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1/2)

加入书签

  重逢

  我生命的那些不美好全都是为了铺垫你天使般的到来。-安延希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迟迟未停止震动,安延希不耐烦地将头发别到别处,掏出手机放在耳边接听。

  “什幺事啊。”她无奈地看着手机荧幕上电话号码的主人,叹了一口很长的气道。

  “你在哪里啊?怎幺不在病房?”乐思含糊不清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方传出,嘴巴似乎塞满零食。

  “刚才在院子散步。现在到病房了。”安延希停下脚步,肩膀微微抬高用手转动门把,果然如她所料,林乐思正大字型地躺在病房上,大把大把地把零食送入口中,大声地咀嚼着,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她,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场景根本不像病房反而像游乐场,是在逗她吗?

  “快来快来。”林乐思吃着吃着哽着了,喝了几口汽水缓了缓才看见安延希双手叉着腰伫立在门口,神情带着气愤与无奈,兴奋地摇手示意她进来。

  安延希挂了电话,扶额快速走向病房将桌上的零食及汽水通通装进了透明塑料袋果断地扔进垃圾桶里。林乐思抱着肩不高兴地嘟了嘟嘴可怜地望着她,安延希用手轻轻敲了敲她的小脑袋,捏了捏她的脸颊。

  “医院不是不准带零食跟汽水进来的吗?快从实招来,你怎样办到的?”

  林乐思原本以为安延希打算放过她,没想到下一刻她就开始逼问,其实她只是再来医院的路途中饿着了,买了好多不同种类的零食跟汽水瞒过护士悄悄带进来,本来还想跟延希一起分着吃让她补补身体,只不过她抵不过饿意,一不小心就把零食吃得一干二净,丝毫不剩。呜,早知道她就早点吃光不就好了。林乐思的眼睫毛微微抖了抖,低下头不敢看着安延希,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还不招供。”安延希见她迟迟未回答,捏的她更痛了,她可是靠脸吃饭的啊,好歹下手也轻一点。

  “偷。。偷渡进来的。”林乐思这下把头低得更下了,宛如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来反驳。

  安延希听到这个回答没说话,神情变得比之前冷漠了些,林乐思以为她要发怒了,就冲向前紧紧地抱着她哭诉。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些零食我本来是想要买给你补身体的,只是我太饿了就吃了。你不要生气啊下次我不敢了。”

  等等,补身体!?

  安延希邹了邹眉头,她活了这幺久,第一次知道零食能拿来补身体!?林乐思这些鬼逻辑到底是上哪儿学来的?

  “还有还有,我本来是想留点零食给你的。可是我看见你跟韩千风在院子里调情,我就不敢打扰你了。”乐思泪光闪闪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期望能得到她的原谅。

  可是,她没想到,这下安延希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天空灰暗一片,雷声阵阵的感觉?? 。她怎幺感觉周围温度都下降,冷得到她直哆嗦了。

  “你这小丫头乱说什幺呢。哪来的调情。”安延希噗嗤笑了一会儿,没好气地敲了敲她的脑门儿。

  乐思见她消气了,擦干眼泪笑嘻嘻地坐近她身边揶揄“这可不是吗?刚刚我站在那儿就看见韩千风牵着你的手,这不是调情难道是打抢?”

  “你眼睛瞎了?他只是碰巧出现在那儿。而且,你怎幺知道他叫韩千风?”这想起来也倒奇怪,怎幺这几天都遇到他呢?

  “啧,他在学校可出名了,家族实力庞大,人长得俊逸潇洒帅气又风度翩翩,霸道横行温柔又懂得保护弱小,这些都是女生的理想型不是吗?”乐思眼楮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得了吧你,是你的理想型吧。找一天找他告白去啊。”

  “才不是。虽是他是女生心目中的男神,但是,还是少靠近为秒。男神嘛,可远观不可亵玩也。”

  “为什幺?”安延希拢了拢被子,坐近了点。

  “他拒绝女生告白的手段可狠了,我听说啊,他把情书在那告白的女生面前亲手把它撕了,把那些女生亲手给他便当给扔了,甚至还有个女生对他放不下,跑去顶楼试图自杀呢。所以呢,这几年在我们学校之间,就悄悄地有了个流言-韩大少爷对女生没兴趣,搞不好是同性恋呢!”

  “别乱说。”安延希骚了骚她的痒,使的乐思忍不住咯咯笑,瘫痪在床上。

  倏然,手机震了震,荧幕上显示着李桃姐发送过来的信息

  “延希啊。我这几个月有事得出国处理,刚给你办了出院手续,也留给你一笔生活费。自己照顾好自己。”

  有事吗?安延希叹了一口气,眼神暗淡。

  “对了乐思,上次我委托你的事有没有进展?”

  “你是指找工作这件事?”乐思抬高自己的脑袋努力回想,接着她打了个响亮的响指,“对了,有个女佣的工作,主要内容是照顾少爷的生活起居,薪水一个月一万,你要不要去试试看,我查过了,地点离学校蛮近,方便上学。”

  这工作表面看起来蛮不错,薪水也很理想,似乎也没有任何值得拒绝的原因。

  “那好吧。我找个时间面试去,谢谢我家宝贝啦。”安延希揉了揉她的头,乘机弄乱她的头发,乐思也不甘示弱,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击回去。两人嬉闹的声音回荡在病房内,很久很久都没散去。

  “阿姨,给我一份姜葱猪肉饭!””

  “阿姨,给我一个牛油面包!”

  食堂里每个同学都相拥相挤,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歇斯尽力的喊破自己的喉咙,只为求买上一份食物。

  韩千风似乎对这种声音很反感,他本身就不喜欢吵闹,他像往日一样双手插着口袋,面无表情的不疾不徐地像食堂走去,一种莫名磅礴的气场从他身上发出,一副“你惹我我就死定”的样子不禁吓跑了几个正在排队的男生。其他正在排队的人群也自动让位给他,怕阻挡他的去路。仔细一看,他像是一个撒旦,任意妄为,狂妄自大,高高在上,使的他人不敢反抗,只能唯命是从。

  “我要一份a套餐。”韩千风冷酷道,阿姨似乎也被他的气场惊吓过度,整个人顿了顿,才转身去盛饭。

  自从他去找安延希之后又过了几天,她依旧没来上学,韩千风一想到见不着她就会莫名地心烦,躁郁地想摧毁这一切。韩千风拿好了饭菜,走了几步路,眼角督碰巧见落单的乐思一个人大快朵颐。

  他认得她,上次在医院的院子里跟安延希谈话时,这个女孩就在安延希的病房往下看着他们。

  他快步朝乐思的方向走了过去,优雅地安静吃了起来,可坐在他面前的女生进食的咀嚼声越来越大声,他扔掉双筷,翘起脚厌恶地看着她。

  “你能不能注意自己发出的声音?”韩千风没好气地瞪着她,如果说眼神能杀死人,估计乐思这回已经死了上千遍。

  “韩?? ,韩千风?!”当乐思完成自己的第三份饭菜还来不及咽最后一口时,这才发现韩千风坐在自己的面前,不知是惊吓还是惊喜,她噎着了,喝了几口水才能说话。

  “你怎幺知道我的名字?安延希跟你说的吗?”

  “全校都知道你的名字啊。。。”这韩千风果然跟安延希描述的一样,是脑瘫吗?乐思不敢与他对视,全程低下头几乎把整个脸都埋进衣服里都看不见了。

  “她现在在哪里?几时出院?”韩千风没听见她的回应,继续问下去。

  奇怪,延希出院没跟韩千风说吗?她自己也忘了延希几时出院了,怪不得延希常常说她是金鱼记忆,上一秒说下一秒就不知道忘哪了。。。

  “我让你说话。”他可不是坐在这里跟她玩你看我我看你的游戏。

  “今天!诶不是,是明天!”乐思支支吾吾,伸出手指数了数,她真的记不起来延希究竟是几时出的院啊。她快哭了,有没有人来解救她。

  “今天还是明天?”他只想听到一个答案。

  “明天!我肯定是明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