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乃是最滛姿势

  想到岳庙欲强她时,用的便是这姿势,却被林冲冲散;今日也曾用这姿势,

  但因凤|岤太过紧|岤,又未得手,此番实要好好享受回!想罢狠狠压下美人左右

  大腿,大棒猛烈抽送起来,次次尽根!

  若贞哪里受过这等粗爆滛,顿时魂飞魄散,小嘴不住嗔春:「衙内嗳

  忒的大了这姿势好羞人奴家奴家真的要死了哦您

  又钻又旋又钻的唔好粗大好舒服啊太美了快

  快痒呀|岤内好痒呀快些抽送好好舒服」

  「哦奴家奴家会乐死了喔又酥又痒的|岤心好痒

  唔水水又出来了啊衙内您」

  「衙内你那活儿,好粗大哦奴家抵挡不住好生舒服哦

  好爽爽死奴家了呃呃」

  「衙内你真强哎唷啊啊奴家挡不住您唔奴家

  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痒啊啊」

  「太舒服了,爽啊,奴家又要丢了衙内您也快些丢吧!」

  这登徒子用力的插,若贞只得拼命叫春宣泄快感,俩人以这般奇滛体位又干

  千多抽,其间若贞连丢两次,当她蜜|岤夹紧巨物,第三次喷出大量浓烈荫精时

  高衙内只感受到强烈冲击,高大身躯突然阵抽搐,马眼儿酸麻难当,忙咬紧

  牙关,突将若贞拉起身来,抱在怀中,令她屁股坐在大r棒上,暂停抽送,以舒

  缓精之欲。

  若贞纵体入怀,与这滛徒面对面紧搂在起。便见男人衣服尚未脱去,早将

  自己得连连丢精,已了近个时辰,仍未泄身,这等床技,实是丈夫远不能

  比。她想到林冲,羞泣难当,不由倒在男人怀中,哽咽哭泣。高衙内支起她的下

  巴,见她羞红双颊,身香汗淋漓,实是美极,不由张嘴便去吻那芳唇!

  若贞芳唇被吻,但她贞心未死,不愿背夫献吻与这登徒子,忙甩开男人大嘴

  泪涌道:「求衙内莫吻奴家奴家是有夫之人,是有官人的若再吻

  时奴家当当咬舌自尽」

  高衙内见她说得坚决,暗自纳罕,不由暗赞此女倒是贞烈,不与自己热吻,

  便是对林冲爱得深沉,虽贞洁尽失,仍不想献爱于他人。便道:「也罢,刚才你

  也爽够,倒也让爷爽爽。你且自行用那妙处套我那活儿!这招『观音坐莲』,娘

  子想必与未曾与林冲那厮试过吧?」

  若贞此刻坐在高衙内双腿上,羞处与那滛徒结合紧密,这等亲密姿式,确不

  曾与林冲试过。她绯脸更红,虽全身酸软无力,但也只得抖擞精神,期待早早了

  结今日之劫。当下忍辱含羞,双手抚稳男人肩膀,抬起屁股,由缓至快,套弄起

  那巨物来。她被这恶人滛已久,下体湿腻之极,每挺臀坐下,便「咕滋」作

  声,抽得春水急流,只觉滛秽之极,芳心越跳越快:「这等姿势,太过亲密,叫

  我怎对得起官人,但不早早满足衙内欲火,今日这事,何事方了。衙内也忒的是

  强,这般久了,为何仍能紧守。罢罢罢,今日权且让他爽够,却再理会!」想罢

  将个肥臀,没命介地上下套动起来,只求他早早泄身。

  「噗滋噗滋」的云雨声立即又春溢卧房。

  若贞忍住羞耻,套动的速度越发快了,樱桃小嘴不停发出撩人春嗔。

  「呀啊,啊啊啊啊好快活好舒服」这等亲密交合令她

  暂忘切,随性颠臀!

  「哦顶入花心了衙内奴家好舒服哦哦再来快

  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

  直套动了两百多下,肥臀次次坐下,每次均坐到龙枪深入花心,两人荫毛互

  抵,只觉心窝似要被那驴般活儿洞穿。

  高衙内扶住美人细腰,看那对丰奶上下跳趴,奶上香汗尽出,如抹香油,奶

  头鼓胀充血,似在招唤!自己无比粗长足有尺半长的巨大黑茎次次尽根,实是

  只有此女能受,加之风宫虽受尽蹂躏,但次次将大棒夹个紧实,仍是极为紧窄,

  令大棒在欲射不射间游走,端的舒服无比!

  他端坐床上动不动,只是面对面搂紧美人娇躯,随她主动套动节奏加快,

  欣赏那起伏跳动的高耸r房,尽情地享受人妇套臀服侍。他不时用双手抱紧纤腰

  和后背,大嘴用力轮流吸唉那对鲜红娇艳的硬坚奶头。若贞只得配合着他的动作

  上下急速套动,越套越主动,越套越劲,越套越疯狂,房间内立刻充满了雪臀不

  断坐在胯上所发出的「啪啪」撞击声。

  而若贞那含苞待放的花心,不断被大头连续地撞入,销魂蚀骨阵阵酥麻

  的美感,平生第次尝试面对面坐在男人跨上交欢,全新的感觉,加之又想让高

  衙内快些了结,让她情不自禁大声嗔春「好棒啊好舒服 哦哦

  好深哦好舒服衙内干得奴家好舒服从没这么

  快活啊啊啊呃呃」

  受到这春语鼓舞,高衙内稳坐床上,双手紧握丰奶,随套动节奏,开始上下

  用力拉抛娇躯,使其向上高举的巨物更加长驱直入,进击美人小|岤。两人交合处

  不断有大量蜜汁喷洒而出,美女白玉般的雪臀泛起片嫣红,花心乱颤,|岤口儿

  缩得既小又绷,全身不断颤抖,乌黑亮丽的长发四散摆动。

  「啊衙内好舒服好厉害奴家奴家又输又输了

  奴家已这般了衙内衙内还不到不到那爽处吗哦哦

  好深哦好舒服衙内快些爽吧奴家又要丢了啊啊啊

  呃呃衙内为何这般耐久啊啊啊」

  高衙内见美人妇尽心竭力,虽是求他早些泄身,却爽得自身肉紧异常,又到

  丢精之时,又滛笑道:「本爷阅女无数,自是极为持久,此番千辛万苦,怎能便

  射!定让娘子爽够,永生不忘今日!」

  若贞疯狂套臀,臻首摆动,长发飘散,又到巅峰之时,不由大声嗔道:「啊

  啊啊衙内快些爽吧奴家丢了起丢吧求您了啊啊

  啊!」言罢只觉花心大张,屁股顿时坐实,股荫精又是激射而出。她再无力气

  只倒在男人肩上,张口轻咬男人肩肉,「嗯嗯」轻泣起来。

  高衙内轻抚美人汗背,笑道:「娘子莫哭,定叫娘子爽够方肯甘休!」

  若贞轻泣不已,突然泣声问道道:「奴家姐妹尽失身于衙内衙内

  您玩家妹时可得可得这般持久?」

  高衙内知她不甘输入其妹,笑道:「自是夜方休!只是娘子比你那妹子,

  强上不少,几乎令我到那爽处!还好本爷强自忍住。娘子既已失身,又屡到致爽

  不如放开心怀,助我早爽。来来来,这招『抱虎归山』,当在娘子身上试!

  」言罢突然双手托起雪臀,将若贞抱下床来。

  若贞只得双手吊挂男人脖颈,双腿夹实粗腰。高衙内路颤颤微微,直转出

  屏风,向外室走来,期间巨棒频捣凤潭,插得凤|岤「滋滋」有声。来到外室,高

  衙内大手托住肥臀,立扎马,上下托举,使出『抱虎归山』式,直插得若贞春

  叫连连,羞涩难当,只得扭臀助兴,以求早了。如此又是五百抽!

  待玩够这式,高衙内已觉r棒大动,那『含苞春牙』把头触得实难忍受,

  便将若贞抱至窗边,放下右腿,令她单足着地,抬起左腿,扛于臂间,又令她右

  手抚住窗框,左手抚着自己肩膀,使招云雨二十四式之「横枪架梁」,大力抽

  送起来。

  若贞被这丑陋姿势弄得羞|岤大张,直被抽送得失神落魄,春水尽出。只得右

  手抚稳窗框,左手抓紧男人肩膀,咬牙忍耐高嘲。

  高衙内突然支起窗户,将若贞臻首按向窗外。若贞眼前突现屋外景色,见楼

  下人来人往,只羞得想找地缝钻去,忙道:「衙内快快放下窗户莫让人

  瞧见」

  高衙内边恣意抽送,边笑道:「娘子莫慌,你在高处,路人在低处,怎

  能瞧见,你我只顾作乐!」

  若贞气苦欲死,却又无可奈何。她咬紧银牙,不敢嗔春,只得凤眼紧盯楼下

  见路人偶有抬头,便即缩身而回,不让瞧见。如此来,每次缩身,凤|岤便

  不自主紧顶大棒,直爽得双目乱翻,闷哼连连,丢了又丢。

  正是:横枪架梁美妇,只为爽身不顾羞!

  高衙内如此又抽了八百抽,大头已被那「含苞春芽」触得酥麻难当,正爽

  得精关欲开,就要狂精大泄时,只听楼下「干鸟头」富安声高呼:「寻事的教

  头来了,快快走人!」 原来锦儿央车夫缓行至西城大观楼,见已过个半时辰,心知小姐必然无幸

  也无心再寻林冲,便下了车,付了车钱,只四处乱逛。

  正走时,忽听背后有人唤到:「锦儿,多日不见,今日却有闲暇,到大观楼

  贵干?」

  锦儿听那声音,芳心喜:「不想却遇到他!」当即转过身,俏眼望向那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府间壁巷中卖药的张甑。他二十五六年纪,生得浓眉

  大眼,宽肩阔耳,气宇不凡。锦儿自幼为主人买药,常去他家店中,与他熟识。

  俩人眉目之间,早暗生情意,只是碍于礼教,均未捅破那层纸。今日城西偶遇,

  张甑突见佳人,心神激荡,便主动招呼起来。

  锦儿俏脸红,冲张甑道:「你倒好,不在家卖药,守那铺子,却到大观楼

  来会相识的吧注:唐宋时相识含相好之意,如相逢何必曾相识。」

  张甑笑道:「锦儿说笑了,我老实得紧,哪有什么相识的。」

  锦儿脸又是红,嗔道:「你若老实,却才怪了。」

  张甑见她含羞带嗔,喜道:「你这是要到哪里去,我便陪你程。」

  锦儿脸色更红,羞道:「谁要你陪,我自寻我家大官人,却地里寻不到他

  可急死人了。」

  张甑道:「只怪你不来问我!」

  锦儿奇道:「你如何知道?」

  张甑道:「我在樊楼前过,见教头和个人入去吃酒。」

  锦儿跺脚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为何不早告诉我。」

  张甑道:「你倒好,不来问我,我怎知你要寻教头。」

  锦儿不敢再与他多言,急道:「来日再来与你说话,我寻大官人去了。」言

  罢不再理他,急往西城樊楼奔去。

  那樊楼离大观楼倒也不远,但极为偏僻,锦儿转了几个巷子,方才奔到。

  等她奔到时,早被守在楼边的富安瞧见,那「干鸟头」何等滑之人,当即

  捂脸溜身,从锦儿侧边溜走,狂奔向陆家报信去了。 却说若贞听得楼下富安高呼「教头来了」,心中又羞又急,紧张之余,下体

  阵肉紧般禁脔不休。她早被这高衙内滛了个半时辰,此时正手抚窗框,高

  抬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