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样说,黄日翔心里不禁送了口气,只要事态不扩大,切就还有转机。

  陆铮扫了眼正在勘查现场的警察,缓缓地道:“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当街杀人,实在是胆大包天。这件事情,希望黄书记能够给我个交代!”

  感受到陆铮平静却充满了压迫力的目光,黄日翔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这轻飘飘的句话,责任就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跑得这么快!

  可是现在这里就只有他最大,这个雷自然得由他来顶,所以心里虽然万般不愿,却不得不赶紧表态道:“陆铮少爷请放心,我们定会加派人手,争取尽快将这些不法之徒绳之以法!”

  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明白,敢如此嚣张买凶杀人,对方的背景显然不是市局所能够管得到的!

  不过管不到上面,要收拾下面的那些王八蛋还是很容易的。个大规模的打黑行动,很快在他脑海中构思成形!

  今天这件事非常简单,段宏亮甚至已经张狂到根本就没有想要将自己隐藏在幕后的意思。但是陆铮也知道靠这些人肯定奈何不了段宏亮,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表明下自己的态度。毕竟今天这件事情,除了段宏亮,还有这么多帮凶!虽然骆阳没有留下几个活口,但是这些人实在无法无天,也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敲打下!

  由于牵扯到段家,所以这件事情最后究竟要怎么处理,陆铮也不能决定。又对黄日翔交代了几句之后,他便转身望着骆阳和沈馨道:“找个地方把你们的衣服换了吧!然后我再打电话把这件事情给妈说下!”

  骆阳点了点头,没有反对。虽然他心里很想把段宏亮大卸八块,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却非常不合适。明天就是老爷子的寿辰了,如果事情闹得太大,肯定会影响很多人的心情。要不是今天这个事情的性质太恶劣,还有几条人命在里面,根本不可能捂得住,他其实更愿意息事宁人。

  第116章大场面

  虽然除了人命,但是陆铮说要走,黄日翔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阻拦,不但亲自将几个人送上了车,而且还深情地目送他们离开。

  第117章寿桃

  寿礼送寿桃,极为应景,再加上这两个桃子就像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可是骆阳却说个是玉桃,而另外个可以吃。

  第118章宗师的疑惑

  骆阳不由得奇道:“张先生,小的时候您见过我?”

  张宝华捋了捋唇边几根稀疏的胡须,然后点了点头道:“不仅见过,而且还帮你治过病!”

  叶笑没想到张宝华和骆阳之间,还有这么段渊源,好奇的目光不禁在两个人身上转来转去。

  唐思颖曾经给骆阳说过许多他小时候的事情,但是对于他受的伤却没有提到太多,毕竟与之相关的,都是痛苦的回忆。

  那些曾经的痛苦,没有在骆阳的记忆中留下任何的记忆,为了不惹唐思颖伤心,这方面话题他也没有多问。现在听到张宝华居然知道当时的情况,这不由得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充满期待地道:“您能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张宝华微微笑,道:“当时你因为头部受创,伤到了两条重要的经脉,导致脑部发育受损。后来甚至出现了危急生命的情况。但是当时的医生对于经脉方面的伤症根本没有办法,你父亲便把你送到了中南海,让我帮忙想想办法。可是我试了很多方法,却同样束手无策!”

  “呃”骆阳再次摸了摸鼻子。难怪听叶笑说自己不但伤好了,还练了身功夫之后,他就眼巴巴地赶过来了解情况,原来是他治不好的病人被别人治好了,心里好奇。

  张宝华没有理会骆阳脸上古怪的表情,继续道:“后来你父亲打听到了南云省的个中医能够治疗这种病症,便带着你前往。我本来打算等你们回来之后,再向他了解下情况,没想到会发生那种事情!”

  说到这里,张宝华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惋惜之色。

  当年的刺杀事件,骆阳虽然亲身经历,但是却没有留下任何印象。听到张宝华提起这件事,他脸上片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

  张宝华沉吟了下,道:“根据我当年的判断,你受伤的两条经脉非常复杂,基本没有康复的希望。就算侥幸活下来,智力也必定大不如常人,更不可能练武。能跟我说说你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医术和武道,在定程度上本来就是想通的,由于对人体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了解,很多武学高手同时也是医道高手的情况很正常。张宝华虽然是中南海供奉,但是对于医术这方面显然也有浓厚的兴趣,对个二十多年前的病例还有着那么强烈的好奇心。

  骆阳摇了摇头,道:“在我的记忆中,好像连药都没有吃过,更不要说生病什么的了。”

  在这个事情上,骆阳没有任何吹牛成分。事实上,听说陈阿婆将骆阳领回去的时候,他确实呆呆傻傻的,小的时候,他还有个绰号叫做阿呆。但是从记事以来,他感觉自己的智力实际上直比常人高出线,而身体素质,要比同龄人好很多。

  张宝华疑惑地道:“点相关的记忆也没有吗?”

  骆阳耸了耸肩,道:“点也没有!”

  “难道是被那个名医治好的?可是听思颖说,你们刚刚到目的地,就遭到了埋伏,而那个医生也中弹身亡了!”

  张宝华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探手,掌风如电,朝着骆阳的小腹拍了过来。

  看到他这突然的举动,沈馨和叶笑大吃惊。骆阳却没有任何的慌张,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这掌张宝华并没有出全力,可以收放自如,应该伤不到自己。可是面对这压迫力十足的这掌,他也不敢托大,下意识地运气于掌,迎了上去。

  嘭地声闷响之后,张宝华脸色微微变,惊讶地道:“你内力怎么这么强?”

  骆阳心里暗爽,脸上却不动声色,道:“很强么?”

  张宝华点了点头,沉声道:“能硬接下我这掌,至少也得有四十年的功力!”

  他刚刚只是想试探下骆阳的水平。虽然叶笑把骆阳的内力修为吹上了天,但是他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武学道,除了天赋功法,还要有足够的时间来堆积。骆阳的年纪摆在那里,就算有再多的奇遇,也不可能拥有太高深的修为。所以刚才那掌看着气势十足,实际上他并没有使上太多内力。

  可是双掌仆相接,张宝华顿时感觉到股至刚至阳的劲力疯狂地涌了过来!要不是他经验丰富,迅速加力,同时用层层的叠劲将骆阳的掌力化解,这下简单的试探便会让他吃个小亏!

  听到张宝华的评价,骆阳对于自己的实力总算有了个明确的了解。在和张宝华对掌的时候,他心里没有底,所以用上了六成的功力,如果六成是四十年,那就意味着自己现在拥有了别人苦修六十多年的功力!

  被那道金光照了下,就得到了这么强的内力,这可比虚竹那小子幸运多了!

  不过虽然了解到了自己力量的强大,但是骆阳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刚才和张宝华的掌力接触,他就知道感觉到了张宝华确实没怎么出力,而自己却用力过猛了!可是掌力这东西,有去无回,旦使出,就收不回来!

  就在他认为张宝华会被自己误伤的时候,使出去的掌力却好像撞在了根弹簧上,就这么来回弹了几下,轻描淡写地就将自己刚猛的掌力化作了无形!

  看来光有内力还不行啊!如果说张宝华对于力量的控制和运用属于艺术家级别的,骆阳感觉自己那种直来直去有去无回的风格,则像是个扛着锄头挽着裤腿的老农!

  在这之前,骆阳直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见识过张宝华那种妙到毫巅的控制力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

  张宝华显然不知道他随意的掌,居然让骆阳产生了那么多的感悟。他更好奇的是,骆阳如此雄厚的功力,是从哪里来的:“我曾经看过你的根骨,虽然也算是上佳,但是比起叶笑尚有不如。以你的年纪,绝对不可能修炼出如此强的功力!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

  总不能告诉你这些内力都是被道金光照出来的吧?虽然现在有陆家做靠山,不用担心别人强抢晶石,但是在没有彻底弄明白那玩意儿的来历之前,骆阳还是决定把它作为自己个人的秘密,牢牢埋在心里,谁也不告诉!

  见张宝华脸期待地望着自己,骆阳轻咳了声,道:“小的时候经常往山里跑,也许是无意中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吧?”

  张宝华可不是叶笑那种菜鸟,可以随便忽悠。听到骆阳这个猜想,完全不顾其宗师的形象,翻了个白眼,道:“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还天材地宝呢!在怎么厉害的天材地宝,没有经过人为的炼化吸收,也不可能自己变成内力。而且如果经脉不够宽阔,强行炼化吸收太多的天材地宝,最终只能被活活撑得走火入魔而死!”

  “呃,那应该是因为我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吧”

  在专业性的问题上,王宝华显然具有种刨根问底的精神。这点可以从他对二十多年前的病例进行回访这点上看得出来。所以在听到骆阳这句话之后,他充分发扬出了刨根问底的精神

  顺理成章地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给我看看!”

  直接让对方将修炼的功法拿出来看看,对于学武之人而言是大忌,但是张宝华的身份乃是中南海供奉,代表着国家的力量,有收集各种顶级功法的义务。而骆阳作为陆老的孙子跟国家的利益也是体的,双方之间自然不用像般人那么藏着掖着。

  当年陈阿婆让骆阳修炼这套功法的时候,也没有交代说要让他必须保密不得外传之类的话。当年他甚至想过在小伙伴中普及,只是很多人练了段时间看不到效果,都放弃了,只有他个人在陈阿婆的督促下坚持了下来。所以他很痛快地就将整套功法给张宝华背了遍,然后蹲在地上,把与之对应的几幅行功路线图也画了出来。

  那是套无名功法,记载在张不知道哪个朝代流传下来的牛皮上,看着就像是古代小说里面的那种绝世秘籍。只是其具体来历,就连陈阿婆也不知道,只是从小就知道家里人把这东西当做宝贝样珍藏。小的时候,他弟弟也因为好奇,修炼过段时间,可是由于很久都看不到效果,所以就放弃了。

  陈阿婆三十多岁的时候,双亲弟弟丈夫相继去世,接连的打击给她的精神带来了极大的伤害,整夜无眠。有次,她无意中将这份功法从柜子里面翻了出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养的原因,然后试着修炼了下,结果发现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而且睡眠质量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坚持了几年,她发现自己居然变得越来越耳聪目明!

  在把骆阳捡回来之后,陈阿婆见他呆呆傻傻的,便教他修炼了这套功法。坚持修炼了年多之后,陈阿婆发现骆阳的情况有着极大的改善,更加确定那套无名功法不是凡品。于是让骆阳直坚持,这样晃就是二十多年!

  将无名功法记下来之后,张宝华终于不再说话,时而闭目沉思,时而蹲下来对着几张经脉图推演了番,过了许久之后,才终于眼前亮,用种叹为观止的语气,道:“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法!创造出这种修炼功法的人,简直就是个天才!”

  能够让张宝华都如此赞叹,看来这套无名功法确实是好东西!

  骆阳心里喜,迫不及待地问道:“张先生,这难道真的是篇厉害的武功秘籍?”

  张宝华摇了摇头,道:“这确实是篇极为高明的修炼功法,跟我所接触到的典籍完全不样!但要说有多厉害,倒不定!”

  第119章无名功法

  骆阳奇道:“什么意思?”

  张宝华笑道:“严格算起来,你修炼的这篇无名功法,甚至并不能算是种武学秘籍!”

  刚才还说床在这套功法的人是个天才呢,现在又连武学秘籍都不是了!骆阳对张宝华这种说话绕来绕去关键时刻还要卖关子的行为严重鄙视,但是还要靠他来解答心中的疑惑,所以只好耐住性子,殷勤地道:“不算武学秘籍,那是什么东西?”

  张宝华道:“武学大致分为内家功法和招式套路两类,而你这套功法,练的既不是内力,也不是招式,而是体内的经脉!”

  见他说到这里,又停顿了下,骆阳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继续给他捧哏相声里面被调戏的那个角儿,用种疑惑的语气道:“修炼经脉?”

  张宝华点了点头,道:“对!这套功法的唯作用,就是推展经脉!你看过武侠小说,应该知道,经脉和丹田,乃是人体内力的载体,经脉越宽,那么能够储存和运行的内力就越多。冰火!中文”

  骆阳忍不住插嘴道:“你不是说武侠小说不能信吗?”

  张宝华道:“小说里面的情节大多数是扯淡,自然不可全信,不过有些常识性的东西倒是靠谱的!”

  他又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道:“传统的内家功法,般都不会刻意注重经脉的修炼。来经脉直是非常神秘而又神奇,很难掌握修炼技巧,二来,只要内力修为增加之后,经脉自然会随之拓宽,也没有刻意修炼的必要。可是这套功法,却只针对于经脉进行修炼,所以我说它并不能算是部完整的武学秘籍!不过这东西对你当初的情况倒是非常有用,而且拓展经脉,对于普通人而言也会有很大的好处,比如说耳聪目明什么的!”

  原来如此!听到张宝华的结论,骆阳心里不禁有些失望。还以为真是部盖世奇功呢,没想到作用居然跟公园里面那些老头老太太练的太极拳差不多!

  不过骆阳注意到,张宝华好像说的是,这不能算是套完整的功法,他忍不住好奇地道:“您的意思是,这套无名功法,并不完整?”

  张宝华对于骆阳的这份悟性非常满意,不过他却摇了摇头道:“对于拓展经脉来说,这套功法是完整的。我的意思是说,这无名功法,很可能只是另外部功法的部分!”

  “部分?”听到事情还有转折,骆阳的兴趣终于被再次调动了起来。

  张宝华笑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毕竟从来没有见过专门修炼经脉的情况。你这套无名功法就像是在修路,但是路修好之后,是用来让车子跑的。修路是基础,但是行车才是最终的目的!让我好奇的是,如此兴师动众地修路,也不知道是辆什么样的车!”

  骆阳脸遗憾地道:“可惜奶奶只留下了这套修路的无名功法,并没有如何通车的秘籍”

  张宝华望了骆阳眼,道:“刚才交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你的内力至刚至阳,甚至比佟师兄的纯阳功还要精纯。难道不是修炼了后面的功法?”

  骆阳心里正佩服这张宝华呢,仅仅只是看了遍那种无名功法,便推测出了那么多的信息。可是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那种高山仰止的感觉顿时碎了地!

  难怪他推测还有另外的功法呢,原来是着落在自己的身内力之上!

  只是他内力的成因和无名功法不样。那套功法可以随便说,可是关于晶石的事情,却坚决不能透露点风声!

  他打了个哈哈,道:“从小到大,我确实只修炼过那套无名功法。您说会不会是这无名功法修炼到定阶段之后,就会自动出现内力?”

  听到骆阳这扯淡的解释,张宝华忍不住再次翻了个白眼,无奈地道:“你是觉得我这大把年纪,都是白活的吗?”

  不过从骆阳刚才爽快地给出无名功法的情况来看,他觉得骆阳应该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说谎,之所以顾左右而言他,估计是有别的隐情,所以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

  好歹把骆阳伤怎么好的这件事情弄清楚了,也算是了了桩心愿。张宝华也没有提出收徒什么的,虽然刚才交手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得到骆阳在力量的运用上还有所欠缺,但是作为陆家的子弟,基本上不会遇到赤着膀子跟人打架的场面,武功再高,也只是屠龙之技,没有用武之地,所以也就没有多事。

  他不知道的是,实际上就在天之前,骆阳就才刚刚经历过场浴血奋战!

  见张宝华转身准备进屋,骆阳突然想到了个问题,赶紧又叫住了他,道:“那个张先生,我还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张宝华停下脚步,笑道:“什么问题?”

  骆阳犹豫了下,道:“是关于先天境界的方面的。”

  张宝华道:“先天境界怎么了?”

  骆阳道:“前短时间我曾经听叶笑提到过先天境界,但是她了解得也不多,所以我就想问问你!”

  张宝华笑道:“先天境界也不过是武学修为上的个境界而已,你想问什么?”

  骆阳道:“关于胎息方面的!”

  考虑了下,觉得自己被抓去做切片的概率应该不大,骆阳才继续道:“是这样的,我听叶笑说只要打通任督二脉,就算是进入了先天境界,我现在任督二脉已通,但是却没法进行胎息!”

  听到骆阳居然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张宝华脸上不禁闪过了丝讶色,转身走到骆阳面前,把抓住他的手腕,扣住他的脉门,股内力徐徐输入骆阳体内,过了许久,才脸震撼地道:“任督二脉果然已经通了!”

  骆阳道:“可是我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