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意外(1/2)

加入书签

  邹凯一家被亲戚们不大瞧得上,坐的位置也比较偏,加上邹凯阻止的快,没有弄出什么动静,也就没让其他人看出什么异常来,只有同样同病相怜的小姑邹玉芬,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疑惑的看了一下两兄弟的小动作,没现什么不对,就又低下头继续吃菜去了。

  坐了下来,邹天犹自愤愤不平,只是他虽然人冲动点,但也明白刚才的举动不合时宜,自然不好再作。不过胸中有气,饭菜再美味也如同嚼蜡,扒拉了几口之后,就把筷子一甩:“哥,我吃饱了,先走了。”

  说完也不待等邹凯反应,就站起来,往饭厅门口走去。

  一看这场景,邹凯就知道要坏事了,赶忙想伸手去拉,哪知道邹天度太快,他连个衣角都没够着,就让邹天离开了席位。

  果然,看到这一幕,三伯又有话说了:“老幺啊,你这小子怎么管教的,也太没规矩了吧,长辈都没离席就自己走了,招呼也不打一声,怎么个回事嘛?”

  此时邹天还没有走远,三伯的话他也听到了,往外走的脚步一顿,身子停了半刻,随后就头也不回的出了饭厅。

  “是,是,这邹天小子没大没小,我回去就好好教育他一顿。”邹爸爸脸色涨的通红,忙不迭的给三伯赔礼道歉。邹爸爸心中现在憋了一肚子火,虽然三伯是他三哥,但我也不是你孙子啊,真把我当孙子训呢。奈何邹凯一家在邹家地位不高,此时作怕是要被伯伯姑姑等人群起而攻之,加上邹天做的确实不对,只能把气往肚子里咽。

  看着三伯那高高在上的表情,邹凯死死的握着拳头,青筋迸,马上就要爆的时候,一旁的邹妈妈赶紧桌子底下拍了拍邹凯的手臂,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对于这个儿子,当老妈的最了解不过了,虽然邹凯平时老实了一点,但真要逼急了,也是个敢抄家伙上的主。

  看着邹妈妈眼里带着哀求,又想想自己的状况,邹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力的把拳头松开。

  其实这几个姑姑伯伯,跟邹凯家的关系虽然说亲密不到哪去,不过也没那么坏,平时邹凯家需要帮衬的时候,也会出手帮点,邹凯也不是白眼狼,恩将仇报的人,主要是每次都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让人觉得好像就是在施舍,很是让人难以接受。

  想了想目前自己的状况,邹凯暗自给自己打气:哼,待到有朝一日出人头地的时候,我一定要把今日之辱千百倍的奉还。到时候,我不把你训的当孙子,我名字倒过来写。老爸,你放心吧,我一定要让你在邹家挺胸抬头。

  “叮铃铃——”一阵铃声打断了陷入回忆的邹凯,是候车室的提示音响了,“尊敬的各位旅客朋友们,尊敬的各位旅客朋友们,k725次列车就要进站了,现在已经开始检票了,请所有搭乘k725列车的朋友到3号检票口检票进站。”

  广播连续重复了三次之后,再次沉静了下来。

  广播里播报的k725次列车正是邹凯要乘坐的列车,听到广播之后,他赶忙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找到3号检票口,跟随人流上了火车。

  别看邹凯的背包挺沉的,其实里面什么贵重物品都没有,都是一些个邹妈妈给装的土特产,还有几个邹妈妈自己腌制的罐头。邹凯平时老实,邹妈妈怕自己的儿子不会交际,就往里面塞了一大包的土特产,让他带给公司的同事吃。虽然邹凯三十了,可是邹妈妈这个举动从大学开始,每年都这么干,一直也到今年也就快10年了吧,背包里装的满满的亲情。

  上了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安顿好之后,邹凯就安静的看着窗外,等待着列车启动。

  现在已经是新世纪的第十四个年头了,火车的度也非常的快了,基本上都过了一百四十公里每小时了,早已经不复建国当初的那种龟了。火车的型号也更新换代了好多次了,国内基本上是已经消灭了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只有路段特别繁忙的时候,才会加开车次,可能还能见到。

  不过铁路系统的硬件水平是变好了很多,软件水平嘛,依旧是停留在上世纪,就车次调配以及管理上面,依然是一团糟。这不,邹凯上车才一会的功夫,车厢里面就到处是人挤人的状况了。过道里面是坐的坐,站的站,密密麻麻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看着这闹哄哄的人群,比之菜市场也犹有过之,邹凯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两天时间难熬了。他要上班的地方坐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