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你笑颜

  第章青色长衫

  宇文鼎:汶王朝太子,因太医福彦失职丧母,恨其家;

  宇文康:汶王朝四皇子,嗜武如命,十三岁起领命出征,战无不胜,最先被封王;

  宇文豪:汶王朝三皇子,阳光腼腆,受宠最深;

  姜仲杰:少年有为,民食酒楼老板,武学奇才;

  墨青:前朝公主贞宁之未婚丈夫,轻功了得,文武双全;

  莲影:尚武,绝技“叠影”,武功尽失后扮丐行乞;

  真灵:咫尺听到有人在喊,回头,幅水墨青山挡住视线,画后人说:“我叫墨青,在等贞宁。”

  贞宁:楹王朝公主,酒量之大独步天下,诗书琴画概不知;

  福袖:福家二小姐,绣技举世无双,因宇文鼎处处针对福彦,两人互相生恨;

  福衫:福家三小姐,四岁迷失大漠。简介完

  砖瓦,花木,桌凳,鸟鱼,承载着他们的气息与轻灵,古段情,近段忆。

  汶王朝建者宇文相,本为富商,后楹王朝皇帝陈腐荒滛,国将不国,异地起兵攻城为皇。

  建朝二十年,寻到前朝公主尚在人世,年方二十,迎之,半途遇山体崩裂,失讯,民皆以此为幸——此帝宽怀。

  不回头,不言贞宁,不会相见。

  楹王朝皇后怀有身孕,不足月,皇帝赐婚于当时赫赫有名墨为裳,武为食的墨氏,“若皇后产下公主,则为墨氏传人凄,若为皇子,则为墨氏传人夫,楹皇朝公主依靠出世前的皇旨,为墨氏护佑,直至五岁,失讯。

  已满二十的墨青件青色长衫,发丝轻轻啃食他的脸和颈,他的表情略显无奈,贞宁的消息断了之后,他只好做他的书生,武生,是贞宁的。改墨氏绝学所用之地,以墨为友,以墨为生。

  远远地听到有人在呼喊,回头,幅水墨青山挡住视线,他说:“我叫墨青,在等贞宁。”她许久没听到人喊她的名字,这喊,令她对他仔细探究。

  从恍惚回到现实,他尴尬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卖画,不等人。”见她上看下看,感觉自己又出错,“不是不是,我卖画等人。”

  “等我?”真灵对眼前的人充满疑问。

  “啊?”应是买画的客人,“是,是。”他有点欣喜,又有点羞赧,眼前的女子也不过十几岁的样子,街上极少碰到这段年龄的女子,而且灿若桃花。

  “你是木樨阁的人?”她的情感由疑惑到欣喜。

  “木樨阁?”墨青寻问贞宁下落时听得许多。真灵失望地望向他的画,脑海无法遏制地想:卖掉,进食。谁知墨青似自己似的,“姑娘,不如我们到民食酒楼坐下详谈可好?”“好,好。”

  “姑娘可知木樨阁?”焦急等待她的回答。

  “恩”幸福地夹菜。

  “那木樨阁可有位贞宁姑娘?”

  “恩”

  “姑娘可认识?”“嗯。”

  “姑娘可否代为引见?”“嗯。。。。。。不用。”

  “为什么?”“我就是真灵。”墨青呆滞了许久,原来寻找的人就在眼前。墨青的脸倏地红了片。真灵探究地问:“你怎么了?”

  “我。。。。。。”“什么?”“我是你的未婚夫君墨青。”憋红的脸似枫叶般醉人。

  真灵的饭后茶点瞬间喷到墨青醉人的脸上。“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不碍事,我自己来。”真灵的手在触到墨青的那刻停顿,“你真的是?”

  第二章青色长衫二

  真灵,木樨阁小阁主,阁中唯不会武的人,十岁父母染病生亡,由莲影带入阁内,掌管账务。木樨总阁不久前迁离国都,真灵未能及时接信,留在国都举目无亲。好人坏人?她努力地鉴别,最后,她想起自己已举目无亲,把墨青归为好人列。未婚夫君?不在近期内成亲就行,木樨阁的人会回来寻她的。

  墨氏人丁较少,历来墨氏只有两个传人,这代为墨青,二为墨青的妹妹墨裳。墨氏自被赐婚便隐于江湖,再见墨氏传人,任谁也不能认出,那是二十年前享誉江湖轻功第的墨氏。

  “相认”之后,墨青雇了马车,二人离去。真灵打的主意由此决计不成马车所去的方向,往北。

  徊城,墨青信步往墨林,留真灵在繁华的街上,真灵第次害怕:墨青会丢下自己。墨青回来后,两人又坐上马车,在路上颠簸,她不问,他不说。显然,真灵见他回来便安下心来,不管他去哪里做何事,只要生计大事能解决就行。

  “墨青,车往哪走?”真灵讶异地问,惊奇地发现地不复属国都,

  “天堂镇”,墨青的颜上浮现畅往,“那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隐居的地方,待我们去到那,就可以和以前样。”

  “你!”真灵从幻想中回来得彻底,“停车!”

  “贞宁,怎么?”

  “我不去天堂镇。”

  “啊?那你去哪?”

  “地狱镇!”车停稳了,她跳下马车,径自走了,不回头。走许久,她坐下休息,只见墨青用荷叶兜了水来,奉给她。

  “你怎么跟来?”

  “你去哪我去哪。”

  “我去地狱!”

  “我也去。”真灵气得脖子粗,“你还不知道我是不是你未婚夫人呢!”

  “你别生气。”以为真灵说的是气话,他轻声道。

  “若你不喜欢,我离你远点便是。”

  真灵动容,天堂镇,只要没鬼我哪都敢去,而且,生计大事为重。木樨阁那么厉害,定会找到她的。

  真灵闲时看墨青画凉亭,画鱼虾,画云雾,画流水人家。心血来潮,她提议:你给我也画幅,说不定卖得更好呢!”墨青怔怔地看着她,“这个不行。”“为什么?”“墨家有训,不得画女子。”“什么破训!”“莫骂祖训,祖训其实说的极是。”“画不画?”她对凶墨青让他做墨氏祖训不许的事屡试不爽。“可以画,但不是现在。”“那要何时?”成亲之夜,墨氏历代家主只在成亲之夜画其夫人。”“为什么?”墨青的脸红透,他在幻想与真灵成亲,突然沮丧袭来,嗫嚅道:“相传是女子最美的天。”可是以后不能“是么?”“是的。”“那我们成亲吧!”信口之言,令他欣喜许久。突然,墨青脸色沉,“不行。”“为什么?”用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话,“你是贞宁公主,我只是楹王派使来保护公主的。”“什么?”贞宁公主?真灵难得开窍,终于明白他的身份不是普通人。原来他把自己误认是前朝公主,胸腔里闷闷的,想要发泄什么。转念,管她是谁,你画定了。“父皇给墨氏赐婚,我就在这,你是不是想悔婚?”“不是”“不是?”“是!”终下定了决心,不连累她。真灵瞪大了眼,脸气红片,“你是坏人!”消失在山林间。

  第三章是也不娶

  不是公主贞宁,是了他也不娶,更何况,突然说是未婚夫君,突然悔婚,真是

  由墨青,她发现个解决生计的办法,木樨阁的人也可以很快找到她招夫。不知道自己是带着什么走进禁城的民食酒楼,气又或是计?

  她用宁贞的名字薄取掌柜同情,掌柜人好,笑着点头同意。

  “招夫大会现在开始”,掌柜乌印的声音响彻街巷。眼神不知何时起空洞,思绪在他说是自己未婚丈夫时,在他对无理欺骗的她妥协时,在他拒绝成亲时。心底轻轻地说:墨青,你不娶贞宁,娶我好了。”

  聚在酒楼的人除各武学流派的男子,各地赶往国都考试的书生,各大家的贵公子,还有个女扮男装不男不女的墨裳。

  从人海中,眼便见到,那个最像墨青的人。

  为你移步,为你入尘,为你而已。

  “恭喜公子,宁姑娘选您了。”墨裳犹在梦中未醒,真灵拉过她的手,“公子,宁真从此不用愁嫁不出去了。”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人开怀大笑。

  和墨青样,墨裳让她在禁城繁华的街等她。回来时,她视线模糊了,她跑过去,抱住他,“死墨青,坏人,你不娶我,叫你不娶我,我都找到人娶我了,你来做什么?”墨青早已紧紧抱住她,“对不起贞宁,我其实很想娶你,很想很想。”“那你为什么拒绝?”“是奇毒,怕连累你,”墨裳替墨青解释道。墨青皱眉,未几释然地吐纳口气。

  “什么毒,把你吓得不敢娶我?”墨裳此时被真灵逗乐。墨青也笑了,似乎中毒是件小事,“碎骨鳞。”真灵猛地抬头,对上墨青的眸,眼泪簌簌流出,“墨青”待木樨阁的人找到我,我求阁主帮你,不,我要找木樨阁。

  喜欢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你,喜欢在后知后觉中为你努力,喜欢你,而把你存进流光,存进美好的虚境里,那里,独我人见你而已,你是否孤寂?

  松开手掌中沙,触碰俊俏脸颊。

  “仨儿,走。”

  “爹爹,他摸我脸干嘛?”

  “快走,别让人认出来。”老汉明显害怕他唯的女儿被人认出。

  “爹爹,你看他们追上来了”,她笑呵呵地说。

  “仨儿,你快别看了,把咱们马先领到部落去,爹爹随后找你。”

  “是,爹爹。”

  “他?”宇文康对那个身子骨瘦弱的男孩充满好奇,他真的太像女子。

  “王爷,小人替儿求王爷开恩。”

  “怎么?”“小人的仨不识王爷到来,擅自离去。”

  “无碍,他好像女子。”宇文康直言,老汉心惊胆战。他害怕的事会发生吗?他只是想和仨儿平安度过此生。

  “王爷说的笑话小人从来没听过,真好笑。”

  “他多大了?”

  “十四。”

  “能做什么?”

  “烧火煮饭洗衣。”

  “正好,本王缺个贴身侍从,你回去问问,若他愿意,到本王帐下来,本王自会厚待。”

  “多谢康王,小人回去定问。”

  第四章翻来覆去

  夜里,宇文康翻来覆去,挥不去他触碰他脸的感觉。莫不是常年行军打仗,少见女子而有了断袖之癖?

  “爹爹,他们是看上我们的马了吗?”

  “不是,是有身份的人,礼节多,我们疏忽。”

  “爹爹,他们带头的好俊呢。”“仨儿,你喜欢?”“嗯!”“也罢。”老汉其实直想找个国都的人托付,那样说不定会找到女儿的亲生爹娘。当夜,他把女儿的东西收拾好用布包裹,正要牵马去,女儿质问他。宇文康的话被慎重的挺进仨儿耳朵里。

  “爹爹,我不离开你和部落。”

  “仨儿,你总依赖爹爹,你可知,你并非爹爹亲生?”

  “爹爹!”

  “你脖子上的珍珠爹爹穷尽生也挣不来,你,是爹爹在沙漠里捡的,爹爹是逃犯,从汶王朝国都逃到沙漠路程中,看见你奄奄息,嘴里喊着:娘亲,仨儿在这。以为你是老天赐给我的,就带你起到部落安定下来。”

  “爹爹,仨儿好可怜。”

  “仨儿,你不可怜,你有爹爹。”

  “可爹爹要仨儿当侍从。”

  “不,爹爹不要仨儿去。”

  “真的?”“嗯。”虽然她喜欢他触摸她的脸,但是,她要和爹爹在起,所以,让他去摸别人的脸吧。

  “康王来了,康王来了。”部落的人陆续从帐篷里走出。

  “商奇,你觉得本王像喜欢男子的人吗?”

  “啊?王爷你?”商奇羞得脸色变幻。

  “商奇?商奇?”宇文康侧头看他。

  “是,王爷是人中龙凤,喜欢谁是您的自由”,商奇憋声道。

  “仨儿!仨儿!”宇文康兴奋地豪喊,仨儿怒回头,“瘟神!”不是你我不会知道自己那么可怜。商奇扭曲的脸向着宇文康。宇文康豪放地跑过去,“到我帐下来吧!”仨儿使劲地哼了声,扭头向马群。有人窃窃私语,为康王打抱不平。仨儿,是部落的小霸王,康王,是汶王朝的常胜王爷,在部落人眼中,康王跟仨儿说话时仨儿修几世的福气。

  部落里不仅生存着普通的百姓,也有被降服的士兵。对宇文康不满的,大有人在。。。。。。由于康王对仨儿热心过头,少接近女子,人们盛传康王有断袖之癖。

  当夜,康王大帐迎来个不速知客,桑卓。他扭捏着走进,对康王挤眉弄眼,摆的是女子的媚态。他是兄弟中最阴柔的,为破坏康王美誉,他演得更加阴柔,自信满满。“小人为王爷献上舞。”接着。。。。。。

  宇文康直憋,快憋不住的时候便掐自己,他欲笑不能。。。。。。这个兄弟他认识,是阴柔了点,他克制自己以尊重桑卓。

  耐力够狠,桑卓看出康王在忍,却不知康王在忍笑。。。。。。

  步子迈得轻盈,腰扭得勤快,不时用长袖拂过宇文康的脸。。。。。。“桑卓,可还娶妻?”门外守卫细语,“大概有那个打算吧。”另守卫哂笑。

  第五章断袖之癖

  宇文康疲惫至极,桑卓“啊”的声令门外守卫从梦中惊醒。向大帐里偷窥,只见桑卓痛苦地插腰,“王爷,我的腰扭了。”宇文康兴奋不已,“快,快去找军医”,“来人,送桑卓去军医那。”

  次日,桑卓更受部落居民敬爱,儿,桑卓也对康王下定了追随之心。

  “仨儿,去王爷帐吧,王爷不好男色”,桑卓自豪地劝说。

  “他好男色关我什么事?”

  “王爷几次提请你当他的侍从呢!”“才不。”

  “仨儿,去吧,别霸着老汉了,他年纪该找个老伴陪着。”只是顺口说说。

  “桑卓!我去就是”,风风火火地离去。

  “仨儿,你姓什么?”记录的人问,“我?不知道!”“老汉姓什么?”“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没有?”“没有。”“这样啊,不如姓福如何?王爷请你是你和老汉的福气呢!”“去,姓马,我们家马多”,记录的人瞳孔放大。也许,阴差阳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不定。

  “宇文康,给我说说国都吧”,仨儿很悠闲,宇文康的衣服在床底发着霉,享受着黑暗。

  “近来,国都无坏事发生,好事有许多,最大的属我二哥和福家大小姐成婚,他们从小就腻在起,哎,你可有青梅竹马?”

  “有,可多,小飞,小远,小志。”

  “你。。。。。。”宇文康不知她说的是马,只觉得那些名字像男子之名。

  “报王爷,西侧有瞿国的军队袭来。”

  “有多少人?”

  “大概五千。”

  “集三千兵,准备迎战,其余人分三路,路护部落人入徊城,其余两路防守南北二侧。”

  “是!”

  几年不见动静,终于来了。"r"_b">决定举歼灭,事实却不如人愿。他厌倦沙场,但军队需要宇文家信得过的人带领,鼎是太子,欲适合朝政,豪阳光性纯,所有只能由他领军沙场。

  “仨儿,部落人起入徊城。”

  “瘟神,你小看我?”

  “仨儿,打仗不能带侍从。”

  “谁要当你侍从,我要杀敌!”

  “不准!”

  “不由你”,仨儿狠狠地说。

  “来人,捆起来,交给老汉。”

  “你,瘟神!”他已别过头去。

  仨儿,对不起,我对你产生了不该产生的感情,不想你和我起冒险。如若我幸存,定去找你言清。

  感情有了便是有了,他脸安然。

  部落人到徊城后,宇文鼎建议皇帝将部落的人安置在各大臣家中。老汉在途中猝死,仨儿为安葬老汉与队伍走散,来到国都,带着悲痛到福府当小厮。

  徊城离国都最近,介于国都与大漠之间,这就是皇帝派宇文康驻守大漠的原因。

  管家说待见过掌家的二小姐,便开始干活。福袖瞪着刚沐浴完穿着男衣的仨儿,“衫儿?”仨儿猛地从凳子上立起,“你是?”老汉说过救她时她叫自己衫儿。“我是二姐,衫儿,真的是你!”召集干人等,众人欣喜,福夫人早亡,面前的人虽然着男装,却和夫人如出辙,和二小姐无比相似。最让仨儿无法否认的是,脖子上的珍珠。福彦指着支钗,泪眼盈盈,“上面纹有三颗珠子,你们姐妹三人人颗,系在颈上,以怀念你们的娘,你失踪之前,你娘刚殁。。。。。。”不曾想,老汉离开之后,她还有亲人。

  第六章逃离身世

  福衫,四岁私自外出,被人刺杀扔至大漠。指使的人,正是同样逝母的宇文鼎,是年仅十岁。

  闻福家三小姐回府,正赶上西面大军大获全胜,皇帝赐婚福衫和宇文康。赐婚圣旨如是说:福家三女,秀外慧中,贤良淑德今赐婚于皇四子,钦此。亲人还未熟悉,就要她嫁人,惧怕侵袭,四岁左右的记忆消失,阴影却留着,如今,有谁了解?

  为此,宇文康英眉不展,“仨儿,任世人鄙弃,我喜欢你不容更改。”

  大婚之日,仨儿第次着女装逃出府去,前几次穿男装府上人见立马认出。。。。。。

  看见宇文康在酒肆里豪饮,她差点提刀去砍宇文康,低眉细想,不能冲动。

  窈窕女子晃悠在眼前,宇文康努力定睛。发现他喝醉,仨儿有些愤怒,巴掌扇过去,两巴掌扇过去,边扇边说,“醒醒啊,康王。”酒肆里的掌柜大气不敢出,酒肆里只剩下扇巴掌声和轻声细语。。。。。。“这是康王什么人?”掌柜在心底问。

  次日醒来,商奇已坐在边,“王爷,您昨晚喝了间酒肆吧,脸那么红?”“嗯?是吗”,用手摸脸,“有点痛”,自己解释道,“可能是张嘴张久了。”

  福衫在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