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脸上,又干又燥,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在皮肤上不停地切割样!

  可是刚才的那阵微风却不样,虽然同样冷得刺骨,但是却没有那种让人难受的燥意,反而给人种水汽充沛的感觉!

  这种差别非常微妙,如果是在平时,即便是以骆阳的敏锐洞察力,也不定能够分辨得出来。可是此时此刻,两人脸上的肌肤已经被吹得严重脱水,几近皴裂。突然遇到这么股带着浓浓湿气的微风,那种感觉,就像是块久旱的稻田,突然遭遇了场甘霖,那种感觉自然是极为明显!

  风中夹杂着水汽,那就意味着附近肯定有水源或者绿洲,而且距离肯定不远!

  “咱们应该死不了了,哈哈!”

  骆阳畅快地大笑了两声,然后才扭头对苏彤道:“走,找水去!”

  这湿气既然是被风吹来的,那么只要沿着风向走,肯定没有问题!骆阳抓了把细沙往天上撒,很快就找准了方向。

  他又转身跑到道奇战斧旁边,把绑在车上的那个大油桶解了下来。

  道奇战斧肯定是只能丢在这里了,但是这个大铁桶,骆阳却准备带走。虽然这东西现在是个累赘,但是等会儿要是真的能够找到水源,估计能够起大作用!

  苏彤脚上被蝎子扎了下,虽

  第252节第252章洗澡的问题

  五十多米的距离,而且还是沙地上坡,可是骆阳在负重两百多斤的情况下,居然只用了不到分钟的时间,就冲了上去,可见他的速度之快!

  这次,老天爷总算没有再让他继续失望。

  站在风沙堆积成的沙丘上往前方望去,个面积颇大的湖泊赫然出现在了骆阳的视线之中!

  湖水微波荡漾,宛如颗明珠,镶嵌在了大漠的狂沙之中。以湖泊为中心,往四周辐射开来,形成了个面积足有十几亩地的沙漠绿洲。

  此时已是入冬时节,绿洲之上早已芳草萋迷,呈现出派衰败萧条的景象,但是看在骆阳的眼中,却比人间仙境还要来得美丽!

  “嘿,醒醒!”骆阳强压下心底的激动,用种非常平静的语气唤醒了背上的苏彤:“你看看前面是什么?”

  “什么东西啊?”苏彤的语气非常虚弱,睁开惺忪的睡眼,下意识地朝前方望了下,身体顿时猛然震,惊喜万分地道:“啊!是水!”

  “是啊,咱们终于找到水了!看来这回应该是死不了了!”听到苏彤的语气如此兴奋,骆阳反倒平静了下来,慢条斯理地笑着道了句。

  “快点啊!我要喝水!水水水水水!”看到水源就在眼前,苏彤早已急不可耐,见骆阳居然还这么不紧不慢的,顿时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不停地晃动起来。

  “慌什么,这么大的个湖,又不会跑了!”骆阳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脚下却已经甩开了大步,刻不停地朝着沙丘下面飞奔而去。

  此时的骆阳,背上背着个活人胸前吊着个硕大的油桶,蓬头垢面满身风尘,看上去就像是个躲灾难民。可是他脚下的速度却贼快,虎虎生风,就像两只不停旋转的风火轮。

  那种场面,显得无比的怪异!

  在心里那种对水源的巨大渴望驱使下,骆阳以超越了博尔特的速度,穿越了沙丘与绿洲之间的距离,很快就来到了湖泊的边上。

  这个湖泊面积估计有亩多地,水不深,估计也就能到骆阳腰部的样子。湖泊里面的水应该是来自于地下,因为骆阳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小溪小河什么的注入其中,但是水质却很好,点也不像那种常年不流动的死水,里面甚至还能看到里面有些小鱼在游来游去。

  既然有鱼,那就说明这水应该没有毒。骆阳再也顾不得其他的,将苏彤和胸前的油桶往地上丢,直接趴在湖边豪饮起来。

  居然将个美女如此粗鲁地丢在了地上,要是如果是在平时,苏彤定早就暴跳如雷了。可是此刻,却完全没有功夫理

  第253节第253章春光

  “我也要洗澡!”苏彤走了过来,有些扭捏地对骆阳道。冰火!中文

  “想洗就洗啊!”骆阳愣,指了指旁边的湖水,然后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谁担心你偷看了!”苏彤脸羞恼,急道:“那湖水太冷,我受不了!”

  骆阳目光转,这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

  湖中的水温确实太低,如果在平时的话,以苏彤的体质应该还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刚刚经历过两天非人的折磨,此时正是比较虚弱的时候,如果贸然下水,场重感冒肯定逃不了!

  在这种缺医少药的时候,场重感冒足以要命了,可大意不得!

  骆阳心念转,下意识地四处观察了下,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个大油桶上的时候,顿时有了主意!

  这个大铁桶并不是那种般的次性的油桶,而是种长时间的储存容器,所以铁皮非常的厚实,而且也足够大。

  骆阳之所以不辞辛苦将其扛过来,是准备用它作为装水的容器,以便在两人在接下来走出大漠的过程中,提供足够的后勤保障。

  可是现在看来,它显然还可以由另外的作用!

  骆阳点了把干草丢到铁桶之中,把里面的那股汽油味道烧掉,然后丢到湖中清洗了下,打了大半桶水回来,放在了火堆上。

  这个铁桶本身就已经很重了,装上水之后,重量估计超过了三百斤,要是换做其他人,恐怕还真得搬不动!

  火势熊熊,很快就将铁桶里面的水烧得滚烫。

  可是热水有了,另个麻烦事儿又出现了。那就是在什么地方洗澡的问题!

  最合适的地方,当然是在旁边的胡杨林。可是现在铁桶壁被大火烧得异常烫手,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搬运!

  “要不,你就在这里洗,我到旁边的胡杨林里面回避下?”实在想不出其他比较好的办法,骆阳只好试探性地对苏彤问了句。

  苏彤眼看着就要能够洗上热水澡,心里原本充满了期待,可是听到骆阳这话,顿时惊得花容失色:“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在这个地方洗?”

  这个湖泊的位置虽然相对低洼,但毕竟地处沙漠之中,放眼望去,那叫个览无余,根本没有任何的遮挡!在这种条件下脱得光溜溜得洗澡,苏彤还没有办法让自己变得如此奔放!

  “反正这地方就咱们两个人,难道你还担心我偷看不成?”骆阳耸了耸肩,脸上笑意盈盈,完全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可是可是这个地方怎么能洗嘛!”苏彤急的都快哭了!她倒是没有怀疑

  第254节第254章睡坑和鱼干

  经过她的提醒,骆阳也想起了刚才那眼看到的无限春光,眼神不由自主地往苏彤身上飘去

  虽然相处起来有些尴尬,但是这个地方总共也就两个人,再怎么尴尬,最终还是要面对。

  “天差不多快黑了,咱们先捞点鱼把肚子填饱,然后看看在找个什么地方睡觉吧。”相顾无言地静坐了许久之后,骆阳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嗯!”苏彤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跟着骆阳起来到了岸边。

  让两人感觉特别惊喜的是,之前骆阳随手将那个大铁桶丢到了湖里泡着,没想到这才过了会儿,居然就有很多小鱼钻到了里面!

  骆阳大喜过望,也不用苏彤帮忙,挽起裤脚,走到湖里,将铁桶拖了回来。

  回到岸上之后,骆阳将桶里的水和鱼全部到在了沙地里面,然后大致数了下,居然有四十多条!

  之前两人忙活了半天,才抓到几条鱼,没想到个无意间的举动,居然能够获得如此大的丰收!

  这么多鱼,顿肯定吃不了。

  没得吃,骆阳可能没有办法,但是吃不了的话,那就太好办了!

  他先在这些鱼里面挑了几条比较肥硕的出来当做晚餐,然后钻进旁边的胡杨林里面,折了堆树丫回来,把剩下的三十多条鱼随便洗了下,然后条条串了起来,全部插在了旁边个风力最大的沙丘上。

  这沙漠中的天气比较干燥,再加上这么大的风,估计明天早上醒来,这些鱼就能变成新鲜的鱼干!

  把挑出来的几条肥鱼烤着吃掉之后,骆阳又将那个大铁桶放进了湖水之中,然后才回到岸上,将火堆移到边,抄起根胡杨木开始挖坑。

  这个坑自然是为了挖来睡觉用的!

  本来在这种风大沙大的条件下,晚上睡在胡杨林里面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之前苏彤说她在里面看到了只蜥蜴,这就得好好考虑下了。

  要知道,蜥蜴这东西,很多都是有毒的。要是就为了晚上睡得舒服些,就去跟它抢地盘,然后被咬上口,那才哭都哭不出来呢!

  个‘睡坑’很快就被骆阳给挖了出来。由于有了胡杨木做工具,这个睡坑明显要比昨天晚上那个宽敞了不少,而且因为地面上刚刚烧过火,热气渗透到了地下,所以坑里暖烘烘的,晚上睡着应该会比较舒服。

  在骆阳挖坑的时候,苏彤也没有闲着。她沿着湖畔收集了许多细软的干草。将这些干草往‘睡坑’里面铺上层,顿时将个普通的沙坑变成了个舒适的小窝!

  这个湖畔的位置虽然

  第255节第255章回归

  不知道是不是直升机上有人看到了骆阳的身影,居然真的直不停地朝这边飞了过来。从最开始的个黑点,逐渐变成了个庞大的黑家伙。

  直到这时候,骆阳才看清楚,这居然是辆军用的直升机!

  靠近湖泊的范围之后,直升机的速度终于降了下来,开始在附近绕行,似乎是在寻找降落的的位置。

  这湖泊周围的沙丘就像波涛样起伏不定,根本找不到块能够让直升机降落的平地。经过番仔细的观察之后,驾驶员最终选择了靠近岸边的块相对平整的草地上。

  直升机完全停稳之后,驾驶舱才从里面打开,名全身迷彩的驾驶员潇洒地跳下来,走到骆阳面前,啪地下进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才对骆阳道:“请问你是不是骆阳先生?”

  “就是我!”骆阳强压下心里的激动之情,点了点头,问道:“请问你是?”

  直升机驾驶员又敬了个礼:“西北军区上尉飞行员,杨智栋,奉命前来向您报到!”

  “你是特意过来接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军方的直升机,没事跑到这大漠之中来转悠什么?在看到这辆直升机的时候,骆阳其实就已经猜到了对方应该是专门过来接他,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奇怪。虽然他直在尝试,但是根本没能和外界取得联系,军方怎么会知道他现在的位置,而且还特意派了架直升机过来呢?

  杨智栋知道得显然也不多,面对骆阳的疑惑,他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接到上级的指令,到这个地方来接您,其他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他看了看旁边上骆阳晾晒的鱼干,有些迟疑地道:“咱们现在就启程回去?”

  “对,现在就走!”这个地方骆阳是刻也呆不下去了!

  可是想了想,他还是转身将铁桶里面的鱼重新放进了湖泊之中,然后把铁桶倒扣在了昨天挖出来的那个睡坑上。

  这地方应该不常有人来,不过要是又有人不幸迷失到这里,有了这个大铁桶,日子应该会好过很多!

  忙完这切,骆阳便准备招呼苏彤起登机。可是刚走了几步,他又折了回去,把昨天晚上才晾出来的新鲜鱼干取了回来。

  来沙漠里面流浪了圈,或多或少得带点东西回去留作纪念。这鱼干是他弄出来,准备用在离开大漠时路上的口粮,不但绿色环保无污染,而且也有种特殊的意义!

  马上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骆阳激动得上蹿下跳,忙个不停,可是苏彤却表现得非常淡定,甚至情绪好像还有些低落!

  直到三人

  第256节第256章春心

  把“战利品”瓜分掉之后,苏彤直接上了辆出租车。冰火!中文

  上车之后,苏彤脸上的笑意终于慢慢消失,眼角眉梢隐约出现了丝淡淡的愁绪。感受着车子在茫茫人流中不断穿行,她的思绪也开始不断飘飞,眼前会儿出现的是当初在密林之中缉凶画面,会儿又变成了这两天在大漠中穿行的场景。

  这些画面不断重叠,最后全部汇聚成了个安全的后背和个温暖的怀抱!

  加入警队这么多年,苏彤直战斗在于犯罪分子作战的第线,也有过不少险死还生的经历。她直很相信自己的力量,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需要从男人那里寻求安全感。

  可是这短短两天多的经历,却让她沉寂已久的芳心产生了丝莫名的悸动。虽然直身处逆境,但是她却可以肆意刁蛮可以害羞,甚至还可以软弱!

  而那个男人虽然时而让她羞不可遏时而让她暴跳如雷,甚至还被他无意中占了不少便宜,但是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却总是会义无反顾地站起来,给她撑出片天地!

  苏彤感觉自己已经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心,终于第次为了个男人而开始悸动!然而苦涩的是,这个第次让自己产生心动感觉的男人,却早就已经有了相爱的女友,而且还是自己从小到大最要好的闺中姐妹!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恨不相逢未嫁时吗?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坏了!

  苏彤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试图将脑子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脑海。可是她越是努力,那个人的身影反而越是清晰,到最后,她也只能放任自如,让那些场面像张张幻灯片样,不断在眼前交替闪过。而她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不断变换,时而高兴,时而娇羞。

  “绝不赖账,出去之后我就把你也起娶回去,反正多个老婆我也养得起!”

  想起骆阳当初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理直气壮的语气,苏彤到现在依然忍不住羞得满脸通红,忍不住低声轻啐:“哼,还想同时娶两个,真是臭不要脸!”

  送走苏彤之后,骆阳在街边站了会儿,然后才在附近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拨通了沈馨的电话。

  “您好,我是沈馨!”电话拨通之后,很快就被接了起来,看来她的手机现在应该就放在她的手边上。

  骆阳时兴起,也故意收敛了表情,用种很平缓的语气说道:“您好,我是骆阳!”

  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了下,然后沈馨激动的声音才再次传了过来:“你现在在哪里?不是说前天就能回来的吗,怎么声不吭地又消失了这么

  第257节第257章玩大点

  “等会儿先给我看看吧!”骆阳扭头看了沈馨眼,有些惊奇地道:“周菲还真打算把她的第场演唱会办在这里?”

  “是啊!”沈馨脸上露出了丝笑意:“其实我们上次从京城回来之后,她就向公司提出了这个想法。前段时间他们公司特意派人过来实地考察了次,跟我们交换了下相关的方案,双方都觉得比较满意,合作的可能性非常大!”

  “哦?那小妞的胆子大,他们公司的人也不怕死?”骆阳直以为周菲当初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实现的可能性。

  沈馨笑了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按照我们的方案来操作,最后应该是个双赢的结局。他们经济上不用承担太大的风险,而我们也能有个可以制造噱头的点。只不过可能要多花点钱!”

  “多花点钱无所谓!”骆阳望了梁小雅眼:“公司现在的钱还够用吧?”

  “够用!”梁小雅点了点头道:“蛛场前几天第批蛛毒交货,进账了千八百多万,现在养鸡场那边的鸡也开始相继出笼,算是有了笔稳定的收入!”

  “那就没关系!如果在开业的时候真的能够有场演唱会在助阵,花再多的钱都无所谓!这个时候如果怕花钱,以后想花钱都花不出去!”骆阳非常霸气地摆了摆手:“不过这钱你们准备怎么花?”

  梁小雅道:“我们的想法是,免去演唱会场地方面的费用,而且为所有买了票的粉丝提供从省城到是邻村的的大巴接送服务。唯的条件就是将演唱会和石岭村绑定在起进行宣传,宣传由我们进行主导,周菲和她们公司必须对我们进行配合。至于宣传费用也由我们承担!”

  “嗯,这确实是个双赢的方案!他们不用担心票卖不出去亏本,而咱们虽然多花点钱,也能起到更深入人心的宣传效果!不过,我觉得钱貌似还花得不够多!”骆阳沉吟了下,然后才缓缓道:“既然要玩,咱们不妨玩得更大点!”

  “这样还不够大?”听到骆阳居然还嫌钱花得不够多,三个女人顿时全都瞪大了眼睛。沈馨更是有些忧心忡忡地望了骆阳眼,担心地道:“你该不会是在沙漠里面受到了什么刺激吧?”

  “呃,咳咳咳”骆阳原本以为刚才自己的那番话定是霸气外漏,正装逼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听到沈馨这话,顿时呛到岔了气。

  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骆阳粗鲁地将下巴上的水擦掉,然后白了沈馨眼,没好气地道:“你才受了刺激呢!”

  “既然你觉得咱们的方案玩得不够大,那你说说你准

  第258节第258章负责人

  现在既然有个能够迅速壮大自己的机会摆在面前,骆阳当然不会放过!

  不就是五个亿吗?砸锅卖铁都要把这笔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