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且跟许婷和陈梦琪的年纪相差不大,三个人之间话题自然也就更多。路上骆阳光顾着啃黄瓜,根本插不上嘴。不过看着眼前的局面,他的心里也逐渐有了底之前他还在考虑该怎么安置这两个小妞呢,现在看来,完全可以把她们交给张晓珊!

  回到家里,许婷和陈梦琪的热情丝毫不减,争抢着要帮忙烧火。虽然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没干过这种粗活,但是在张晓珊的指导下,很快也就像模像样起来了。不过个菜还没出锅,两人就已经变成了大花脸,然后大眼瞪小眼,起跑到院子里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两人笑得开心的时候,虎子带着元宝从外面回来了。只见他只手里提着个竹笼,里面装着只惊慌失措的野鸡;另只手里提着个水桶。裤脚挽的高高的,脚板上的水迹未干,看样子刚从田里回来。

  两个小妞顿时像发现了新大陆样,呼啦呼啦冲上去,将虎子围在了中间,咋咋呼呼地道:

  “小弟弟,你手里提的是什么鸟啊?好大只!”

  “哇,这个水桶里面好多鱼啊,还有泥鳅!”

  突然间被两个漂亮的陌生姐姐围住,虎子黝黑的脸蛋上也不禁飘起了抹嫣红,磕磕巴巴地道:“这个,是野鸡,元宝从老林子里抓回来的!桶里面的是鲫鱼和泥鳅,还有黄鳝!”

  许婷挽起袖子从桶里面捞起条鲫鱼,道:“这鱼都是你抓的么?”

  虎子点了点头,道:“是啊,都是从田里抓的,山坳那边的田里很多鲫鱼。哎,那个是黄鳝,你别抓,会咬人的!”

  陈梦琪对竹笼里面那只花花绿绿的野鸡更感兴趣,好奇地道:“这就是野鸡啊?小弟弟,也是你抓到的吗?”

  虎子摇了摇头,道:“野鸡可精了,只有元宝才抓得到!”

  “元宝?”陈梦琪对这个名字有些好奇。

  虎子点了点头,指了指正围着骆阳撒欢的小家伙,道:“就是那条狗!它是天上的哮天犬,还会抓兔子呢!”

  两个小妞对望了眼,起道:“明天你带我们起去抓鱼好不好?”

  刚从城里到乡村,切都显得如此的新鲜。直到吃晚饭,许婷和陈梦琪两人直笑声不断,胃口似乎也也要比往常好了很多,分别豪气地吃了两碗饭,把个肚皮撑得滚圆滚圆

  丘山乡政府党政办办公室,孙俊华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地抽着烟。在他面前,站着个年级跟他差不多的工作人员,正在低声向他汇报工作。

  “孙副主任,那个骆阳的信息我调查清楚了!果真是从南云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不在省城找工作,跑回他们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说要搞个什么养殖场!最近前面路口经常转运的建筑材料就是往那边运的!”

  说话之人脸神秘,但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股非常强烈的讨好意味。如果骆阳在这里,眼就能认出来此人正是上次他那个老同学屁股后面的跟班!

  对于此人的态度,孙俊华显然非常受用。斜靠在舒适的皮质椅子上,缓缓吐出了个烟圈,然后故意微微提高了语调,拿捏着腔调道:“开养殖场?呵呵,还真是门好营生啊!不过养殖场这行,可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餐桌问题啊。最近什么瘦肉精啊各种激素什么的横行,咱们要多加重视,为老百姓的餐桌把把关才行!我觉得把可以给主人建议下,派两个人下去视察下,来呢,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前发现,二来呢,下面的企业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也好直接反应嘛!”

  “孙副主任说得对!我这就准备个材料,把这件事情反应下!”

  “嗯,定要尽快把这事落实下来!”

  目送那人退出办公室,孙俊华脸上的表情逐渐阴霾起来,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妈的,这下总算是落在老子手上了!看老子怎么把你搓圆捏扁咯!”

  自从来到石岭村之后,许婷和陈梦琪过上了种和城市里面完全不样的生活。没有电脑电影院没有德克士肯德基,只有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不过那天上的鸟水中的鱼以及地上的兔子小河沟里的螃蟹,样给她们带来了无穷的笑声和快乐!

  在张晓珊姐弟的热情招待下,两人充分领略了番,和城市里面完全不样的风土人情。不断享受着石岭村这个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偏僻山村,带给他们的重又重的新奇和惊喜!

  反正有张晓珊带队,不用担心两个小妞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加上有元宝跟着,安全也不是问题。所以骆阳直接将两个小妞的接待任务丢了出去,将时间腾了出来,重新投入到了蛛场红红火火的建设中来。

  经过连续几天的奋战,蛛场的基础工程终于接近了尾声!可是就在骆阳感觉豪情万丈很快便可以展宏图的时候,两名不速之客却在这个时候找上了门来。

  “喂!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

  骆阳正在帮忙搬运刚刚搅拌好的混泥土,闻言下意识抬头望了眼,发现距离蛛场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正站着两个身着白色衬衣手里拿着公文包的工作人员。他不由得疑惑地道:“我就是!两位同志,请问有什么事情?”

  “我们是丘山乡农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听说你这里在建个什么养殖场,我们有些情况想要想你了解下,希望你能配合!”

  骆阳旁边的水桶里面浇了点水洗了下手,然后走上前道:“不知道你们想了解什么情况?”

  左边那个个子稍高的工作人员沉声道:“你先带我们看看吧!先了解下基本情况!”

  骆阳带他们围着蛛场转了圈,边走边介绍道:“现在还没有完工,到处都是砖头,还看不出什么名堂。”

  可是两人却声不吭,只是东瞧瞧西看看,显得非常认真。那个个头稍矮的工作人员甚至拿出了个笔记本,不是写写画画。

  直到将蛛场转完,那个头稍高的工作人员才面色严肃地道:“你这个养殖场,以

  后主要养殖什么动物?手续都办了么?”

  骆阳道:“目前的养殖计划只有蜘蛛,手续齐全,都是在县里面备过案的!”

  矮个工作人员皱了皱眉头,道:“手续是不是齐全,不是你说了能算的!请你出示,让我们检查下吧!”

  来者不善啊!看到两人的态度,骆阳眼睛不禁微微眯了下,心里隐隐有了丝明悟。脸上慢慢浮起了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地道:“所有的手续都放在家里,要检查的话,请你们二位跟我来!”

  两人倒是敬业,果真跟着骆阳朝家里面走去。结果刚走到半路,就碰到了刚带着许婷和陈梦琪摘完桑葚回来的张晓珊等人。

  见骆阳领着两个陌生人,而且言不发,看上去气氛不怎么和谐,许婷不有得好奇地问道:“大叔,他们是干什么的啊?”

  骆阳笑道:“他们是乡农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过来检查我养殖场的证件!”

  “哦!”许婷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两人眼,将手中盛满了桑葚的竹篮朝骆阳晃了晃,道:“我们刚采的桑葚,大叔,你要尝尝不?”

  这个时候骆阳哪有什么心思吃桑葚,不过毕竟是这小妞的番好意,他便伸手抓了两粒丢进了嘴里,然后点头赞道:“嗯,味道不错!”

  许婷道:“晓珊姐姐说用井水冰下,更好吃!你院子里的那口井,井水最冰凉,我们过去打点水把它泡上,等晚上的时候再吃!”

  许婷边说着,边不着痕迹地向陈梦琪挤了挤眼睛,陈梦琪借到暗示,赶紧帮腔道:“是啊,是啊,先用井水泡上会儿,味道肯定好极了!”

  井水还有还有温度差?骆阳没有看到两个小妞的小动作,不禁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也知道两个小妞虽然成天咋咋呼呼,实际上都是非常古灵精怪的人物,估计是看出这面前这两位来着不善,想要跟着,便没有搭理她们,任由她们跟了上来。

  回到家里,骆阳从柜子里面股脑取出了堆文件,其中大多数都是秦少宇在省城帮他办理的。据说有了这些东西,在云台省范围内,除了大熊猫之类的国家级保护动物以外,其他任何动物都能够放开了养!

  见骆阳拿出的堆本本,上面盖的都是省农业厅和林业厅的大章。农业服务中心的两人不由得脸色微变,相互对视了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不过上面吩咐下来的事情,还必须得办,高个子在堆文件中扒拉了几下,然后抬起头义正言辞地道:“你说你这养殖场主要从事蜘蛛的养殖,但是我们之前还看到了几只野猪仔!这野猪可是国家的保护动物,没有特殊许可可是严禁死人驯养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第24章进城

  骆阳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野猪曾经确实被列入过国家林业局在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冰火!中文什么时候居然成了国家保护动物?不知道是级还是二级?”

  “呃”其实高个也不知道野猪到底是不是国家保护动物,本来想胡诌两句吓唬下,没想到李鬼遇到了李逵,不禁阵语塞。

  许婷和陈梦琪正坐在门槛上洗桑葚,见那高个吃瘪,两人不禁嘻嘻笑道:

  “自己都还没搞明白呢,就在那里装腔作势,这下搬起石头砸着自己的脚了吧?嘿嘿!”

  “是啊,是啊,老师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看来有个人的语文老师死的比较早,不懂得这个道理!”

  “你们!”被两个小妞唱和讽刺了两句,高个脸上不禁浮起了抹怒容。可是对方毕竟只是两个小姑凉,他也不好发作,只得猛地甩手,重重地哼了声,将脸扭到了边。

  骆阳从桌子上拿起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道:“其实就就算野猪是国家保护动物,我这养殖场也有饲养资格的。”

  见在饲养许可资质方面拿捏不住骆阳,矮个赶紧站出来道:“关于野猪饲养这个问题,以后可以再斟酌!不过你这养殖场检验检疫方面的工作都做到位了吗?”

  骆阳道:“我这养殖场都还没开张呢,除了几只小猪仔,还没有其他生物入住呢。这些相关的工作应该可以等到养殖场正式开张之后再做吧?”

  “这”矮个子眼珠转,道:“现在就开始引起重视,可以防患于未然嘛!把你的养殖场建筑用地审批方面的文件拿出来我们检查下吧!”

  骆阳斜了矮个眼,道:“审批手续村里正在办,怎么着,农业服务中心还管这个?”

  感觉终于找到了丝破绽,矮个心里不禁激动起来,可是脸上的表情反而变得愈发严肃起来:“你这是什么态度?要想新建个养殖场,各方面的手续当然都必须完整合法才行!如果拿不出建筑审批的文件,你这养殖场就必须停工整顿!”

  见矮个终于掀出了自己的底牌,骆阳也就懒得再跟她们浪费口舌,冷笑道:“整顿?不知道哪方面需要整顿?”

  高个终于感觉找回了些场面,听到骆阳这话,不由得面色沉,道:“哪些方面需要整顿,到乡上来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结果他这开口,许婷和陈梦琪马上又接腔道:

  “呀,好野蛮啊,就像县城里面的哪些城管样呢!”

  “不对,不对,不像城管,我觉得更像电视里演的土匪。不过最后都被解放军突突突突全部消灭光了!”

  结果这下终于将高个惹火了,下子冲到许婷面前,恶狠狠地道:“你们这两个小丫头找死是不是?”

  见他似乎恨不得给许婷两耳光,骆阳冷冷地警告他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她根汗毛,不然你甚至你背后的主子都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你们在我这里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让他消停点吧,暂时他的手还伸不到这里来!”

  根本用不着去想,骆阳就知道农业服务中心的那两个人,铁定是孙俊华找来的。不过两人气势汹汹而来,最后却灰头土脸而去,倒也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麻烦,仅仅只是为他的计划增添了点小插曲而已。而且经过这次试探,发现自己这边没什么漏洞,短时间内他应该也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动什么手脚!

  几天时间晃而过。转眼,就到了许婷和陈梦琪回县城了日子。而骆阳的养殖场,也终于在天前完工了,于是他决定,送许婷和陈梦琪回县城之后,直接去趟省城,把那几个金蛋变卖成现金,然后顺便找个实验室把那块晶石好好研究下。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将蛛种给引回来!

  可是他刚把要去省城的想法说,张晓珊立即就表示要跟他起去。她前两天刚刚得到南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美其名曰要提前去熟悉下以后的校园环境。

  骆阳想了想,先也不错,便说服了张兆平,同意了让她随行。

  临走的时候,许婷和陈梦琪都对石岭村充满了不舍,不过她们的世界毕竟在城市里面,最后相互约定,等到了寒假的时候,要带上其他同学起过来玩。

  将两个小妞送到县城,亲自交给赵若琳,顺便蹭了顿午饭之后。骆阳这才买了两张火车票,和张晓珊起往省城赶。

  不得不说,汽车票虽然比火车要贵很多,但速度确实要快不少。他们午饭吃了才出发,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就已经进了省城境内。

  下车之后,骆阳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中午吃的东西早就已经消化殆尽,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于是他和张晓珊起搭了辆公交车,来到了南云大学。

  虽然包里装着三枚沉甸甸的金蛋,但能节省的地方,骆阳还是习惯性地省点。大学周边无论是食宿都要比别的地方便宜些,而且还方便到时候沈馨参观校园。

  找了间参观坐下,趁着上菜的空档,骆阳拿出手机给沈馨拨了个电话,结果非常不巧,沈馨刚刚被公司派到美国去出差,估计得等半个月才会回来。

  美国那边现在还是凌晨,所以两人只是简单的聊了两句之后,骆阳便挂断了电话。想了想,骆阳又拿起手机,拨通了秦少宇的号码。

  秦少宇是他大学时代最铁的哥们儿。本科时上下铺研究生时也恰好是同个导师。秦少宇是那种官富杂交而成的二代,母亲手下掌管着全省最大的个动物科技公司,而父亲则是省委某个有关部门的领导。光论背景秦少宇不可谓不强大,可是在他身上却没有某官二代和富二代身上的那些不良习气,反而非常爽直。尤其跟骆阳相处得非常融洽,几年下来,关系简直比般的亲兄弟还铁。毕业的时候,秦少宇就心想让骆阳和他起到他妈的公司工作,可是当时骆阳铁了心要回家,所以走的时候连甚至连电话都不敢给他打,到家之后才给他联系,结果自然招来了通臭骂。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秦少宇那懒洋洋的声音顿时在骆阳耳边响起:“嘿,老大,你可总算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有了异性,就不要我这兄弟给抛起了呢!”

  骆阳笑道:“最近实在是忙得晕头转向,我这有空,不就给你打电话了吗?”

  秦少宇压低声音嘿嘿笑道:“我看你是忙着泡妞吧?听沈馨说她到你家去了趟,老实说,你们俩有没有擦出什么火花?”

  骆阳没好气地道:“我现在门心思想着白手起家呢!哪有心思想那些啊!对了,我要的蛛种培育好了吧?”

  “直给你备着呢!你到底什么时候要啊?”

  骆阳道:“明天过来拿吧!我现在已经到

  省城了,顺便还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忙。”

  “唉,我就知道,要是没事的话,你肯定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的!”虽然秦少宇语气无比的哀怨,但是听到骆阳现在就在省城,依然忍不住精神振,急切地道:“是不是想通了?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愿意过来,直接从经理开始干,我给你当副手!”

  骆阳道:“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还不了解我?既然下定决心要回去,就定非要干出个样子来不可!这次来省城除了取蛛种,其实主要是想借你老妈公司的实验室用下,不知道成不成?”

  秦少宇老妈手下的泰威集团不但经营着全省大多数与动物相关的产业,而且还有个自己独立的动物实验室。骆阳曾经去参观过次,里面的某些设备甚至要比南云大学的实验室都要先进!所以这次来省城之前,他特意把所有和那块晶石有关的东西全都带了过来,准备借这个机会好好研究下。

  “就借用下实验室,凭咱俩的交情,等会儿我给她说下,应该没什么问题,等时间安排好了我就通知你。不过你借实验室干嘛?是不是发现什么新物种了?”虽然对骆阳的回答有些失望,但是听到他提出要借实验室,秦少宇还是下子来了兴趣。

  “新物种你个屁!我前段时间刚逮了几头小野猪,要不你抽空跟它们杂交下,看能不能创造出个新物种?”秦少宇在上大学时就门心思想找到出个新物种,可惜直没能如愿,所以随时将这三个字挂在嘴边,为此没少被骆阳嘲笑。

  “哈哈,你跟它们比较亲近,创造新物种的任务还是交给你来完成吧!我还是找群美女,起创造个新民族比较实在。”

  电话里面突然传来了阵剧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