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玉帅也是个受人敬重的好人吗?既然他二人都是好人,玉帅就定会放他的。”

  玉娇龙凄然笑,说道:“玉帅和罗小虎不是同道人。你还小,许多事情你还不懂得。走,我们得赶回艾比湖去,回去再想打救你恩人的办法。”

  玉娇龙慢慢站起身来,正准备向大黑马身旁走去,雪瓶下拦住她,说道:“母亲,你刚吐过血,还不能赶路,我们找个店,让你静养几天再回去。”

  玉娇龙突然振奋起来,说道:“这点血算什么!六年多前,我病得几乎死去,仍怀抱着你在风雪的凉州道上日夜奔驰,那时我都熬过来了,何况今天。走,休要误了大事。”

  雪瓶只好跟着母亲翻上马鞍,扬鞭纵马,向回家的路上驰去。

  母女二人马不停蹄,日夜兼程进发,不过两日便己回到家里。

  玉娇龙刚下马,便见香姑满怀高兴地向她迎来。香姑还未走近她的身边,便笑着说道:“我这两天眼直跳,正担心会出事,不料却把你跳回来了。”

  玉娇龙忙上前拉住香姑的手,瞅了她片刻,说道:“你也来了?”随即又问道:“哈里木呢?他来了没有?”

  香姑已从玉娇龙那听去好似平静的话语里,感到有些异样。她又注视了玉娇龙眼,问道:“你是不是病了?”

  玉娇龙只笑了笑,忙又回过头去,叫雪瓶过来见过香姑。雪瓶给香姑见了礼,亲亲热热地叫了声“姑姑”,说道:“母亲在路上吐血了。香姑吃了惊,说道:”你怎么会吐血呢?“

  玉娇龙并不答话,直至和香姑同回到房里后,才对香姑说道:“妹妹,罗小虎在满城被擒,已落入官兵手里了!”

  香姑如闻迅雷般,突然被惊呆了,过了片刻才又惊醒过来。把抓住玉娇龙的手,气急败坏地说道:“天啦!他怎会落到官兵手里的?!”

  玉娇龙这才将罗小虎被擒的原委告诉了香姑。

  玉娇龙埋着头,吃力地叙述着当时的情景,香姑直盯着她字句地听着。直等玉娇龙说完后,香姑才冷冷地说道:“许多兄弟都说罗大哥终会坏在你手里,不想果然被他们说中了!”

  玉娇龙忽然抬起头来,眼里闪着怒火,直视着香姑,说道:“你也来对我这样说!”

  香姑毫不留情地说道:“我倒没有这样说,你却这样做了!”

  玉娇龙将嘴唇紧紧咬住,没有再吭声了。

  房里是片可怕的静寂。

  雪瓶小心地走进房里来了。她直走到香姑面前,小声说道:“姑姑,这不关我母亲事,祸是我惹出来的,错全在我。”

  香姑白了她眼,说道:“放箭是你,搭箭是她!你怎不去射官兵,却偏往你罗大伯射去?”

  雪瓶羞惭地低下了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只斜着眼偷偷向母亲瞟去。

  玉娇龙忙走到雪瓶的身旁,将她拉到怀里,几乎是呻吟般地对香姑说道:“我的心也在淌着血,你那舌剑却偏往我心上桶。你和我相处多年,切你都清楚,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为了他我愿舍出的岂止是自己的性命!”

  香姑还是冷冷地说道:“可在你心上最难舍下的也不是罗大哥!”

  玉娇龙微微怔,默然会,又说道:“事已至此,怨亦无补,悔也无益,还是商量如何救你罗大哥要紧!”

  香姑:“哈里本和艾弥尔兄弟都不在,找谁商量去!你有主见,本领又高,你自去设法救他,我只要你还我个罗大哥。”她说完便气冲冲地跑出去了。

  第二天清早,雪瓶起床后,见母亲坐在窗前梳头,神情显得有些疲惫。她靠近母亲身旁,默默地注视着她,忽又看到母亲唇边尚隐隐留有丝血迹。雪瓶也不出声,忙去将乌都奈留给她那只小葫芦取来,双手捧到母亲面前,说道:“母亲要多加保重,等你将息好身体,就带我重到塔城去,把那个半天云救出来。”

  玉娇龙突然不再固执了,忙伸手接过葫芦,说道:“是的,我不能病,我们定要去把他救出来。”她服下了葫芦里的金创药。

  玉娇龙在床上躺了两天,在这两天中,香姑直不曾来过她的房里。玉娇龙把台奴叫来问,才知道香姑已搬到草泽里去了。原来自她走后,村里又陆续来了些马贼,为了避开官兵耳目,他们便在草泽里搭了草棚,全都住到草泽里去了。

  又过了几天,玉娇龙仍然听不到点有关罗小虎的消息。她在房里再也静躺不下去了,便骑着大黑马来到界口,然后又向草泽里走去。草泽里到处都搭盖着间间低矮的草棚,马贼们三三两两地坐在草棚外愁苦着脸。他们见了玉娇龙,都只冷冷地看她,眼里含着敌意。这不禁使她立即想起了十年前的个情景:她在树林中的草坪上和罗小虎比武后,当时她所看到的那双双眼睛,也是这样些含有敌意的神情。玉娇龙不觉微微哆嗦了下,心里暗暗嘀咕道:十年了,这些马贼依然恶性难驯!她也不去理睬他们,顾自从容向草泽深处走去。,她来到那片低洼的沼泽地旁,忽见香姑和哈里木站在树下,正和个身着官兵装束的人谈话,香姑见了玉娇龙,突然把话停住。那身着官兵装束的人也跟着回过头来,脸上立即露出惊恐之色,不禁连连后退数步。玉娇龙也立即认出他来了,不觉惊异地说道:“是你?!马强?”

  马强嗫嚅地说道:“是我。”

  玉娇龙急冲冲地问道:“你从何处来?来此何事?”

  马强:“从伊犁来。到塔城去。”

  玉娇龙十分诧异地打量着他,正想问个究竟,香姑忙插话说道:“马强现在是玉大人衙署的旗牌官。他这番去塔城传令,正是为的罗大哥之事。”香姑接着又将马强来到这里的原委讲了出来:玉帅已得塔城急报,知罗小虎已被擒获,塔城军营千总本想将罗小虎立即押解至伊犁交玉帅发落,因恐路上被马贼截劫,特请玉帅派兵前去护押。玉帅认为,押解个被擒马贼,若兴动许多人马,岂不被人讥议!特遣马强前去塔城传令,要军营只派百骑押送,火速将罗小虎解去伊犁,途中若遭马贼前去截救,即就地将罗斩首不误,马强特间道前来密报大家,以便商量个打救罗小虎的妥善办法。

  玉娇龙听了香姑这番话后,心中吃了惊。她从父亲这“只派百骑押送”的着棋中,识破了父亲所用的乃是“诱敌来劫”之计,意在剪除罗小虎,借以推卸先斩后奏的罪责。她只是暗暗惊心叫苦,却仍不露声色地问香姑:“你们可已商量出个好的办法?”

  香姑说道:“我们正在犯难,玉大人这招真狠,等于己把刀给罗大哥架到颈脖子上了,就等咱们去碰。幸好马强哥来报,不然,罗大哥的性命就毁在咱们手里了。”

  玉娇龙暗暗赞赏香姑的细心和聪明,她又把探询的眼光向哈里木望去。

  哈里木直在旁沉思着,这时他才不急不忙地说道:“要救罗大哥,只有个办法,就是将咱们的弟兄也扮成官兵,等他们押送着罗大哥时,便向他们迎去,等靠近了他们,就突然下手,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这样,兴许才能救出罗大哥,并保得他安然无恙。”

  香姑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用手拍打哈里木的肩膀说道:“你怎不早说!想不到你也能想出这么个好主意!”

  哈里木拉住香姑的手,并不理她,只用探询的眼光注视着玉娇龙。

  玉娇龙沉吟片刻,说道:“这乃是兵法上常用之计,只恐瞒不过玉大人。”

  马强惊异地说道:“玉大人确已虑及到了这着!他也曾对我说过:”马贼唯可行之计就是扮着官兵,乘我不防,攻我无备。但我量马贼恃勇不羁,智不及此,何况所需装束时也措办不及。‘因此,并未下令防戒。这样看来,要不是玉大人过于量大,哈里木兄弟这条妙计也是难行的了。“玉娇龙暗暗惊疑,心想:父亲向深谋远虑,用兵谨慎,何至如此大量疏忽;他是在网开面,还是另有神机?玉娇龙时也揣摩不透,心中充满疑虑。哈里木见玉娇龙迟疑不语,说道:”十余骑官兵衣物还是有的,我们就照此行事。我去挑选十余位剽悍的弟兄扮成官兵,其余弟兄埋伏在精河带,等塔城官兵押着罗大哥来时,我率领十余骑冒充官兵的弟兄向他靠近,到时我以拔刀为号,大家只拼命护着罗大哥,但求能保住他突出重围,就是大功件。其余那些官兵,就留给埋伏在附近的弟兄去收拾。“香姑听了连连点头称赞。

  玉娇龙仍然是忧心忡忡地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总宜小心行事!”

  香姑心里感到阵不悦,冲着玉娇龙说道:“小姐,你向来处事精明果断,这事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为何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来!你莫非也变成个不冷不热的温吞水了?”

  玉娇龙忽又从香姑嘴里听到呼出“小姐”二字,不觉微微怔。蓦然间,她感到自己和香姑之间似乎已经相隔了条沟,重山,道河,两颗心似亦再难相连在起了,她眼前猛又闪起了适才她所看到的那双双含着敌意的眼睛,她感到自己已经陷入种众叛亲离的困境,充满心头的是莫名的孤独和深沉的悲哀。玉娇龙默默地走出草泽,回到家里去了。

  玉娇龙的日子在感情的折磨中静静地过去。天,两天,又是几个两天过去了,草泽里没有传来任何消息,玉娇龙只心里还在滴血,眼里早已流干了泪,大,她正在房里凝神沉思,香姑忽然带着哈里木,艾弥尔,乌都奈和马强等人闯进来了,玉娇龙吃了惊,忙举目向众人看去,只见大家脸上都显露出焦急的神色。她不觉微微哆嗦了下,问道:“莫非出了什么意外之事?”

  香姑说道:“哈里木扑了空,罗大哥被押到昌吉肖准营里去了。”

  玉娇龙注视着马强,问道:“是玉大人突然改变了主意?!”

  马强:“不是玉大人,是田项将军。”

  玉娇龙:“将军衙署属总督衙署辖制,田项怎能擅改玉大人决定?!”

  马强:“塔城千总现归田项节制,对于田项的号令,也不得不遵行,所以才发生了中途将罗大哥改押昌吉的事情。”接着,他将事情的原委讲出:原来他到塔城传达了玉大人命将罗小虎解去伊犁的军令,塔城千总正要遵令起解时,田项忽派肖准率领精兵千骑去塔城,却要将罗小虎押去迪化。塔城千总日间同时接到两处衙门前来押人的军令,左右为难了。肖准原是玉帅旧部,见此情况,亦感为难。他听塔城千总说出了玉帅传下只准“百骑押送”和如有马贼前来截劫,立即“就地斩首”的命令之后,说道:“我料马贼必将来劫,这实同速置罗小虎于死地。万中途生变,玉帅干系非轻,田项将军正是虑及变生意外,才命我率领千骑前来护押,他说罗小虎是朝廷要犯,务必留下活口,解去京城。我为玉帅计,还是将罗小虎交我解去暂押昌吉,再候玉帅定夺!”塔城千总见他言之有理,便将罗小虎交与肖准去了。

  玉娇龙听了马强这番谈话,她对肖准的精明强干深感惊心,同时也从田项对小虎的争夺中,窥知田项心怀叵测,意在算计自己的父亲,她既充满了对罗小虎安危的揪心,也引起了对自己父亲的忧念。

  哈里木说道:“罗大哥和肖准是多年死对头,既落入肖准手里,已是凶多吉少的了!”

  艾弥尔亦说道:“肖准十分勇敢,又有胆识,实难对付!”

  香姑盯着玉娇龙说道:“罗大哥如再被田项押去,不但罗大哥已无生望,而且更有好戏看了。”

  玉娇龙不觉怔,知香姑话中有话,是暗暗冲着她来的。她心里不由搅起阵烦乱。

  马强焦急地说道:“肖准令我日启程,他将取道乌苏再去昌吉,计程后日抵乌苏。

  我曾和他相约,要他在乌苏停留三日,听候玉帅消息,他也是应允了的。因他也知道,旦回到昌吉,田项必来催他将罗大哥押去迫化,他怕在玉帅面前不好交代。因此,要救罗大哥就只有这几天的时间了,大家得赶快拿定主意才是。“大家面面相觑,都想不出个妥善的办法。

  站在旁直未曾说话的乌都奈,反常态,完全改变了过去那种阴不阴阳不阳的腔调,而用种十分体贴和诚挚的态度对玉娇龙说道:“嫂子,这番大家来找你商量,全是我的主意。因我早看出来了,为罗大哥的事,你心里比我们谁都更急。罗大哥虽坏在你手里,可这也并不是你的本意。事与愿违,人世上的事情也多是这样的。你放心,我知道咱们罗大哥的心性,他纵死也不会怪怨你的。现在大家既然想不出个解救罗大哥的万全之策,就只有孤注掷了。我去把分散在这带的弟兄找来,大约也有三百来人,大家都到古尔图北的沙漠上去守候着,等肖准来时和他以死相拼,图个侥幸。纵然救不出罗大哥,大家死在块,也可留个美名儿,亦不枉活了这生!”

  玉娇龙被乌都奈这番话深深地感动了,她眼前变得迷蒙,只听艾弥尔首先附和道:“只有拼命这条路。要是能以命换命,我愿和乌都奈道去把罗大哥换回来。”

  香姑也说道:“当然该由哈里木去冲头阵,我也跟着你们去。”

  玉娇龙猛然转过身去,从床上取出柄剑来,神色肃然地走到马强身边,双手捧着剑,说道:“这柄剑是玉帅心爱之物,他在过去的十年征战中直佩在身旁。十年前他在乌苏军营中,曾以这柄剑权当令箭,交肖准去奎屯军营调过军马。如再用这剑去肖准处假传玉帅军令,他当不疑。这是眼前能救出你罗大哥的最可行办法了。”

  马强接过剑来,激动得几乎跪了下去。玉娇龙脸色泛白,嘴唇微微颤抖着,她紧紧注视着香姑,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问道:“这下你总该明白我心中最难舍的究竟是谁了!”

  香姑也不答话,只抢步扑到玉娇龙身边,把将她搂住,哽咽着说道:“姐姐,我的好姐姐,我错怪你了!”

  马强捧着剑又和哈里木,香姑等人匆匆赶回草泽去了。

  玉娇龙等大家都走了以后,颓然倒卧在床上,好似病了般,她已经感到力不能支了。

  第二天,玉娇龙在房里收拾着行囊,雪瓶走来看见了,她惊奇地问道:“母亲你又要出门去?”

  玉娇龙点点头。

  雪瓶见母亲将些平时使用的器皿和冬天的衣服都往行囊里装,又疑诧地问道:“母亲,你这番要到何处去?”

  玉娇龙:“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雪瓶:“几时才能回来?”

  玉娇龙:“永远不回来了。”

  雪瓶突然感到伤心起来,带哭地说道:“这是我们的家呀!”

  玉娇龙从包袱里取出条裹肚,将它贴着自己的胸口,满怀沧楚地说道:“这里不是母亲和你的家。母亲早已没有家了。你的家在母亲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