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争风吃醋被打的(1/2)

加入书签

  nbsp;╮╯▽╰╭,天天求推荐求收藏,都没人理我,要不要这么惨,给点帮助这么难么,求兄弟们罩我一下啊,感激不尽三伯疑惑归疑惑,但是依旧非常的生气,在三伯看来,他是长辈,不管怎么说,目无尊长就是不对的。レsiluke♠思♥路♣客レ看邹凯还在那对着电脑屏幕,头都没抬,三伯的气愈的大了,鼻子里哼了一声,把带来的礼品重重的放到了床头柜上,以此来泄自己的不满。邹凯的父母不在,三伯虽然是长辈,但也不好背着邹凯的父母去教教邹凯怎么做人,这是会惹人说闲话的。当面好还说点,三伯好歹是邹凯老爸的哥哥,背人这么干,未免就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了。所以尽管气愤的不行,但是三伯依旧忍住了。三伯那个芝麻绿豆的官,虽然连个村长都不比上,不过也算是官了,倒把三伯的本事给练出来了,对付不同的人,不同的场合,自然就有不同的脾气表现,现在这个情况就不好脾气。家里人聊天的时候,三伯已经听邹妈妈说过了,邹凯受伤很重,差点就要被人打死了,连他也吓了一跳。不管怎么说,他人既然来到医院,总要表示一下关心才好,不过语气就有点例行公式了:“邹凯啊,你这伤听说挺严重的,好点了没?”除了其他方面的为人让邹凯特别反感,三伯对他的关心倒不是假模假样。进来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挑的出理来的地方,邹凯对他再不满,也不好继续无视,恁得失了礼数,又要被说成不懂礼貌,只好抬起头生硬的笑了一下:“三伯,我好多了,现在没什么大问题了。”“没事就好,你说你,下次可别再这么冲动了。”不过三伯就是三伯,说着说着,就又摆起来了教育的口吻,话锋一转:“你说你这么大个小伙子,才十八岁就学会跟人争风吃醋了,这还不算,居然还被人打成重伤,这话说出去,我们老邹家脸都丢光#了。”对于邹凯家,三伯心理上,天然就有一种优越感,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社会地位,三伯家都全方位的碾压邹凯家。所以不管何时何地,架子都时刻端着,对于邹凯家总喜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给他们家上上课。三伯在邹凯老爸老妈面前摆兄长威风,对邹凯邹天面前摆长辈威风,在外面跟比他地位高的人交流,却又老实的不得了,倒是正印了一句话,耗子扛枪窝里横。邹凯受伤的前因后果,三伯来之前也清楚了一些,听说是什么看到一个女孩子被欺负了,邹凯上前见义勇为才被打伤的。本来三伯觉得虽然身负重伤,邹凯起码没走歪路,不是跟人打架斗殴就好,但当三伯听说那个女孩子长得挺漂亮,对方貌似也是邹凯同学的时候,他的想法就变了。老妈跟家里亲戚抱怨的时候,本意是想说同学之间居然下这么狠的手,也太让人气愤了,太没有家教了点。不过到了三伯耳朵里,意思就被三伯给曲解了。三伯的印象中,邹凯就是个成绩一般,有点吊儿郎当的主,邹凯老妈这些说法,在他看来也就是想博取同情心。说的好听叫什么见义勇为,还不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怕被别人笑话。不就是跟人争女人,然后被人打了嘛,这么丢人的事情怎么可能直说。这么一想,三伯就自认为看透了事件的本质,到了医院看到邹凯,就免不了要说道几句了。家里条件不怎么样,年龄也不大,居然就开始走纨绔子弟的路线,也不想想,这是邹凯这样的人该干的事情么,三伯认为自己身为长辈,对于邹凯的这种危险思想,有必要纠正过来,免的以后走了歪路,到时候后悔不及。想到这,三伯还没等邹凯反驳,又说了:“告诉你邹凯,你这样做对不起你父母,对不起我们老邹家知道么,再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你爸妈怎么活。”想法是好想法,可惜三伯自以为是,加上对邹凯家低看一等,站的出点就不对,说出来的话怎么可能达到效果。在他看来语重心长的好话,听到邹凯耳朵里,顿时就让邹凯怒不可歇。这是一个长辈该说的话么,邹凯觉得自己重伤未愈,你真心来看我,我肯定很感激,但是特意跑来医院对自己冷嘲热讽的教育一通,有这么当长辈的?强忍着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