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脏突突的跳了两下,强作镇定的说:“那就等你证明了自己再来找我吧,我可不喜欢懦弱的男人!”

  说完,转身正欲离开,没等迈步,腰间忽然紧,人已经被他圈在了怀中,惊惧间,耳边忽然传来萨克努森凉的声音,“呵,不愧是我萨克努看中的女人,不仅有月亮样美丽的容貌,还有雪狐样的聪慧,连我萨克努都差点上了你的当。只可惜,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我们辽丹人的男人可不会向你们大晋男人那样,为了面子,就放弃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管你说什么,今晚,你都得睡在我的床上!”

  采薇凛,僵住了,激将法虽萨克努没用,他依然在坚持自己的想法,看来,今晚他不会轻易罢手了!

  采薇的心情很乱,她不想杀人,而且,旦杀了萨克努,他的那些手下也不轻易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会给她找来多少麻烦,但是,若他真的打定主意要侵犯到她,她也只好把他收进空间,让他去给白毛虎做食物。

  打定了主意,她镇定下来,且冷眼看萨克努的举动了。

  萨克努不知采薇的想法,搂着她的腰肢,粗鲁的说:“走,去睡觉!”

  采薇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什么,声不响的跟着他走了。

  萨克努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那间屋子,大概就是南宫逸原本住的那间,因为屋里还残留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的气味儿,那若有似无的味道,让采薇恍惚了下,仿佛看到那袭白衣的男子,正慵懒的倚在床边,笑看着她

  直到她被萨克努野蛮抱起,扔到榻上,才醒转过来1

  这时的萨克努,急不可耐的将采薇放到床上,就去脱自己的衣服,这会儿的他,已经血脉喷张,浑身充斥了人类最原始的。

  床上的女人,是他已经肖想了好多天的了,因为她,向极强的他,这些天都失去了对女人兴趣。

  原本,他每天必得御女二人,方能纾解自己的,可自从见过了她,手下们精心挑选出来的那些女人,看在他的眼里,都成了块儿块儿毫无趣味儿的白肉,即便是玉体横陈到他的床上,他都提不起兴致来,闭上眼,就是她那副生动娇俏的模样,而那些被进贡来的女人,无论是被强抢来的,还是自愿来的,无论是娇羞推诿的,还是热情如火的,在他眼中,都如出辙,没有点趣味儿,和眼前这女人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萨克努,如果你胆敢冒犯我,我定让你死的难看!”

  采薇严厉的警告着,做为扶幽岛的传人,她秉承着慈海真人不枉杀生灵的懿旨,最后次警告他,若是他再执迷不悟,可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不出意料的,萨克努对采薇的警告根本就不屑顾,他边脱去了及地的长袍,边灼灼的盯着她,狠狠道:“若是你不能取悦于我,我也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采薇哼声,冷笑起来,看来,是他执意寻死了,她斜起嘴角,张嘴刚要喊‘收’,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个辽丹男人的声音。

  那个男人用辽丹语,不知说了些什么,正在脱衣服的萨克努顿住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晦暗不明的看了她眼,捡起地上的袍子,披在身上,出去了。

  采薇松了口气,从榻上留下来,悄悄的走到窗边,将窗子打开条窄缝,向窗外望去。

  然而,窗外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那个辽丹的蛮子去了哪里,采薇记挂着爹娘,无心追究他的去向,趁着没人,赶紧推开门,向自家居住的后院儿跑去2

  还好,爹娘弟妹们都安然无恙,甚至并不知道萨克努入住道这家客栈。

  采薇回到自家的屋子时,爹娘正坐在菲儿在和文儿身边,看他们二人下棋,武儿迈着小短腿儿,在地上来回的跑来跑去。

  看到采薇回来了,杜氏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略带不满的说:“薇儿,不是娘说你,你瞧你,出去就是天,也不怕爹娘惦记,再者说,咱家刚拒绝了霍公子的提亲,你这转眼的,就跟人家走的那么近,让人看了,会招来闲话的。”

  采薇坐在了杜氏的身边,将下颌放在了她的肩上,笑道:“管他呢,反正咱们又不在此定居,等帮霍公子办完赡养堂,咱们家就进京去了,谁爱嚼舌头,就由得他去吧!”

  说完,貌似无意的问了句:“今天你们都没出去吗?”

  穆仲卿说:“昨夜逛了大半夜的花灯,都倦了,今儿就哪都没去,滞只留在屋里看文儿和菲儿下棋了,如今文儿的棋艺可是大有进展,都快赶上菲儿了”

  听到他们直留在屋里,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采薇安心了不少。

  但是,她很快又想起了外面那个危险的辽丹人,不由得又担心起来,万他闯进来怎么办?万这群辽丹蛮子伤到了她的家人怎么办?想到这儿,她后悔起来,后悔自己刚刚没有把他收进空间去,留下这个祸患,像个定时炸弹般,随时都会爆炸。

  然而,她的担心是多余的,直到睡觉时,那个蛮子也没有再出现,甚至点儿动静都没有。

  采薇深感不安,唯恐这平静的背后,是更大的波澜。就像有人说的那样,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

  她觉得,与其被动的等着他来对付自己,还不如自己先下手,免得被他占了先机3

  于是,她唤出了长眉,让它去探探前院儿的情况。

  鹦哥上次被萨克努打成重伤,现在还在养伤中,没办法到前院儿去,而且,她也不想鹦哥再去冒险了,这家伙最近时运不济,连连受伤,若再受点儿什么伤害,怕是这条小命儿,就要灰飞烟灭了!

  长眉接到主人的命令,乘着月色,飞身去了前院儿,采薇则忐忑的和衣而坐,等着它的回信。

  不多时,长眉回来了,小小的脸儿上写满了疑惑。

  “主人,您说的那些人根本不在前院儿,前院儿空着,只在厢房里住了对儿老夫妻。

  采薇纳罕,看那蛮子副如狼似虎的样子,怎会如此就轻易的放过她走掉了呢?到底是什么出了什么事儿,让他这么快就离开了?

  疑惑归疑惑,他能离开,对采薇来说,是件莫大的喜事儿,现下鹦哥病着,长眉也不擅长去探听情报,所以,采薇便放下了满腹的疑问,安心的入睡了!

  此时,临安府的郊外的官道上,萨克努满腹怨气的打着马,睚眦欲裂的看着与他并驾齐驱的男人,不满的质问:“南宫逸,你把本王叫出来,就是为了和你起赶夜路吗?”

  南宫逸神色薄凉,斜睨了眼脸不满的蛮子,冷声道:“正是!”

  萨克努呛,盯着南宫逸看了会儿,冷笑起来,“算了吧,秦王殿下,打量着本王不知道你的心思呢,你不就是怕本王睡了那女人,想搅了本王的好事吗?”

  闻言,南宫逸的眼神唳,抓着缰绳的手忽然紧了起来,甚至能听到骨骼卡卡作响的声音。

  他忘不了他赶回到客栈时,看到萨克努边穿衣服,边往外走的情景,虽然他已经探明她并未被他侮辱,但是,就凭他对她起的那份不该有的心思,他就该死上千次万次

  后面的追风和逐月的表情也很不好,昨夜,他们被主子叫起,收拾了,连夜赶出了临安城。

  路上,主子言不发,冰着脸打马狂奔,为了追上他,他们差点儿累的吐血。

  可是,马不停蹄的行了半日,正午的时候,主子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大惊失色折了回来,没命的往回跑。

  他们这些手下,也只好跟着他折了回来,苦命的跟着他跑,马不停蹄的跑到了黄昏时分,才赶回到了临安府,他们的马都累得吐了白沫,主子的宝马也累的呼哧呼哧喘个不停。

  他们虽然没像马似的累成那样,但在马背上坐了天夜,也是够了,赶回到客栈里,他们还以为主子要回去找那个女人,他们能得空歇歇,谁知竟看到那辽丹的蛮子入住了主子昨天的房间,而且,还听到了他正在欺负主子心尖儿上那个讨厌的女人。

  他们可忘不了当时主子脸上的表情,那种痛恨到极致,想要将人碎尸万段的样子,当真是他们从未在主子脸上见到过的。

  然而,那种表情持续到辽丹蛮子走出房间,便被强硬的震压下去了,换上的,是副皮下肉不笑的表情。

  主子约请萨克努起进京,现在就走,那个辽丹的蛮子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敢太得罪了主子,毕竟,他要求娶的女人,就是主子的亲妹妹。

  于是,他们这行人又苦逼的折返,又从临安府向京城走去。

  这会儿,他们已经是筋疲力尽了,若是主子和那萨克努产生什么龃龉,动了手,他们这行人必输无疑。

  当下,他们能强撑着坐在马上,还能做出这副威仪十足的样子,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主子似乎也感知到了这点,所以,才没有和那蛮子动手,只隐忍的冷笑着,说道:“你若只管想着玩儿女人,就不要来我大晋求亲,想做我大晋的驸马,就洁身自爱些,否则就算是朝阳答应了,握着做哥哥的,也不会答应”

  萨克努干笑了两声,颔首道:“好”

  他口是心非的答应下来,睇了眼未来的大舅哥,继续赶路。

  然而,事实上,他在跟南宫逸离开临安府的时候,就已经派人留下来,盯着她,随时把她的情况汇报到他那里去。

  她是他萨克努心心念念想着的女人,定要把她弄到自己的床上,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才行!

  南宫逸何尝看不出这蛮子的口是心非,但却装作没瞧见般,这会子不是杀他的最佳时机,而且想杀他也杀不了,弄不好还会反被他所杀,所以他隐忍下来,准备直跟他在处,即可以看着他,不让他再有机会去伤害她,也可以趁机寻找最佳的下手机会,举灭了他!

  第百三十七章入京

  ?

  采薇原本以为,霍渊的赡养堂三五日便可开办起来,不成想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房子,采薇为此甚为焦虑,经多方打听寻觅,才在临安府的南郊找到处符合霍渊要求的宅邸。

  那是座四进的大宅,前后加耳房共有几十间,住下二百人也绰绰有余,环境清幽静逸,最适合居住不过。据中人说,那宅子原本是位地主老爷的私邸,因为地主老爷病故,少东家喜爱京城的繁华,故此折卖了家产,携了妻妾儿女,搬到京城去住了。

  霍渊见到了那处宅子,也没挑出什不妥来,况且又看到采薇为了找房子的事儿着急上火,便不忍再折腾了,讲妥价格后,最后以两千二百两的价格将那宅子买了下来。

  宅子买下来后,赡养堂其他的事宜都已万事俱备,便马上就开起来了。乞丐们入住的那日,按照采薇的要求,全部都事先用香汤沐浴过了,将自己收拾的干净整齐,穿着赡养堂发给的干净袄褂,激动不已的住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自己未来将要居住的环境时,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雕梁画栋的大宅子,人间仙境竟般,真的是给他们这些叫花子住的吗?

  听说,这里从前住着的,是位家财万贯的地主老爷,而他们,不过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物,向被人歧视和忽视的,竟经真能住到地主老爷的宅子里来吗?

  在确认这里将成为他们以后的家后,乞丐们都感动得自发跪了下来不停的向霍渊叩头致谢,许多人都感动的抽泣起来,提泪交加。

  “恩人,清收我们拜!”

  “恩人,您菩萨心肠,普度众生,将来必有福报。”

  “霍公子,你就是小的们的重生父母再长爷娘”

  “”

  看着跪了地的乞丐们,霍渊有些动容,对采薇说:“想不到无意中做的件善事,竟能让他们感动至此,真是出乎我的意料1”

  采薇说:“这些人,都是没有劳动能力,生活又没有任何保障的人,每天都在为顿饭发愁,每天都徘徊在饥饿寒冷的边缘,你能在他们这种境况下施以援手,给他们的生活以足够的保障,此举无异于拯救他们与水火之中,难怪他们会对你感激涕零。”

  霍渊说:“我整日里为了家族的生意奔波,从未关注过这些乞丐,若非采薇妹妹提点,今日这善举也未必能做,还要多谢采薇妹妹的善意提醒,这样的事儿,我以后定还要多做些。”

  听他这么说,采薇很是欣慰,觉得自己这些天都没有白忙活,她笑着说:“这样的事,我也会直做下去,到时候,我还要和霍大哥比比看,看谁开的赡养堂多。”

  霍渊朗声笑道:“好,比就比”

  赡养堂开起来了,里面的管理人员都是采薇严格挑选和培训出来的,经过了几天的考察,采薇对赡养堂的管理事宜放下心来,便和霍渊商量着,要离开临安城,到京城去。

  霍渊也多次被京中的母亲来信催促了,催他速速归家,他正准备回京呢,恰好采薇来和他商量此事,便和她约定好,两家起进京去。

  进京那日,已经是二月初五,距他们初次商议开办赡养堂已经半月有余。正因为为了帮霍渊开设赡养堂,穆家人进京的计划蹉跎了半个月之久,让霍渊在感动之余,又有几分窃喜。

  薇儿妹妹待他,真真是极好的!

  此时已经是农历的二月,天也不那么冷了,穆仲卿家惬意的行在了去京城的路上,路上,不时的观赏下沿途的风光,每到处,都能体会到不同的风土人情。路上,又有见多识广,温雅和气的霍渊作伴,这路,倒也不寂寞。

  越往南走,离京城越近了,天也越发暖和起来,这会儿的青云镇,依旧是寒风凛冽,滴水成冰,而南方,已经是青山见翠,小树抽芽了2

  见到这番景象,文儿和武儿在车上渐渐的坐不住了,不时的把小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看看外面的鸟语花香,感受番春意盎然的美景,或者睁大眼睛,观察那些不疾不徐的走在路上的行人。

  这时的行人们,都脱去了袄子,换上轻薄的夹衣,步履轻快的走在明媚的春光下,随着天气的转暖,心情语文似乎轻松起来。

  穆家人却都还穿着厚重的棉袄,他们从前穿的夹衣都是些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裳,已经破烂不堪,根本穿不出去了,而且全部都留在了穆家村,根本就没有带出来。采薇打算到了下座城市,就给家里的人每人添置身春秋穿的夹衣,他们现在还穿着棉衣,实在是太热了,已经穿不住了。

  可是,没等走到下个城市,霍渊就已经派人把穆家六口人的夹衣送了来,每人四套,料子顶级,做工精细到无可挑剔,识货的人眼就能看出是京城蜀绣坊的作品。

  对于霍渊的慷慨馈赠,穆仲卿夫妇没有了从前接到他礼物时那般激烈的推辞和抗拒,只是象征性的推辞了下,便收下了。

  通过这半个月的相处,这对夫妻已经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温润如玉谦和有礼的好青年,若不是他出生在豪门世家,仲卿夫妇定会不遗余力的劝说女儿嫁给他,就算是他出生在豪门富甲之家,若是女儿肯嫁给他,他们也是乐得见成的。

  采薇对于霍渊的行为和父母的转变感到很是苦恼,她已经婉拒了霍渊的提亲,谁知他竟这样执着,竟然走起了曲线救国的路线,收买了她的父母,将她的父母收买的妥妥的,若是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搞不好哪天,父母就会逼着她嫁给他了。

  好在,没过几天,没等父母被收买的完全成为他的人,他们行人,就抵达京城了。

  京城,皇帝居住的地方,其繁华自非青云镇榆树县可比,就是临安府和其相较起来,也要逊色许多3

  进入京城,采薇姐弟立刻被京城的繁华给吸引住了,京城的街道宽敞开阔,望无际,各式各样的商铺鳞次栉比,让人目不暇接,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到处都彰显着昌盛与繁荣。

  无论哪个朝代,只要皇权不倒,京城永远都是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这里有从四面八方涌进来的客商,还有各国来游历的名人志士,无论是民俗还是文化,都有独特的包容性。

  霍渊介绍说,京城是个四四方方,四通八达的城郭,分内城和外城,内城就是大晋国的宫城,皇帝皇后妃子和皇子们居住的地方。

  以外都是外城,般达官显贵和富甲豪商们的居所都靠内城很近,在繁华的大街上,平头百姓般都在最外侧,也分东南西北四条大街。

  进城不久,穆家乘坐的马车就在处客栈停了下来,采薇家人下了车,到客栈中去投宿。

  原本,霍渊是想要安置采薇家到他的处私宅里住的,但被采薇拒绝了,现他们家已经到了京城,是她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她不想依靠别人,让别人对她的成功有所质疑。而且,她打算以后就在京城扎根,若是和霍渊走的太近,难免会遭人非议,惹人口舌,为自己和家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霍渊见她执意如此,知道自己也勉强不了她,便亲自将她们家送进客栈,见他们入住后,方才放心的离开,回霍家老宅去拜望许久不见的母亲了。

  霍渊走后,采薇略歇息了片刻,便和爹娘说了声,自己人兴致勃勃的到外面去逛了。

  她打算考察下京城的市场,然后在这里大展拳脚,做出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

  她来到京城中最繁华的条街道,这会儿,街上的人还很多,叫卖声此起彼伏,道路两旁都是林立的酒楼饭馆客栈茶庄,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