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儿子像你吗?(1/2)

加入书签

  渠秘书长,奥,不,渠阿姨,事情不是这样的。有些有一些误会。”

  既然渠月莲自己先提出这件事情来了,那吴永成就必须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他可不能让渠月莲也对自己产生了一些反感。她目前可是他吴永成的大靠山哪!要是连渠月莲一怒之下也不帮助自己了,那他可真成了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弃儿了。

  吴永成在他的前生的时候,不是没有经过这种事情。他与一位县委领导因为一点小误会、而没有解释清楚主要是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认为领导应该会明白自己,结果在自己被提拔的时候,本来他有希望留在县直机关当副局长,那位县委领导却在县委常委会议上提出:让他到乡镇基层锻炼锻炼,“他还年轻嘛,县直机关可以让那些乡镇的老同志回来。”

  就这样,吴永成的命运发生了陡然直下,连他自己也不清楚那位县委领导为什么要那样做。他还是跟了他三年的秘书呀!事过境迁的十几年后,他才从别人的嘴里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已经在乡镇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大好的光阴也扔在那里了!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是可卖的。只能自己一个劲地懊悔了。

  “奥,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你也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哪!”渠月莲听了吴永成把那两件事情、前前后后地给她详细说了一边以后,恍然大捂,心想:我说刘清为什么会对一个新来的科员这么上心哪,原来又是冲着我来的啊!看来吴永成这小伙子是替我受了这冤枉了。前几年渠月莲和刘清一样,是副秘书长。刘清资格也比她老得多,排名在她前面;但是渠月莲凭借她父亲的威望、和当时中央正大力提倡使用中青年干部的政策,就一下子反倒超越了他,成为了秘书长。

  今年前任省委第一书记调走、罗省长升为省委第一书记以后。省委常委空缺一名,罗书记向中央极力推荐渠月莲,理由有二:一是大力使用妇女干部;二是渠月莲有大学文凭。属于年轻化、知识化、革命化地干部。因为渠月莲的父亲原来在中央也享有相当高的声誉,既然下面有人要提拔他的女儿,上面也乐得做顺水人情。就这样,渠月莲也就成了全国各省中唯一地一名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其实罗省长推荐渠月莲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上面的两条,而是他也曾经是她父亲地老下级,并且正是由于当年渠父对他的破格提拔,他才能有了今天的地位。这样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当年吴永成在五一百货大楼遇见罗省长地时候,身旁陪同的却是省委秘书长了——罗省长在创造各种机会报恩。当然,渠月莲同志本身也是很能干的,如果你是阿斗的话。别人再怎么扶,那也是无济于事的。

  昔日同为一样的品级——副秘书长、自己排名还在她前面,现在人家反倒成了省委领导、自己却还是原地踏步,这巨大的反差,刘清当然接受不了。况且渠月莲还是一个女流之辈他一直就看不起女人,总认为她们除了身体某个部位对男人还有点用外。别的一无是处,论资格、排辈份、比贡献,他觉得自己远远要比渠月莲更合适她现在地那个位置。

  但是命不如人哪!所以有时候。有意无意中,他就会给渠月莲创造一点小麻烦,就是想让渠月莲闹个笑话,以此来证明组织这次是用错人了。

  几番暗中较量下来,渠月莲也不是等闲之辈,察觉是他在暗中搞鬼,干脆报请省委同意,在刘清的副秘书长前面冠之以“第一”两字,成为“第一副秘书长”。他的级别却没变,仍为正厅级,分管工作调整为协助秘书长负责秘书处工作,他原先的分管工作,由其他的三位副秘书长分摊。好嘛,既然你不想干事,还想找事,那干脆给你来一个明抬举、暗糟蹋,看着是表面突出了你地重要位置,实际上却剥夺了你工作的一切权力,你好象什么也能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什么也论不到你管。因为秘书处其他地各项工作人家也各有各的分管副秘书长,而分管副秘书长直接向秘书长汇报工作,就没你什么事!奥,有的,你可以坐在一旁听汇报,指手画脚就免了:那些副秘书长谁不是“人精”哪,哪能看不出来刘清现在地处境哪!墙倒众人推,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中国什么也缺,但就是不缺人。

  哼,你不想干,人家想干的人多了去了。谁这会儿也不嫌自己的担子轻。你哪怕给你放上一个省委书记的担子,他也敢往起挑。当然,能挑起、挑不起,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刘清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全盘皆输,想退出这个游戏,和一些省委的领导提出、想到下面的地区去工作。谁没有两个亲的、三个薄的呀,马上有人在省委常委会上就为他刘清向省委提出、推荐他出任一个地区的地委书记。可由于秘书处是渠月莲分管的,提拔、重用她手下的人,当然先要征求她的意见。

  渠月莲马上以秘书处现在工作忙、头绪乱、缺乏经验丰富的干部为由,刘清现在是她得力的助手、绝对离不开云云,否决了这个提议。

  女人可是相当能计仇她倒要看看,这个刘清到底还能耍出什么花呼哨来!

  刘清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是气的没有办法,可人家的理由也相当充分,省委的主要领导又赞成她的意见,只有自己回家一个劲地扇自己的嘴巴,怨自己当初干么要惹这个女人,害得一口气没出,倒憋成了一肚子的气。想要远远的躲开她,都没法办到啊!他不由得想起了京剧《沙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