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裁矗俊卑籽┮潞闷娴奈剩稚斓交豪铮镒拍切┗晖妗?br/>

  掉落地上的花瓣,苏玉涵又弯身拾起。

  她纤细的手捡拾着雪地里的花瓣,冻得她每根手指都发红,痛得刺骨。

  “快说,不是做梅花糕是做什么?”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捡拾梅花瓣,定是为了什么事情。

  “是是给龙二堡主沐浴用的。”苏玉涵咬了咬唇,嗫嚅着回答。

  “什么?龙行云要你在雪地里捡拾花瓣,是要给他洗澡用?这未免过分,太糟蹋人了吧!”他们堂堂泰王府都没有这种折磨人的派头,踞龙堡竟然这么讲究!太张狂了。

  “大哥,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我们现在就把涵姐姐救走。”

  白雪衣原本对龙行云有的好印象,现在已经大大打了折扣:他不但倨傲无理的待客,还蹂躏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弱质女流,这样的男人算什么英雄好汉,看来父王是被踞龙堡的虚名蒙骗了。

  她定要揭发龙行云的真面目才行。她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第九章

  白天河兄妹白天来过云天居的事,龙行云很快就知道了。

  事实上,他特别交代过云天居里的丫鬟仆人,苏玉涵的举动,他必须了若指掌,因此,龙行凤对苏玉涵的挑衅跟白雪衣的争吵,现在全都传入龙行云的耳朵里。

  “知道了,下去吧。”他半躺在长椅上喝着热茶,听完丫鬟香玉的禀告后,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她离开。

  家丁提进来桶桶的热水,倒入房间角落的大浴桶内。

  会儿后,他向倒好热水的家丁吩咐,“去请苏姑娘进来。”

  “是。”家丁恭敬的退出去。

  龙行云放下茶杯,缓缓的站起来,走向冒着热气的浴桶。

  桶里不但倒满了热水,还飘着梅花花瓣,片片小小的花瓣在热水的浸泡下,冒出淡淡的香气。

  当苏玉涵走进屋内时,就见龙行云坐在浴桶上,长腿优雅的交叠着,手掬着水里的花瓣。

  “你唤我来做什么?”接触到他投射来的目光,苏玉涵低下头来。

  即使知道他无心也无情,但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悸动,哪怕是被伤得体无完肤,也无法自抑。

  “脱衣入裕”他幽深的黑眸看着她,看见她冻伤的手以及微红的鼻子,他眉头微微蹙起。

  “什什么?”她霍然抬头,不确定的望着他。“二堡主是是要我伺候你沐浴吗?”

  他不会这样羞辱她的。苏玉涵害怕的不住往后退。

  龙行云的耐心点滴的消失,他快步上前的拉起她的手,将她往浴桶的方向带。

  “我叫你沐浴你没听到吗?快脱掉衣服。如果你再不动手的话,我很乐意代劳。”

  她吓得紧紧的拉住衣襟,死也不敢放手,头更是摇得有如拨浪鼓。

  “你可以冤枉我斥责我,但不能羞辱我,破坏我的名声!”尽管她是出身青楼的歌妓,但自始至终她只委身过个男人,除了那个负心抛弃她的李青岚外,没有别的男人碰触过她。

  现在,他竟然要她当着他的面脱衣服,还要大方的入浴,她如何做得来?

  “破坏你的名声?黎少奶奶,你大概忘记在客栈里的那夜,你全身上下早被我看个精光,现在才想到名声未免太晚了吧!”

  他讥诮的言语讽得苏玉涵脸色通红,无地自容。在他面前,她确实什么尊严都没有了。

  “你在蘑菇什么?快点。”再不下去水就要冷了。

  “我不要”苏玉涵急急的摇头,身子转就想逃出房门。但龙行云个箭步将她逮了回来,打横抱起她抛入水里。

  “啊!”水花伴随着她的尖叫声漾起,溅得他身湿。

  她不断挣扎着要站起。”龙行云你不可以啊!”她刚要起身,肩膀又被压了下去。

  龙行云浓眉蹙,看着只剩半桶的热水,索性也坐进去,让浴桶里的水涨满。

  “龙行云,你想干什么?你不可以”

  “不可以怎么样?”他恶声恶气的从后头抱住她,并且动手脱她的衣服。“只要你好好的泡在热水里,我保证不动你。还是你想继续大声尖叫,让外面的人冲进来看看我们双双入浴的画面?”

  邪魅的威胁止住了她的声音,让她噤若寒蝉。她蜷缩的身子怎么也不敢动下,就怕动会碰到后面的他,更加尴尬。

  “现在你是要自己脱呢,还是我帮你脱?”他的气息拂在她细嫩的颈上,教她禁不住地颤,更瑟缩了下。

  “我我自己来。”但她紧张的手就像突然打结了般,怎么也无法顺利脱衣。

  “还是让我来吧!”他噙笑着说,手绕过她的身子来到胸前,轻轻的解开她的衣裳,件件的褪下。

  随着衣服减少,苏玉涵全身的肌肤越来越红润,最后烧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你你不应该这样”她嗫嚅地低头道。

  “不应该怎么样?”他扬眉笑,掬起水洒落在她的肩膀上,让水珠沿着她细嫩的肌肤滑落。

  这样美丽曼妙的身子,他在客栈时不曾细看,亦不曾亲手碰触,如今碰到了,竟是出奇的滑嫩,让人爱不择手。

  “请你别这样。”他的每个碰触都教她战栗,心跳不止。

  “别怎样?像这样吗?”他邪笑着将手穿过她的腋下,握住她胸前的丰盈,轻扯玩弄。“你是真心喜欢黎子亭吗?喜欢他的爱抚拥抱?”

  只要想像到她躺卧在别的男人怀里,他就嫉妒得几乎疯狂,握住她胸前的手不由得加重力道。

  苏玉涵轻嘤出声,开口想解释,“你听我说,我跟子亭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与她是”

  “住口,别跟我提他。除了我以外,不许你提别的男人。”

  他霸占似的攫住她的唇,用力的吮吻,像要吻进她的灵魂般。

  “答应我,别想别的男人,别爱别的男人,只想我个,只爱我个,好吗?至少现在。”他喘息着恳求,惧怕听到她的拒绝,急急的又吻住她。

  苏玉涵默然的闭上眼睛。她很高兴听到他这么说,因为这也是她心里直想要的,但是他却不知道她真正的心意。

  此刻,她只求能与他共谱段曲,段可以解开他心中结的心曲。

  因此她摒除所有的矜持跟怯意,热情的回应他,只希望他能感受到她的真情。

  1046104610461046104610461046

  五更时,天还未亮,龙行云被阵拍门声吵醒。

  他看看身旁熟睡的苏玉涵,不忍心惊扰她,于是小心翼翼的下床,匆匆套上衣裳就去应门。

  丁磊拿着封蒋枫紧急捎来的飞鸽传书,递到龙行云的面前道:“二堡主,有急信。”

  龙行云拧了拧眉,接过信打开来看,越看脸色越沉。

  “黎家欲突袭?立刻召集所有护卫到大厅等我。”

  “是。”丁磊领命转身离去。

  龙行云回到房内,凝视着熟睡的苏玉涵,然后默然的着衣。

  之后,他快步离开云天居,来到大厅。

  厅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正等着他。他们个个面色凝重,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看到龙行云出现,他们纷纷提出疑问。

  “二堡主,听说北方的黎家要来袭击,是真的吗?”

  “他们跟我们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龙行云沉默的走过他们面前,在堂上坐下。

  对于龙家与黎家的恩怨,除了蒋枫之外,他们兄弟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也没让妹妹知道,可如今情况紧急,为了能让大伙明白,同心协力的打赢这场仗,他是有必要说个清楚了。

  于是他缓缓的将龙家十几年前的深仇说了出来,将黎慕怀的恶行公诸于众。

  这段过去立即引起众人的挞伐,纷纷义愤填膺的要为龙家兄弟报此大仇。

  “二堡主放心,您跟大堡主的仇人就是我们的仇人,只要黎的家人敢杀来,我们定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是,没错,我们势必为两位堡主讨回这个公道。”

  众人你言我语,情绪高昂。

  “二哥,你不应该跟着大哥起瞒着我!”龙行凤突然从厅外跑进来。

  二哥召集大家来厅里,她本来只是好奇的想看看出了什么事,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天大的秘密,没有想到他们龙家与黎家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难怪大哥不允许她喜欢黎大哥,原来两家是世仇,根本不可能在起。

  “还有,苏玉涵那个女人,你不该再留着她了。”

  既然她不能跟黎大哥在起,那二哥也不应该与苏玉涵发生感情才对,他理当尽快把她赶走。

  “行凤,你在说什么?还不赶快回房去。”龙行云不悦的斥喝。

  “我不要,我也姓龙,龙家的仇我也有份。”她大步的走向龙行云,哭得泪眼婆娑。“我要跟着大伙起杀黎家的人,但是杀黎家人之前,要先处理掉那个祸害。”她吸了吸鼻子,接着道:“那个姓苏的女人是黎子亭的妻子,是黎慕怀的儿媳妇,搞不好这路就是她在通风报信,沿路做下记号好告诉黎家的人捷径,所以我主张立刻把她赶走。”

  她的话在众人间引起阵马蚤动。

  “住口,龙行凤,我要你立刻出去。”龙行云脸铁青的命令。

  “不,二哥,我干嘛要出去?是你袒护那个女人,应该被赶出去的是她才对。”龙行凤气得跳脚,哭得更厉害。

  她的话让众人议论纷纷,也让龙行云的神色越来越阴沉。

  “丁磊,立刻把行凤带出去。”

  “二堡主”

  “我说,立刻带走。”

  1046104610461046104610461046

  苏玉涵在阵吵嚷声中清醒。

  她惺忪的睁开双眸,看看身旁。

  龙行云不知在何时已经离去,昨夜的温存已然不再,遗留在床上的只有冰冷。

  “为什么我不能进云天居?我是踞龙堡的大小姐,堡里的任何地方我都能去。”

  龙行凤被赶出大厅后便直接冲到云天居来,没想到会被护院拦在外面。

  他们告诉她,二堡主下令不许任何人进入。

  龙行凤听了后气得直跺脚。

  “走开,我要进去,谁都不许拦我!”她用力的踢开护院,想闯入云天居。

  “大小姐请原谅,二堡主的吩咐,属下不能不从。”护卫们没办法,不得已只好与她动起手来。

  因为二堡主有令,只要有人未经他同意擅人云天居步,就要将他们几个逐出踞龙堡,因此他们不敢轻易放行,就算是大小姐也样。

  “你们再不让我进去,等大堡主回来,我定要你们好受。”她气得鼓着小脸恐吓道。

  “大小姐别为难我们了,二堡主的命令我们不能不听啊!”

  “你们不让是吧?前头大家正为了北方黎家要杀过来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你们却在这里护着仇人的儿媳妇,你们对得起踞龙堡,对得起我大哥吗?”反叛的罪名扣,那些护院顿时收了势,虚应几招便让她进去。

  龙行凤毫不客气的直接冲了进去,可是当她奔进房里时,映入眼帘的景象教她立刻止住了步伐。

  刚醒过来的苏玉涵未来得及穿上衣服,仍赤裸着身子,四周是水的浴桶,加上散乱地的衣物,光看就知道他们两人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你你怎么对得起黎大哥,对得起对得起我”气昏了的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苏玉涵羞窘万分的急忙将锦被盖,遮住身体,惭愧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迳的低头不敢说话。

  她这委屈样儿更让龙行凤生气,她个剑步奔了过去,不客气的把她从床上拉下来。

  “你还赖在这儿干什么?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想走吗?现在你公公要带人打来了,有机会放你走了,还不快滚?”

  没了被子蔽体,苏玉涵更是羞得不知所措。

  她所有的衣服都在另间房里,眼前唯能穿的只有昨夜弄湿扔在地上的那套。

  可是那是湿的,这大冷天

  “快点,你还磨蹭些什么?是不是贪图荣华富贵,贪图我二哥的男色,想留在这里当侍妾?还是当内应啊?”

  龙行凤将地上的衣服拾就往苏玉涵的怀里扔,也不管它是不是湿的,催促她快穿上。

  “你要是真心想走就快点,我二哥的红粉知己满天下,多你个不多,少你个不少,你别痴心妄想留在这里碍眼了,快走吧!”

  其实龙行凤的个性不坏,心也挺善良的,要不是听到了父母的血海深仇,也不至于把所有的气出在苏玉涵身上。

  她觉得苏玉涵既然是黎子亭之妻,就应该恪守妇道,不应该再跟他二哥纠缠才是,所以自然更瞧她不起,更看她不顺眼了。

  苏玉涵受这番奚落,只觉羞愧难当,什么辩驳的话都梗在喉间说不出来,只能咬着唇把湿衣穿上。湿衣穿在身上更觉遍体生寒,可是这是眼前唯的衣服,她别无选择。

  “快走吧!我带你从后门走。”龙行凤匆匆的拉着她就跑。

  “可可是白大哥和雪衣呢?”她不会要自己个人离开吧?苏玉涵开始感到惶恐。

  “我也不喜欢他们,恨不得他们跟你起走,但他们是泰王府的世子跟郡主,我赶不走他们,再说腿长在他们身上,万他们真有心找你,自然会离堡去寻你,现在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去找他们。”

  “不行,我不能个人出去,我我人生地不熟的,我”她现在身狼狈,既湿且冷,又身无分文,如此出去只怕要流浪街头,无以为生了。

  “大小姐,我求求你,别让我别让我”她不住的想拉住龙行凤,想求她别让她这样离堡。

  但是龙行凤已经拉着她跑到后门,个劲的将她往门外推。“你真是啰嗦,说要出堡的是你,现在唠唠叨叨的也是你。你到底要什么?想愚弄我吗?”她生气的斥骂。“我不会留你在这里害人的。”

  “不,不是的,大小姐,我我”

  苏玉涵话还没有说完,龙行凤已经将后门关。

  “大小姐开门,开开门啊!”苏玉涵拍打着门,不住的叫喊。

  可是门扉依然紧闭,她只好奔到前头的门,可是守门的家丁不认识她,不让她进去。

  孤独无依的苏玉涵只能绝望的瑟缩着,低着头步步的离开。

  1046104610461046104610461046

  白雪衣和白天河听说了黎家要攻打踞龙堡的事,他们怕苏玉涵会难过,于是想到云天居去安慰她,没想到门口的护院却告诉他们,苏玉涵已经被赶离踞龙堡。

  两人非常震惊,二话不说的跑到大厅兴师问罪。

  “龙行云,涵姐姐呢?”

  龙行云正跟几位护卫商议布署之事,突然听到闯入的白氏兄妹这么问,也是阵错愕。

  “你们在说什么?”

  “说什么?说你不明是非,不讲道理,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人赶出堡去!”白雪衣怒气冲冲的冲到龙行云面前,仰起头与他对视。”

  “我把玉涵赶出去了?”他的眼瞳中闪烁着怒火,危险的眯起。

  “难道不是?”白天河冷哼声。“我们去过云天居了,问过守门的护院,知道是你妹妹把人拉出堡去。这么冷的天,外面还下着大雪,你竟然让个女人单独出堡。龙行云,我们泰王府真是看错你了。”

  “看错又怎么样?我龙行云做事不需要向你们泰王府解释。”龙行云的脸色沉郁得可怕。

  定是行凤未经他同意迳自闯入云天居把人赶走,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连守门的护院也是,竟然敢不听他的命令,定要严惩。

  “想不到你这么狂妄自大,踞龙堡与泰王府的这桩婚事就此作罢,我会将你的言行五十的禀告我父王。另外,你不关心苏姑娘不打紧,因为我会关心她,我会尽我所能找到她,把她带回泰王府,不再受你欺凌。”说完,白天河拉着白雪衣离去。

  两兄妹毅然离堡,四处寻找苏玉涵的下落。

  打发了苏玉涵,龙行凤踏着轻松愉快的步伐走回凤天居,才刚入门,便看到龙行云铁青着脸坐在屋里等她。

  看到兄长的脸色,龙行凤立即知道他已发现苏玉涵不在了,于是收起笑容,低垂着头走进去。

  “二哥。”她唤了声。

  “玉涵呢?”龙行云冷着声音问。

  “玉玉涵?”她灵眸转,决定装傻。

  “别跟我打哈哈。”兄妹十多年,她的那点心眼他会不知道?龙行云霍然起身,昂然的身躯朝她逼近,吓得她连呼吸都停窒。

  “我我我不知”

  她话还没有说完,五名被打得浑身是伤的护院被押了进来,跪在她跟前。

  “大大小姐”

  龙行凤惊。他们是云天居守门的护院!

  “你不会希望那些鞭子也打在你身上吧?”

  龙行云声音之冷冽,骇得龙行凤颤,再也不敢耍赖。

  “是是我赶的又怎么样?我也是为了二哥你好,为了我们踞龙堡的名声着想埃你向红粉知己满天下,干嘛为了个女人这样,她是龙家的仇人,又不是恩人。”为了个女人,他竟然连她都骂,她是他的亲妹妹耶!

  “你怎么知道她对我们龙家没有恩?在回堡的途中,我们屡遭追杀,我受了重伤,如果不是她拖着我走了天夜,最后被蒋枫他们找到,你二哥早就死了。可是你现在却把我的恩人赶走,你说,以她个黎家的人来说,她对我们龙家是有恩还是有仇呢?”

  是啊!他怎么会忘记两人共同患难的那段?在训诫龙行凤的同时,他也忆起了那些事,那些他曾经交付真心,心想把她带回踞龙堡的心情。

  只因为嫉妒,他伤害了她,也伤害了自己。

  他不应该没听她半句解释,就定了她的罪。

  他深深的伤了她心,不是吗?懊悔布满了龙行云的脸。

  “我我”龙行凤被他的席话堵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可她毕竟是黎大哥的妻子啊!”怎么说都是有夫之妇。

  “龙行凤,我警告你,别跟我提黎子亭,玉涵跟了我,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