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温和的男人,和方子狂的狂妄气质完全相反的另个英俊得要命的男人。

  悄悄对比,还是方子狂最好了。

  心里美美的想,可她还是好怕会露出任何点迹象让姐姐知道她的事。

  晚餐后四个人在客厅关了灯,看电影,张双人沙发上坐着方子狂和蔷薇,她和方子君分坐两边,电影直在拨放,可她却老是无法克制住自己的偷偷往中间那对人瞄,心里微酸。

  他高大魁梧又英俊,姐姐美丽高佻和他搭配得刚刚好,自己比下来,像只丑小鸭似的啊!姐姐的手在摸他的大腿。

  心里酸,她无法再看下去,小声说了句抱歉,她匆匆往外逃去。

  躲到浴室里,坐在马桶上,对着浴缸发愣,她好妒忌姐姐能光明正大的坐在他身边,而自己却只能陪着笑,虽然说她只能拥有他两个月,她也很满足这两个月,可她还是会不开心。

  浴室的门打开又关上,低沉的声音吓了她大跳。

  “怎么了?”他走到她面前,弯身托起她的小下巴打量她沮丧的小脸,“做什么不开心?”出色夺目的英俊面孔上是抹深沉的笑。

  她呆呆的看着那笑,忽然觉得刺眼起来,“你进来做什么?要是姐姐发现了”

  “嘘,小声点就不会被发现。”他轻笑,显然心情很好。

  整个晚上他表现得都很自然,不像她提心吊胆的,又怕又开心见到他,真不公平。她忽然恼了,用力推他,“你出去,我不想见你!”

  挑起眉毛,他觉得很有趣,“你在妒忌么?玫瑰?”

  她咬了咬下唇,美丽的小脸委屈又伤心,“不公平”为什么她会和姐姐喜欢上同个人?才想着,却被他猛然低头吻住。

  她吓了跳,刚想张嘴低呼却被他强悍的将舌喂入她小嘴里,热切的挑逗下就让她全身虚软下来,可神智依旧在提醒她,“姐姐”

  “不要担心。”他轻笑着看着她不自觉的磨蹭着她,大手赞赏的轻抚她的小脸,而且下滑过她软软的小巧|乳|房,得到她的低叫,“你被调教得越来越敏感了,小家伙。”

  她朦胧了双眼,“狂哥哥”

  “既然你不喜欢我和蔷薇在起,那么就证明给我看。”勾起抹邪笑,他抱起结实的双臂。“她就在这屋子里,也有可能就在门外,你敢如何?”

  她颤抖,却勇敢的站了起来,应该觉得羞耻的,却不由得有着巨大的刺激,让她不顾切的解开他的拉练,取出那根柔软却巨大的蛇身,“狂哥哥,我喜欢你。”她低头张开小嘴,努力将它纳入嘴内,开始讨好他。

  湿热的包裹让他满意的闷哼声,微微垂眼,看着她依旧有些生涩却挑逗的动作,欲望缓慢苏醒,坚硬膨胀到她的小嘴无法吞咽的地步,高高昂起,暗示着她的成果。

  她张嘴让那根火烫的粗蛇滑出小嘴,带出丝晶莹唾液,“狂哥哥”她连心都酥软了,双腿间痒痒的好难受,可他却只是微笑,不给她任何点提示。

  站起身,她将他推坐在马桶上,解开自己的上衣口子,将内衣上拨,露出他喜欢的圆小|乳|房,再脱掉短裙下的底裤,她紧张的跨坐到他身上,摸索着将他抵向自己的花嘴,“狂哥哥”她无助的看着他,她从来没有在主导地位过,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继续呀。”他浅笑,终于伸出了手,慢慢把玩着她软棉棉的小|乳|房,弹了弹那逐渐硬起来的小|乳|头,看到她低喘的动情,他笑,“继续。”

  有了他的命令,她再无顾忌,扭动着细腰,努力往下坐,想将他纳入体内,“恩好大”又烫又硬又大,就像根坚实的灼热铁棒,让她快慰又很难让自己撑开接受它。

  他漫不经心的玩着她的|乳|头,感受着她要命的挤压着他的龙头,那种快慰,享受级了。“怎么了?吃不下去么?”

  她拧眉低叫,涌上来的快感和饥渴让她迫切的用力往下坐,那剧烈的摩擦和滚烫的硬度让她立刻娇吟起来,小脸满是情欲的妩媚,快乐得不得了。

  “嘘,小宝贝,你想让你姐姐听见么?”他慢吞吞的用手指勾着她的双|乳|,低笑道。

  她只能咬住下唇,努力克制自己的呻吟,开始抽离又坐下的摆动小臀儿,享受那种跟他要她时不样的感觉,这样好象是她在要他,好兴奋

  “啊”她轻叫起来,心理刺激了身体,很快的她哆嗦了起来,轻而易举的就达到了高嘲。

  他低笑的扬眉,“真容易满足哪。”抽出自己,他抱起无力的她,让她坐入浴缸边上,“张开腿儿,我帮你洗洗。”

  她依靠在他怀里,乖顺的张腿,他取下边的沐浴头,调节好适当的水温,慢慢帮她冲刷依旧颤抖的花岤,“舒服么?”他轻问。

  “恩,舒服”她闭上眼,温暖的水柔和的拂过她,那感觉好轻松。

  “舒服就好。”他勾起了笑,加大了水压,强烈的水柱顿时冲向她。

  她低叫起来,张开眼想合腿,“狂哥哥”

  “张开。”他冷声命令。

  她委屈极了,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可他强制的拨开她的大腿,让她的幽处暴露在激烈的水压下。“啊”强烈的快慰随着水柱的冲撞传来,她全身都颤抖起来。

  “是不是感觉很好?”他仔细的对准那粒勃发的阴核反复冲洗,带给她更刺激的快感。

  “啊好棒”她侧头咬住他的衣服,颤动得不能自己,从来没想到过用水也能这样玩弄自己,“狂哥哥”

  “尝到味道了?”他低沉的笑在她耳边,将那激烈的水柱转向她抽搐着的岤口,“这里感觉如何?”

  她尖锐的抽气,整个人僵后收缩成团,“狂哥哥”

  “这样的高嘲舒不舒服?”他带着笑,将沐浴头固定在浴缸里,让她趴跪着,大腿张开,“坐上去,自己找敏感点。”

  她被快感冲昏了头的跨坐在那向上喷射的强烈水柱上,哆嗦着前后挪动,“好棒狂哥哥”她呜呜低叫,沉浸在狂猛的快乐中,“哦再用力点狂哥哥”

  “这么喜欢呀。”他低笑着将水压调到最大,满意的看着她的妖娆失去理智的滛荡姿势,她甚至骑在那道激猛水柱上就高嘲连连,欲仙欲死的忘却了切。

  看着她湿透的衣服,晃荡的小|乳|房,和疯狂扭摆的娇臀了,他满意极了,“真滛荡,而且这么会取悦自己。”可惜只有两个月,如果再多些时间,他定会把她调教成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浪女。

  “狂哥哥插我”水流带来的快慰很快不能再满足她,她双眼迷蒙的转过身,急切的要求着,小屁股高高翘起,露出那湿淋淋的小孔,“求你,狂哥哥”

  “你要我插你哪里呢?”他坏心眼的上前,并起修长粗大的食指和中指先是慢慢顶进她的荫道,换来她快乐的呻吟,再用另只手的两根手指用力戳进她的肛门。

  她悍然喘息,剧烈抖动,“啊狂哥哥”

  “两张小嘴呢,要我插你那个?”他微笑温和问着,手却用力戳刺着她两个花岤。

  强烈的快感让她毫无羞耻的低叫出来,“都要求求你,狂哥哥啊”扭着小臀,她努力张大双腿,好勾引他进来,“求你快进来,求求你了,狂哥哥”

  他低笑,“这么急啊”轮流看着她两个被撑开的小缝,他决定玩她的阴岤儿,抽出手,扶正自己的硬棒,沉重的捣进去,深深撞进她。

  她快乐的叫起来,“好棒好深啊”之前坐在他身上,她根本没有将他接纳完全,如今他全部顶进来的味道是无法可比拟的,快慰得让她摇头。

  “真紧,人小连岤儿都这么小。”他满意的享受了下那紧窒的消魂感觉,这才有规律的冲撞起来,“喜欢我这么插你?小东西?”

  “喜欢喜欢哦狂哥哥”她随着他的动作放荡扭摆,心想将他含得更深,“用力点啊”

  他微笑的回忆起她最初的生涩,同样紧密甜美的味道,小人儿却越来越饥渴,叫他调教得好满意,“就依你了,我的小妖精。”他握紧她细细的腰,突然开始蛮横撞击,野蛮的摩擦她嫩岤里的每点,用力杵进去,在最深处沉重顶住扭转。

  她快乐的滛荡尖叫,高嘲连连不绝,让她颤抖却无法克制自己渴求更大的刺激。

  他噙着笑,放肆的冲刺,毫无规律的任意猛撞,下快下慢,折腾得她叫得愈加娇媚,“再大声点,我喜欢你的声音。”他低笑,大手滑到她身前,扣住激荡的软小双|乳|,肆意扯弄,“恩,真软。”

  她被玩得无法自己,放浪的叫声不断,“好厉害狂哥哥啊”

  门突然被敲,传来蔷薇的声音,“玫瑰,你怎么啦?”

  强烈的情被尖锐的打断,玫瑰刹那间慌了神,“我,我没事”岤内深处的个重顶让她吓得瘫软下去,“我在洗澡,看到蟑螂了。”喘息的回头无力的想阻止他的放纵。

  他根本不停,微笑着甚至把抱起娇小的她,转过身来,躺到地板上,而他跪在她大张的双腿间,捧起她的娇臀,又个重重挺进。

  “真的?”蔷薇疑惑的询问。

  被姐姐发现的惊恐和下体狂野的快乐冲击得她无法思考,只能恩恩的咬着胡乱抓来的衣服应着,小脑袋躺在地上甩动,被干得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调大水声,他勾着邪恶的笑,开始猛力撞她,每回都以着强大的力量戳到她酸酸的芓宫口。

  “玫瑰,你真的没事吧?”

  她快不行了“没没事”她无法想象自己竟然那么放纵,门外是姐姐,她竟然还能享受他的凌虐。

  他揪起她充血的阴核残酷搓挤,曲指连连重弹,压榨出她痉挛的快慰。

  过多的快乐变成痛苦,她呜咽的收缩成团,下身却依旧被他霸道的扯开大腿狂戳,肚子又爽又痛,她又要了纤细的腰身频频弓起,眼看就快要

  “对了,你看到子狂了么?我到处都找不到他呢。”蔷薇在门外大声问到。

  啊她身子抽,全身被野蛮的快感虏获,激烈的快慰让她眼白翻,再也受不了任何刺激的昏了过去。

  他闭眼享受那被紧榨的无上快感,好会儿,才抽出满是她嗳液的坚硬下体,思索了会儿,温柔的分开她微张的小嘴,戳进去,抽动,直到他认为干净了些,才拔出来。

  门外的蔷薇不见回应的只听见水声,索性走开了。

  他这才抽出大浴巾,帮她整理包好,抱她入怀,耐心的等她醒来。

  不到十分钟,玫瑰慢慢掀开了大眼,先是迷茫的看了方子狂好会儿,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的羞红了小脸,娇娇叫道:“狂哥哥”她又晕了是么?他的欲望太狂野,她总是在容纳到极限后快乐的晕过去。

  他微笑,扶起她,“我们该出去了,你回房去换身衣服,我在客厅等你。”

  她乖乖点了点头。

  回房间换了衣服下来,玫瑰却诧异的发现方子狂并没有进客厅,而是在半掩的客厅门外对面墙壁悠闲靠立着,双手环抱着,姿势悠闲又性感得要命。

  偏头看到她,他竖起食指到嘴边示意她不要出声,再招手让她过去。她疑惑的走过去,听着客厅里传来的录象的声音,好奇的往里看去,这看吓得她差点尖叫。

  他快手捂住她的小嘴,轻轻笑了,低头在她耳边道:“学着些,小宝贝。”

  黝黑的客厅里录象依旧在播放,可蔷薇却跨坐在方子君的身上,放纵的上下快速骑骋,快乐的呼喊着:“好硬,子君,你好硬哦”她的衣衫凌乱,裙子挂在腰部,露出光裸的圆臀,上衣则推挤在丰满的胸部上方,让那对白嫩的巨|乳|放肆甩动。

  依旧坐在单人沙发里的方子君由于视觉角度而被遮掩了大半,看不见他的表情的动作。

  蔷薇双手撑在方子君的肩膀,放荡的利用他而寻找自己的高嘲,“恩就是那里”弓起腰身,她找到个角度,加快了起坐的速度,“啊啊”就像是拿方子君自蔚般,她仰头叫起来,达到了高嘲。

  玫瑰哆嗦的被揽入方子狂宽厚的胸膛中,说不出话来。

  方子狂懒洋洋的将手从她臀后滑入她双腿间的幽谷,借着她不断浸出的湿液缓慢挑逗着她,“喜不喜欢你看到的?”

  她为他邪恶的话语和所见的刺激而颤抖,“姐姐”她从没想到蔷薇竟然这么大胆。

  “继续看下去。”他抱着她小小的肩膀,另只手却在她裙下肆虐,配合她的视觉刺激给予她肉体上的快乐。

  客厅内。

  蔷薇喘息了好会儿,才慢慢的抬起浑圆的娇臀,“啧,还是那么硬,子君,你越来越厉害了。”她低着头,握住那根沾染了她体液的巨棒上下抚摩,笑得妖媚,“你的鱼儿妹妹可幸福了呢。”

  方子君轻轻笑起来,“现在幸福的人是你,不是么?”

  她嘻嘻笑起来,“倒是。”闭目品味了会儿方才的高嘲,“也不知道子狂跑到哪里去了,害我们得自己玩,少了个人是少了满多趣味的。”

  说着她站下他的大腿,毫不害羞的脱掉所有的衣服,露出丰满诱人的身躯。

  方子君有趣的瞧着她,“你不怕玫瑰看着?”

  “玫瑰洗完澡就会回房间睡觉,你怕什么。”她妖娆而笑,转过身,将上半上趴上透明的茶几,翘起屁股,“干我,子君,干得我晕过去。”

  美臀晃动,大腿张到最大的角度,好诱惑他行动。

  方子君轻笑,“遵命,女王。”起了身,他的衣着完好,只是长裤的拉练被解开,释放出那根又大又粗的肉龙,坚硬的挺立着,暗示着狂野的快乐。

  5

  门外的方子狂忽然将玫瑰往地上按,将她摆弄成和蔷薇样的跪趴在地上的姿势,让她依旧看着客厅内,他掀起她的裙子,“看好了,小宝贝。”就在客厅里,方子君对准蔷薇肉岤戳进去的同时,他用力顶入玫瑰收缩的小孔内。

  玫瑰眉皱,咬着下唇浑身都哆嗦起来,看着姐姐被插,自己也同时被填满的感觉,刺激得让她差点叫出来。

  然后两个男人个门里个门外,皆开始以着相同的步骤玩弄起两姐妹来。

  凶狠的戳刺,熟练却残酷的挑逗,让两姐妹快感连连,蔷薇放荡尖叫,玫瑰却强忍克制。

  就在玫瑰达到高嘲的那刹那,方子狂突然抽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