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项针对世界的暴动,如果在欧洲耽误的时间太多,说不定,棒子国和岛国已经被超然能力者占据,到时候又由谁来负责呢?

  黄老说道:“这点不用你担心,米国和毛子国已经答应出兵,在你没解决玩欧洲问题前,我们三个超级大国会尽量拖延时间!”

  看来高层是铁了心要拿楚墨当牛使了,那他还能说什么?

  在答应了黄老尽快出发后,楚墨先是回到了学校,将前往欧洲阻止暴动的事情告诉了安荦和索罗两人,随后又去看了建造了半的研究所,看样子在研究所建立完毕之前,他是回不来了,可进化之源的研究必须进行,这是楚墨能够与神秘人战的关键所在。

  所以,楚墨打算将安荦和索罗都留下来,来是保护好学校,而来是帮助他看管进化之源,只要研究所建立完成后,就立刻着手研究进化之源。

  因为欧洲之行基本上是与时间赛跑,如果只指望楚墨个人还不知道哪辈子才能解决,所以他还是带去了几个可靠的帮手。

  黄林铁汉角和达尔文四人跟随者他踏上了前往欧洲的行程。

  经过八个小时的飞行,行五人终于是进入了欧洲进内,并且在大不列国降落。

  因为大不列在欧洲算是唯个封闭式的国家,楚墨打算先从这里解决问题,然后再通过大不列国,延伸到欧洲其它国家。

  当飞机降落在国际机场后,楚墨就看到了群身着黑色西装的人笔直地站在外面,似乎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当楚墨从机舱出现时,黑衣人前端走出来个高瘦的老头,楚墨依稀记得这个人是大不列国的国安局局长,名为威尔斯。

  然而威尔斯的状况很不好,不说其它,光是眼圈上顶着的两个黑眼圈就让他显得更加苍白,看来这位国安局局长最近的睡眠不是很理想啊!

  第六百五十章盛情款待

  楚墨出现时,威尔斯的眼神都明亮了许多,看来这个国安局局长对这次大不列国的暴动很是伤脑筋啊,否则也不会看到个外国人就这么兴奋。

  “楚先生,可把你给盼来了!”威尔斯热情地握着楚墨的手,半天都不肯撒开。

  楚墨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干笑两声说:“威尔斯先生,这么晚了还亲自来机场接我们,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威尔斯点了点头,严肃道:“是的,最近大不列国的暴动越来越频繁,甚至都已经威胁到了轮蹲,旦轮蹲失陷,皇室就会面临无家可归的局面,到时候整个大不列国可就是完蛋了!”

  原来威尔斯担心的只是皇室的安危,那他这个国安局局长还不如直接改名叫皇家安全局局长。

  虽然楚墨心里有些不爽,不过却不好说出来,随即开口说道:“那威尔斯先生还等什么,带我去就见首相吧,我需要尽快了解下大不列国的情况,以此做出应对的计划!”

  “好,好的!”威尔斯立刻答应下来,并招呼身后的黑衣人安排车辆将楚墨五人送到指定地点。

  当排豪华轿车从机场驶出去时,楚墨偶然间听到阵警笛声,还没等他询问,坐在前面的威尔斯就解释说:“可能是发生了意外吧,最近就连轮蹲都不太平了!”

  楚墨“哦”了声,并没有太过在意威尔斯的这份奇怪举动。

  乘坐着威尔斯派来的车辆,行人驶出了机场,围绕着轮蹲市的街道行驶了半天,然而却始终没能靠近皇宫。

  这已经引起了楚墨的怀疑。不过他依旧没有点破,而是任由威尔斯的车队将他带离伦敦市,直到郊外的某处。

  “威尔斯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楚墨淡淡地问道。

  威尔斯终于回过头来,与之前的谦逊不同,此时的威尔斯面露狰狞,冷声道:“楚先生,恕我直言,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你们好,不想让你们白白丢了性命!”

  “哦?”楚墨好笑地看着他,说道,“作为大不列国首脑,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米国和毛子国的战况报告吧,阻止两个超级大国暴动的正是在下,即便是这样,你还认为我是个怕死的人吗?”

  威尔斯眉头微皱,可以看出来他对楚墨的实力还是有所忌惮的,不用其它,只凭米国和毛子国这两个国家的暴动都被楚墨手打散,足以说明他的个人实力已经不是人多能够应付的了。

  “楚先生,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大,非常强大,但我们针对的是大不列国高层,也就是说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作为外人不适合插手吧,再说我们同时超然能力者,应该互相帮助才是,你却为了普通人再的与我们作对,你就不怕得罪全世界的同类吗?”

  威尔斯义正言辞地训斥道。

  楚墨耸了耸肩,副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威尔斯先生,你作为大不列国的高层,应该很明白,个国家的建立是相当不容易的,而且大不列国在世界上存在的时间少说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岂是你们帮乌合之众能够推翻的,重要的是,你们有考虑过那些无辜人的处境吗?”

  威尔斯狠狠咬牙,随即摆手说道:“无辜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无辜的,当那些人发现我们是有别于普通人的另类时,他们的眼神是怎样的,我想楚先生比任何人都清楚,就是因为这些无知人的存在,我们才受尽了冷遇,既然我们这类人不能被大众所接受,那就干脆将这个世界改变成超然能力者的世界,也让那些普通人试试被当做另类看待的感受!”

  即便是在国安局局长的位置上做了这么多年,威尔斯对普通人的仇恨依旧没能消除,反而在某些原因下巨大化了,这不禁让楚墨联想到这种仇恨被巨大化的原因究竟是谁在幕后主使的,竟然连个国家高层都会义无反顾的抛弃原有的身份,加入到暴动中。

  楚墨心里多少有些数了,不过眼下却不是跟威尔斯理论的时候,看来想要将对方的想法改变的办法只有种,那就是战斗。

  随即,楚墨打开了车门,就要走出去。

  同时威尔斯大手挥,附近的车子顿时停了下来,从中走出大量的黑衣人,从这些黑衣人的气息中,楚墨能够感觉到这些人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超然能力者,只是不知道大不列国暴动的人是不是都在这里。

  楚墨扫了眼四周,发现其中有几辆车子暂时还没有动静,估计是黄林等人坐在里面吧!

  “出来吧,该战斗了!”楚墨随口说,就好像这场战斗只是简单的过家家。

  “嘭!”

  车门被狠狠撞开,随着车门大开,个黑衣人如同破布袋飞了出来。

  随后,从车子中走出个大块头,铁汉扫了眼四周,最终锁定在楚墨身上,沉声问道:“这些家伙原来是暴动分子!”

  楚墨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随即看向其它车辆。

  此时,剩下的车子也突然摇晃起来,随着连续的“嘭嘭”声,许多狼狈的身影从车子中飞出来,而黄林达尔文角先后从破败的车厢中走出来,目光如炬地看着周围,表情是片愤怒。

  同时间,威尔斯也从车厢中走出来,警惕地看着楚墨五人,冰冷道:“楚先生,我可以不计较你们刚才所做的事情,也可以给你们最后次机会,只要你们不管大不列国的事情,我们还是朋友,但如果你们执意插手这件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楚墨咧嘴笑,招手道:“那就让我看看你们会怎么不客气吧!”

  威尔斯眉头微皱,面带愤怒,嘶吼了声:“上,给我杀了他们!”

  应威尔斯的要求,周围大片的黑衣人迅速围堵过来,瞬间将楚墨五人团团围住,浓重地杀气弥漫过来,场大战不可避免。

  楚墨扫了眼,发现黑衣人当中有枪手,如果这些人都是超然能力者的话,威力可就不是普通子弹能够比拟的了。

  为了防止对方的枪手放冷枪,楚墨当即跟达尔文交流起来。

  “放心,保护大家的任务就交给我吧!”达尔文充满信心地说。

  楚墨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而对角说道:“看到那些枪手了吗,我要你负责干掉这些家伙,至于防御工作就交给铁汉和达尔文!”

  角点了点头,随即从身上摸出几个角状物握在手中,旦开战,他会在第时间干掉那些放冷枪的家伙。

  至于黄林,楚墨并未交代什么,以黄林的能力,他并不适合打阵地战,还是将他派出去马蚤扰对方会比较有效果。

  似乎是明白楚墨的意图,黄林只是冲他点了点头,就立刻消失在原地。

  当黄林消失的那刹那,就如同拉开了战争的导火索,大群黑衣人本就蠢蠢欲动地情绪顿时爆发开来,怒喝着朝楚墨四人疯堵过来。

  “战斗!”楚墨高喝声,同时将黑棺能量调动起来,双拳之上满满的都是黑气,旦有人靠近,楚墨会毫不犹豫地将对方撕成两半。

  “砰!”枪声终于还是打响,黑衣人中果真是有放冷枪的家伙存在。

  可惜的是,楚墨早有防备,当子弹进入四人战圈时,却意外地停滞了下来,仿佛时间停止了般,就那么悬在了空中,丝毫寸进不得。

  达尔文单手举过头顶,冷笑着看着眼前的子弹,猛地大喝声道:“还给你们!”

  随后见他猛然挥手,子弹不受控制地立返回去,速度之快根本不是肉眼能够捕捉的,眨眼间就听见黑衣人中有人惨叫声,倒在血泊中没了声息。

  “角!”楚墨并未理会达尔文地举动,他在抵挡黑衣人的围攻时,还需要时刻注意大局观,在对方放冷枪的同时,他就知道既然对方选择了暴露行踪,那就必须抓住这个时机给予枪手致命击,否则局面将越发的对他这边不利。

  接到楚墨的指示,角就在拼命地寻找着大群黑衣人中放冷枪的家伙,当枪声响起的那刻,他凭借自己犀利目光终于是找到了那人的所在,只见角嘴角上扬,果断甩手出去,随即阵破空声传来,紧接着就是阵闷哼与倒地声。

  枪手附近的人听到声响这才回过神来,当他们看过去发现那名枪手脑门上没入根像羊角的东西,直接穿透了过去,怪不得连惨叫都没来及发出,原来是击致命。

  虽说由角轻松地解决掉了个放冷枪的家伙,可黑衣人当中远不止个这样的家伙,随后传来的枪声就可以证明。

  好在达尔文的意念可以有效的行程道防护层,这才使得楚墨四人暂时还没被子弹击中,同时外围有黄林牵制,这大大缓解了楚墨等人的压力。

  可即便是这样,黑衣人的数量也不见减少,如果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恐怕还没坚持到天亮,楚墨五人就已经被对方的车轮战给活活累死了。

  远在黑衣人之后的威尔斯看着疲于应付的楚墨等人,冷冷笑道:“楚先生,你们就好好享受大不列国同类的热情款待吧!”

  第六百五十章实力定胜负

  各种奇异的超然能力在漆黑的夜空中爆发开来,黑压压的黑衣人拥堵着,让楚墨五人根本无法逃脱出去,想来唯能够逃出这里的办法就是干掉眼前的敌人。

  然而在威尔斯的指挥下,大群黑衣人有条不紊地对楚墨等人进行压制,即便有达尔文的保护,这种状态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黄林依旧在黑衣人当中马蚤扰,可效果却随着时间的拖延变得收效甚微,难道说只能依靠楚墨了吗?

  其实不是楚墨不想利用黑棺虚影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只是黑棺虚影会消耗楚墨太多的体力和能量,旦对方的人数超过黑棺虚影打击的量,那么状况会更加被动。

  可目前的形式已经容不得他有所保留了,在威尔斯的指挥下,黑衣人的进攻越发的犀利,再加之不时出现的冷枪,更是让楚墨等人疲于应付。

  楚墨狠了狠心,手臂之上渐渐浮现出大量的黑色能量,随着能量的聚集,楚墨猛地举起手臂,道令人心悸的光柱爆发出去。

  “黑棺虚影!”

  这是楚墨迄今为止最强大的招数,在应对米国和毛子国的暴动中,这招屡试不爽,其强大的破坏力和覆盖范围足以将对方的阵型打散,而同样的招数如今在大不列国再次施展出来,却不知效果又会达到怎样的程度。

  当黑棺虚影出现时,黑衣人当中立刻露出慌乱的状况,不过却没有因此逃离开来。

  “查理!”突然威尔斯喊了声某人的名字,就见黑衣人当中走出个金发男子,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张开双臂,对准了黑棺虚影,股及其诡异的吸力传来,楚墨感觉到黑棺虚影突然不受控制了,竟朝着查理横冲直撞了过去。

  当黑棺虚影与查理的双手接触的刹那,楚墨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与黑棺虚影之间的联系有所减弱,不禁如此,就连黑棺虚影中的能量也在逐渐消失,难道查理能够吸收别人的能量?

  当楚墨露出惊讶地神情后,威尔斯得意地解释道:“难道你真的以为在米国和毛子国的事件发生后,我们会不做任何的准备就对付你吗?实话告诉你,我们早就盯上你了,并对你的能力做了许多的应对,吸收你的能量只是其中个!”

  楚墨眉头微皱,怪不得当他使用出黑棺虚影后,威尔斯点也不惊慌,果然是找到了应对的方法吗?

  眼看着黑棺虚影在查理的手中变小,原本充盈的能量此刻已经是被对方吸收了大半,照这样下去,不出十秒的时间,黑棺虚影就会彻底被对方吸进体内。

  楚墨五人被数不尽的黑衣人围困,唯的希望又被对方克制,旦黑棺虚影被吸收,接下来要迎接楚墨等人的将是威尔斯等人的全力压制,到时候即便楚墨等人是铁人也无法抵挡对方的疯狂车轮战。

  眼看楚墨最为得意的招数即将消散,威尔斯等人不禁露出胜利的笑容。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楚墨却是在这之前稍微表现出丝犹豫,随后就没了任何的反应,确切的来说就好像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样,他的平静与此刻的危情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看着楚墨那淡然地神情,威尔斯不禁心虚起来,暗道:“难道他还有后手?”

  很快威尔斯就打破了这猜测,如果楚墨有后手的话,应该会趁着黑棺虚影并未完全消失就出手,而现在恐怕已经晚了。

  真的会想威尔斯想的那样吗?楚墨似乎并不是很着急,他只是淡淡地看着查理的举动,似乎在等待这什么。

  就在查理正得意的吸收着黑棺能量,在他看来,只要是能量他就可以吸收,并且转化成自己的能量,只要他高兴,什么样的能量都可以被他吸收。

  异状就在这时发生了,起先是查理发觉自己用来吸收黑棺能量的双手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随后手臂上开始显现出黑色的斑点,这些斑点就像是尸斑样,蔓延地速度更是快的惊人,不到秒的时间,黑斑就爬满了整条手臂。

  “啊!”查理痛苦地嚎叫起来,手臂无力地耷拉着,更要命的是手臂上那如同针扎样的疼痛让他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可剧痛却始终让他保持清醒,这让疼痛更加清晰地传入大脑。

  “怎么回事?”威尔斯担心地询问道。

  查理转头看过来,威尔斯惊讶地发现原本帅气的查理此时已经是面目全非,比起丑陋,还不如说是恐怖,那张英俊的脸此时扭曲的完全变了形,这还不算,持续凸显的浮肿让查理的脑袋肿的跟猪头样,而且还在不断地变化。

  “救救命!”查理艰难地抬起只手想要抓住威尔斯,威尔斯下意思地后退了步,不知怎么的,威尔斯看到查理的恐怖的面孔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害怕。

  “嘭!”

  查理句话刚刚说完,脑袋就像充气太足的气球突然破裂开来,顿时红的白的股脑地泼洒出来,甚至沾染到了刻意躲闪到旁的威尔斯身上,让原本就惊吓不轻的他更是惊恐。

  “你,你都做了些什么?”很快,威尔斯就将情绪平复下来,愤怒地追问楚墨。

  楚墨依旧保持着贯的平淡,就好像查理的死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黑棺能量可不是谁都能够吸收的,查理不自量力,以为自己能够驾驭,可惜的是,他太高估自己了,要怪的话,就怪你根本没有掌握住我的资料,就让手下尝试吧!”楚墨摆手道。

  威尔斯咽了口唾沫,他怎么会听不出楚墨话中的意思,这么说来,是他低估了楚墨的实力才导致查理的惨死。

  威尔斯狠狠咬牙,大手挥,对着在场的手下喊道:“给我杀,个不留!”

  原本黑衣人因为查理压制了楚墨而提高了士气,可查理的意外之死,让他们陷入了短暂地迟疑,现在又面对威尔斯的命令,黑衣人又要面对可怕的楚墨,虽然他们没能察觉到,但楚墨却能看出来,这些人已经心生畏惧,只要再给他们点压力,相信白热化的局面定会出现破绽。

  认识到了这点的楚墨深吸了口气,在黑衣人门硬着头破冲杀过来时,再次举起了手臂,病大喝道:“黑棺虚影!”

  或许是见识过黑棺虚影的破坏力,黑衣人们的反应很大,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曾察觉地后退了步。

  可黑棺虚影还是出现了,强大的威压让黑衣人心惊不已,可在这种人挤人的情况下,多数人是无法躲开的,干脆前排的黑衣人新生拼死抵抗的想法。

  随即几个黑衣人将自身的能力展现出来,以便与黑棺虚影抗衡。

  虽说这几个黑衣人是被逼无奈,但他们的做法确实最正确的选择,如果他们意味的躲闪下场就只有死,可他们偏偏选择了抵抗,那么结果就有那么点不同,至少在概率上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