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沛,声声如雷,直击众人耳鼓,绿林群豪方自寂静下来,听到此处,重又群情激动,鼓噪喧哗起来。

  只听酆秋继续叫道:“咱们不能束手待毙!绿林兄弟要挺身而斗,湔雪前耻,扬眉吐气,不要令人赶尽杀绝了”

  忽听庞士冲插口叫道:“酆秋老匹夫,你要不要脸!”

  绿林群豪听,顿时纷纷向庞士冲喝骂起来。

  但听酆秋重又叫道:“绿林兄弟听了!南七省的兄弟攻武当右侧,北六省的兄弟攻少林左首!”说罢之后,顿时口发厉啸,直对少林掌门天禅大师扑去。

  霎时,杀喊震天,酆秋毒火成全鬼老水寒人魔伍独,这几人的弟子首先发动,朝左右两翼冲了过去,绿林群豪本已人心浮躁,再经酆秋阵鼓动,不禁理智溃散,热血上冲,随在方天澜等人之后冲了过去。

  此时情势大乱,天禅大师见酆秋扑了过来,立时振袂而出,八宝禅杖招“挟山超海”,疾迎上来。

  展眼间,混战已经开始少林武当两派的弟子随着阵法转动,直往这面迎来,峨眉昆仑两派的门下向掌门人身前拥去,黑白双魔的门下亦向时寅和龙行风两人奔去,双方凑,顿时恶斗起来,“迷踪谷”的诸人原本稳立未动,亦被势如潮涌的绿林群豪迫得朝前移动。

  忽听谷寒香纵声喝道:“映霞,天生随在我的身后,其余的人将庞士冲守住!”说罢娇躯疾晃,直向紫阳道长扑去。

  黑白两道,展开了场惨烈绝伦,史无前例的火并。

  紫阳道长看谷寒香扑向自己,立时清啸声,长剑挥,疾迎上去。

  倏地,声宏亮的佛号起自身侧,只见天明大师纯钢禅杖挟着震耳啸风,猛向谷寒香劈面击去。

  谷寒香怒不可抑,愤然道:“师父,你是逼我放手杀人吗?”身躯侧,打出记劈空掌力。

  但听“呼”声,阵强猛绝伦的掌飚,直向天明大师撞去。万映霞与文天生则越过天明大师,向紫阳道长窜去。

  天明大师杖击出,倏感禅杖重逾山岳,似欲脱出手掌,骇然之下,急忙变招换式,杖拦腰扫击,同时口中道:“香儿,尔夫志在肃清江湖败类,造福天下苍生,他甘冒不韪,亲访少林,说教于天禅掌门,你枉自聪明,不能爱人以德”

  他见谷寒香随手挥,掌力惊人,越发不敢放其脱身,只是杖杖顿尽功力,依旧难以将她缠住,所讲的话,也是断断续续,含混不清。

  谷寒香听他提起亡夫,忍不住仇火如炽,狞声道:“师父火速退开!若不报大哥之仇,我死不瞑目!”挥手掌,猛击过去。

  这掌使了八成功力,阵如潮怒劲,汹涌而出。

  天明大师知道紫阳道长绝非她的敌手,死了武当掌门,武当弟子势必与其拼命,那时仇怨纠结,不知多少人须得丧命,他忧急如焚,不遑多想,右手松禅杖,掌反击过去。

  两股强猛无俦的掌力相撞,但听砰然声暴响,满地沙石,狂飞四溅,排空疾飚,波涛怒涌。

  天明大师吭了声,双足移动,连退三步,嘴角两旁溢出两滴鲜血。

  谷寒香娇躯不过晃了晃,目睹天明大师受伤惨重,心头顿感阵歉疚,但她衔恨负仇,含冤蒙垢,积年累月下来,心肠业已刚硬异常,这时牙根咬,撇下天明大师,飞身便向紫阳道长扑去。

  此时喊杀震天,数百人混战,兵刃相击之声响成片,惨嚎之声此起彼落,残骸横飞,鲜血四溅,惨烈之状,令人不忍瞩目。

  万映霞与文天生二人,人持剑,人执鞭,正向紫阳道长猛攻不已,紫阳道长随手挥剑敌住二人,目光却始终未离谷寒香与天明大师二人,眼见天明大师硬接掌,顿时震成重伤,不禁暗暗叹息声。

  天明大师看谷寒香要从身旁掠过,禅杖抡,再次击了过去,紫阳道长急忙大喝道:

  “大师请退,待贫道向胡夫人领教!”手中长剑挥,将万映霞与文天生同时逼退了数步。

  倏地,阵凄厉的狂笑之声,由喊杀声中冲霄而起。

  原来黑白双魔的门人子弟,与昆仑峨眉两派之人混战在处,时寅与曼因师太则在混乱之中缠斗不休,两人同是刚烈成性,都是宁折不弯的脾气,激斗既久,时寅掌击在曼因师太的胸上,曼因师太剑劈上时寅的左肩,时寅左臂齐肩断落,曼因师太则被黑煞掌力震碎内腑,当场口喷黑血,倒地身亡。

  时寅掌毙敌,顿时厉声狂笑起来,他左臂被齐肩斩下,血流如注,随着狂笑之声泉涌而下,狰狞之状,触目惊心。

  峨眉弟子眼见掌门师太殒命,全都悲痛逾恒,展眼之间,纷纷摆脱对手,转向时寅扑去,原已混乱的局面,顿时更为混乱不堪。

  这场厮杀,令人惨不忍睹,绿林群豪中,多是雄踞方,武功高强之辈,少林罗汉阵与武当五行剑阵,变化神妙,威力奇猛,双方各有所长,火拼不久,立时丧亡累累,尸横遍地。

  惨斗下,金阳道长与鬼老水寒,龙行风与昆仑休大师,俱已斗至生死发,险象环生的炽烈阶段。

  金阳道长见混战开始,知道谷寒香即要出手,并知其志首在武当掌门,忧急之下,顿时拔出肩后的长剑,朝鬼老水寒猛攻不迭。

  “太清真气”为玄门无上神功,金阳道长闭关十年,潜修至今,业已成就不凡,他长剑展动,翔灵如飞,太清之气化作剑势,由剑上迸涌而出,只见那柄剑忽长忽短,时宽时窄,精芒刺目,耀眼难睁。

  展眼之间,鬼老水寒已是岌岌殆危,他惊骇莫名,暗萌悔意,无奈金阳道长杀机已动,剑剑紧迫,再不容他脱身。

  恶战中,金阳道长霍地怒啸声,长剑疾挥,接连攻出三剑。

  鬼老水寒早已面色如土,只见他双掌翻飞,连闪带跃,堪堪将金阳道长的三剑化解,但那纵横交错的剑势,突破密布如墙的寒阴掌力,将他的须发割得寸寸断落,袍袖片片飞舞。

  霍地,金阳道长震声喝,跃起半空,挥剑划起片惊虹,猛向鬼老水寒罩下。

  鬼老水寒惊骇欲绝,危急之下,拧腰振臂,不顾切地双足猛顿,迸力激射而起,讵料,为时已晚,只听半声惨嚎起处,金阳道长“太清真气”所化的剑气,由水寒腰际掠而过,顿时将其斩为两断。

  适在此时,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和喊杀声中,响起了龙行风的狂叫之声,这声狂叫莫可名状,附近武功较次之人,全都闻声凛,手中招式为之顿。

  只见昆仑休大师长剑斜举,由下至上,将这白魔申无的大弟子劈作了两半,鲜血淋漓,溅起半空,狂叫之声未绝,两片尸体已自倒地,但那昆仑派的代掌门也被龙行风的“坏血掌”击在胸口,呆立当地片刻不到,立时全身转为苍白,断气身亡。

  金阳道长剑斩鬼老水寒之后,立时功凝双目,观察全阵情势,只见少林掌门天禅大师与酆秋打得如火如荼,由于两人的武功太高,身法招式全都过于快捷,因而黑白两道的人虽在左近恶搏,但却泾渭分明,未与两人混杂。

  青阳道长和人魔伍独也正打得激烈异常,但是两人同在五行剑阵之中,人魔伍独虽与青阳道长恶战,却要不时抽手抵挡攻上身来的武当弟子,但因伍独和鬼老水寒以及毒火成全的弟子都在附近,以致青阳道长亦须不时分身,去应付突如其来的袭击,如此来,战况虽然火炽,青阳道长和人魔伍独二人,反而无法全力火拼,时难以分出胜负。

  阴手魔与天觉大师也激斗方酣,两人前后左右,俱是江北道上的绿林人物,少林弟子的罗汉阵三人组,四人排,在人群中穿来插去,看似杂乱无章,其实纵横交织,次序井然,所向披靡,往来自如,绿林群豪虽然高手如云,却因各自为战,应接不暇,顾此失彼,陷入极为不利的地位。

  “迷踪谷”的群雄,本是奉命困守庞士冲的,无条黑白两道出战之人,为数不下五百,这坦岩虽然宽广,武当五行剑阵和少林罗汉阵展布开来,仍旧没有敌方容身之地,何况庞士冲人在两军之间,血战起,“迷踪谷”群雄不由自主地就和少林弟子接战起来,庞士冲何等武功,几起几落,顿时踪影不见,眨眼之间,又在谷寒香与紫阳道长附近出现。

  谷寒香已与紫阳道长和天明大师二人恶斗起来,紫阳道长手仗长剑,武当太极剑法夹杂左手的绵掌,天明大师纯钢禅杖下,展尽了少林绝艺和将近甲子的功力,侥是如此,依然被谷寒香逼得守多攻少,岌岌可危。

  金阳道长默察全场形势,心中暗暗忖道:“酆秋虽然厉害,有少林天禅天仪两位大师,足可与其力敌,人魔伍独的阴寒神功虽非小可,如果自己上前,亦能取其性命,阴手魔鼠首两端,看来无足为虑,庞士冲武功似在诸人之上,但瞧他所作所为,又似站在白道侠士边”

  他心念急转,觉得真正的心腹大患,仍然是谷寒香和“迷踪谷”

  诸人。

  思忖中,忽见人魔伍独闪开五名武当弟子的联手剑,飞起掌,猛击青阳道长的左肩,青阳道长回剑不及,迫得左手挥,硬接了掌。

  两掌交,青阳道长被震得横飞丈余,人魔伍独衔身欺上,接着又是掌,若非四面赶到的武当弟子将其截住,青阳道长势必难逃性命。

  金阳道长见人魔伍独凌厉无比,似乎未因恶斗许久功力减退,不禁长啸声,闪电般疾跃过去。

  人魔伍独闻得啸声,顿时舍下武当弟子返身迎敌。

  金阳道长惦念掌门师兄的安危,立意尽展绝学,速战速决,只见他人随声到,招“风云崩天”,剑化万道惊芒和无数银星,猛地朝人魔伍独袭去。

  人魔伍独大惊失色,眼看片星芒如潮水般狂涌而至,危急之下,疾地拧腰纵,直向两排武当弟子之间跃去。

  他临危跃,疾如霆惊电掣,虽然幸逃金阳道长剑,无奈“五行剑阵”威震江湖,确有惊神泣鬼的威力,他双足尚未着地,寒光过处,身上业已皮开肉绽,整整中了武当弟子的十剑。

  这是场惊天动地,惨烈无伦的血战,任何秉性善良,宽大为怀的人,只要投入这场血战之内,都得为那鬼哭神嚎,天愁地惨的杀气感染,变得舍死忘生,心狠手辣起来。

  人魔伍独三名弟子俱是流高手,然而自顾不及,眼看师父性命难保,但是除了厉喝悲吼之外,只有徒唤奈何而已。

  金阳道长见人魔伍独疾落疾起,飞快地往少林阵地逃窜,五行剑阵竟然困他不住,不禁怒哼声,只听鬼老水寒的大弟子嘶声喝道:“伍师叔留意!”

  人魔伍独虽在重伤之余,仍旧心神未乱,但见他身子猛地旋,凄声喝道:“金阳!老夫交给你了!”双掌并出,猛力推出。

  金阳道长脸色肃然,只见他长剑挥,道匹练般的惊虹,霍然激射,直对人魔伍独当头罩下。

  忽听人魔伍独震天声狂笑,身躯侧,陡地横扑过来,右掌抡,骤然袭至。

  这招“冰河解冻”,乃是寒阴功中毒辣至极,猛恶非凡的招术,鬼老水寒人魔伍独,穷三十年的岁月精研寒阴神功,孰料金阳道长“太清真气”过于玄奥,鏖战之中,真气随意念而动,攻敌防身,令人无隙可乘,鬼老水寒迟迟不敢以命相拼,以致身死金阳道长剑下,几招厉害杀手,始终未能施展。

  金阳道长亦未料到人魔力穷势尽,重伤临危之际,竟会暴起反噬,百忙之下,长剑疾落,电斩而下,同时功疑左掌,猛力迎了过去。

  但听“啪”的声脆响,金阳道长的左腕骨,竟被伍独竭尽生平之力,硬生生地予以震断,人魔伍独则被金阳道长的“太清真气”,将五脏内腑震作寸寸碎块,未待长剑临身,即已七窍溢血,声断身亡。

  适在此时,忽听庞士冲喝道:“谷寒香,你放眼瞧瞧四周,难道真要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全都死在这‘万花宫’前吗?”

  原来就这须臾工夫,战况业已急转直下,武当少林两派的弟子,初时因为对手太多,而且都是绿林中的上上之选,以致“五行剑阵”和“罗汉阵”的威力,无法尽行发挥,恶战既久,武当少林两派的弟子虽也伤亡不少,绿林群豪则死伤更重,因此双方的人数,越战差得越多,而人数愈是悬殊,五行剑阵和罗汉阵的威力,也越发猛恶难当。

  此时,武当少林边,已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