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弥漫着阵草木焦糊的气味儿。颗质子炮弹落在了距离坦克五六米远的草地上,将结实的草地炸了个米多深的坑。

  颗质子炮弹落在坦克顶部,将铁盖子炸飞了,另颗更绝,直接撞在了履带上,将履带炸断,只有边的动力,所以坦克原地打转,转了几下,不再动了。坦克里的人狼狈不堪钻了出来,正好志丙元帅带人赶到这里。

  这幅景象,让联军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谁也没有闻到硝烟味,但是爆炸威力绝对相当于最具威胁的大炮炮弹,这威力巨大的爆炸,是怎么回事呢?从哪里打来的炮弹呢?

  先前,联军统帅志丙元帅最为担心的,就是大炮的密集炮火,但是,毕竟任何种大炮,都没有这样的射程,而且,也不可能瞄得这样准,所以元帅直是未很认真放心上的,即使近距离作战奇b3书,大炮不便于平射,移动缓慢,志丙元帅仍旧不太担心无敌铁柜会落下风。现在,这幅狼狈的情形,使他开始改变想法了。

  “你们,地球人真是狡诈。这就骗得过我们么?哼。这,不过是运气欠佳,遇上雷暴了。”

  ······

  “雷暴?元帅宁愿相信这是天意,而非人为?”

  ······

  志丙元帅迟疑了下,仍然坚持说:“无踪无影的,这炮弹从哪里来的,当是天意,而非人为。有人看见呼呼的气体球飞过来,这是典型的雷暴。难道谁没有见过吗,没听过雷霆万钧吗?”

  “元帅真是顽固,刚下过雨,四周晴朗片,哪里来的雷暴?”

  “不管怎样说,要我们相信你们最善使诈的地球人,除非拉罗山峰崩塌了。要我们退兵,也除非拉罗山峰崩塌了。”

  拉罗山峰是北大陆的最高峰,也是阿喜星的陆地最高峰,在河谷平原西北方向上,距离还有三百多公里。阿喜星北大陆的阿喜人发誓时,常指着拉罗山峰为证。

  “依元帅之意,如果拉罗山峰真的崩塌了,你们就定退兵?”戈林曼上校抓住志丙元帅的话,步步紧逼。

  “当然。这是寰球人共同的誓言。”

  “可是,这只是元帅的激动之话,帝国陛下未必会首肯。”

  “我是军中统帅,皇帝陛下全权授命与我,我就是代表皇帝陛下跟你说的,天地可以为证,各位统帅可以为证。”

  志丙元帅暗自笑起戈林曼上校的浅薄无知来。

  “好,假如,我能让拉罗山峰崩塌了,你们就立即无条件退兵,而且,要向毕喜国道歉和作出赔偿。拉罗山峰在哪里?”

  “哈哈。”

  “嚯嚯。嘢——”各种嘲笑的叫嚣声。

  志丙元帅摇手让大家安静点。

  “谨遵天命。拉罗山峰就在西北方上,也不远,寰球人都知道。不过,你们要限定时间,不要耍什么障眼法,我们也要亲自,拉罗山峰怎么会崩塌呢?哈哈,无知狂妄的地球人,你们还是臣服吧。大军所到,尽为齑粉,何不先求保命。神圣的皇帝陛下是仁慈的。”

  “好的,三天时间就够了,现在,你们可以准备出发了,到拉罗山峰可有不短的路程呢?”

  各路统帅听了这话,不由得哄笑起来,他们倒真的想看看,拉罗山峰是怎么崩塌的。联军很快就选出了十多个精明能干的部下,踏上了远赴拉罗山峰的路程。

  打赌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联军大营,不久也传到了克弥尔统帅大营,几天之后,毕喜国,阿迪华帝国,人人都开始知道这场巨大的输赢,都关心着结果来,而此时,结果已经注定了。

  第三集

  “真是奇妙,戈林曼上校真是异想天开,居然想出个这么退兵的办法,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克里想着想着,不由得笑出声来。

  “这句话,我听郭宁中将说过。哦,听说郭宁中将即将升衔为上将了,到时候,别忘了去祝贺。不战而屈人之兵,以力服之,的确是上上之选。”

  “幸好顾问先生没有说以德服之。我从来不相信,在战争面前,孱弱虚软的说教者会成为胜利者。希斯先生认为怎样帮助戈林曼上校实现心愿呢?”

  这时候,帕欧卡将军也来到了总指挥室,他询问了克里将军几句,得到了证实,于是欣然地说道:“戈林曼上校果然不愧盛名。这个计谋妙极了。要削掉座山头,那还不简单。用核武器。”

  “要有足够的爆炸力,才有足够的威慑力。”克里同意道。

  “可惜,那座阿喜人引为自豪的神之山,就要这样彻底改观了。这拿破仑式的狂妄,却要轻易破坏来之不易的天然景观,与用炮弹轰掉狮身人面像的鼻子有何区别。迫不得已,颗千五百万吨当量的氢弹,如何?”希格里&斯诺道。

  克里和帕欧卡相视笑。

  “将军认为,谁去完成这项并不轻松的顶级使命,更有把握呢?”

  这时,布鲁诺飞船上的高参们,已经进了总指挥室。各飞船上,电话会议也准备就绪了。

  “各位将军,各位同胞,这的确是个艰巨的任务,事关和平大局。各位有什么建议吗?”

  瞬间,出现了奇特的安静。每个飞船上,作为主管的将军,都在思考着,同时有意无意回避着这个问题。

  千五百万吨当量,有几艘飞船要搜完了所有氢弹,才能凑成颗,而且,组合氢弹,实在难以保证命中精确度和起爆安全性及可靠性,那是从几万公里的高空,向地面进行宇对地的高难度发射啊,个极小的误差,便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阿喜星上的灾难。

  即使装备中有现成的当量级相当氢弹的飞船,所能够拿出来的,最多不过两三颗而已。

  另外重要的是,旦氢弹发射,自己的飞船,就将失去部分威慑力,而使自己陷于缺少核威慑的软弱和尴尬中。谁愿意轻而易举的就失去这个有效屏障呢?

  “克里将军,我有个建议,现在这段时间,是不是应该属于各飞船检查核装备,并且进行内部商讨的时间?”郭宁中将问道。

  “嗯,很好的建议,克里将军,我也提议暂时休会。”希斯立即接上话道。

  各飞船立即展开了紧张的内部检查和秘密讨论。

  神龙号飞船上,所有的核弹按照以下当量分级:神龙级,千万吨级及以上;海龙级,百万吨;夔龙级,十万吨;螭龙级,万吨;羽龙级,千吨及以下级。核查结果是:神龙级数量1,海龙级数量3,夔龙级数量5,螭龙级数量5,羽龙级数量10。

  “郭宁将军作何打算呢?”神龙号飞船上,四人委员会中,国防部的将军问。

  “各位想来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

  “郭将军还是明说了吧。”

  “我想,这个非同般的任务,可以由神龙号独立完成。”

  “郭宁将军是要我们自愿扔掉这张防御的铁盾。”

  “是啊,现代化的战争,预知,快速,准确,威力。前三项,都只是最后项的保证,没有威力,没有巨大的毁灭的能量,就失去了切。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更愿以此来表达真诚的和平愿望,也许,率先垂范会有定风险。不过,以地球人目前的处境来看,这种风险近乎为零了。”

  “我也,赞同,郭宁将军的想法。”

  “看起来,这个主意真的不错。诺亚营地是徐豹上校作首领,为了响应地面部队,作出这个决定是值得的。”

  “谢谢大家的支持。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谁去完成这个任务?”

  “我倒想到个合适人选。”

  “谁?!”

  “炮兵学院副院长,陆军少将王春兰。”

  “嗯,她呀,不错,不错,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郭将军还不快去和少将先谈谈,再在太空舰队中宣布我们的申请。”

  郭宁中将人在独立办公室里传见了王春兰少将。见王春兰少将,他的心里扑扑的跳,仿佛个人办公室里氧气稀少,两颊都发热了。王春兰少将四十多岁,奇书网整理提供相当于实际三十多的年龄,风韵犹存。在以往地球上的岁月中,王春兰少将的确是少见的年轻女将军之。特殊的是,也许是过多的精力用于专业研究中,少将直是独身。

  过多的精力耗费于专业研究,这只是郭宁中将的主观猜测,他暗藏的羞涩的心愿使他所有的臆测都朦胧而美好。

  “真要感谢委员会的信任,我定完成任务。”

  “嗯,我们相信。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将军?哦,郭宁将军的授衔仪式什么时候举行。”

  “肯定是在氢弹成功爆炸之后。如果稍有差池······我会考虑推迟或者暂时不接受授衔。”

  “那就是说,要是万出现差错,我岂不成了罪人,而且有负郭宁将军。呵呵,郭宁将军是在给我压力啊。”

  “哪里啊,我们都非常信任春兰将军,就是把性命交给你也放心哪。”

  “郭,将军怎么开这样的玩笑。”

  “哦,我的意思是说,无条件的信任春兰将军。你需要哪些人协助,尽管说出来。我们要尽快完成地这个任务,以免观察的人进入核爆区域。春兰将军先拟定个方案给我看看。”

  “是,将军。”

  “还有——”

  “郭宁将军为何欲言又止啊?”

  王春兰少将偏着头,带着几分调皮看着郭宁中将。

  “我是说,我,有个打算,要等大量人员登陆后才实施的个想法,成立个专门的组织。”

  “什么打算啊?要办公司吗?”

  “春兰将军真会说笑。我是想,当局势平静稳定下来之后,地球人的繁衍就是势在必行,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个问题,但是,鉴于比例的严重失调,因此,还得有个联络和协调的机构。在这方面,太和号飞船是计划得最好的。他们分配安排得真不错,而且他们已经有两人捷足先登了。”

  “呵呵,真是个周密的想法。”

  “要是春兰将军能够主持这个机构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春兰将军可要做好带头示范啊。”

  王春兰少将听,脸色凝重起来,暗怀恼怒地望着郭宁将军。

  郭宁将军被瞧得不好意思来。蓦地,他明白了,自己是说错了话,顿时心如鹿跳,脸也不觉发起烧来。他躲避着王春兰少将的目光。

  王春兰少将明白,郭宁将军并非存心要奚落她,或者嘲笑她,他只是不会表达而已,她甚至看出了郭宁内心隐藏的真意。说是半羞半恼,弄到最后,心里反而有丝丝甜蜜的感动。她不觉嫣然笑。

  “以后我会好好考虑郭宁将军提出的想法的。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向阿喜星地面发射氢弹的问题。我们拥有的神龙级氢弹只有颗干式氢弹,其热核装料是固态氘化锂—6,易于使用,从飞船上发射至阿喜星地面是可行的。我初步有个方案,就是微动力推进,让火箭携带的氢弹进入三四百公里的轨道,再自由落体,穿过阿喜星大气层,进入十多二十公里的近地点后,启动火箭推进器反向推进,稳住下落趋势,再次调整方向角度,然后,对准拉罗山峰发射,最后实施比高在060米的地面爆炸。导弹上设置了三重乘法系统,防止误爆。我需要几个助手。”

  “必须做到万无失。好的,我就通知委员会和顾问组的人来,立即为春兰将军配好助手。可以减少爆炸当量吗?我担心核爆炸对附近地区影响太大。”

  “要想达到削掉拉罗雪峰的话,千五百万吨当量很合适。当然,爆炸后很长段时间要严格限制人员进入爆炸污染区域。”

  “哎,只有这样了,地球上的······仿佛重演,真叫人不寒而栗,我宁愿永远都不再去碰核弹这个丑陋的东西。”

  “呵呵,郭宁将军这样多愁善感。核弹是没有美丑的,美丑是人的行为。”

  “春兰将军见笑了,我从来不流露出这样软弱的情感来的,也许,在春兰将军面前,有点失态。春兰,嗯,个传统贤淑的名字······”

  王春兰少将突然幽幽地冒出句:“在委员会等人众面前,还是暂时不要这样叫的好。”

  “乐意遵命,王春兰将军。”郭宁将军心里霎时阵轻松和快慰。

  当郭宁将军把领受任务的申请向舰队提出时,克里将军热情似火。

  “由神龙号去完成,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们最值得信赖的盟友,这正是我们最初的想法,申请由郭将军先提出来,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向你们敬礼了。神龙号是最有把握完成此项神圣使命的。”

  第四集

  天气晴朗的时候,拉罗山峰白雪皑皑的峰顶,在百公里之外,站在没有遮挡的山顶上,都能看见。

  这天恰好天气晴朗,风也似乎非常轻了,湛蓝的天空,蓝的那样深邃,尘不染。拉罗雪峰像个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圣洁而美丽,寂寞而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谁来撩起她洁白的面纱。

  忽然,道眩目的白色光芒闪,拉罗雪峰主峰峰顶蹦出个近似半球形的火球,它的直径下子达到了六千多米。火球成白色的浪状迅速膨胀,扩散,上升,白雾淡下去后,岩石土壤及其它物质均被中间的火球吞噬并起上升,形成了高达十多公里的蘑菇云。蘑菇云颜色深暗,不断翻滚着。

  那时,志丙元帅派去观察的联军军士等,距离拉罗雪山主峰尚有近百公里的直线距离。正在雪地和岩石地的交叉变化中攀登的这群人,随着声撕心裂肺的闷响被震了起来,多数人纷纷跌倒。幸好登山的这群人为防雪盲,都戴着墨镜,不至于被眩目的光芒刺痛双眼。接下来,各处的雪崩开始了。这群人吓得惊慌失措,好似末日来临。

  他们想起了戈林曼上校警告过的话,他们亲眼看见了,领略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震撼。前面就是个魔鬼区域,肆意吞噬切的地狱。领队嘘了声,这群人立即开始,跌跌撞撞,疯子般拼命往回跑,尽快远离地狱,越远越好。

  “火球。”

  “天崩地裂。”

  “好大的雪崩。”

  “真是死里逃生。”

  除了人滚下山崖,生死未明之外,其余的人,虽然不停地奔逃,也是在第二天下午,才奔回到联军大营中。阿喜人善于奔跑的体质给了他们莫大的帮助,饶是这样,入大营,就有几人累得趴下了。他们惊魂未定,颤颤惊惊地向志丙元帅,各国统帅,向切惊恐不安的人们,传递着这惊天的慑人消息。

  “拉罗雪峰塌了。”

  “拉罗山峰塌了吗?”

  第二天,这群惊慌过甚和劳累过甚的人中,有两个,再也没有站起来了。

  谁也没有看到拉罗山峰怎么样了,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高耸入云的拉罗山峰,真的崩溃了。

  阿喜人的另外种命运,也不可抗拒地来到了。

  许多年以后,有大胆的阿喜人,爬山涉水攀登到了拉罗雪峰的主峰,他们真的看见,拉罗雪山主峰峰顶被削去了百多米。

  身处联军大营中,许多人都感到了轻微的震动。志丙元帅不得不接受这样个事实。当毕喜国特使和戈林曼上校,齐聚在主帅营帐中时,志丙元帅尽管神情有些沮丧,却只有语带诚服的坦言,他们得遵守誓言,退兵回国了。其他诸多事情,待回国奏明阿迪华帝国皇帝陛下之后,才能定夺。

  “他们要走了。哼,当然不挽留,但是请务必留下03028。”徐豹上校对戈林曼上校说。

  是草原牧民乌躁带着03028的卫星定位跟踪器。英勇的乌躁不知道,这枚精美的戒指,现在成了他的催命符。

  戈林曼上校和毕喜特使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