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6(1/2)

加入书签

  第91章绝杀四

  妖蓝原创再发于2008-6-1718:39:38长篇小说言情

  一轮弯月斜挂在寂寥的空。一个纤细飘渺的影坐在地,斜倚廊柱。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她的,增添了离的神采。月光洒在她秀美绝伦的脸,衬得她的脸苍白而又透明,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不忍碰触,仿佛一碰,就会消失一般。

  若柔沉寂地静坐著,轻轻地抬起手,捏了一个手势,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月光下朦胧地抹了一层诡异的银光。片刻后,若柔收回手臂,昂首望着星空,片片浮云缓缓的掠过了空中的弯月,媚的晚,死一般的寂静。皓洁的月光铺洒在丛林,为森黑增添了几分生活的氛。

  一阵轻微的响动从暗传来,若柔淡然地笑了。

  一黑衣的白休从暗走出来,飘逸清瘦的脸庞满是暖的笑意。

  “都准备好了吗?”若柔问道,语有点急切。

  白休轻轻的点,目光中满是灿烂的笑意:“什么时候行动?”

  若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摇摇道:“这几天我要找帝姬问一些事,三天后的此时准时行动。”借着月光若柔仔细的打量着白休,忽的轻轻一笑:“你还是穿白衣服更好看一些。”

  白休低一看,笑道:“是吗?”他抬起来,冲着若柔缓缓张开双臂,若柔下意识的便钻进他的怀抱中,没办法,小时候就养的习惯啊,大了,也改不了了。迎面一风般的息扑面而来,若柔贪婪的伏在白休的怀中汲取着暖。

  “两位好有闲逸致啊。”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若柔地一惊,回看去。

  南翎的眸子泛著傲的寒,绝逸俊美的脸孔沉无比,他的神一向冰冷,这时更冷酷得可怕。一旁的缪以宸手中把玩着银的袖珍手,碧绿的眸子里满是狠的杀意。伊蓝诺在他们边叉开站着,一脸莫测的冷淡,蔚蓝的双眸中充满了浓浓的嘲讽和幸灾乐祸。

  白休松开手臂,将若柔遮在后。

  南翎凉凉的开道:“躲什么呢?宝贝?”冷的语带着三分戏谑,冰寒透骨。一双茶的双眸森冷而又鸷的瞪着若柔,脸晴不定。

  若柔皮发麻,今晚的形着实危急,如果不能全而退,以后的计划都会付诸流,想到这儿不方寸大。白休暖的大手轻轻的握住了她,若柔一怔,立刻镇定下来,吸一,已是打定主意拼命也要护住白休。

  “怎么不说话了?”缪以宸盯着白休握住若柔的那双手,恶狠狠的说道:“还不过来?”

  若柔挣开白休的手,慢慢向缪以宸走去。甫一近,缪以宸便一巴掌扇过去。

  “啪!若柔被恐怖的力道扇得脸偏过一边,迅速红肿起来,唇边流下鲜红的迹,若柔轻轻抹去唇边的红,忍住火辣辣的疼痛,还好,他还算是手下留了。

  白休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好脾的他握紧了拳忍不住要出手,却被若柔一个眼神制止住。

  “哼!”缪以宸冷哼一声,握着的手对准了若柔,红唇轻佻:“这双眼睛很是漂亮呢,可惜却看不该看的!”

  冰冷的管指着谁的谁都不会好受,尤其是执的绪很不稳定,若柔淡淡地看着面前拿着一脸冰霜的。

  南翎一个示意,手下的立刻向白休攻去,若柔被擒,白休自是不敢抗,硬生生受住几拳,不一会儿便呕出鲜。

  “心疼么?”南翎看着若柔淡淡的问道。

  若柔惨白着脸,摇了摇。

  “不心疼?”南翎挑了挑眉。继而又轻轻的道:“那留他何用,杀了吧。”

  “住手!”若柔喝道,“我的不需要你来动手。”

  “你的?”南翎盯着若柔,森的语调慢慢的重复着若柔的话,若柔毫不退缩,迎着他的目光看进他的眼里。一瞬间寂静的有点可怕,杀意一点点从盛怒的南翎溢出,所有的喉咙似是被无形的手掐住,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微弱。若柔的心几乎要跳到里,可是面却非常镇定,无论如何,白休一定要活下去。

  寂静的空里忽然飘来一种熟悉的味道,随即是金属撞击的闷响,一种诡谲不安的震动在空中来。侧耳细听,那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

  场的南翎和缪以宸脸大变,若柔勾唇冷笑:“看来他的攻开始了。”来的真是时候啊,若柔暗暗松了一,几乎都要感谢那个了。

  突然的巨响让在场的每个心地一颤,浑沾满腥的影卫稀稀疏疏的退败进来。

  南翎抓住若柔,命令道:“迅速撤进大厅。”寂静的天空慢慢变红,冷风呼啸著在耳际边刮过,带著一阵又一阵如刀尖般撕扯的刚烈。撤退的途中并不顺利,一大批的黑衣攻了过来,看况,整个南府好似已经被占领。南翎的黑发空中肆意地飞舞著,冷漠的眸子就像是燃起了火焰,狂的怒火瞬间点燃,宛如来自黑暗中的嗜修罗,震撼著在场的每个。

  进入大厅后,南翎火速布置好防守,边的影卫已经牺牲了大半。

  暗里几缕急速的声响划过空,花随着几声闷响飞溅开来,连惨声都没有发出,南翎边的几个影卫立刻倒下。

  莫润泽慢慢放下,黑眸流光微善,神秘诡,薄唇边弯起宠溺而残忍的弧度:“柔儿,准备好接受我的愤怒了吗?”

  “你打算用指着我到什么时候?”若柔面无表地看着脑门那把手,冷冷的问道。

  缪以宸轻笑:“怎么,还想着你那个?”

  “别说的那么难听。”若柔撇过脸。

  影卫本抵挡不住黑衣诡异迅速的手,大批的黑衣攻了进来,南翎冷着脸,静静的看着黑衣训练有素的分开一条小道,个个凝神屏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一白衣的莫润泽缓缓走了进来,黑的眼眸在在场的每一个脸一一扫过,角溢出一丝笑容:“好久不见了。”

  第92章绝杀五

  妖蓝原创再发于2008-6-1718:39:38长篇小说言情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房内的氛很是怪异,莫润泽笑盈盈的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最后,目光终于对准了若柔,看着若柔苍白的脸,莫润泽的黑眸光流转,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目光惊邪鹜得让她浑寒毛倒竖,那漂亮的黑宝石般的眼眸中闪出幽静的光芒,一步一步地逼视着她,仿佛可以淬出毒来的艳罂粟,让不由心底发颤。

  他长翘的睫毛微微舒展,漾开个美丽却危险的笑:“缪少爷,放开柔儿吧。吓坏了我的宝贝,我会心疼的。”

  缪以宸哼了一声,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他的另一只手,慢慢地移到若柔皓白的颈间,掌间炙的触感烫烧着若柔的肌肤,他手下的力道就足以让她窒息……

  莫润泽淡淡一笑:“缪少爷手的力道可要拿捏好了,柔儿可是很娇弱的。”

  “呵,娇弱?不见得吧?她一个满足我们俩好像还是绰绰有余,居然还有力找呢!”醇优雅的声音响起,若柔还没有应过来,下巴已经被南翎的手狠狠攫住。

  空中肃杀的息弥漫开来,莫润泽顺着南翎的视线挑起眉,面无表的打量着白休,眼中一闪而过的是冷的杀意,脸却扬起一丝轻笑:“白休?”

  白休点了点,一双星眸却是看向一旁的若柔,平和的眼里,氲氖的是层层柔,用无声的眼神给她以支持。

  “柔儿,你真让我伤心。”低柔的声音响起,莫润泽致的脸挂一抹受伤的神,慢慢走前去,毫不理会缪以宸和南翎告的眼神,长轻勾,脚下那重达百斤的影卫尸体便迅速飞起砸到远的地板,呯地一声巨响。

  若柔眨了眨眼睛,莫润泽那熟悉而陌生的息已经近在耳边,轻笑地抬起她倔强而惨白的脸:“我允许你和我玩一些,但是你知道我是有限度的,而你这次突破了这个限度。所以我在想,如果抓回我的小宠物,我该怎样调教你好呢?”

  的吻印了若柔的耳垂,若柔体地一僵,耳边传来轻笑:“瞧你,离开我这么多天对我的味都陌生了。”感觉到他的撤离,若柔松了一,却在下一秒被他按住四肢,丰润的唇瞬间被封住,极其熟练地辗转吸吮,留下润的痕。

  南翎和缪以宸却在此时发起了进攻,却被莫润泽敏锐的避开,后的黑衣立刻如般涌前去。若柔见机地跳出包围圈,还未稳住形,后传来一阵冷风,若柔立刻向后避开,却正被狠狠的一拳打在腹部,疼痛像汹涌的一样迅速袭击而来,若柔喘着看清攻击自己的正是伊蓝诺,一扬手,掌内的一银针出,险险擦过他的脸颊,趁他被阻的瞬间立刻向白休跑去,右手用力挥出,挡开一个向她攻击的影卫,掌缘沿着他的位重重的切下,干净利索的解决掉他,与此同时,白休也开始发动进攻,一片混中,她和白休慢慢靠近。

  只差一步,缪以宸的又一次抵住了她,若柔无奈的停止了攻击。

  “都给我停下。”缪以宸冷冷的说道,莫润泽手一扬,正在攻击的黑衣停止了进攻,又一次整齐划一的分两排分列于莫润泽的后。

  缪以宸转向若柔,绿眸中闪过一丝影,大手地撕裂她的衣衫,若柔露的雪白手臂带着少女特有的娇羞柔嫩,露在紧张的空中,愈加散发出的美丽。

  莫润泽眯起一双黑眸,看向缪以宸。

  缪以宸一阵怪笑,冲着一旁站立着的南翎低声道:“翎,还不动手?如此活生香白白放过岂不可惜?”空闲的双手慢慢的抚过若柔露的手臂,一点点的揉捏着,满是挑逗。南翎会心的一笑,出言道:“是啊,如此美景怎能错过?”

  莫润泽忽的摇,眼里有一丝惋惜:“我承认我被怒了,你们破坏了游戏规则。”抱着双臂,他却并不急于前,乌眸深有着淡漠的嘲讽,故意给她一个惩罚,如果她臣服于自己,现在又何必会受到这样的侮辱,他倒要看看那个白休会怎样。

  手指滑过自己体,皮疙瘩掉了一地,麻痹的感觉好久都不会消失,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当着白休的面,若柔实在是忍不下这样的侮辱,更何况她本不想白休为自己出手受伤,角勾起一抹笑容。

  南翎和缪以宸在她肆虐的大手的一顿,他们惊讶的看向若柔,却在下一瞬间纷纷倒在地。他们原本白皙的脸闪过一丝丝的黑。

  若柔低下,看着他们,眼里闪过一丝怜悯:“真没用,你们连莫润泽的三实力都不到,却莽撞向他发起进攻,我早就料到这一天的到来。只是可惜种在你们的蛊虫了,控制你们真一种是费。”

  “你什么时候种下的?”南翎扭曲了俊颜,恶狠狠的说道。

  莫润泽黑的双眸中划过一丝不屑,“真是可怜啊,被利用了还不知道吗?她是鸩影门的门主,在别种下小小的蛊虫又有何难?”

  南翎咳嗽了几声,泛白的脸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右手伸向前的几排。。。。。。

  若柔看着他的动作就知道不妙,一扬手发出几排银针,打在他的手,,趁着南翎吃痛的一瞬间,飞快的撤退,但还是晚了一步,爆炸的灰尘扬起半天高,金属断裂发出刺耳的声音,夹杂着黑衣的惨在回。。。。。

  爆炸的一瞬间,若柔撤退的体被白休地向后一拉,按在地,一被冲击险险从他们擦过,巨大的声响让若柔一瞬间几乎失聪,被震的晕晕沉沉,所幸的是,她及时跳避开没受直接伤害,但是露在外的手臂被刺得鲜淋漓。白休的脸颊鲜汩汩流下,低落在地板,若柔一瞬间心都凉了。白休抹了一下脸颊,若柔这才发现只是皮外伤,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烟雾渐渐散开,一片凌,伊蓝诺倒在中,下是昏中莫润泽,南翎和缪以宸昏倒在不远的地方。看来,南翎刚才是向莫润泽的方向仍了微型炸弹,可是在危险关伊蓝诺挡在了莫润泽的前,替他承受了巨大的爆炸力量。

  若柔捡起地的支,对准了生死不明的南翎他们,现在正是除掉他们的好时机,决不能心慈手。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犹豫了一下,若柔扔掉了手中的,拉着白休,消失在幕之中。。。。。。

  在他们消失不久,一个风华绝代的出现在现场,看着屋里惨烈的景象,撇了一下红艳的唇,低叹一声,还是给她逃了,但是,他不相信,她会逃得了,以后的子将会非常彩,狩猎者与被狩猎者,一场刺的游戏啊。。。。。。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若柔轻轻地踩著飞机毛茸茸的地毯,静静地凝视著窗外,任朝的金辉笼罩著自己。晨光蕴染,光晕渐渐扩散,逐渐撒遍大地,清澈如的眸子微微眯起,忽而渐渐合,她朝著天边深深的吸了,感觉到了无限的舒畅,亲,我会越来越强大,在这个世界好好地活下去的``````

  第93章密地一

  妖蓝原创再发于2008-6-1718:39:38长篇小说言情

  僻远的小镇,被多的流潺潺围绕。夕西斜,河面浮光跃金。两岸楼舍无数,或低檐灰面,或红墙碧瓦,古古香,不带半点现代化息,没有丝毫污染。空异常清新,弥漫着淡淡的烧饼等小吃的香味。各种吆喝卖声不绝于耳,一派闹景象,俨然一座繁盛的小镇。

  若柔和白休一朴素的装扮,此刻正坐在路边露天的小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过往的行。

  白休看着若柔惬意舒心的笑容,心中不泛起淡淡心疼,自她亲去世后,他从未见过她这么快乐的模样,整张小脸虽然因为不停的赶路充满疲惫,但那双亮晶晶的黑眸却满是动的光彩。

  腾腾的一大碗小馄饨端了来,若柔拿起筷子,架起面前的烧饼,啊呜一,烧饼的脆香甜立刻充满整个腔,香的她满脸幸福。

  “慢点吃,喝汤。”白休的语中掩不住的笑意。

  若柔乖乖的低下,舀起一勺汤,细细的抿了一,入的甜鲜,让她几乎连都要吞下去:“好好喝啊。”

  “你喜欢的话,以后我天天带你来吃。”

  若柔怔了一下,抬看向白休:“答应了的事,一定要说到做到啊。”

  “那当然,鬼丫,我何时骗过你。”白休嗔怪,推了推眼前的汤:“快点吃吧,这个小镇是入山的最后一个镇子了,山后可就没有这么多好吃的喽。”

  若柔听话的埋大吃,复又抬:“你也吃啊,别光顾着看我,吃完后我们就去购置一些山的必用品。”

  白休点了点,低下慢丝条理的品尝起来。

  ------------------------------------------------------------------------

  莫润泽张开蒙的眼睛,眼前一片懵懂,仿佛笼了层莹黑的幕帐,体里也像燃了一把火,烧得滋滋作响。那熬得骨都要蒸出汗来的高却如附骨之蛆,附和着周的剧痛,仿佛要将他生生熬渣滓,神智蒙着抓不了一丝清明,不管怎么努力,周围的一切还是灰蒙蒙的。

  一个清凉悦耳的声音响起:“你的眼睛受伤了。”慢丝条理的语速夹杂着懒洋洋的妩媚,透着淡淡的说不清的意味。

  “你是?”他嘶哑的说道,喉咙一阵刀割般的疼痛。

  来好像向他走来,忽的伸出手,下巴一阵冰凉,接着便被抬起。如此这般轻挑的举动含着莫名的羞辱,莫润泽登时大怒,可是形刚略微一动,全的痛楚便炸开了,疼得他差点昏厥。

  “呵呵,小莫,不记得我了吗?”

  “你是。。。。。。他?!也司?”莫润泽略微一怔。

  “答对了。”也司低低的笑道:“我的小柔儿承蒙你这几年的照顾,真是呵护有加啊。”还是那般的清凉动听的声音,却隐含着怒火。

  莫润泽静静的一言不发。良久忽的开:“柔儿失踪的那段时间是在你那儿了?”

  也司轻笑:“是的,不过她没有认出我罢了。想不到你还记得也司这个名号。”

  “柔儿没有听过你的名号,你的相貌变化有如此之大,她没有认出也是应该的。”

  也司媚眼一挑:“啧啧,小莫这么大了,怎么做事还是那般冲动,居然和南家的小朋友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哎,小翎和小宸这次伤的不清啊,还有那个蓝眸美少年至今还是昏不醒,若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