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的得意之感。

  晚上躺在床上,赵贞平躺在朱紫旁边,右手自作主张伸了过去,灵活地钻入朱紫中衣之内,在朱紫小腹上轻轻抚摸着,觉得触手温软香润,他忍不住用手捏了捏朱紫小腹上新增添的肥嘟嘟的肉,无声地笑了下。

  朱紫也察觉了,侧起身子问道:“我那里是不是多了不少肉?”

  赵贞在黑暗中笑了笑,道:“嗯。”

  朱紫有点不好意思,把头拱进赵贞怀里,好阵子没说话。

  赵贞以为她睡着了,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把朱紫肩颈下都盖住了,朱紫却又挣扎着把被子往下掀,嘴里还埋怨着:“你身上火力太大,挨着你睡觉盖得太严的话老是热得不得了!”

  赵贞不说话了,把被子往下拉了点,然后右臂伸到了朱紫颈下让朱紫枕着。

  “喂,”朱紫枕在他胳膊上也不安生,扭来扭去地乱动,“你上次给我带回来的佛跳墙是在哪里买的?”

  赵贞伸出长胳膊长腿,把朱紫禁锢在自己怀中,不让她乱动,然后才道:“想吃?”

  “嗯。”朱紫不乱动了,侧着身子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赵贞。

  赵贞拉着她的手,往自己小腹那里放。

  朱紫马上摸到了根硬邦邦的物事。

  她情知自己养病的这个月,赵贞又生生地素了个月,跟吃斋的和尚似的,守身如玉心如磐石,心里也有点感动,也有点内疚,她用手撸了两下,然后把被子披在身上,翻身骑在了赵贞身上。

  第二天中午,朱紫陪着高太妃吃过午膳之后,赵梓陪着高太妃玩耍,朱紫就先回了东偏房。

  朱紫是有盼头的,所以回东偏房,就命银铃到正院门口去接东西。

  银铃刚等了会儿,赵壮果然提着个食盒过来了,把食盒交给银铃就要走,银铃把拉住赵壮:“这是从哪个酒楼订回来的?”

  赵壮笑,道:“王爷不让说!”

  说完,闪身,巧妙地挣脱银铃的钳制,退后了几步,转身就逃。

  银铃欲待再追,却觉得在正院门口表演这个不太合适,于是悻悻地提着食盒离开了。

  高太妃午睡去了,朱紫就把赵梓弄到自己房里,放到了罗汉床上。

  赵梓已经会坐了,东倒西歪坐在罗汉床上,拿着朱紫给他做的小狗玩偶咬来咬去,弄得口水淋漓的。

  朱紫时不时地摸下他的胖脸,拧下他的胖腿,逗弄着他。最后把赵梓给惹急了,他挥舞着双手,胖屁屁在床上偎着,很快就偎到了母亲的身边,趁着朱紫没注意,头拱到了朱紫的胸前,小嘴巴快稳准狠地隔着朱紫身上的罗衫朝咪咪咬了上去。

  朱紫被他咬得猛地疼,想推开他,又怕刚会坐的赵梓摔倒,最后只得揽着咬着咪咪不松口的赵梓,眼泪汪汪泪流满面。

  赵贞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不由觉得很是违和。

  他快步走了过去,在罗汉床床边坐了下来,沉着脸手捏着被赵梓咬在嘴里的咪咪,手伸到赵梓嘴里。

  赵梓正咬得欢实,被父亲的手指马蚤扰到了,马上放开咪咪,咬住手指。

  朱紫被赵贞解救了出来,大眼睛里盛满眼泪,眼巴巴地瞪着赵梓,进行着无声的控诉。

  赵梓没长出几颗牙的小嘴巴在赵贞的指头上咬了几下之后,发现不像母亲咪咪那么柔软,难度太大,悻悻地放开了。

  这时银铃提着食盒进来了。

  朱紫隔着食盒就闻到了佛跳墙的浓郁香味,自动自发地搬了张小炕桌放在了罗汉床的另边。

  银铃把坛子放到了炕桌上,然后给朱紫盛了碗。

  因为知道赵贞会给自己弄好吃的佛跳墙,所以朱紫陪太妃用午膳的时候只是意意思思吃了小半碗米饭,现在早就饿了,她背对着赵贞和赵梓拿起筷子大吃起来。

  正吃得香,朱紫觉得背后痒痒的,她扭了扭背部,继续大吃。可是紧接着个软软的身子贴上了她的背部,朱紫紧接着感到背部湿——又被赵梓啃上了。

  朱紫烦不胜烦,索性放下筷子,用胳膊把赵梓夹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夹了个鸽蛋放进嘴里嚼碎,看了看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赵梓,颇有想口对口喂给赵梓的意思。

  她犹豫了下,扭头看了后面的赵贞眼,却发现赵贞已经站在了地上,正用不赞成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朱紫心虚地咽下了鸽蛋,颇觉对不起饥肠辘辘口水连连的赵梓,就用筷子占了点汤汁,喂进了赵梓嘴里。

  赵梓还没吃过这样美味的东西,吧嗒吧嗒小嘴,伸手去摸朱紫,示意还要。

  朱紫看他小小凤眼眼尾轻挑,浓长睫毛乌压压的,堪称微缩版可爱版的赵贞,不由得喜欢非常,赶紧又蘸了些汤汁喂他。

  赵梓于是更开心了,坐在母亲的腿上手舞足蹈的欢喜非常。

  赵贞看着这大小两个吃货,觉得自己应该感到头疼的,可是却不由自主地想笑,他不习惯于笑,所以只是默默看着。最终在他看到赵梓把手伸到朱紫嘴里去掏好吃的东西的时候,赵贞再也掌不住,扭头闷笑起来。

  赵梓玩累了,被朱紫放到床上拍了几下就睡着了。

  赵贞和朱紫也在床上躺了下来。

  家三口挤在起,很快进入了梦乡。

  下午赵贞出去的时候,怕朱紫和赵梓午睡时间过长,晚上睡不着觉,临走前把朱紫和赵梓都弄醒了。

  朱紫就带着赵梓去看高太妃。

  到了正房,才发现高太妃正在看黄莺指挥着几个宫女收拾行李。

  朱紫帮不上什么忙,就陪着高太妃站着。

  银铃抱着赵梓走了过来,高太妃边接过赵梓,边问道:“你们的行李收拾得怎样了?”

  “已经收拾好了!”

  赵梓的行李都在祖母这边,朱紫那边只需收拾她和赵贞的行李,银铃和清珠她们早在两天前就收拾好了。

  “明日就要离开金京了,”高太妃站在窗前朝院子里望去,“我这辈子生在金京,长在金京,还没离开过金京呢!”

  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惆怅。

  朱紫想了想,安慰道:“南疆四季分明,除了冬天比金京暖和了点点,其它没什么区别的,到时候妾身带太妃您把润阳城里城外逛遍,好多呢!”

  高太妃转悲为喜,道:“好啊!到时候咱们把小世子也带上!”

  这次赵贞只带了队暗卫和队近身侍候的王府亲卫,因为人不算多,所以决定坐船沿大运河回南疆。

  大船在运河之上航行了个月,终于在十月十六那天到达了润阳。

  在深秋的萧瑟寒风中,润阳城的官员们和士商阶层等在码头上,迎接久未归藩的南安王爷。

  朱紫发现,因为高太妃的到来,润阳城的南安王府热闹了起来。每日过来拜访高太妃的贵妇贵女络绎不绝,高太妃居住的正院每日高朋满座。

  朱紫觉得高太妃那里满耳都是奉承话,每句话都有好几层意思,说句话得想半天,太累了,也繁华热闹得有点过了,所以就带着赵梓和奶娘住回了延禧居。

  奶娘和银铃带着赵梓住在延禧居的偏房里,赵贞和朱紫依旧住回了原来的卧室。

  这日,朱紫抱着赵梓,带着银铃等人去正院看望。

  进了正院之后,朱紫发现正堂外的挟房里候着几个穿红着绿的陌生丫鬟,知道今日太妃有客,便欲离去。

  高太妃却早吩咐过黄莺,说是等朱侧妃过来的话定请进去,所以黄莺就笑着把朱紫引了进去。

  朱紫进去,就看到了坐在正堂左侧高椅上的金夫人和王惜珍。

  高太妃笑着说:“朱紫快过来!”

  又道:“你怕是还不知道呢!若是论起亲戚辈分来,惜珍还是贞儿的表妹呢!”

  第八十四章求科普朱紫吃醋

  听了高太妃的话,朱紫就笑着看了王惜珍眼,心想:赵贞的表妹?这亲戚关系可是怎么论的呢?

  她可是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有次吃了王惜珍的醋,赵贞是这样解释滴——“惜珍是王丞相家的四小姐,王丞相长女就是宫里的淑妃娘娘,我十七弟的生母”。

  王惜珍看到朱侧妃带着疑问的眼神,清丽若仙的小脸红了红,却仍是含笑不语。

  这就是高太妃最欣赏她的地方了,宠辱不惊遇事不乱的,这就是大家闺秀的派头。

  朱紫什么都好,就是不够精明,派头不够。

  朱紫在高太妃右侧高倚上坐了下来。

  金夫人和王惜珍起身给朱紫行礼。

  朱紫很雍容地含笑点了点头,道:“自家亲戚,不必多礼,起来吧!”

  她这话说得晚了点点,金夫人和王惜珍已经行过礼了。不过她们都很有风度,俱都微笑着回到自己位上。

  高太妃先问了问朱紫小世子的情形,朱紫说了。高太妃因为有客,就命||乳|燕和银铃起陪奶娘带着小世子在王府里逛逛:“这可都是小世子将来的产业,他这未来的小主子不熟悉可不行!”

  金夫人和王惜珍听了高太妃的话,都垂目不言。

  这么小的孩子,连周岁都没过,就封了世子,真的是荣宠太过了!

  朱紫对于王惜珍这突如其来的“表妹”身份还是很介意,决定把话题再扯回来,向高太妃撒娇道:“太妃娘娘,这王小姐和咱们府里”

  高太妃想了想,也觉得其中关节颇难出口,最后含糊道:“惜珍的姨娘的母亲,是我母亲的妹妹。”

  朱紫觉得还是有些疑问:这金京百年世家高府的老祖母老太太,她的妹妹的女儿也就是她的外甥女会去给别人当小妾么,即使那个别人是前王老丞相大人?

  她很想知道,可是高太妃却不愿意继续科普,王惜珍和金夫人也不欲多提,于是只好偃旗息鼓不再追问。

  高太妃今日倒是兴致勃勃的。

  高府因为王惜珍的生母身份太低,所以向不论这边的亲的,就连王惜珍自己也向不提,觉得丢人,只从她死去的嫡姐王淑妃那边和高府论亲的。只是这次听说高太妃来到了南疆王府,她和姚瑞霞都觉得这次是最后的机会了,所以就腆着脸皮过来拜见高太妃了。

  高太妃和赵贞样,其实不是很好客,可是这毕竟是她已经去世的母亲高老夫人那边的亲戚,所以待之就亲热了几分。

  几人坐在正堂里闲谈着,说到了王惜珍大哥王惜朝起复成功的事情。

  王惜朝走了宫里宋淑妃的门路,花了家里剩余的大半家财,谋了个起复。

  王惜珍对这件事情,心思复杂,面上却是欢喜的:“大哥被皇上派到北疆龙州府做知府,阖家都跟了过去,写信让惜珍也去呢!”

  实际情况是王惜朝觉得自己这个庶妹生得足够美貌,想把王惜珍嫁给北疆总督马连芳做填房,直写信来催着王惜珍过去。

  王惜珍打听了下,这位马连芳总督年过四十,正妻虽然死了,但是留下了整整齐齐五个成年儿子;马总督也不愿亏待自己,房里人也是桃红柳绿无数的。

  所以,她不愿意嫁过去,可是大哥逼得很紧,她就想破釜沉舟,要是能嫁给马连芳的主子南安王赵贞,即使是当个小妾也愿意——赵贞小时候可是答应过要娶她的,只是现在让个贱婢给迷住了!

  高太妃对比了下,发现金夫人和王小姐因为出身高贵,言谈举止很有大家贵女的风范;朱紫虽然雍容可亲,但是不太爱说话,只是淡淡地笑,未免有点太寡言了。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是有点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赵贞明明白白告诉过她:“母亲,儿子不喜欢女人之间交往密切,总是妄图影响丈夫正事,朱紫这样子很好!”

  可是,贵妇贵女之间不交际往来,难道天天呆在府里斗么?

  高太妃看了朱紫眼,发现朱紫虽然面上笑微微的,可是笑容并没有抵达眼底,心里又是叹。

  赵贞对朱紫实在是太好了,只守着她个人过。除非朱紫非要和自己这个当婆婆的斗,否则内斗宅斗大乱斗什么斗都没有!

  可是,朱紫又是个孝顺的,还替自己生了个那么玉雪可爱的小包子!

  想到赵梓,高太妃的心就被填的满满的,忙问朱紫:“小世子跟着你,现在习惯不习惯啊?”

  说起小赵梓,朱紫脸上的假笑下子变成了真笑,道:“就是他正长牙,老是往我身上咬,很疼!”

  高太后也是笑:“不咬你这当娘的,难道咬他祖母这老帮子?”

  朱紫不依了,道:“太妃——”

  “哈哈哈哈!”高太妃大笑起来。

  金夫人和王惜珍忙也赔笑。

  眼看快到日中了,高太妃和朱侧妃谈小世子谈的高兴,都没提留饭的事情,金夫人和王惜珍就要告辞离去。

  高太妃和朱紫也没很留,只命黄莺去送她们。

  赵贞晚上回到延禧居,他进内院,朱紫就笑嘻嘻迎了出来。

  今晚朱紫穿了件宽大的玄色纱衫,隐隐露出红色的抹胸和黑色泥金边细褶裙,黑压压的堕髻上缀着个黄金蝴蝶簪,衬着晶莹如玉的脸黑幽幽的眼,再加上那嫣红的唇,看上去与往日有些不同。

  赵贞不由深深地看了眼,又看了眼。

  赵贞素来就喜欢朱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开开心心的。他看朱紫高兴,自己心里也高兴,简直是高兴极了。

  赵贞牵着朱紫的手往卧室走去。

  进房门,赵贞就下意识地扫了眼屋内,发现赵梓没在,就问了声:“世子没在?”

  朱紫听他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欢喜,就撅着嘴不高兴道:“你就那么讨厌赵梓?”

  “我洗澡去了!”赵贞面无表情地大步往净房走去,“等着我!”

  等赵贞出来,朱紫早拿着大丝巾之类的物品等候着了。她边给细细给赵贞擦长发,边问道:“我的王爷,你和那个惜珍小姐到底是什么亲戚啊?王妃怎么说她是你的表妹呢?”

  赵贞觉得自己闻到了股浓浓的醋味,皱着眉头想了想,觉得关系真是太乱了,最后才道:“我外婆的庶妹,嫁的人家门第稍低,生了个女儿,就是惜珍的姨娘,嫁给了当年的王老丞相做妾,后来就生下来惜珍!”

  赵贞已经看在朱紫面子上尽量科普了,谁知朱紫的求知欲还是很强,接着追问道:“那金夫人和王惜珍又怎么会成了表姐妹呢?”

  赵贞觉得麻烦死了,吼道:“烦死了,以后这种事不要问我,去问赵雄好了!我不是把赵雄给你了么!”

  话未说完,人已经大步流星走出卧室,去了内书房。

  朱紫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却觉得他是心虚了。

  没多久,赵雄过来了,守在内院门口让银铃传话。

  朱紫忙在衣服外面加了件遮挡得很严的孺衫,就这还怕赵贞吃醋,让银铃把赵雄叫进了内院,自己并没有出去,而是隔着窗子继续锲而不舍地追根究底:“金总兵的夫人和那个王惜珍到底是什么亲戚?”

  站在窗外的赵雄略沉思,道:“禀报侧妃,金总兵的夫人的父亲,也就是金总兵的老泰山是姚木林大人,姚大人的填房夫人是王小姐的嫡亲姨妈。”

  朱紫这下子总算闹明白了,原来王惜珍母亲姐妹俩,个嫁入丞相府给前王老丞相做了小妾,生了王惜珍;个嫁给了姚木林大人当填房,生下了金夫人姚瑞霞!

  她总算是闹清楚了,可是心里却很不开心。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朱紫的情绪总是不好,很烦躁挺易怒,动不动就把事情往不好的地方想。

  难道是因为月信快来了?

  朱紫月信快来的时候,都是有些烦躁的。而她的月信自从那次流产之后就没有来过。

  作者有话要说:第更奉上!

  为了感谢小小叶子的长评,今日三更!

  第八十五章赏步摇心生疑窦

  朱紫心情不好的时候,般都是想办法自我疏导。

  赵梓下午睡完午觉起来,就被高太妃派人给接走了,朱紫没什么可忙的了,就开始在房里收拾东西。

  朱紫新定制了件文件柜式样的柜子,就放在卧室书案的左边,里面都是她珍爱的物品。

  她从里面拿出赵贞在北疆养病的时候画的那些画,把卷轴展开,自得其乐地看起来。

  看了会儿之后,朱紫觉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了,就收起这些卷轴,准备到内书房去找赵贞。

  赵贞般回延禧居就是为了睡觉,内书房基本很少使用,从金京回来近个月,这里逐渐被朱紫占领,里面基本上都是朱紫的书啊画啊笔啊之类的。赵贞也默认了,很少过去,今日居然去那里躲麻烦去了。

  因为已经是十月的天气了,饶是偏南的润阳,也冷得异常。内院因为朱紫体弱和赵梓年幼的关系,所以赵贞命人在内院各房的夹壁里都放了炭盆,房间里面都挺暖和。

  朱紫随手拿了件披风披在了身上,往内书房而去。

  这时候已经夜深了,内书房的窗子开着,书案旁是个高高的烛台,几十根蜡烛齐齐点着,屋子里明亮异常。朱紫从大开的窗口往里面望去,看到只穿着件白色浴衣的赵贞正站在书案前画着什么。

  她静静地站在院子里往里面看。

  赵贞的头发已经干了,顺滑地披散在身后,他大概是嫌书房里太热,不但大开着窗子,连衣袖也卷了上去,修长的胳膊露在外面,右手正擎着支笔。

  烛光之下,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秀美的脸上是种凝神沉思的表情。

  朱紫心想:不会是在画王惜珍吧?

  内书房的窗前种着丛竹子,冬日的竹子当然有些发黄枯干,不过遮挡住个人还是可以的。

  朱紫悄悄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