的问我,我暂时还不想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于是我央求师母给我把电话号码找到,等事情办完了以后我再给她说。

  最后在我保证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师母才把电话号码本找到,把曹县长家里的电话告诉给了我。当然了我也没有忘记告诉师母我要电话号码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师父,师父那个人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如果他直到了我的计划,他肯定会阻拦的。

  和师母打完电话以后,看着我记下来的这个号码,我顿时有些兴奋起来了,我心里暗暗的想,曹县长啊,你老人家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在宾馆里和你的小蜜睡夜吧,说不定明天晚上就睡不成了啊!

  我点着支香烟,稍微平静了下心情,就用手机拨通了曹县长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正好是曹县长的妻子,她听我说她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上海睡觉的事情,她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样会大吃惊,而是很严肃的问我是什么人,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不愧是曹县长的太太啊,反应就是敏捷啊!刚才我光想着把曹县长偷情的消息告诉他老婆,然后他们两口子会打闹番,想不到人家还不相信我。

  “哦,你问我是谁啊?这个我不方便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今天晚上和曹县长睡在起的是个叫艳艳的女孩子,当然了,她是曹县长的秘书,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曹县长老婆的话,而是把那个叫艳艳的女孩子拉了出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我说出来艳艳这个名字的时候,电话那头传过来阵气愤的声音:“又是这个小狐狸精在勾引老曹,哼,老娘已经警告过她了,她怎么还和老曹混在起啊!”

  我听鱼咬钩了,就继续的添油加醋道:“大概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曹县长可高兴了,人家两个人亲亲我我的在上海的南京路逛了天,然后又去住宾馆了。曹县长告诉你他是到上海来考察的,并且还让司机告诉你他在上海很忙,还要在上海呆几天吧?呵呵,其实他是陪着艳艳来上海享受生活了啊!”

  为了让曹县长的老婆相信我所说的话,曹县长和那个叫艳艳的小蜜逛上海的南京路我都编上了,这样更能引得曹县长的老婆相信。

  再说了刚才我也听到曹县长让司机往他家里打个电话,说的就是来上海考察的事情,我这话如同火上浇油,曹县长的老婆现在已经不再怀疑我了,她着急的问道:“小兄弟,你告诉我老曹和那个狐狸精住什么地方,如果确有此事,事后我已经会好好的感谢你的。”

  我的脸上露出来会心的微笑,不过我并没有笑出声音来。我告诉她曹县长他们住的宾馆地址和门牌号了以后,听到出来曹县长的老婆在电话那头用笔记的非常认真,我还没有忘记叮嘱她如果要来捉现在最好动身,上海地方很多,如果他们明天换地方了我就很难知道如此详细的地方了啊!

  “哼,我现在就动身去上海,我倒要去会会那个小狐狸精去!小兄弟,现在我暂且相信你的话,如果是真的话,事后我会给你大笔钱感谢你的。”

  曹县长的老婆很真诚的对我道谢了,现在我的心情相当的开心,呵呵,曹县长大概还不知道他的后院已经起火了啊!在老家的时候,我就知道曹县长的老婆特别的厉害,是个母老虎性质的女人,曹县长相当的害怕她,这点全县的父老乡亲都知道。

  当然了曹县长害怕老婆并不是因为她老婆那母老虎性格的原因,关键是曹县长能在凤凰县稳坐县长的交椅和他的老岳父不无关系,他老岳父曾经是市委副书记,虽然现在退居二线了,但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曹县长的大舅子哥现在坐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所以曹县长直惧内就是这个原因。

  我悠闲的抽着香烟,想象着今天晚上曹县长和他的小蜜幸福夜,明天早上她的老婆就到达上海了,曹县长和那个叫艳艳的狐狸精早上还没有就可能和来上海的母老虎见面啊,呵呵,好戏在后头啊!

  好心情需要别人分享,我拨通了苑苑的手机,苑苑关心的问我是不是刚刚睡醒,现在还累不累?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刚才我告诉她我有些累了,于是我将错就错的告诉她我已经休息过来了,并且现在有个很好的消息要告诉她。

  她兴奋的问我是什么好消息,我故意卖了个关子,告诉她现在我要去她学校找她,见了面以后在说。

  苑苑大概是在宿舍里呢,她给我说好了见面的地方以后,还没有挂电话的时候,我就听到旁边有女孩子笑嘻嘻的问道:“苑苑,你什么时候把你的男朋友带过来让姐妹们看看啊,都找到男朋友了也不说请我们吃喜糖的事情,哼,太不够意思了吧!”

  旁边还有几个女孩子符合着,只不过后面的话我没有听到,应该是苑苑把电话捂住了,苑苑告诉我她会儿就过去,让我在那里等她会儿,说完以后她就迅速的挂上电话了。

  想象着刚才苑苑的舍友所说的话,我的心情也有些激动,有些期待着和苑苑见面,我想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心理吧!

  在复旦大学漂亮的校园里,我和苑苑坐在个小木亭子内聊天,苑苑显然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看的我都有些心动了,如果个女孩子在见你之前精心的打扮过,虽然不能保证她爱你,但是至少能说明她是在乎你的,你在她心目中还是有席之地的。

  “陈大前哥,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

  大概是刚才在宿舍里她舍友的话让我听到了,她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她问起来我所说的好消息了。女孩子就是害羞啊!我笑了笑,告诉她曹县长现在还没有走呢,他们现在就在复旦大学附近的个宾馆住着呢!

  “什么?你说曹县长他们还没有走,竟然住在上海了?陈大前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这也算好消息吗?”

  苑苑相当的吃惊,她反应如此的强烈也是担心我的安危,我告诉她曹县长没有走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很快曹县长的老婆就来上海了,这应该是个好消息了。

  苑苑的表情相当的困惑,我点着支香烟,就把刚才我给曹县长的老婆打电话的事情告诉给了苑苑。

  “哦,对了,陈大前哥,你是怎么直到曹县长没有离开上海的啊?”

  苑苑思考着我所说的话,她歪着头奇怪的看着我问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是通过怀表调动时间才知道的吧,现在的大学生接受的都是无神论的教育,这样说他们根本不会相信的。

  “苑苑,你不用问那么多了,反正明天早上曹县长家里的那头母老虎就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