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我见徐婷又情绪激动了,连忙闭了嘴。等到她再次平静点,我又道:“徐婷,我有必要骗你吗?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两人躺一块儿,我能不想做那事吗?我也想!而且我以前从没碰过女人,比你更想!可是,你是病人,是非常令人心痛的女人,我不能伤害你,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徐婷又激怒起来,“你就是看上那个开车的女人了,她又年轻,又漂亮,还有汽车,一定很有钱!你不就是要抛弃我们母子嘛?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做啥?”

  “什么开车的女人啊?”我莫名其妙地道,“哪有的事?”

  “没有?我今早都看见了,你还说没有!你就装吧,啊!”徐婷说得证据确凿,很是理直气壮的。

  “你说的是那个开车的呀?”我恍然,“人家还是个学生!那天有几个流氓纠缠她,我给她解了围。今早是巧遇到了,这都哪跟哪这是!你也不想想,我们到c城才几天?就算我是大帅哥,而且风流成性,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泡上妞了啊!”

  “哼!鬼知道你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徐婷气消了些,她也能想通这点。

  “徐婷,”我见徐婷火气渐渐平息,以为她能听得进一些话了,又道,“徐婷,实话告诉你吧,我是a县人,因为被人陷害,差点连命都丢了。当我逃到蟒山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被蛇咬伤了,躺在山上,由于救助不及时,他死在了我的怀里。我好心掩埋了他,因为我的衣裤都破烂不堪了,所以我掩埋他时,脱了他的衣服和裤子。后来,我在裤兜里发现了他的身份证,哦,就是这个€€€€”

  我说着,摸出现在被自己冒用的夏石的身份证,递给徐婷。徐婷哪里肯买帐,一把夺过就要扔出门去!我吓了一跳,这可使不得!忙又去夺回来。我没有自己的身份证,就算有,也不敢使用。而我蓄了胡子,与那夏石确实有几分相象,扔了这个身份证,那自己就是真正的“黑人”了。

  我要夺回身份证,一下子激怒了徐婷:“好啊,你打我!我不活了€€€€”

  徐婷错认我是打她,撒泼了起来,手边抓着什么就就用什么朝我砸来。我身手敏捷,倒不怕她砸到自己,她砸一样来,我就接住一样放在身后,就像工地上接力传递石块一般。不一会儿,席梦思上就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徐婷最后抓住一样东西,感觉很轻,但还是朝我砸了过去。我一把接住,仔细看时,却是徐婷的背心。徐婷再找不到砸的东西了,站在那里干瞪眼。我连忙把背心递给她道:“拿这个砸!”

  徐婷接过自己的背心,又气又好笑:“死像!既然要气人家,就不要逗人家笑!”

  我见徐婷气消了大半,忙将床上的东西往地下放,一边放一边道:“徐婷,只要你开心,你想砸就砸吧,我接住就是!”

  “我能开心吗?”徐婷瞪圆了眼睛,“我老公被蛇咬死了,我跟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了一起,白给他他都不要,我拿什么开心?”

  我笑道:“徐婷,不是白给我不要,是我不能要!我其实,嘿嘿,想要的很啊!”

  “那为什么不要?”徐婷恨恨地问。

  “因为怕你清醒后痛苦,怕你以后会一辈子不快乐!”我真诚地道。

  “可我现在就痛苦了,不快乐了!”徐婷眼里喷出火辣辣的光来,直盯着我,“就算你不是我的丈夫,是好心来冒充的,那我求求你,当个称职的丈夫吧,好不好?”

  “不好€€€€”我避开徐婷热辣的目光,说着违心的话。

  “不好也要好!”徐婷猛地站起来,张开双臂就扑向了我,“我今晚就要你给我快乐,让我开心!我不管你说什么,你就是要让我现在开心,现在快乐!”

  情欲之旅 第三十五章 警察临检

  作者:唳天纸鸢

  我吓了一跳,正要挣扎,却听涛涛拍着手笑:“呵呵,呵呵,门,门!”

  涛涛听到了敲门声,我也听见了,但徐婷却没听见。

  她专注于寻找快乐,根本就没注意其他。

  “有人敲门!”我提醒徐婷。

  徐婷将我的头抱在胸前,用她的胸脯蹭着我的脸,哪管什么敲门不敲门。

  “去开门,有人找!”我再次道。

  “别管他!”徐婷轻声对我说,她也听见了敲门声,但她心里有气,一边将雪白的茹房捞出来,将乃头往我嘴里塞,一边回头大声道,“什么人,深更半夜的敲什么敲?”

  “警察!临检!”门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异常雄浑。

  听说是警察,我的心情陡地紧张起来,乃乃!怎么住在家里也招惹警察了?我用的是假身份证,要是被警察看出来,那还得了?

  我哪有心情欣赏徐婷雪白坚挺的茹房?更没心情含她的骄傲的茹头,一把推开她,就要去开门。

  徐婷听说是警察,也主动松了我。但却又一把拉住了我,整理了上衣之后,这才愤愤地去开门:“警察就很了不起啊?深更半夜敲门,影响人家休息!”

  门开了,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道:“你们是哪里人?有身份证吗?”

  徐婷白了说话的警察一眼,咕哝道:“有,能没有吗?”一边说,一边把她的身份证递给警察,一边却指着我对道:“报告警察同志,这个人没有!”

  我听得这话,吓得浑身冒汗,连忙站起来道:“警察大哥,我有!有!别听她瞎说!”

  那警察看了看徐婷的身份证,对了对人和照片,将身份证还给了她。又来接我这张叫夏石的身份证。

  我心里咚咚地跳,我真想不到,徐婷这女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开这种国际玩笑!

  警察将身份证上的照片和我对了半天,估计是发觉照片和人并不太像,但又因我留了满脸的胡子,也不能肯定就不像,一时竟拿不定主意,只好将身份证递给身后的同事,自己则背负了双手围着我转了一个圈,好像要看出其中的什么破绽。

  我心里骂着徐婷:我靠!傻婆娘!什么玩笑不好开,竟然开这种玩笑!开吧,开得引起穿黑皮的注意了!老子要是被抓了,看你娘儿两个怎么办!乃乃!

  另一警察看了看照片,对了对人,也是满脸得困惑。他疑惑地看着我们,似乎很是不解。

  “你是夏石吗?”背负双手的警察问。

  “是,当然是!”我连忙答道。

  “他不是!”徐婷笑了,“刚才他还说不是!”

  我吓得头都晕了:“警察大哥,别听她瞎说!她有病,她的话不能听!夏石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我也没什么必要冒充他,你说是不是?”

  “你才有病!”徐婷反驳道。

  “你们有完没完?”背手警察不耐烦了,指着我对徐婷凶巴巴地道,“你说,他到底是不是夏石?你们什么关系?是从哪里来的?来这里多长时间了?都干什么职业?”

  刚才还笑嘻嘻的徐婷,听警察凶巴巴地问了一大串问题,先是一呆,接着哇地哭了起来,惶恐地往后退,直退到我背后躲着。

  我忙把徐婷挡在背后,温和地问:“你,你怎么了?”

  徐婷颤抖着声音哭泣,语不成调:“石头哥,他,他,他凶我€€€€”

  徐婷受过太多的惊吓,特别不能受的就是这种凶巴巴的脸孔,一时间惶恐惧怕得跟惊弓之鸟似的。

  我见徐婷这样,连忙回身抱住她弱小的身子,宽慰道:“婷,别怕,他们是好人,不是坏人!别怕,啊!”

  两个警察傻了眼,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两人瞪大了眼睛朝向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回过身来,一手指了指徐婷,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意思很明显,是要告诉警察们,这女人脑子有毛病。

  估计警察也看出这女人确实神经有点问题,不想再多作停留,把身份证还给我,道了声“打扰”,出门走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抱着徐婷的手依然不肯松:“傻丫头,以后千万别开这种玩笑了!”

  徐婷偷偷将头探出来,轻声问:“走了吗?”

  “走了!”我说,“别怕,有我呢!”

  徐婷听得这话,得了保证似的,挣脱我的拥抱,小心翼翼地到门前探看了看,然后关了门,回来兴奋地道:“真走了!”

  警察走了,我心里压着的石头落了地,显得很轻松。可我看徐婷比我还轻松,不由得感慨:可怜的女人!连这点刺激都受不了!我到底该怎么对你才是?

  经警察一打搅,徐婷忘记了刚才要干的事,打了个呵欠道:“洗澡,洗了睡觉!”

  又是睡觉!我现在都有些害怕睡觉了。

  躺在床上,徐婷水蛇般的身子缠上了我,双手在我胸口,大腿根,小二上不住的摩挲,摩挲得我血脉贲张,神智迷糊。她又将小嘴凑在我耳朵边,哈着热气说:“石头哥,我给你说清楚,今晚你要不让我满意,你就休想睡觉!”

  我早已被徐婷火热的身体缠出了一身汗水,被她的抚摩弄得激情澎湃,哪里还控制得了自己的欲望?现在又听得徐婷这样说,再也计较不了许多了,一翻身就要压上她赤l的身体!

  但我这人特理智,有时理智得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伪君子!

  在压上去之前,我还是没忘说一句老话:“婷,万一哪天你清醒过来,发现我根本就不是你的丈夫夏石,你会不会恨死我?”

  “又来了!没劲!”徐婷一把推开我,愤愤不已。

  “为了不让你后悔,也不让我后悔,我是得问清楚!”我固执地道。

  “好了!睡觉!”徐婷气冲冲转过身去,不再理睬我了。她刚才满腔的热情不见了,仿佛欲望的烈火被浇了水,转瞬就熄灭了。

  我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连忙去抱她的身子,我其实已经完全放弃了坚持,准备赴汤蹈火了。

  我双手去抚摩她的双r,还下滑要抚摩她的下面!但徐婷却生出了厌恶,肘子一拐,把我伸出的手给挡开了。

  “怎么嘛?不高兴了啊?”我小心翼翼地问,双手再不敢乱动。

  “没怎么!困了,想睡觉!”徐婷不耐烦地说着,故意弄了点鼾声出来。

  我冲动的欲望像遭遇了毒蛇噬咬,连忙收回手,搁在自己胸口。

  平息了一会二,我觉得心跳不在剧烈,呼吸也平静了,伸手探了探自己的小二,发现那家伙早已蔫头耷脑睡觉觉去了,自觉意兴索然,侧转身,也打鼾去了。

  情欲之旅 第三十六章 勇擒蟊贼

  作者:唳天纸鸢

  (特别说明:昨天因出去拜年没更新,今日两更,21点一次,22点一次,大大们百~万\小!说吧!)

  第二天上班,我从容多了,沿途站台都熟悉了,到哪里上车,到哪里转车,不再像第一天那样手忙脚乱的。在二环等车的时候,听身后两人闲聊,说是哪里正在办展,人山人海的那个热闹,像过节一般。又说附近的宾馆全部客满,都不得不到二环外来住,二环的宾馆都吃不消了。我想象着展销的盛况,又告诫着自己:那都是人家大公司的事情,管你一个打工仔鸟事!我回身看了看站台斜对面的如归宾馆,心里嘀咕:娘的,什么时候也住一住这五星级的宾馆,那该多好啊!

  下午交班后,我乘车来到了如归宾馆站台等到三环的车。这个站台就在宾馆旁边,站在这里,能看清宾馆门外停靠的全部车辆。我是什么车都能开的人,喜欢各种车辆,正在入神地研究那些小车的厂家、型号,两辆本地出租车突然驶来,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心里暗骂那该死的出租车不识相,就见原先在宾馆大门外晃悠的两个二流子突然疯跑了起来。我暗自惊讶,这俩二流子无缘无故突然疯跑起来,这是为何?就在我惊疑的时候,出租车前,一个青年大叫了起来:“抓抢匪!他们抢了我们的公文包!”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是俩抢劫犯!我一激灵,心里就乐了,乃乃!今天总算让我逮着机会助人为乐了!小蟊贼,自认倒霉吧!

  我心中豪气陡然升起,想都来不及想,就撒开两腿,像猎狗一样冲了出去。

  两辆出租车里下来了五六个人,全都去追那俩劫匪,但他们全都生的大腹便便的,一脸富贵像,根本就跑不快,哪能追上那俩蟊贼?只有丢包的年轻人跑得快一点,但也不如俩蟊贼。

  我是出了名的飞毛腿,当初是全连百米冠军,五十公里负重越野第一名,侦察大队的优秀士兵!

  我轻易地超过了那几个大腹便便的人,接着甩开了那个年轻人,迅速接近了俩蟊贼!

  俩蟊贼见有人追了上来,两人一商量,拿包的突然发力猛跑,没拿包的却刷地抽出一把匕首,挡在了道上,等候着我!

  我冷笑不语,奋力追击,并不停下。与蟊贼擦身而过的时候,蟊贼的匕首毫不客气地朝我胸口猛刺过来,我挥手轻轻一带,就将那蟊贼拉倒在地,弄了个饿狗抢屎。我顿得一顿,见拿包的蟊贼快跑远了,顾不得这家伙,继续追了上去。

  拿包的蟊贼跑得确实不慢,但耐力却到了极限,跑着跑着就脚步踉跄了。我趁此机会,加快脚步,很快就到了那家伙面前。蟊贼靠在一堵墙上大口喘着粗气,双手紧紧地抱着公文包,恶狠狠地盯着我:“小,小子,咱们河,河水不犯井水,这,这事与你无关!”

  我耸肩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人人见而擒之,哪个说与我无关?跟我回去,把公文包还给人家,求人家饶过你是正经!”

  蟊贼喘息稍平,知道无路可走,突然摸出一把匕首指向我,恶狠狠地道:“小子,那,那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我看着蟊贼,嘻嘻地笑道:“小蟊贼,你看看你周围,这么多群众围着你呢,你一把匕首就能把我怎么样了?”

  蟊贼看了看身边,确实,只一会儿时间,我们周围就围了上百群众。大家听说那蟊贼是个抢劫犯,全都愤愤地要动手惩治那家伙。蟊贼见真成了无路可逃了,突然挺匕首朝我冲了过来。

  围观群众见蟊贼持刀行凶,齐声叫道:“小伙子小心!”

  我哪将这小蟊贼放在眼里,右手背在身后,左手一招“单手断腕”,早将蟊贼的手腕抓住,夺了匕首,再一用力拗,那家伙立即痛得龇牙咧嘴的嗷嗷直叫。

  “蟊贼,还还是不还?不还,老子将你这抢劫钱财的腕给废了,要你狗日的永远不能朝别人伸手!”我笑着说,轻描淡写的,像和人开玩笑。

  “对!废了他的手腕,免得他再抢!”围观群众一致同意。

  “大哥,饶了我吧,我下回再也不敢了!”蟊贼软蛋了,蔫头耷脑的,公文包也抱不住,掉在了地上。

  “好汉,不要冲动!”这时,群众外穿来一声雄浑的男人的声音,“大家让让,我们是失主!”

  进来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阔脸臃肿,肚大腰圆,很有些富态。这人正是刚才从出租车里下来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我见失主到了,忙对那人道:“快看看,少了什么没有?”

  中年人捡起公文包,拉开拉链,东瞅西看了一下,似乎并不知道到底丢没丢东西,这才想起来,朝人墙外直喊:“小刘,小刘,进来看看,看东西丢了没有!”

  一个年轻人应声挤了进来,正是大叫抓劫匪的年轻人。他接过公文包仔细翻看了看,肯定地道:“邓总,没丢,一样都没丢!”

  中年人敢情姓邓,而且是什么老总。

  我见已经物归原主,一把松了小蟊贼,转身就要走。

  那姓邓的老总见我要走,一把拉住道:“兄弟,别急着走啊,你替我们追回这么重要的物件,也得让我们感谢感谢才是啊!”

  我回头笑道:“小意思,用不着!我家里有事,不留了。”

  “那不行!”邓总坚持道,“我邓河东从来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今天受了老弟这么大的恩德,却不思报答,别人会怎么看我邓河东?不行,你不能走!”

  那个年轻人也道:“大哥,你就等会儿,我们已经报了案,把这两蟊贼交给警察后再走吧。”

  我听说警察要来,更不敢留了:“警察一会儿就来,这么多群众看着,也不怕这小蟊贼跑了,我还留什么!我走了!”

  我又要走,邓总却死拽着不松手:“兄弟,这是怎么说?你可以施恩不图报,我却不可以受恩不图报!至少你也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不然,怎么着咱也得喝两杯,好好叙叙!”

  我看了看天色,见天色已经不早了,怕徐婷在家胡思乱想,更怕警察来了我心虚,哪敢多呆?连忙道:“邓总,我家有病人,我回去晚了怕她担心受刺激,你要图报什么的,改日吧,啊,改日!”

  “那你告诉我你住哪里?我好抽时间登门拜谢!”邓总依然抓着我的手不肯松。

  我见不说自己的名字和住址是没法脱身了,只好道:“我叫夏石,暂时住在矿大北路35号3楼5室。不过别说什么拜谢,有空来玩就是,兄弟随时欢迎!实在是有事,不能陪两位,告辞!”

  我实在不能再呆了,因为警察已经押了被我打倒在地的小蟊贼到了人群外,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另几个和邓总一路的人。我怕警察缠上自己麻烦,挣脱邓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