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4(1/2)

加入书签

  狂欲总裁61

  下了飞机,雷鹰牵著穆非雪一脸笑意地从专门通道步出,两个人亲密地偎在一起,看到恭敬地在那里站著的郑管家,他身後三辆黑色奥迪一字排开等在门口,雷鹰柔和地对著穆非雪的笑脸瞬间变了变,穆非雪也察觉到了,循著他的眼光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带著深思的眼光在她身上绕了一圈,才恭敬地对雷鹰道:“少爷,老爷要见您。”

  穆非雪看他沈下的脸色,心也跟著沈了下去。

  ********************

  “把门关上!”

  五十多岁的雷砺严声音亮如洪锺,震得外面的佣人们面面相觑,郑管家犹豫著要不要帮少爷搬救兵,因为老爷这次好像真的很生气,怕是要发生大事了。

  雷鹰倔强地站著一动不动,扭头去看窗外。

  雷砺严一看见他这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古董花瓶飞了过去,砸在他身上,掉下来,碎了。

  雷鹰沈著脸,无奈地转身把书房的门关上。

  郑管家一瞧这阵仗就知道不得了了,老爷的脾气不好下手没有轻重,得去找个人来劝劝,老太爷不成,他脾气更坏,而且年龄大了不经气,要是有个好歹就坏了,看来也只能找夫人了。

  一叠资料扑头盖脸地扔了过来,他伸手一挡,那叠东西落在脚边,他瞄了一眼,早就知道这边已经乱翻天了。

  “这是什麽?!”

  “上面的报导是真的……”

  话还没说完,雷砺严一巴掌狠狠地甩了过来,“你还真有脸说!”

  “你这次又在搞什麽,竟敢做出这种事?!我们雷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爸,我这次是认真的……”他皱著眉想要解释。

  雷砺严暴怒地打断他的话,“你在外头那些个风流帐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可是你看看你最近到底是怎麽回事,公司的事务荒废了不少,三天两头给我上娱乐版头条,我这老脸被你丢得……现在倒好,你还敢给我擅自娶了这麽个女人回来!”

  他们雷家一向家风严谨,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上流家族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混事。这个儿子虽然平时胡闹了点,但是也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事,而且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年轻人爱玩,还没有结婚,他也不会过多地干涉他,可是现在看看他放手不管的後果是什麽,他一声不吭地给他娶了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爸,我都这麽大了,难道连婚姻自主权都没有吗?我承认我们不该没有得到你们的同意就擅自结婚,是我的不对。不过婚礼我已经让潘汛著手准备了,就在两个星期後,不会让雷家丢脸的。”

  “好,好,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那我也告诉你,婚礼用不著准备,那个女人我们雷家不会承认的!倒是我给你两个星期的时间,你给我和她断个一干二净!”

  雷鹰凝著脸,目光湛然地看著他向来敬重的父亲,不吭声。

  雷砺严端详他儿子认真的脸好半响,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你这是要和我反抗到底了?”

  “我没有故意要反抗您。我……我爱她,我绝对不会和她离婚!您都还没见过她,为什麽就一味地要反对呢?”

  “那种女人不看也罢!”

  “爸!”

  雷砺严看他凶狠起来的表情,摇头叹气,他的儿子固执起来谁的话都不肯听,他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资料袋,“雷鹰,我不得不说,你这次看人的眼光太让我失望了。”

  雷鹰孤疑地接过纸袋,抽出资料,上头的内容看得他皱起眉头,抬起头,非常恼怒,“爸,你调查她?!”

  “你一声不吭给我娶了这麽个女人,我连查查都不行了?!”

  “行,当然行,您喜欢就好!”他满嘴嘲讽,“可是我不觉得那些有什麽问题,我不介意!我和她半斤八两,正好相配!”

  “配什麽!”雷砺严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暴跳如雷。

  “你一个哈佛的博士,她一个连高中都没上过几天的小太妹;你是我们雷家唯一的继承人,她呢,一个连生父都羞於承认的私生女。就算不计较这些,你起码要给我们找个干净点的吧,这麽滥交的女人你也不嫌脏!”

  “爸!”雷鹰咬牙,眼泛红丝,“永远都不要再诋毁她。脏的是我,是我配不上她!”

  “砰”地好大一声雷砺严拍桌站起,“你,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我看你是被那只小狐狸给迷得神志不清了。你知道她勾引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师,还为那个老师堕过胎吗?这种人你也敢要!她才几岁就做得出来这种事,你以为她会安心一辈子跟著你?!”

  雷鹰怒极反笑,“爸,看来您的征信团队该换人了,这麽不实的资料都敢交给您。她跟我的时候连接吻都没有过,何来的堕胎之说。”

  “这种话她说你也信?”

  “爸,你也是男人,这种事情你儿子会不知道真假?”

  雷砺严一窒,好半响才说:“那她像个花蝴蝶一样周游在无数男人之间总是没错吧。”

  “所以说和我正好相配啊。”

  “那能一样吗?你是男人……”

  “男人怎麽啦?男人就可以在外边花天酒地、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女人就该乖乖在家恪守礼节、相夫教子是吧?”雷砺严话还没说完,书房门便被推开,千娇百媚的女声脆生生地说道,听得人不仅猜想她到底有怎样的一副花容月貌,可是雷砺严反被吓出一身冷汗。

  狂欲总裁62

  “老婆,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凶猛的老虎立刻变得像小绵羊一样怯懦。

  老婆大人明明和朋友出去逛街了,他也是确定过才敢对儿子下狠手的,这下好,今晚又要睡书房了,他恨恨地瞪了门外的郑管家一眼,不用想肯定是这个报马仔干的好事!

  “妈!”雷鹰看到来人,立刻松了一口气,讨好地抱住一向疼他疼得不像话的母亲。

  殷明月女士,今年四十有三,在老公的保护呵宠下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出头,成熟妩媚的风韵经常吸引到跟她儿子差不多年龄的男人搭讪,惹得老公捧醋狂饮。

  她是二十多年前知名女星,十六岁凭著一部《青萍》红得家喻户晓,清纯美丽的她迷倒了当时不少的少男芳心,可是却在十七岁事业正巅峰的时候激流勇退,嫁予雷砺严为妻,回家相夫教子去了。

  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有多伟大、多爱自己的丈夫,难怪当时上流社会有名的花花大少都被收复了,婚後绯闻绝迹,变成顾家的新好男人,夫妻俩真可谓是缱绻情深的一对好模范。

  而事实上却是霸道鸭霸的豪门子弟耍招,设计不想那麽快要孩子的小女友怀孕,让她不得不放弃辉煌的事业,当黄脸婆去了。

  这件事被殷明月记恨了半辈子,而雷砺严也被他厉害的小妻子欺压了半辈子。

  天知道他有多後悔生了雷鹰这个臭小子,如果说老婆的事业影迷是他们之间的电灯泡,那麽雷鹰就是个十亿万伏特的超级电灯泡!

  自从有了这臭小子之後,老婆一大半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可怜他这个为人夫的还得等老婆心完儿子的事後才能分得她一点点的注意力。

  殷明月儿子俊脸上的红印,迷人的凤眼转向丈夫时顿时凶恶无比,“那你是什麽意思,趁我不在的时候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她心疼得红了眼。

  雷砺严看了顿时急了,“你不知道他娶的那个女人……”

  “我知道,不就是爱玩了点嘛。怎麽,只许你们男人可以玩,女人就不行啦?而且儿子刚不是说了吗,人家可是清白的好女孩,配你们雷家的花心男人还嫌被糟蹋了呢!”

  “你……真是越说越不像话!”雷砺严知道自己又踩到地雷,等下要被翻旧账了,现在最好要先发制人,“儿子养这麽大你就不想帮他找个优秀点的伴侣吗?那女孩除了脸蛋长得还可以,其余的本没一样配得上他。”

  殷明月绷著脸不说话,直到雷砺严被她瞪得毛毛的,才缓缓地说:“我记得结婚前你也跟你那帮狐朋狗友说过我也只有脸蛋长得还可以,那你最後还不是把我娶进门了?”

  雷砺严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真没想到八百年前讲过的混话能被妻子记到现在,想起那时候被她拒之门外的半年把他折磨得……他已经可以预见未来一个月不能抱著老婆热乎乎的身子睡觉的惨状了。

  都怪这不孝子惹出来的混事,这下好,事情没解决,他倒先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把亲亲老婆给得罪了。

  他苦著脸道,“那麽多年前的事你还提它做什麽,我那时候不是瞎了眼没看到夫人你秀外慧中、优雅贤淑的优点嘛。现在情况可不同,那女孩能和你比吗?”

  天知道这秀外慧中、优雅贤淑到底是不是殷明月的优点,不过现在多说好话总是没错。

  “怎麽不能比,我说你这些什麽乱七八糟的资料能信吗?真正了解一个人要经过深入的相处,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殷明月拿起散落在书桌上的照片,“而且我看这女孩长得好,明眸皓齿、聪明慧黠,以後给我们雷家生的孩子不知道有多出色。”

  喜滋滋的模样仿佛已经看到了孙子孙女环绕膝下的天伦美景了。

  雷鹰喜不自胜,只要他妈同意的话事情就成了一大半了,他们家是女人说了算。至於爷爷那边嘛,他一向支持自己的决定,加上妈妈帮他们美言几句,事情还怕不能成吗。

  雷砺严看见雷鹰得意的模样就更加生气了,他在这个家还有没有一点地位了,老婆管不得,现在连儿子都不能教训!

  “反正我不同意,你想要个乖媳妇给你生个聪明伶俐的孙子还怕没有好人选吗,早一阵子东联的主席还在探我口风,他的小孙女刚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回国……”

  “我就知道你这铜臭商人!你就是想逼著儿子去搞什麽商业联姻是吧?有我在,你想都别想!你还嫌雷家的事业不够大,把我儿子累得不够呛啊?!”

  “我是他爸,我能不顾他的幸福只想著钱吗?这件事……你不懂,反正你不要管,我做主就好了。”

  “儿子是我生的为什麽不能管?”

  “你……”雷砺严被气得头疼,“唉!这件事没有你们想的那麽简单,就当我同意好了,那女孩家里那关也不好过。”

  “那边本就不是个问题。”雷鹰从没打算要把穆非雪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放在眼里,就算他要反对也拿他们没办法,穆非雪已经成年了,而且又不跟他姓。

  雷鹰不明白父亲什麽时候也会顾忌这些了,他一向不是教导自己只要看上了就要努力去争取,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的吗?

  “那要是摩洛哥的王子要跟

章节目录