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幸福生活的开端(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配角太多,一个一个的起名字真费神啊~~~~  莫仇吓了一跳,向后一仰,一屁股坐在地上。在他对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笑嘻嘻的蹲在他跟前。这老头面色红润,天庭饱满,看着慈眉善目,只是,莫仇不知他来者何意,神色上还是稍显戒备。

  “哟,怎么坐地上了?”老头笑呵呵的朝莫仇伸出一只手,稍微一使劲,就把莫仇带起来了。

  莫仇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这老头,一把抓过莫仇的右手,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目光慈爱的问道:“小伙子哪里人呀?今年多大啦?”

  莫仇哪见过这架势,浑身不自在,想要抽出右手,无奈被老头死死地钳住,动弹不得。在老头殷切的目光下,莫仇喃喃的回道:“我今年十四。”至于他是哪里人,可就说来话长喽,莫仇索闭嘴不提。

  老头好似不甚在意莫仇说了什么,只顾盯着莫仇细细的看。莫仇叫苦不迭,心想这算什么事啊?怎么每个人都往那方面想……果不其然,老头接下来将话头挑向了董晟文,以殷殷教导小辈的语气说道:“晟文心细,人善,是难得佳偶良配,小伙子跟了她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什么叫跟了她?莫仇狂汗,对于这个世界的颠倒男女关系,莫仇真是大大滴不能接受啊!莫愁赶紧解释:“爷爷,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老头特语重心长拍了拍莫仇的手背,自以为理解的说:“我懂,我懂!你俩还未成亲,同房花烛之前,说什么都嫌早。只是,晟文这孩子啊,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我就是想安安你的心。”

  安我毛心啊……莫仇已经无力解释了,跟意识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沟通,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嘛,这跨越时空的千年代沟真令人发指呀!

  莫仇蔫不拉几的任老头拽着,话不过三巡,董晟文已经干完了活,扛着耙子过来了。

  “庞爷爷,大热天的您不在家里歇着,跑这来乘凉啦?”麦场正对着日头,即便是树荫底下,热浪丝毫不减。这点儿,除了干活的,鲜有人来麦场纳凉。

  被董晟文唤作庞爷爷的老头,笑意更甚,拉着莫仇的手说:“丫头,讨着了相公也不领来与我见见,我只好亲自前来啦!”

  董晟文一个琅跄,差点没厥过去!这才半天啊,怎么就传成这样了?董晟文苦笑着解释:“爷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老头嗔道:“我说你们这两个小年轻,在我这个老古董面前还绷着,有什么意思?我看你们比我这个老古董还老古董!”

  呃…董晟文也无语了。幸亏这时,陈桦领着一个衣着板正的白面书生当然是女的~走了过来。那白面书生朝董晟文做了个揖,转而向老头,语气稍显薄愠的说道:“爹爹,你膝盖不疼了还是怎地,不与我说声就跑出来!可叫我好生担心!”

  书生字正腔圆,说话抑扬顿挫,只差摇头晃脑,酸腐之味却丝毫不减。老头好似斯通见惯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把着莫仇的肩膀,作势要站起来,莫仇赶忙起身搀扶。

  老头气势汹汹的横了一眼书生,“老子又没瘫在床上,用的着你这个小崽子多事?”说完,穿过众人,就往村子西头走去。

  白面书生面色刷白,董晟文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庞妹子,老爷子的子你也知道,最不耐烦别人对他指手画脚,唉,你就多掂量些吧!”

  白面书生也跟着叹了口气,抱拳与众人一一作别,垂头丧气的嘟囔着“真真是有辱斯文,”尾随着老头也远去了。

  董晟文与陈桦见惯了这种事儿,自然揭过不提。倒是,莫仇对这座村子越发好奇,却也知道,有些话不是他一个外人能贸然相问的。

  日头毒辣,麦子翻过一遍,差不多就晒透了,只待,午后赶着牛车来收。故此,陈桦辞别董晟文,各自家去了。

  又回到董家小院,莫仇直奔那间属于他的空房。这间屋子比董晟文那间小了一圈,却也宽敞。屋子里,除了传统的架子床,仅有一个半人高的雕花矮腿衣柜,连个歇脚凳子都没有。莫仇站在屋子中央,四下打量了白天,这才恍然,他什么也没有,杂收拾啊?

  董晟文在他身后说:“看好了?看好了就跟我去后面搬东西吧?”

  莫仇愣头愣脑的问:“搬什么啊?”

  “当然是家具!”

  穿过正房与厢房夹角处的石拱门,是一条抄手游廊,直通后院菜地。与正房相接处,挨着浴室,起了两间库房,董晟文把用不着的器物,家具什么的都放在这里。

  照常理,寻常人家里不会有多余的家具的。董晟文当初设计家具,图纸画了一堆,意思是让郭庆勇挑几件容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